另一种视野看新闻

风雨如歌:俄乌战争中,车臣人为何如此卖力?

俄乌战争开始以来,不少人发现,车臣部队打得格外卖力,最危险、伤亡最大的马里乌波尔巷战中,车臣部队就是主力之一。

要知道,作为俄罗斯加盟共和国的车臣,人口仅140万,却在此次战争中,动员了超过一万名士兵,几乎是精锐尽出。

 

那么,车臣人为何要如此卖力,帮俄罗斯打仗呢?车臣领导人、江湖人称“卡禄山”的卡德罗夫,打的又是什么算盘?

 

这一切得从车臣人与俄罗斯人的恩怨说起。

 

 

 


一、征服车臣

 

西方有句谚语:剥开一个俄国人的皮,就会看到皮下蒙古人的血脉。

 

历史上的蒙古高原的游牧民族每当寒潮来临,在北方活不下去时,就会向相对温暖的南方地区发动进攻。

 

沙俄的国土纬度比蒙古高原还要高,冷得只能靠伏特加续命,而南方的黑海地区明显暖和得多,谁会不喜欢温暖的阳光和沙滩呢?

 

因此数百年来,沙俄一直像打不死的小强一样,不断向南方的黑海沿岸地区和高加索山区扩张,车臣地区刚好位于高加索地区的交通十字路口,欲征服高加索,必先征服车臣。

 

此前数百年,沙俄军队时不时偷袭一下车臣村庄,车臣人则悄咪咪跑到俄罗斯那边打野发育,顺便抓几个俄罗斯人当奴隶出售,双方一直就这样“小打小闹”,然而矛盾渐渐积小成大。


 

1816年,叶尔莫洛夫被任命为高加索总督,负责率军征服车臣,车臣人绝对想不到,这将是他们历史上最大的噩梦。

 

叶尔莫洛夫身为一名武将,不仅不讲武德,甚至不讲道德。

 

对于不归顺沙俄统治的车臣人,叶尔莫洛夫废话不多说,杀!什么,有人抵抗?一定是杀得不够多,再杀。

 

比如,在1819年的达第尤尔特村之战中,由于村民不愿意归顺,抵抗还特别激烈,叶尔莫洛夫直接命令屠村,最终仅少数妇女和小孩幸免,数百人被杀。

叶尔莫洛夫一生都是杀人狂,是真正的杀人如麻,尤其是车臣人,在他看来就是非杀不可的“逆民”。

 

叶尔莫洛夫临死前,牧师曾经问他:你一生杀了那么多人,可曾后悔吗?

 

他干脆地回答:我后悔杀得不够多。

 

由于叶尔莫洛夫给车臣人留下的印象实在太恐怖,直到今天,车臣人都要画圈圈诅咒他。



叶尔莫洛夫

在叶尔莫洛夫的恐怖攻势下,除了车臣南部的山区,车臣和邻近的达吉斯坦地区基本被征服,叶尔莫洛夫志得意满,沙皇亚历山大一世非常欣赏他的手段,准备让他一直干下去。

 

不过,1825年亚历山大一世突然死亡,他没有子女,最有继承权的人是二弟康斯坦丁和三弟尼古拉。


叶尔莫洛夫八了一卦,卦象显示皇二弟康斯坦丁骨骼惊奇,非天子莫属,于是果断站队康斯坦丁,结果站错队了,康斯坦丁一直呆在华沙,他不想回首都圣彼得堡继承皇位。

 

最终三弟尼古拉上台,史称尼古拉一世。

 

叶尔莫洛夫其实私底下跟尼古拉很熟,经常一起喝酒撸串,结果关键时刻你丫的站队别人,这么多酒白喝了。

 

尼古拉上台后,立刻撸了叶尔莫洛夫,结果叶尔莫洛夫前脚一走,后脚车臣就爆发了起义,尽管一度调动了20万军队镇压,但沙俄军队依然节节败退。

 

特别是1834年,沙米尔▪巴萨耶夫成为反抗军的领导人后,改变了以往跟沙俄军队刚正面的战术,转而采用游击战,沙俄军日益被动,到1843年,沙米尔已经收复了车臣和达吉斯坦大部,并宣布独立建国,一时间,人生达到了巅峰。

 

沙俄见一时半会奈何不了他,发动了很有美国特色的技能经济制裁,不跟车臣做买卖了。

 

当时车臣生产力不发达,很多东西需要从外部进口,我们从地图就可以看出,车臣面向俄罗斯一侧是平原,而面向土耳其、伊朗一侧则是崇山峻岭,从商业的角度说,同样进口一种物品,从沙俄进口,性价比最高。


从南边进口的话,翻山越岭会导致成本高几倍,车臣连年战争,人民钱包早就见底了,现在又被沙俄经济制裁,难上加难,有人开始跟沙米尔反映,能不能开个口子,家里实在余额不足了。

 

沙米尔也是头铁,想跟沙俄做买卖?忠诚不绝对,就是绝对不忠诚,一律拉出去,砍了!

