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种视野看新闻

赵皓阳:朱门酒肉臭,路人抢菜难

近日因为疫情封控,上海市买菜难、买菜贵的新闻在社交网络上频频引发热议。

 


然而更令人诧异的是,不断有人晒出了豪华餐、高档小区的豪华菜。

 


剧晒图人自己透露,这是银行客户经理、奢侈品销售们为优质客户提供的服务,不但包括每日的正餐,还包括奢华的下午茶。

 


而且可以很明显地看出,这个菜量已经远远超出了正常用餐的需要,而是极尽奢华之能事。



这就是资源的分配出了问题,呈现出明显的马太效应——旱的旱死,涝的涝死。

 

然而很现实的问题就是,在“看不见的手”调解之下,就是富人吃豪华隔离餐吃到吐,也平均不到买不到菜的普通市民头上去,所以就必须要求“看得见的手”进行调节。很明显,在这次疫情中,上海地方的应对措施还有很大的改进空间。

 

我一直在说,肯在网上炫富的富人是好“老师”,可以教育人民,可以让人民意识到某些既得利益群体过得是怎样“不食人间烟火”的生活。就像我科普政治经济学,可能吭哧吭哧写上万字,都不如下面这一张图来得直观。

这件事让我想起了雨果奖获奖作品《北京折叠》,这部小说中设定了三个互相折叠的世界,分别对应的是顶层、中产和底层三个阶层,其中顶层社会享用二十四小时,中层和底层共享另外二十四小时。这里比较经典的一个设定就是,三个空间彼此互相隔离,进入其他空间需要冒着巨大风险。即隐喻了阶级固化,也说明了当今社会生产生活空间中的隔离——就像欧美城市普遍的富人区、中产区、贫民区分化一样,如果想,你可以一辈子看不见不属于本阶层的人。


作者郝景芳在接受采访时谈到了《北京折叠》的灵感来源:她曾经租住在北京北五环外的城乡结合部,楼下就是嘈杂的小巷子、小饭馆和大市场:“有一些人是可以藏起来的,藏在看不见的空间。我会觉得北京是几个不同空间叠加在一起,就进行了更夸张的衍伸。”其实一线城市,都有着类似的共性。不过互联网的存在,打破了这些空间隔离,成为了人民认识社会的绝好教材。


由于上海在疫情防控上的许多创新举措,一直以来都引发了不少讨论,有一些讨论甚至上升到了地域攻击的层面。我在讲性别矛盾的时候就说过:两性矛盾是表象,阶级矛盾是根本;广大女同胞们可以想一想,你跟杨幂、董明珠这种女性共性更多一些,还是跟一起挤早晚高峰、坐写字楼格子间的男同事共性更多一些呢?

 

地域矛盾跟性别矛盾也是同理。我也想对广大上海市民说一说,你们是跟那些来上海打工的“外乡人”的共性更多一些,还是跟住汤臣一品、吃豪华隔离餐吃到吐的富佬共性更多一些呢?这其实是很好理解的问题,但偏偏有人就是天生的慕强,就是嫌贫爱富。而且产生了一种“我跟富人隔两条街,我也有优越感”的迷之思维。

 


我在以前讲追星问题的时候就说过,偶像最重要的是一个激励自己的正面象征,然而有些人追星追跑偏了,产生了一种“我偶像比你牛逼,那我也比你牛逼”的错觉。譬如体育迷们,最喜欢的就是争论哪个球星才是goat、哪个是总统山,我的球队比你的球队更有“底蕴”,我看的联赛比你看的联赛竞争更激烈……我发现一个人现实生活中越没有自我实现的渠道,这种“代入式优越感”就越强烈。

 

无论是北京还是上海,这种本地人产生的迷之优越感非常典型。当年有个北京的老太太在公交上说自己是“正黄旗”,有个上海的老太太说自己是“美国人”——网友评论“半殖民地半封建”,可谓是恰如其分了。

 


更加之因为经济的发展,资源越来越向中心城市集中——人力资源也是资源的一部分。劳动力跟随资本流动,就像非洲大草原上的角马群逐水草而居一样,属于客观规律。然而在这种情况之下,更加深了某些人的“带入优越感”,认为外地人是跪求着来大城市讨饭了,还破坏了我们安宁幸福的生活。

 

