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种视野看新闻

“清零派”和“共存派”都被妖魔化了

上海疫情依然严重,截至昨天,上海现在有累计超过5万名阳性病例,全国有超过12万名阳性病例:


面对疫情,现在有两种截然不同的态度,分别是“共存派”和“清零派”。


其实我觉得两者都有自己的道理在里面,然而在舆论场上,两者中的极端势力,都在妖魔化对方。

本文想简单梳理一下双方的想法。


1,“共存派”是如何被妖魔化的?


一些博主认为,上海都是“共存派”,而“共存派”是向洋人跪倒的卖国贼,是外国医药公司在中国的买办,是要“感染全中国,好在中国卖高价药”。








类似的消息还有很多,就不一一截图了。


这些煽动性的消息看多了,加上各种唯恐天下不乱的挑事网友,一些小区确实拉跨的防疫举措以及某些至今带有优越感的本地人挑衅。


昨天当各地医护人员驰援上海的新闻出来,知乎【多地选派援沪医疗队驰援上海,全国已有上万名医护人员驰援上海,对当地疫情防控有何帮助?】问题下,竟然全都是这样的高赞评论和高赞回答:











好像上海居民已经不是同胞了,而是想共存的敌人,而且他们提共存就是为了拉中国下水,好让他们往全国卖高价药。



这其实是一种误解。




2,共存派是如何认为的?


共存派认为奥密克戎基本只感染上呼吸道不感染肺部,症状甚至比流感还要低,已经不值得现在这样兴师动众搞大规模封控,就应该像对待流感一样去对待它,无症状的在家隔离就好,不一定都要拉去方舱医院,更不应该为了防控疫情把其他一切都停掉。



现在因为大规模封控,很多医生被调去看护生龙活虎的无症状感染者,已经事实造成医疗挤兑,也已经导致过好几起悲剧。现在大家恐惧的已经不是得病,恐惧的是因为疫情而被带走,恐惧的是防范疫情带来的种种次生灾害。


所以你会看到有一些小区在发承诺和倡议,说只要无症状和轻症,作为邻居,支持你居家隔离:





另外,所谓的“共存派”并不意味想“完全躺平”,不做任何防护措施。而是说相比现在疫情压倒一切的状态,应该更多考虑疫情以外的因素。


比如当其他重症病人要去看病却没有核酸报告时,是不是死亡率比奥密克戎高得多的其他重症更重要?


比如有些病人定期要去做血透,不做危及生命,然而医院人手不足,是不是考虑优先安排医院人手去做血透,而不是优先管控奥密克戎?

比如一直这样封控,很多个体户、小商贩已经完全开不下去了。疫情两年,开电影院的基本是开一年亏一年,开餐厅的更是大多血本无归。


可能有些人的工作在家就能做,有些人的工作就是发发微博写写文章,或者有些人根本就没走入社会。但还有很多人需要养家糊口,这样动不动就封的状态,实在是过不下去了。


还是《了不起的盖茨比》里那句话:






最后,上海并不都是共存派,也并不都是“买办”。


希望大家不要被网上一些极端的人带节奏。





3,“清零派”是如何被妖魔化的?



同样的,针对“清零派”的妖魔化言论也不少。



比如有人说清零就是为了让科兴卖更多疫苗,为了让核酸检测公司赚更多钱,他们举例说科兴去年的利润是900亿,认为这是权力在给科兴带货:




有人说“清零派”是被媒体吓傻了,是被洗脑了:




甚至认为清零派都是“爱好防疫”,想要一直延续现在的政策不变,永远防疫下去。













这样的言论看多了,自然会觉得现在共存是上海的民意,觉得解决奥密克戎,就应该放开封控,让病毒和人类共存,实现“群体免疫”。


但其实这也是一种误解。





4,清零派有什么担忧?

首先,有很多人确实被两年多以来的媒体宣传给吓坏了,觉得新冠会带来大量后遗症,包括但不限于脑部损伤、味觉丧失、阳痿、生育能力下降等。


虽然这中间有很多已经被证实是对早期毒株的研究,不适用于现在的奥密克戎。但病毒变异极快,如果真的不封控任由它传播,如果未来它又变异出死亡率很高的毒株怎么办?


就算不变异,那些本身就有基础疾病的老人怎么办?孩子又怎么办?