 

砍人还不够,为了维护统治,沙米尔决定推行狂热的教法治国,逼着大家天天念经做礼拜,正事不干。


然而念经能念死沙俄否?

 

当然不能,到了1855年,此时沙米尔治下的车臣风雨飘摇,一看就是个软柿子,沙俄决定,捏了。

 

1856年,巴里亚京斯基领兵出征车臣,他比叶尔莫洛夫要聪明,宣布了一系列拉拢车臣民心的政策:尊重车臣的传统信仰与习俗、轻徭薄赋、维持当地土司统治等等。

 

总之承认主权入俄,保你车臣高度自治。

 

比如沙米尔本人,沙俄1859年抓住了他,沙米尔原本以为会吃枪子,没想到沙俄却端上好酒好菜,还批准他去了麦加朝圣,最后病逝于麦加。

 

而对于不服从的人,巴里亚京斯基分分钟让他们见识到什么叫叶尔莫洛夫附体。

京斯基

不服从者纷纷被沙俄打死,归顺者好吃好喝招待,于是投俄者越来越多,没几年,车臣便正式入俄。

 

此后的车臣地区虽然偶尔还有零星反抗,但大体无事,进入了平稳发展阶段。

 

 

二、旧仇再添新恨

 

1917年十月革命后,俄国内部爆发了三年国内战争,为了赢得少数民族的支持,列宁当时提出了“民族自决权”的口号,亦即所有民族都有权建立自己的国家。

 

列宁当时提出这一口号,本质上只是希望争取民心,让他们站到布尔什维克一边,没想过真的让他们独立,但是车臣人当真了。

 

于是,车臣人联合周边的印古什人和达吉斯坦人,宣布成立“埃米尔国”,并站在了布尔什维克一边,苏俄就毫不犹豫地取消了“埃米尔国”,做独立梦的人全部吃枪子。

 

车臣人觉得自己被PUA了,俄国渣男无疑。

 

不过后来的事实证明被PUA还是小事,大的,要来了。

 

列宁逝世后,斯大林觉察到新生的苏联十分脆弱,战争的阴霾不断逼近,苏联急需开展工业化,优先发展重工业和军事工业,才能保卫革命果实。

 

可是当时党内不少人希望先发展轻工业,再发展重工业,虽然后来二战的事实证明了斯大林的眼光,但是当时不少人觉得,斯大林你丫有病吧,哪来的世界大战。

 

斯大林直接对反对者进行大清洗,大清洗的“东风”越过伏尔加河,吹到了车臣,当时人口三十万出头的车臣,有多达8万人被认定反对斯大林,遭到物理消灭。

 

而发展重工业面临一个最大的问题,钱。

 

钱从哪里来,斯大林的办法是搞工农业剪刀差,实行农业集体化,没收一切多余的个人财产,如果是富农,直接肉体消灭,再没收财产。

 

认定是不是富农的标准简单粗暴,看你家里有没有马匹。

 

车臣有养马的传统,特别是南部山区,交通不便,做贸易什么的非常依赖马匹作为运输工具,所以车臣人家里养马的不少,于是大批车臣人被当做“富农”处决。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1941622日,纳粹德国向苏联发起了全面进攻,苏联在半年内损失多达300万人,在整个二战中,苏联死亡总人数超过2700万,可以说失去了整整一代人。

 

为了弥补人员损失,苏军招募了大量的少数民族士兵,包括车臣人,车臣人内部当时分为南部派和北部派。

 

北部派主要是车臣北部的人,这一区域相对靠近苏联核心区,苏联重工业的发展也令这一区域受益匪浅,他们相对认同苏联,觉得苏联还是能令自己过上好日子的。

 

南部派主要是车臣南部山区的人,这里没多少工业,苏联的发展无法令他们受益,反而和北部拉开了不小的贫富差距,导致他们内心对苏联充满了仇恨,来自这一区域的车臣士兵在战争中大量开小差,甚至转投纳粹德国。

 

以至于德军在入侵车臣南部山区时,得到了南部车臣人的鼎力支持,不仅给德军送吃送喝,还帮着德军打苏军,斯大林听说此事后,非常生气,认定车臣人集体投靠纳粹。

 

19442月,12万荷枪实弹的苏联军警包围了“车臣印古什”自治共和国,并宣布由于“集体通敌”,50万国民集体流放,大部分被流放到中亚。

每家每户只被允许携带20公斤行李,就匆匆上了火车,一路上条件非常恶劣,导致超过15万人病死或者饿死(占当时车臣总人口三分之一左右)。

 

流放是针对全体车臣人,不仅仅是车臣南部山区,上万名当时在苏军中的车臣人被要求脱下军装,加入流放队伍,这一做法伤及了太多无辜。

 

比如阿布哈扎•伊德里索夫,二战中赫赫有名的苏联狙击手,以击毙349名敌军的战绩,名列红军狙击手榜第二,他对苏维埃的忠实毋庸置疑,但依然未能免于流放。

 