殊不知,外地人也是建设大城市的一份子,他们在这里生产,在这里消费,在这里缴税,但是户口往往是挂在老家,孩子要在老家上学,父母要在老家看病……说白了就是把最鲜美的劳动力贡献给了一线城市,剩下被榨干的渣滓再回到自己的故乡。没有外地人的辛勤劳动,也绝无可能有这一座座腾飞发展的一线城市。

 

作为一个河北人,我想用河北来举例子,大家来看这两段新闻:

新华社石家庄8月27日电 新华社记者 江山 梁栋

 

8月初,一场总降雨量达200亿立方米的特大暴雨,突然倾注在河北省太行山区,一时山洪暴发、水库漫溢、河水横流……在险情面前,河北人民识大体、顾大局。他们将危险和损失留给自己,为保卫京津和国家经济建设重地的安全做出了重大贡献。

 

 “一保京津、二保铁路、三保油田,最后保自己”

在河北省防汛指挥部调度中心墙上,一幅大型水利图引人注目,图上分别用红色和兰色划出了一道道河堤。红色的是关系京津、铁路、油田的必保河堤,兰色的是只涉及河北省利益,属于要保但不是必保的河堤。


8月5日凌晨3点,黄壁庄水库大闸全部打开,汹涌的洪水像脱疆野马滚滚而下,无情地吞噬着庄稼,淹没着村庄……

这是1996年的特大洪水,在“一保京津、二保铁路、三保油田,最后保自己”的指导思想相下,与石家庄等地区提前泄洪,淹没了大量村庄,导致华北平原许多肥沃的土地上,当年的秋收颗粒无收。

 

再看另一段新闻:

新华网石家庄10月22日电(记者曹国厂)赤城县是首都北京重要的饮用水源地,境内黑、白、红三条河流年平均径流量3.47亿立方米,全部输入北京市的白河堡和密云两座水库,占密云水库来水量的53%。

 

赤城县委书记李敏说,近年来赤城县干旱少雨,导致河道径流大幅减少,但为首都北京的输水量并没有减少。自2004年开始,每年从云州水库集中为北京输水一次,年均输水1700万立方米,8年来共集中输水1.4亿立方米,对首都的水资源补给起到了极大作用。

 

为确保输水质量,赤城县近年来投入了大量的财力,累计治理水土流失面积1850平方公里,每年减少泥沙下泄160多万吨;全县3万亩水稻全部改种旱田,年节水2000多万立方米。

这两段新闻就很有代表性,一个是为了首都安全而泄洪,一个是为了首都供水把水稻改旱田。河北地区优先考虑的永远是首都的发展,自身发展放在了次要的位置。比如前两年的“煤改气”,也是河北人民承担了巨大的经济成本。




我每次遇到北京搞地域歧视的人,我就会跟他说:北京的发展单靠北京是无法取得现在这样辉煌的成果,包括河北人民在内的全国人民都做出了贡献。我们河北人愿意把洪水泄在河北,愿意把水田改成旱田,愿意限电保证北京供电……是我们河北人识大体、顾大局,是因为北京是首都,是全国的中心,是天安门和毛主席纪念堂所在的地方,唯独不是为了让你们北京人产生高人一等的优越感的,操你妈。


简而言之,希望这些网络新闻能够启发人民、教育人民。无产阶级之间的互相伤害太多了,这种“纵向切割”屡试不爽——性别,地域,种族,性取向,信仰……每一个人都“无限可分”,每一个人都原子化了,只唯独不会在“经济基础”上去寻找共性,共同争取自己的权益。这是未来全世界共产主义运动都必须要解决的问题。


相关阅读:

 

 


第二本新书正在付费连载中:(上);

   防失联,微信扫一扫关注“武侠评论”
(微信内直接长按二维码)

网站在不断完善,历史文章持续更新中,敬请期待

  防和谐,部分敏感内容设置了密码访问,公众号输入文章ID获取密码 ID是URL最后的数字,如https://www.wuxiapinglun.com/posts/15250,ID为15250

赞(0) 打赏
版权声明:本文采用知识共享 署名4.0国际许可协议 [BY-NC-SA] 进行授权
文章名称:《赵皓阳:朱门酒肉臭,路人抢菜难》
文章链接:https://www.wuxiapinglun.com/posts/20623
本站资源仅供个人学习交流,请于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不允许用于商业用途,否则法律问题自行承担。
分享到: 更多 (0)

相关推荐

  • 暂无文章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非常感谢你的打赏,我们将继续给力更多优质内容,让我们一起创建更加美好的网络世界!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