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种视野看新闻

每人作者:葛兰,那个掏空你钱包的女人



在知名度上,葛兰无疑成为一个破圈者,她享受了流量带来的最大利益,收获了最多散户的追逐。相比于基金机构,对于普通人而言,基金的直播和造神,则会放大人们心中的欲望。基民大都很现实,赚了就吹,亏了就骂。在2021年以前,葛兰是当之无愧的“医疗一姐”,基民们对她的称呼是“兰兰”“兰大美女”“兰女神”,而到了现在,她的称呼已经变成了“兰大妈”。

文 | 易方兴

编辑 | 楚明

运营 | 栗子

 



金钱消失了


医疗基金再次暴跌,金钱正在消失。

 

进入3月,北京正在遭遇倒春寒,甚至下了两场大雪。就像天气一样,投资世界里的人心也变凉。股票和基金的曲线,一度像一条向下俯冲的列车。对于购买了葛兰的医疗基金的人们来说,这种感受尤其如此。

 

从表面上看,在基金上亏了钱的人,和其他人并没有什么不同。但当你和他们谈起生活,谈起花费,他们都会提到一个词,太难了。

 

一个买了10万块钱葛兰基金的IT男,半年时间已经补仓了30多次,每一次都以为抄到了底,但每一次都抄在半山腰上。另一个在去年基金热度最高的时候贷款买了一辆蔚来的人,现在利用下班时间跑起了滴滴,行情好的话,一天能挣200块钱,但这依然赶不上账户里基金亏损的速度。一个女孩记得,自己是在夏天最热的时候,在支付宝里买的葛兰的基金,如今的气温整整比当时低了30度,她的钱也正好亏了30%。

 

对许多人来说,当时赚钱的愿望有多强烈,如今的懊悔就有多深。其中不少人,是2021年才始接触基金的新基民,不少是90后,存进去的大都是工作没多久的收入,从几百到几十万的都有。

 

呼兰在脱口秀里说的“买了200块基金,花了2万去补仓”并不是段子,它在很多人身上真实发生过。有个建筑行业的女生,在去年7月份的时候抱着试一试的心态买了600块钱基金,第二天再一看就赚了30块。她开始后悔,“要是买的是6万块,岂不是一天就能赚3000元了?”就这样越买越多。那些亏损超过30%的人,是头一次遇上这种灾难。伴随着金钱的消失,花钱的习惯也一并消失了。一半的受访人开始在手机上记账,还有一些人破天荒地开始自己做起了饭。

 


呼兰在吐槽大会上的段子。图 / 腾讯视频

葛兰的“中欧医疗健康混合”基金自2016年创立起,攀登到2021年7月1日的净值顶峰用了5年时间。这也是葛兰从一个基金经理圈的新人变成“医疗女神”的5年。但从这一天之后,人们已经记不住这只基金暴跌过多少次。单位净值从去年顶峰的4.3元跌到现在的2.5元。悲剧的是,很多人都买在了去年的高点。

 

最近这一次的暴跌,始于3月15日下午,一份国家卫生健康委体制改革司的红头文件在网上传播,直指社会资本在医疗领域无序扩张的问题。传言一出,爱尔眼科、通策医疗的股价跌停。而这两只股票正是“公募一姐”葛兰管理的中欧医疗健康基金的重仓股。

 

抱怨的情绪持续在蔓延。在社交平台上,人们编排出各种调侃的句子,“家里有钱花不完,中欧医疗找葛兰”,“跟着葛兰混,三天饿九顿”。这些心酸的句子背后,是成千上万人被套牢在葛兰的基金中。

 


▲ 社交平台上的段子。图 / 微博

另一面,葛兰的基金陷入了越跌越买的境地。在蚂蚁财富上,中欧医疗健康混合的关注级别在600万人以上。直到被撤下之前,它还是支付宝基金销售榜的周榜排名第一,一周之内就有超过30万人购买。

 

很多人怀着无奈的心情,打光了手中的弹药。因为一来医疗赛道被称为“黄金赛道”,寄托着很多人的财富梦想,舍不得割肉;二来如果不补仓,回本更是遥遥无期。在这样的“越跌越买”之中,葛兰管理的基金规模突破了千亿。天天基金最新的数据显示,葛兰旗下共计管理5只基金产品,管理规模达1103.39亿元,这使得她成了大幅亏损中规模增长幅度第一的基金经理。

 

有意思的是,葛兰的基金被撤下的当天,榜单上仅剩下赵蓓管理的工银前沿医疗这一只医药主题的基金,近一周有超9万人购买。按照这个趋势,赵蓓有可能成为新的医疗女神。

 