流放的日子注定很艰难,吃喝问题还是小事,寄人篱下看人眼色才是大事,中亚当地人动不动就大骂车臣人是“叛国者”,从来不给车臣人好脸色看,车臣人毫不退让,武林大会成了当地的固定节目。

 

“大流放事件”成了车臣人心中永远的痛。

 

直到十多年后,斯大林去世,苏穗宗赫鲁晓夫上台,纠正斯大林的错误做法,为车臣人平反,车臣人才得以返回故土。

 

额外提一句,苏穗宗还把纳德捷列奇诺耶区划入“车臣印古什共和国”,作为流放的补偿,这个地方原本属于斯塔夫罗波尔边疆区,当地居民以俄罗斯人和哥萨克人为主,他们强烈反对划入车臣。

 

在此后的数十年间,车臣局势虽然偶有波澜,但总体平稳,这种平稳一直持续到苏联末期。

 


三、凤凰男与车臣战争

 

1991819日,为挽救风雨飘摇的苏联,部分苏联高层发动政变,软禁了戈尔巴乔夫,这就是819事件。

 

但是挽救苏联的努力很快失败,苏联大厦将倾已是既定事实,各路野心家们看到了机会,纷纷准备大展拳脚。

 

在车臣,一名叫焦哈尔▪杜达耶夫的野心家,看准机会,率领麾下的“民族近卫军”攻入了车臣首府格罗兹尼的最高苏维埃大楼,杀死了市长,逼迫主席退位后,夺取了车臣最高权力,并公开宣布独立建国,自任总统。


焦哈尔▪杜达耶夫


1944215日,焦哈尔▪杜达耶夫出生于车臣,随后就和全族人一起被流放到了中亚,在中亚的日子十分艰苦,父亲不久后就病死了,母亲辛辛苦苦把杜达耶夫拉扯大。

 

杜达耶夫的童年是在不断跟其他民族孩子打架中度过的,形成了强烈的民族意识,这也为他后来搞“车独”埋下了伏笔。

 

母亲从小不断叮嘱他,只有读书才能改变命运,杜达耶夫没有辜负母亲,16岁便以出色的成绩考入了北奥赛梯师范学院,母亲对此很满意,将来当个老师也是个不错的出路。

 

不过,杜达耶夫却志不在当老师,他瞒着母亲偷偷又报考了军校,一年后考入了航空学校,倒不是他多么喜欢军营,而是他认定,在苏联社会,军队最容易出人头地。


1966年,杜达耶夫毕业,被分配到第52重型轰炸机航空团,从机长助理做起,能加入空军做飞行员,这是一般人八辈子都没有的福气。

 

但是杜达耶夫依然不满意,这样下去何时才能出人头地呀,毕竟在和平时期,军人的晋升是十分缓慢的。

 

杜达耶夫满脑子都在琢磨怎么样才能快速升职,不久后,他认识了单位里的一个女人阿列夫蒂娜,一番打听后,杜达耶夫发现,阿列夫蒂娜很有背景,其父亲库利科夫是苏军中将,还是弗兰格尔岛守备司令。

 

虽然门不当,户更不对,但杜达耶夫光脚的不怕穿鞋,今天送早餐,明天送午餐,后天送晚餐,听说阿列夫蒂娜喜欢画画,杜达耶夫也去学,还学得像模像样。

 

而且比起一般的舔狗,杜达耶夫还有个优势,身材高大帅气。

 

在杜达耶夫潮水般的攻势下,阿列夫蒂娜的心被他俘获了,从此对杜达耶夫死心塌地,有多死心塌地呢?

 

后来杜达耶夫去搞“车独”,作为俄罗斯族人的阿列夫蒂娜非但不反对,还大力支持。

 

有了阿列夫蒂娜这层关系,杜达耶夫从此平步青云,30岁就升到了副团级,堪称火箭速度,不过,这个级别仅凭关系显然已经到顶了,想要更高的职位,就得拿出点干货来。

 

机会很快来了,1979年,苏联入侵阿富汗,杜达耶夫果断申请调往前线,在战争中,别人不敢去的地方,他敢去,别人不敢做的事情,他敢做。

 

作为中级指挥员,杜达耶夫不仅仅是在后方指挥,还多次亲自驾机上阵,一副毫不害怕危险的样子。

 

虽然苏联军队最终在阿富汗输了,但杜达耶夫却赢麻了,军衔晋升为少将,职位也变成了师长,1987年还被委以爱沙尼亚驻军司令的重任。

 

在波罗的海三国独立的过程中,上级曾下令杜达耶夫镇压,杜达耶夫权衡计算后,认定苏联这棵大树要倒,于是果断辞职,回到车臣专心搞独立。

 

然后苏联解体,趁着俄罗斯一片混乱,杜达耶夫趁机招兵买马,给各种朋党安排官职,为了搞钱,大力发展绑架勒索、贩毒、人口贩卖等业务,其中侄子图罕负责的人口贩卖业务“业绩出色”,多次得到杜达耶夫的点赞打赏。