中国有14亿人,共存的选择随时都可以做,但清零的机会只有现在。

如果真的最后和病毒共存了,让病毒全面感染,那就不可能再清零,到时候无论发生什么,都没有任何后悔药可以吃了。

而且新冠病毒免疫逃逸能力很强,并不是说得过一次以后就不会得了,到时候满城都是感染者,医护人员首当其冲必定会反复被感染。新冠阳性的医护人员不可能继续给人看病,也会造成医疗挤兑。


微博上有一位住在加拿大“最穷省”的博主,就分享了他在加拿大“共存”后的经历:




很多人幻想说只要放开,那世界就会变成2019年以前的样子,其实那是不可能的,新冠疫情已经永久改变了世界。

另外,“清零派”并不是想要大家永远封在家里不出来,他们也是人,肯定也有社交需求。


防疫并不会导致封城,防疫不当才会导致封城。你看奥密克戎没来之前,上海一直是正常生活的,大家工作、吃饭、出去旅游都不受影响。


所以他们认为封城只是为了尽快清零,尽快恢复到这一波疫情之前的水平,让大家生活恢复正常。


另外,有人搬出民意,表示现在要共存就是上海的民意,但微博上说话的人真的能代表大部分上海人的想法吗?


且不说知乎和虎扑上很多本地人表示他们不想共存,只想赶紧把这波疫情结束,就是我们小区几百人的防疫群里也从来没人提过共存。

大家每天都是“那个谁又跑出来在小区遛狗了,没有在家好好待着”,然后发一个文件,文件上写着要求居民“足不出户”。




要么就是督促物业“赶紧消毒赶紧消毒,消毒完了拍个视频发群里让大家安心。”





或者是“之前那个自测阳性的人啥时候拉走啊,再不拉走她通过下水道传染到我们家怎么办啊。”


“我家孩子还小,得病了就完了。”“我家老人多,得病了就完了。”

实话说,根本没网上很多人表现得那么淡定。



你当然可以说这是因为媒体把病毒渲染得太过恐怖,两年多来大家对新冠的恐惧已经刻入骨头里。
你也可以说这是因为小区群里大家都认识,这时候想共存的人根本不敢说话,最多保持沉默。


但无论你怎么解释都得承认,支持清零的人一点都不少,不算全国范围内,在上海也应该是大多数。

硬要把新冠清零说成领导意志,把共存说成是群众民意,然后把两者对立起来其实是很偏颇的。



更别说现在上海疫情中暴露出了很多问题,在这些问题都没解决的当下去谈共存,实在是为时过早。




5,总结。

其实如果你理性下来想一想,会发现双方说的都有一些道理,也都有自己的诉求。大家只不过都是站在自己立场上说话,然后把另一方的诉求说成最极端。


在这个意义上,“清零派”和“共存派”都被妖魔化了,包括上海也是。

之前有一张图,虽然不够严谨,但也值得一看:






这里还有一张疫情中不同态度的十字阵营图:





不要认为想要放松管控的人就是“买办”、“殖人”,他们可能经济上实在有压力。
也不要把所有人想维持现在清零现状的人都打成“防疫爱好者”,谁又不想回到过去那样自由自在的生活呢?实在是有风险啊。


除了一些过于极端的人,其实很多想法都是可以沟通交流的。而只有双方都理解了对方的想法和诉求,不再觉得对方是敌人或是妖魔,才有可能通过对话达成共识。


焦虑的隔离时光中,更需要团结,更需要人与人之间有守望相助的力量。

要把大家都拧成一根线,让合适的人在合适的位置上做事,让需要帮助的人得到关注,让有所困扰的家庭免于困扰,而不是把个体割裂开,让他们独自面对。

毕竟在现实生活中,少数和多数从来不该是对立的关系,所有人应该好好互助,才能有一个更好的明天。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最后决定采取什么策略的,也不是在网上发牢骚吵架的大多数就是了。

那又何必吵来吵去,斗个你死我活呢?


-END-

欢迎关注


【推荐阅读】










回复晚安
可以看到一篇“性瘾者”





   防失联,微信扫一扫关注“武侠评论”
(微信内直接长按二维码)

网站在不断完善,历史文章持续更新中,敬请期待

  防和谐,部分敏感内容设置了密码访问,公众号输入文章ID获取密码 ID是URL最后的数字,如https://www.wuxiapinglun.com/posts/15250,ID为15250

赞(0) 打赏
版权声明:本文采用知识共享 署名4.0国际许可协议 [BY-NC-SA] 进行授权
文章名称:《“清零派”和“共存派”都被妖魔化了》
文章链接:https://www.wuxiapinglun.com/posts/20674
本站资源仅供个人学习交流,请于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不允许用于商业用途,否则法律问题自行承担。
分享到: 更多 (0)

相关推荐

  • 暂无文章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非常感谢你的打赏,我们将继续给力更多优质内容,让我们一起创建更加美好的网络世界!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