到了第二天,赵蓓的这只医药基金也从榜单消失了——为了应对舆论的质疑,支付宝关闭了基金“周销量TOP”榜单——这也被戏称为“韭菜榜”。曾几何时,所有的电商依靠销量来论成败,美妆、服饰、新消费……一切都是如此,就连基金也是这样。行业里催生了李佳琦这样的头部主播,也催生了葛兰这样的头部医疗基金经理。

 

如今,这样的时代一去不复返了。




天才的光环


葛兰的光环,从很早的时候就开始出现了。
 
在2016年中欧基金刚刚推出葛兰管理的基金产品的时候,葛兰密集接受过一批采访。一篇报道中这样描述葛兰——
 
“医学界少了一位科学家,而投资界多了一位专业的主题基金经理。”


“说她‘科学家’,是因为单从学术成绩来看,从清华到美国西北大学读博的葛兰,确实称得上‘学霸’。”
 
在美国西北大学,她专修生物医学工程,并获得生物医学工程博士学位。她所研究的领域颇为冷门,是心脏核磁共振的快算法,当时,还只是学生的她就申请到了连教授申请起来也有难度的科研基金——美国心脏学会科研基金。她的研究成果最终帮助病人把核磁共振心脏灌注的检查时间从1分钟缩短至20秒,从必须全程憋气到可以自由呼吸,大大减轻了病人的痛苦,提高了检查的精准度,现在这项成果已经实际应用在医疗设备当中。
 

▲ 支付宝基金板块对葛兰的介绍。图 / 网络截图

因为有着这样的学术成绩,以至于当她决定毕业回国时,她在美国的导师一度感到非常遗憾。

 
葛兰偏爱数字和计算。她从大学起,就对算法研究很感兴趣,这或许也是她进入基金行业,与数字打交道的一个动力。她曾说过:“在美国,我们实验室有十来个主力博士科研人员,大部分人以应用为主,而我以算法为主,承担偏逻辑方面的主要工作。”
 
她是一个个性要强、不服输的人,挫折某种程度上也会成为她的动力。对于自己一段尴尬的经历,她记得非常清楚:在研究生三年级时,她在国际顶级大会上第一个做演讲,“特别风光”,但是讲完了就有竞争对手上来提问,指出了报告中的一个漏洞,她一时没有答上来,为此一直耿耿于怀。此后,她专门花了半年的时间,解决了这个问题,还将这项成果实际应用到医疗设备当中。
 
这种喜欢打“翻身仗”的性格,某种程度上也投射到日后的职场性格中。在基金圈投资了10年的张磊说,老的基民都知道,葛兰作为基金经理有一段从业“黑历史”。2015年6月4日至2015年9月15日,当时还是新人的她,管理了一只叫“中欧明睿新起点”的基金,当时大幅回撤了64.71%,跑输大盘26个百分点。
 
市场暴跌只是葛兰回撤的外因,最主要还是因为葛兰同时踩雷乐视网和暴风影音,这是中欧明睿新起点2015年的十大重仓股之二。
 
很快,葛兰就退出了这只基金。对于一个新的基金经理来说,职业史上有如此大的一场败仗,很可能就告别这个行业了,但葛兰又从自己熟悉的医疗板块东山再起。成功之后,她又开始管理”中欧明睿新起点”基金,并且创造了超过100%的收益。
 
对于这件事,许多人看法不一,有人觉得这是葛兰的职业“黑历史”,有的却认为她越挫越勇,从哪里跌倒,就能从哪里爬起来。葛兰在后来接受采访时说过一句话,她说她这个人不害怕熊市,“往往估值高的时候,大家更容易乐观;估值低的时候,却总觉得熊市来了。但我的特点是,越是跌的时候,越觉得存在机会,我的工作动力也就越强”。
 
2018年,葛兰与同行——广发基金的费逸结婚,他们第一个孩子出生后,是葛兰中欧医疗基金成长最快、收益最好的时候。葛兰说到他们夫妻当时的工作状态,“每晚八九点钟把孩子哄睡之后,就开始像回到学生时代那样,在家里一起上自习、做研究,交流投研的成果和对市场的见解”。
 
在一次调研中,葛兰说起这些,一度落泪。她说,她很感谢丈夫一路的陪伴,尤其在”巨大的压力”下,丈夫费逸给了她非常大的支持和帮助。
 
如今,葛兰正面临新的压力,“在千亿基金规模”“医疗一姐”等光环加身之下,她还能够像之前一样,“越挫越勇”吗? 