 

叶利钦无暇顾及车臣,只能采取分化策略,此时车臣内部也不止杜达耶夫一派,还有纳德捷列奇诺耶区的阿尔汉诺夫、阿尔贡镇的鲁斯兰▪拉巴扎诺夫等等。

 

占据车臣首府格罗兹尼的杜达耶夫派实力最强,但其他各派得到叶利钦的支持,也不怕他,杜达耶夫知道,这样下去对他很不利,一旦俄罗斯社会混乱减少,叶利钦能够腾出手来,就会收拾他。

 

不能坐以待毙,杜达耶夫决定梭哈一把,199495日,杜达耶夫出动麾下所有精锐,偷袭了阿尔贡镇的地头蛇拉巴扎诺夫。

 

拉巴扎诺夫还没反应过来,就连水晶都被推了。

 

控制阿尔贡后,杜达耶夫的势力已经明显超出了其他各派,大有一统车臣之势,车臣其他各派坐不住了。

 

在俄联邦的支持下,各派出动精锐组成联军,打算一举灭掉杜达耶夫,联军一度很顺利地攻入格罗兹尼,然后就发现,特么的中计了,杜达耶夫出奇兵,断绝了联军的粮道,军心大乱的联军大败。

 

叶利钦怒了,就这么个小小的杜达耶夫,你们都搞不定,还非得我亲自出马,看好了。

 

不久后,叶利钦亲自拍板:出兵车臣。

 

出兵车臣的原因主要是苏联解体后,俄罗斯联邦有二次解体的风险,车臣又是闹得最凶的那个,必须杀鸡儆猴;

 

而且杜达耶夫不仅要自己搞独立,还要拉着整个高加索一起独立,最低目标也要拉着周边的印古什和达吉斯坦独立,当时的印古什领导人阿乌舍夫跟杜达耶夫私交不错,杜达耶夫本以为阿乌舍夫会同意一起搞独立。

 

阿乌舍夫不仅毫无兴趣,还让印古什脱离了车臣,单独成立了印古什共和国,成为俄联邦的一部分。

 

印古什人的人口不多,在苏联时代的“车臣印古什共和国”内部也是少数民族,如果跟着车臣一起独立,那依然是少数。

 

独立前是少数,独立后还是少数,那不白独立了吗?

 

跟着地大物博的俄罗斯起码能混个温饱,跟着车臣只能上街讨饭。

 

杜达耶夫表示,你小子不讲交情是吧,那就别怪我不客气。在杜达耶夫的指示下,车臣武装势力时不时跑到印古什偷个野怪,并在当地大力发展人口贩卖业务,弱小的印古什扛不住,还有隔壁的达吉斯坦也被车臣骚扰得不胜其烦,只能到叶利钦面前告状。

 

叶利钦不断对杜达耶夫表示强烈谴责,杜达耶夫每次都“已读不回”。

 

199412月,忍无可忍的叶利钦宣布出兵车臣,1213日,俄军兵分三路全面开入车臣。

 

战役的进展起初很顺利,仅半个月俄军便三面包围了格罗兹尼,并计划在新年期间彻底攻克。

 

然而,自古巷战最难打,1231日,俄军攻入格罗兹尼城内,第81摩步团和第131摩步旅作为主攻部队,从北部一马当先,顺利推进到了火车站附近,正当多数人认为进展会很顺利时,一场噩梦正在向他们袭来。

 

负责进攻城东的第19摩步师一个团突入城内后,遭到武装分子的顽抗,这些武装分子非常精锐,不少都是前苏军老兵,深知装甲部队的弱点所在。

 

他们用手中的火箭筒、反坦克导弹瞄准俄军坦克薄弱的炮塔部位,并屡次得手,使得该团损失颇大,并陷入了围困,最后不得已撤退。

 

该团一撤退,已经突进到火车站的第81摩步团和第131摩步旅变成了深入的孤军,曾经是苏军炮兵上校、时任车臣武装总参谋长的马斯哈多夫(下面称:老马)敏锐地抓住了战机,出动精锐截断了这两部俄军的退路。

 

大战三百合后,损失惨重的两部俄军不得不撤退,此战阵亡俄军超过1000人。



马斯哈多


气得骂娘的俄军高层,撤换了一大批前线指挥不力的指挥官,并调来增援部队,花了一个多月时间,终于控制了格罗兹尼。

 

失去了格罗兹尼的杜达耶夫武装元气大伤,此后虽然时不时能击落一架俄军飞机、伏击一支俄军车队啥的,但无力扭转丧师失地的大局。

 

1995年中旬,俄军已基本控制车臣全境,杜达耶夫只能东躲西藏,不过他注定无法逃脱惩罚。

 

1996422日,杜达耶夫在一处树林子里悄悄和自己的支持者打电话,他使用的卫星电话开机后不久,信号即被俄军截获,俄军迅速锁定了杜达耶夫的位置。

 

