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种视野看新闻

李建秋的世界:再见,丘拜斯

当地时间3月23日,俄罗斯总统新闻秘书佩斯科夫确认,俄总统可持续发展问题特别代表丘拜斯自愿辞去该职务

如果说生活在80年代和90年代有什么区别,那就是80年代整个信息非常的不通畅,人们买了电视机以后只能看那么几个台:CCTV,省台,仅此而已了,90年代有线电视的普及大大拓宽了人们的视野,不再局限于那几个电视台,能看的节目多了,丘拜斯当年也是国际新闻的常客,现在看到这个新闻,有一点时光倒流的感觉

90年代的俄罗斯正处在一个变革时期,叶利钦想要削弱国家对于财产的控制,在俄罗斯刚独立那会,从矿产到油田,从食品店到美发厅都是国家所有的。

90年代正是新自由主义的风潮吹遍整个世界的时候,里根时代和克林顿时代欣欣向荣的美国,似乎代表着世界前进的方向,而经济和社会近乎停滞的苏联以及东欧国家,似乎代表着一种落后。

叶利钦选拔了当时年仅34岁的丘拜斯领导了私有化运动,任命其为国家私有化委员会主席,丘拜斯是经济学家,在政坛上也颇有斩获,担任国家私有化委员会主席之前是圣彼得堡副市长,早在他担任副市长的时候就尝试过建立私营企业。

人们经常把戈尔巴乔夫时代和叶利钦时代相提并论,这是不对的,戈尔巴乔夫还残存着最后一点的苏联的遗留,即便是戈尔巴乔夫时代的新思维改革,无论是经济学家还是政治家都拒绝使用“私有化”这个词,一直到戈尔巴乔夫允许个人成立合作企业,合资公司为止。

丘拜斯不是一般的,大家想象的那种单纯谋私利的政客,他是一个热心的,如同热情的布尔什维克一样的追求私有化和资本主义的人,1992年年初,他说

“经济自由化的主要目标是在俄罗斯造就一批百万富翁。我们要创造一个新的社会结构。私有化会使整个经济改革进程不可逆转、因为经济改革倒退意味着数百万人要放弃他们的利益。”

这和很多人想象的“私有化”和“经济自由化”是不一样的,因为一般我们想象的经济自由化,是由于计划经济下出现了问题,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所以我们才用市场经济,贫富分化是经济自由化带来的“负面效果”,这一点很早我们就心知肚明。

但是丘拜斯不一样,丘拜斯是故意的去制造一批百万富翁,故意去让社会形成贫富分化,制造贫富不平等是丘拜斯想要达成的结果。

1991年的俄罗斯,人们对于私有化已经没有那么抵制,甚至还有点小憧憬,民调显示,俄罗斯人支持商店,服务性行业和公寓的私有化,但是强烈反对国营农场和集体农庄私有化。

其实很能理解这种思想,在苏联时代,国营商店糟糕的服务态度一向被人诟病,而赫鲁晓夫和勃列日涅夫时代所造的“筒子楼”也让俄罗斯人苦不堪言,俄罗斯人不知道私有化的后果是什么,但是坚信,正是目前的体制导致了自己住不了更好的房子。

“我为什么要住这种烂房子?嗯?”
“我今天住这种烂房子,还不是因为市场不够激励的缘故”
“要是搞私有化,我早就住上大house了 ”

苏联时代太久了,苏联人一出生就是公有化,从来没有经历过什么叫私有化,以至于对于私有化产生了各式各样不同的反应,40%的俄罗斯人认为私有化会导致财产分配更为平均,而27%的俄罗斯人则持有完全相反的看法。

在热情的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帮助下,丘拜斯开始了小规模的私有化改革,制定了拍卖商店和服务性行业的计划,把下诺夫哥罗德州作为小型的试验场。

当天的拍卖相当成功,拍卖结束的时候,卖掉了22家国营商店。

丘拜斯的拍卖会引发了众多的效仿,俄罗斯各地都开始类似的拍卖会,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甚至印刷了大量的拍卖手册,到1992年年底,俄罗斯拍卖了4.6万家商店和服务性的企业。

但是俄罗斯大型国企的私有化受到了阻挠,再次和国人想象的不一致的是,这次对于私有化抵制情绪最深的,是这些企业的经理和高管,原因是,一开始的丘拜斯的私有化计划,打乱了企业经理对企业的控制。

早先丘拜斯和盖达尔的计划是:企业员工可以无偿获得25%的企业股份,并且允许以低于票面价值的价格购买10%的股份,企业经理可以以象征性的价格购买5%的股份,其他股份对市场出售,如果员工和经理想获得更多的股份,必须自己去市场买。

这个计划激发了俄罗斯议会的一场激烈斗争,如果按照这个计划,企业员工25%的股份,再加上能低价购买的10%,一共35%的股份,企业经理5%的股份,加起来不过40%,剩下60%的股份可能被外人控制,这是斗争的核心所在。