成名之路


如今回顾葛兰的成名之路,你会发现,葛兰首先做对的一点,是她确立了一个相对高级的职业信念。
 
成为基金经理后的葛兰,曾在很多场合反复强调过自己的职业理想:“我的梦想就是帮老百姓管好钱、挣到钱。”
 

葛兰在采访中谈到自己的职业理想。图 / 网络截图

在接触过葛兰的人眼里,葛兰算得上是个工作狂。基金经理周成拜访过以前的中欧基金办公室,那时的葛兰还没有如今这么大的名气,管理的基金也远远不到千亿规模。那时的中欧基金办公室在上海陆家嘴的东方汇经中心。周成看到葛兰坐在房间的角落里,跟一堆研究员在一起工作,没有自己的办公室。周成当时观察,葛兰工作的时候非常专注,吃外卖的时候依然在做投资研究。他还听说葛兰为了方便晚上加班,还在公司附近又租了个房子,相当于一天上两次班。
 
不过,努力付出的基金经理太多了,为何成为公募基金“一姐”的偏偏是葛兰?
 
回看葛兰的基金战绩,你会发现,她投资成功的最重要的另外一点,是选对了赛道。
 
就像在2006、2007年,投资有色金属、煤炭板块能赚大钱;在2010年,投资互联网能获得超额收益。一个人的成功,很大程度在于他是否能顺应时代的发展,踩准行业的明星企业。
 
葛兰恰恰偏爱CXO赛道。
 
CXO,指的是医药的研发、生产及销售的外包服务。因为药品研发是一个非常漫长的过程,其中的环节也是非常复杂的,而制药公司无法包揽全流程,所以CXO才会形成。
 
过去几年,CXO恰好成了医药行业里增长最快的细分行业。因为国家对创新药的鼓励以及全球医药巨头研发环节向中国转移,赛道内出现了不少翻倍的牛股。药明康德自2018年5月上市以来,3年间最高涨幅超过16倍;同期,泰格医药、凯莱英等也涨了近10倍。而这些,全是葛兰基金中的重仓股。
 
所以,与其说,2016年到2020年,医疗基金是葛兰的时代,倒不如说,是时代造就了葛兰。



造神运动


直到2020年,葛兰只能称得上是个不错的基金经理,没有出圈,离“神”也很遥远。
 
那时她管理的规模最大的基金——中欧医疗健康混合,规模仅为58亿元。但短短一年后,这只基金规模暴增6倍,提高到了400亿元以上,葛兰也被奉为“医疗一姐”“医疗女神”。
 
这其中,究竟发生了什么?
 
在种种因素中,基金圈的“直播造神运动”是重要的原因之一。
 
2020年,疫情爆发,这一年也被称之为基金直播元年。2020年7月3日下午2点,周晓明空降天弘基金直播间。
 
很多人不知道周晓明,但一定知道余额宝。周晓明是天弘基金副总经理,也是余额宝业务的创意者和主要推动者,他被称为“余额宝之父”。在他到来之后,直播间爆火,全程直播的累积观看量是60万人,点赞数87万+,直播间冲到了支付宝“直播节”的第一位。
 

▲ 周晓明空降天弘基金直播间的预告。图 / 网络截图

涌进来的已经不只是人,而是对财富升值的疯狂渴望。
 
在过去,普通人很少能够接触到真实的基金经理。基金经理大多只是投资页面上的一张图片,比如,对底层基民赵军来说,“基金经理是男是女,是帅是丑,离我都很遥远,我不在乎”。但在基金直播走红之后,他有一次进入中欧基金的直播间,看到一个长相姣好的女生正在直播,主播一口一个“兰兰”,叫得颇为亲切。他有了一种以前没有的体验:“原来就是她们帮我挣到了钱。”
 
基金直播,是平台和基金公司双重运作的结果。
 
支付宝甚至特地为基金直播打造了一个“818理财节”。基金公司上百家,支付宝直播间的推荐位就那么几个,所有的基金直播间都为了流量厮杀得头破血流。王强是一名2020年刚入行的基金经理,他参加过许多次基金直播,“我们公司本来决定一周直播一次,后来变成每天直播一次,再后来,领导要求我们通宵直播”。
 
“选最好的历史业绩区间,找最牛的基金经理对话,各种基金奖项全给他列一遍,一场下来红包都上万块地发,年化收益数字越大越好。服装、化妆配套一个都不能少,就是打造和包装。”王强说。
 