随后,位置坐标被传输给空军的一架苏-24攻击机,苏24攻击机随即发射了一枚导弹,杜达耶夫当场毙命。

 

随着匪首杜达耶夫毙命,叶利钦宣布行动结束,可以撤军了,不过这其实是政治考量,俄军已经有点打不下去了。

 

首先是来自西方的不满,克林顿动不动就谴责俄军在车臣“侵犯人权”,对于全面倒向西方的叶利钦来说,西方的态度相当重要。

 

仅仅是西方谴责倒也罢了,但是内部也不消停,反对叶利钦的人,一个劲地谴责叶利钦出兵车臣是违宪行为,俄罗斯国内的电视台每天播放的内容,不是俄军惨遭伏击,就是俄军侵犯人权。

 

在媒体的狂轰滥炸下,俄军士兵普遍怀疑人生,而且彼时俄罗斯经济状况不佳,军队经常欠薪,对这场战争感到迷茫的士兵越来越多。

 

再加上临近大选,叶利钦觉得打仗不利于自己的选情,想签个停火协议,面子上能向民众交代就行了。

 

最终,俄军撤离车臣,双方签订了《哈萨维尤尔特协议》,这个协议的内容,距离承认车臣独立几乎只有一步之遥。

 

签订了停火协议后,车臣武装却并未真正停火,经常跑到周边搞绑架、谋杀什么的,与此同时,车臣内部分裂为两派,一派是杜达耶夫的副手扬达尔比耶夫和老马,他们觉得车臣必须极端化,像沙特那样。

 

同时车臣武装在第一次车臣战争中损失惨重(阵亡2.5万以上),急需补充新鲜血液,比起训练新兵,直接用中东雇佣兵显然更方便。

 

而且沙特非常有钱,车臣要成功独立,少不了沙特的资金援助,为此必须引入沙特的瓦哈比势力,向沙特示好。

 

扬达尔比耶夫说到做到,引入了大量中东雇佣军,并得到了中东王爷们的金援,但这一切,使本土派产生了严重不满,代表人物就是担任穆夫提的艾哈迈德▪卡德罗夫(下面称老卡)。


老卡1951年出生于哈萨克斯坦,同样是大流放期间出生的,和杜达耶夫一样,他的独立意识也很强烈。

 

在第一次车臣战争前,当时的车臣穆夫提不支持独立,穆夫提就是最高宗教长官,是车臣人的精神领袖,这个位置非常关键,如果穆夫提不支持的话,杜达耶夫的民意支持率高不到哪里去。

 

当时老卡的职位是副穆夫提,谁不想副职转正呢?于是老卡果断投靠杜达耶夫,并约定,你帮我转正,我帮你号召民众,各取所需。

 

在杜达耶夫的一番运作下,老卡成功转正,投桃报李,不断号召车臣人支持杜达耶夫,车臣的民意逐渐倒向独立派,成为第一次车臣战争中,俄军进展不顺利的关键因素。

 

不过老卡的穆夫提大位也没坐稳几年,杜达耶夫死后,中东的瓦哈比势力大举进入车臣,不仅作威作福,还私自设立宗教法庭,逐渐架空了老卡这个穆夫提,老卡这暴脾气,能忍才怪,双方的关系日益恶化。


老卡德罗夫


更过分的是,为了取悦中东金主,时任车臣总统的老马等人还把不少中东人直接安排进政府,担任高官,导致不少车臣人非常失望,“我们浴血奋战,中东人摘桃子”。

 

车臣分裂为外来派和本土派,本土派渐渐倒向了俄联邦,不再追求独立,而是希望维持土司式统治,与此同时,老马因为不够极端(也没有大胡子),逐渐被扬达尔比耶夫和外来武装人员架空,成了光杆总统。

 

停战的这几年,车臣不断内讧,瓦哈比势力不断向周边扩张,各派只在乎怎么捞钱,经济每况愈下,为了缓解经济危机,老马等人决定转嫁危机,像纳粹一样,向外发动战争。

 

199987日,大批车臣武装分子和外来雇佣兵越过车臣和达吉斯坦共和国的边界,发起了全面入侵,在达吉斯坦境内疯狂杀人越货,引发了全俄罗斯的震惊。

 

达吉斯坦是俄联邦的加盟共和国,小弟被打了,俄联邦这个老大不能不出头。

 

老马等人的入侵,还引起了本土派的强烈不满,担心会再度招来俄军,你想死就算了,老子可不想陪葬。

 

在莫斯科,鉴于第一次车臣战争的教训,叶利钦对于再度出兵有些举棋不定,为此,他专门和新任命的总理普京进行了详细的会谈。

 

普京自信满满,请求让自己通盘指挥这次行动,叶利钦心里也没底,但是这位年轻人或者真的能做到,自己也没有更好的选择,便同意了。

 