由于议会斗争过于激烈,丘拜斯召开了记者会,愤怒地说:

“那些人对于维护工人利益毫无兴趣,他们要阻挠私有化的进程,这意味着他们要阻挠大规模私有化和整个改革。”

在今天看来,丘拜斯的话似乎匪夷所思,“私有化”怎么会维护工人利益?但是在当时,丘拜斯的话让人深信不疑。

在大规模阻挠之后,丘拜斯不得不提出这种方案,允许企业经理和工人共同拥有51%的股份,这就意味着“外人”不可能再控制这些企业。

盖达尔事后承认,这个私有化的方案远远没有达到自己心目中的私有化的效果,但是议会反对,不得不这么做。

此后,叶利钦宣布给每个俄罗斯公民发放了面值1万卢布的私有化证券,让他们可以参加国营企业的拍卖会,也可以把这个证券卖了换现金。国家储蓄银行在10月1日对公民发放证券。

1万卢布的私有化证券

当这种证券发放过多的结果是什么?

答案:贬值。

几个月时间,证券兑换价格就从1万卢布跌到5000卢布,而同时卢布兑换美元价格也是一落千丈,议会越来越不满,随着切尔诺梅尔金、舒麦科和希萨等企业家被任命为政府官员,加上还剩下不到4个月,新的俄罗斯议会就要召开,届时盖达尔极有可能被罢免,盖达尔是整个私有化的推动人,他一旦被罢免,丘拜斯的计划就要泡汤。

丘拜斯要和时间赛跑,丘拜斯必须抢在盖达尔被罢免前搞定所有的私有化。

丘拜斯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以及美国政府顾问的帮助下制定了新的私有化政策,欧洲重建与开发银行,瑞士第一波士顿信贷银行也参与进来,此后瑞士第一波士顿信贷银行派遣了美国人乔丹以及助手詹宁斯来协助丘拜斯的私有化计划。

大部分企业都拒绝出售,乔丹和詹宁斯花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终于找到了一家愿意出售的公司:布尔什维克饼干厂,他们和丘拜斯设立了拍卖中心,培训了150名俄罗斯人来做广告,40%的股份出售,总共出售65.64万美元。

拍卖成功了。

和丘拜斯想的一样的是,12月份的俄罗斯议会确实废除了盖达尔的总理职务,任命了切尔诺梅尔金担任总理。

和丘拜斯想的不一样的是,即便是切尔诺梅尔金担任了总理,也没有制止私有化的进程。不但没有,反而还加快了,国家私有化委员会在1993年1月份就拍出了100家企业,2月份拍了200家企业。

一场私有化的狂欢开始了。

只是结局并不是俄罗斯人想要的。

在丘拜斯-叶利钦私有化计划的头几年,俄罗斯男性的预期寿命从65岁下降到57.5岁。

俄罗斯女性预期寿命从1989年的74.5岁下降到1999年的72.8岁。

在叶利钦担任总统的整个任期内,每月有10亿至20亿美元的资本外逃。

从1989年到2001年,俄罗斯的生产性资产每年下降约8%。

从1990年到1999年,俄罗斯和其他前社会主义国家每天生活费低于1美元的人口的百分比增长幅度高于世界其他任何地方。

在1992年至1998年期间,俄罗斯的GDP下降了一半 – 即使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德国入侵期间也没有发生这种情况。

13年后,丘拜斯在2005年接受《金融时报》采访的时候为自己辩解:

“我的对手告诉我,私有化是错误的,私有化违背人民的利益。但我实行私有化不是为了我这一代的人民。我实行私有化是为了我们的孩子。我相信,在一代或者两代人的时间里,人民将以不同的方式看待我们,而不公正感将在我们之后的人们身上消失。”

在激进的私有化改革中,仅仅依靠很多人想象的“谋利者”是不足以承担大任的,既然有奋不顾身的布尔什维克,也会有奋不顾身的资本主义者

丘拜斯从不后悔。

   防失联,微信扫一扫关注“武侠评论”
(微信内直接长按二维码)

网站在不断完善,历史文章持续更新中,敬请期待

  防和谐,部分敏感内容设置了密码访问,公众号输入文章ID获取密码 ID是URL最后的数字,如https://www.wuxiapinglun.com/posts/15250,ID为15250

赞(0) 打赏
版权声明:本文采用知识共享 署名4.0国际许可协议 [BY-NC-SA] 进行授权
文章名称:《李建秋的世界:再见,丘拜斯》
文章链接:https://www.wuxiapinglun.com/posts/20504
本站资源仅供个人学习交流,请于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不允许用于商业用途,否则法律问题自行承担。
分享到: 更多 (0)

相关推荐

  • 暂无文章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非常感谢你的打赏,我们将继续给力更多优质内容,让我们一起创建更加美好的网络世界!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