在普京的强硬态度下,俄军出兵达吉斯坦,在达吉斯坦,车臣武装既没有民意支持,也没有装备优势,损失上千人后,灰溜溜地逃回了车臣。

 

接着,俄军乘胜追击,10万人从东、西、北三个方向全面攻入车臣,这一次,老马等人以为可以复制上一次车臣战争的做法,他下达了总动员令,号召车臣人抵抗。

 

不过车臣本土派早就盼着俄军来了,在车臣第二大城市古杰尔梅斯,当地最有势力的家族亚马达耶夫家族向俄军投诚,

古杰尔梅斯就此解放,然后,老卡宣布老马不是个东西,老子跟他一刀两断。

 

穆夫提的影响力毋庸置疑,大批村镇相继向俄军投诚,尽管老马们扬言让俄军再次在格罗兹尼受挫,但不久后,俄军以强大攻势拿下格罗兹尼,到2001年,俄军已基本控制车臣全境。

 

重新控制车臣后,就得进行政治重建,扶持信得过的代理人,俄罗斯此时无力对车臣进行改土归流,只能扶持当地的世家大族,老卡在二次车臣战争中出力颇大,又是车臣人的精神领袖,最适合担任总统。

 

20035月,老卡不负众望,成功当选为总统,然而,他的投诚也引起了极端独立派的严重不满,于是仅仅一年后,200459日,趁着老卡出席卫国战争胜利纪念日之际,独立派在会场上引爆炸弹,炸死了老卡。

 

老卡遇刺后,其子,大家所熟悉拉姆赞▪卡德罗夫(下面称:小卡)被扶持上台。

 


四、小卡德罗夫

 


小卡1976年出生于车臣,小卡没有做题家的天赋,反而从小酷爱拳击,后来还和泰森成了好朋友,不过,他终究没有成为职业拳击手,而是走上了政坛。

 

小卡从1996年开始,给父亲当卫队长和助手,1998年时,老卡已经有了重新投俄之心,便让小卡入读了达吉斯坦的马哈奇卡拉商学院,投石问路。

 

不过,他在大学期间,一边读书,还一边担任总统安全局局长等一批职务,实在是太忙了,本科足足读了六年,2004年才毕业。

 

大学刚毕业,老爸就遇刺,应届生小卡顾不上投简历,被迫子承父业,普京得知老卡遇刺后,第一时间打电话给小卡,让他过来见面,要他节哀顺变,做好准备,据说小卡当时第一次见到普京,吓得话都不敢多说。

 

当然,直接当总统不行,车臣宪法规定总统要30岁以上,时年28岁的小卡只能屈尊,担任了车臣第一副总理。

 

虽说是应届生,不过毕竟跟着老爸混政坛多年,早就是老司机了,刚一上任,小卡就组建了“南方营”和“北方营”两支部队,这些部队名义上隶属于俄联邦内务部,实际是小卡的私兵。

 

俄联邦虽然最终同意了组建这两支部队,但也产生了警惕,普京试图扶持其他力量,来制衡小卡。

 

正好,老卡遇刺后,总统要重新选举,小卡年龄又不够,普京挑来选去,最终看中了阿尔汉诺夫。


阿尔汉诺夫


阿尔汉诺夫家里是车臣本地大族,主要势力范围在纳德捷列奇诺耶区,没错,就是那个被赫鲁晓夫划入车臣当补偿、主要居民是俄罗斯人和哥萨克人的地区,这也注定了阿尔汉诺夫持亲俄态度,不同意车臣独立。

 

有一定的实力,又是本地人,忠诚度足够,阿尔汉诺夫无疑是最佳人选,于是在普京的扶持下,阿尔汉诺夫成功当选为新一任车臣总统。

 

小卡对此非常不爽,想制衡我?没门。

 

小卡从来不给阿尔汉诺夫好脸色看,有一次,小卡走到阿尔汉诺夫的办公室门前,直接一脚踹开大门,看你能咋滴?

 

阿尔汉诺夫还真奈何不了小卡。既然奈何不了,那我就不客气了,接下来的日子里,小卡各种找茬,由于小卡的身份,他不配合的话,阿尔汉诺夫几乎无法施政。

 

2007年,阿尔汉诺夫总算被赶走了,小卡的年龄也达到了31岁了,如愿成为了车臣总统。

 

成为总统后,最关键的是要掌握军权,当时车臣主要有四支部队:东方营、西方营、南方营和北方营。

 

南方营和北方营是小卡的私兵,东方营和西方营是亚马达耶夫家族的私兵,和小卡分庭抗礼,亚马达耶夫家族由此成为小卡德罗夫的眼中钉。

 

亚马达耶夫家族中,掌兵者主要是大哥鲁斯兰、二哥扎布拉伊尔和三哥苏利姆。

 

三人不仅有大量私兵,而且靠着家族关系,生意做得很大,在第一次车臣战争中,三兄弟坚决抵抗俄军,给俄军带来了不少的麻烦,和老卡一样,对于战后被中东人摘走胜利果实,他们也很不满。

 

在二次车臣战争中,三兄弟先后向俄军倒戈,为俄军平定车臣立下了汗马功劳,并获得了“俄罗斯英雄”称号。

 

也是从那时起,小卡就看他们三兄弟不顺眼了,早在2003年,二哥扎布拉伊尔就在一场离奇的爆炸案中身亡,对此民间传言是小卡所为,不过没啥证据便是。

 

2004年老卡遇刺后,大哥鲁斯兰想争夺总统职位,失败后,利用自身势力,自成一派,不听小卡的号令。

 

小卡当上总统后,便把铲除鲁斯兰和苏利姆当做头号大事,处处找事,两兄弟也不甘示弱,每一次都还手。

 

两家的矛盾终于在2008年爆发,当时小卡德罗夫的车队和苏利姆的车队在路上相遇,两个暴脾气的人一言不合,竟然拔枪互射,最后逼得普京来当和事佬。

 

纵然有普京调解,两家的矛盾也已经公开化,接下来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小卡先下手为强,2008923日凌晨,莫斯科一个极其平常的深夜,大哥鲁斯兰刚乘车离开国家杜马大厦,来到不远处一个路口等红绿灯。

 

就在等红绿灯一刹那,一名枪手冲了过来,朝车内连开十多枪,鲁斯兰当场身亡。

 

苏利姆吓坏了,哥哥的葬礼都不敢参加,直接run去了阿联酋,不过小卡岂能放过他?

 

没多久,苏利姆便在阿联酋遇刺,其麾下的私兵也被解散,至此小卡的威胁已被全部铲除,实现了大权独揽。

 

苏利姆▪亚马达耶夫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俄联邦其实有能力保住亚马达耶夫兄弟,最终却没有保,小卡德罗夫和普京有什么幕后交易,我们不得而知,但可以肯定的是,小卡德罗夫做了很多符合俄联邦甚至普京个人利益的事情。

 

第一,小卡通过在车臣实施高压手段,稳定了车臣局势,并大搞对普京的个人崇拜,确保选举时,车臣人的票大多投给普京或者普京所在的统一俄罗斯党。

 

第二,在俄罗斯对外军事行动中,小卡的私兵总是冲在最前面,无论是俄格战争、出兵叙利亚还是俄乌战争,车臣部队总是活跃在一线,并大量参与最危险的巷战。

 

第三,还得时不时出来给普京背黑锅,引开视线,如2015年,俄罗斯前副总理涅姆佐夫在莫斯科遇刺时,西方媒体和反对派疯狂指向普京,小卡马上跳出来,说涅姆佐夫“侮辱真主,该死”云云。

 

那么,小卡会不会是卡禄山呢?要说小卡脑子里没有一点独立的想法,普京第一个不信。

 

但是要当卡禄山,小卡面临的最大问题是法理依据。

 

老卡是造了独立派的反,才当上总统的,小卡如果搞独立,如何向独立派说明自己的合法性呢?

 

这就好比吴三桂,先造了明朝的反,然后又举起反清复明的大旗,法理上根本说不过去,而且还得背叛自己家族,这个太难切割了。

 

除非他疯了,否则最好的局面,就是现在这样,车臣维持实质性独立王国的状态,俄联邦为了换取车臣稳定,每年要给车臣拨款大约600亿卢布,还有其他各种补贴,车臣的石油收入还不用上缴联邦,日子过得不知多滋润。

 

日子虽然滋润,但隐患还是存在的,普京一直想削藩,小卡当然不愿意被削。

 

那么怎么样才能不被削藩呢?

 

吴三桂曾言:匪患是我们的稻米钱粮,乱贼是我们的衣食父母。


对于车臣的独立派,小卡一向又打又拉,愿意加入的,就给你安排个一官半职,小卡的私兵中就有大量当年的车独分子。

 

对于车臣的独立派,小卡一向又打又拉,愿意加入的,就跟你安排个一官半职,小卡的私兵中就有大量当年的车独分子。


而不愿意加入的,在小卡看来就是极端独立派,就是炸死了自己父亲那一派,直接消灭,但是车独组织始终没有被完全消灭。

 

在小卡的打击下,车独分子源源不断地跑到外面,叙利亚、格鲁吉亚等国都有大量车独分子,这些匪患越大,普京就越需要小卡,小卡便越是稳坐钓鱼台,在乌克兰就有不少车独组织。

 

先制造匪患的事实,再出兵打击匪患,但是永远不会完全灭绝匪患,小卡的算盘敲得格外响。

 

而匪患越多,小卡出的风头就越大,不仅仅赢得了普京的赞扬,也会得到俄罗斯民间的好感,搏一个“为国而战”的名声,这对于小卡来说非常重要。

 

日后就算普京下台,新的领导人不得不顾忌他多年来帮助对外征战,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兴许不敢轻易削藩,可以说,小卡现在越卖力,往后越安全,地位越稳固。

 

小卡目前的一切所作所为,目的只有一个:把车臣打造成独立王国,但又不真的独立,这样利益就可以最大化。

为了削弱俄联邦对车臣的影响力,小卡大造清真寺,推动车臣宗教化,他亲自下令建造了格罗兹尼的“艾哈迈德清真寺”,号称欧洲最大的清真寺,以纪念父亲。

 

他还不断鼓励一夫多妻制度,理由是车臣连年战争,男性人口损失大,导致男女比例失衡,其实目的还是为了加强宗教影响力,在他的鼓励下,手下权臣们个个三妻四妾,甚至到了强抢民女的地步。

 

2015年时,他手下的警察总长古奇戈夫看上了一位17岁少女,古奇戈夫当时已经46岁了,不仅能当这位少女她爸了,自己家里还有妻有子的。

那少女自然不愿意,古奇戈夫直接上门威胁,要是不同意把女儿嫁给我,“就要承担后果”。

 

最终,被逼无奈的少女,嫁给了古奇戈夫,整场婚礼,少女的脸上看不到一丁点笑容,此事被曝出后,俄罗斯社会舆论直接炸了,但无可奈何。


虽然目前小卡搞独立的可能性比较低,但不得不说,他的所作所为,无异于为未来埋下独立的炸弹,尤其是复兴宗教,一个宗教兴盛的车臣,未来不可能不谋求独立。

 

我们从这次俄乌战争中,车臣士兵的仪容就可以看到,车臣士兵普遍留有大胡子,而在杜达耶夫时期,车臣武装的士兵鲜有大胡子,这就是车臣日益宗教化的危险信号。


宗教化程度越深,则俄联邦在车臣的控制力越弱,尤其是对基层,彻底失控,俄联邦只能不断地给权贵好处,换取他们的不闹事。

 

这种局面时间长了,就会形成香港那样的局面,民众会认为莫斯科对不起自己,把好处都给了权贵,莫斯科也很无奈,无论拨款多少,都无法到达车臣民众手里,小卡等中间商注定截流大多数好处。

 

宗教化程度的加深,带来的第二个问题,是车臣当地俄罗斯族人的不断离去,目前车臣140万人口中,仅剩约8万俄罗斯人,占比不到5%多数还是在纳德捷列奇诺耶区,少量在首府格罗兹尼,格罗兹尼再往南,几乎没有俄罗斯族人。

 

如果车臣人在生活中长期见不到俄罗斯族人,那自然而然双方的隔阂会增加。

 

小卡还试图扩张车臣的领土,前两年,小卡和印古什总统叶夫库罗夫签署了领土交换协议,根据这个协议,车臣和印古什双方交换了领土,但是车臣从中得到的领土,竟然是印古什的26倍之多。

 

不仅数量上血亏,质量上更亏,印古什交给车臣的领土中,还包含印古什唯一的油田。

 

这种买卖竟然也愿意做,小卡和叶夫库罗夫私底下绝对有不可告人的秘密,印古什人严重不满,闹了好几个月。

 

显然,这是小卡在不断试探普京的底线,这种试探普京底线的事情还有很多,以致于小卡德罗夫被称为“卡禄山”。

 

爱搞事的小卡、日益宗教化的社会,使得车臣仍然是一座活火山,底下的岩浆在不断积聚,将来,也必是俄罗斯的心腹大患。

 

 

——————————————-

第二本书已出版

内有从未在公众号发布的《深海 · 杨琳篇》、《日本国运史 · 下》等


↓点击下方图片购买卢克文2021作品集锦↓

———————————————-


在我的知识星球,能看到









每日时政深度点评,了解国家大事,看透国际风云变幻

    

财经股评,从宏观视角读懂股市变化本质,掌握市场规律



分享我的观点和见解


2019年,从《文在寅的复仇》,有几百万读者关注我们,我在文章里带大家解析了当今国际局势和中国的崛起之路。

如今,有28000+读者加入我的星球,重新开始认识世界的逻辑和本质规律。


扫码加入

28000+人都在卢克文工作室
看国际风云诡谲,时事变幻

   防失联,微信扫一扫关注“武侠评论”
(微信内直接长按二维码)

网站在不断完善,历史文章持续更新中,敬请期待

  防和谐,部分敏感内容设置了密码访问,公众号输入文章ID获取密码 ID是URL最后的数字,如https://www.wuxiapinglun.com/posts/15250,ID为15250

赞(1) 打赏
版权声明:本文采用知识共享 署名4.0国际许可协议 [BY-NC-SA] 进行授权
文章名称:《风雨如歌:俄乌战争中,车臣人为何如此卖力?》
文章链接:https://www.wuxiapinglun.com/posts/20711
本站资源仅供个人学习交流,请于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不允许用于商业用途,否则法律问题自行承担。
分享到: 更多 (0)

相关推荐

  • 暂无文章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非常感谢你的打赏,我们将继续给力更多优质内容,让我们一起创建更加美好的网络世界!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