那段时间他靠着喝东鹏特饮熬夜扛着,喝完之后,到了早上七八点还睡不着,中午12点又继续上班了。
 
放在以前,没有基金公司会想到成立一个电商部。但现在,“电商部”甚至成了基金公司的标配。
 
葛兰所在的中欧基金也是如此。在直播中,葛兰被描述为一个“神话”。比如在2020年的支付宝理财节上,葛兰的新基金“中欧阿尔法”发布时,直播间的背景板上写着四个大字:“葛兰来了!”主持人当时这样介绍葛兰:“让我印象最深的是,葛兰基金目前有超过220多万持有人,而且超过90%购买过葛兰产品的客户都挣到了钱,所以从这个维度,大家可以想一想,兰神的称号是从何而来的。”
 

▲ 葛兰新基发布会的直播现场。图 / 网络截图

葛兰则在直播间里说,互联网帮她实现了自己的职业梦想。因为互联网让更多人接触到公募基金,也看到她,成为她的持有人。 
 
当时,支付宝的金选专区首次发布金榜,葛兰的新基金“中欧阿尔法”就在“牛基榜”上,发布当天就有超过100万人购买。
 
基民刘菲看了当时的直播。她把那场直播描述为一次狂欢,“直播的时候葛兰笑得很开心,直播间的红包也发得非常给力,我记得发了好几次万元红包雨,还发了戴森吹风机”。她记得当时葛兰说的让她印象最深的一句话是,“希望每个遇到我的人都很幸运和幸福 “。
 
刘菲很感动。那场直播之后,她也买了10万块葛兰的基金。



从神坛跌落


在这样的氛围中,一些基金“一哥”“一姐”诞生了。在这些直播和造神背后,凸显的是基金公司们的焦虑和恐惧。
 
因为这是一个强竞争的行业,而任何强竞争的行业都会出现马太效应。
 
基金规模正越来越向头部集中。雪球网的数据显示,前20大基金公司的非货币基金规模占了全行业的60%以上。
 

▲ 前20大基金公司的非货币基金的合计规模高达8.5万亿,占全行业的62%。图 / 雪球网

与此同时,明星基金经理,更是起到了吸金作用。除了中欧基金的葛兰,还有易方达的张坤、景顺长城的刘彦春、广发的刘格菘、富国的朱少醒、工银瑞信的赵蓓等等。
 
这些头部明星基金经理,一个人的基金规模甚至能赶上一个中小型基金公司。
 
而在中国,有一百多家基金公司,数千位基金经理,基金代码有上万,换句话说,如果不能做到头部,培养不出明星基金经理,将不可避免地被市场淘汰成“底部”。
 
在知名度上,葛兰无疑成为一个破圈者,她享受了流量带来的最大利益,收获了最多散户的追逐。以她管理的中欧医疗健康混合C为例,它自成立以来,长期以散户为主,目前个人投资占到99.88%,机构占比只有0.12%。
 
相比于基金机构,对于普通人而言,基金的直播和造神,则会放大人们心中的欲望。
 
基民大都很现实。赚了就吹,亏了就骂。在2021年以前,葛兰是当之无愧的“医疗一姐”,基民们对她的称呼是“兰兰”“兰大美女”“兰女神”,而到了现在,她的称呼已经变成了“兰大妈”。
 
事实上,叫葛兰“兰兰”和“兰大妈”的,很有可能是同一批人。赵军从2014年工作第一年开始买基金,每个月都固定买2000块钱。他从2018年买到了葛兰的基金,到了2020年赚了5万。那会儿他天天在朋友圈发自己的基金收益,也在朋友当中成了无所不知的基金大神,张口闭口都是“白马股”“成长风格”“基本面”之类的词。“不夸张地说,那时候葛兰真是我心目中的女神。”他还专门把女神的照片打印出来贴在出租房的墙上,他觉得这个女人能给自己带来幸运,在公司考评、述职之前还会拜一拜。
 
到了2021年,赵军在公司升到了一个小leader,某种程度上,他甚至觉得也有葛兰的功劳。他的年终奖也升到了10万块。他把这些钱全都投入到葛兰的基金里,到现在,除了之前盈利的5万,他还亏进去了约10万。
 
葛兰的照片,他也撕掉了。
 
没有人能永远风光。
 
葛兰如今的战绩也证明了这一点。尽管2019年、2020年中欧医疗健康混合的收益惊人,近5年累计收益率高达181.13%,即使从近3年的时间点来看,依然有97%以上的涨幅,但更多人购买基金是在去年的高点。从去年下半年到现在,医药类基金整体表现都比较差,2021年中证医药指数下跌 12%,今年以来更是快速急跌了18%。而中欧医疗健康最大回撤的时候,正好又发生在规模暴涨的阶段,至今亏损还在扩大。

医药行业容易受到政策和环境的影响。集采政策直接影响了医药板块的投资价值。同时,自疫情以来,医药板块一路高涨,高估值也有了回调的需求。
 
单从基金账面亏损来看,中欧医疗健康混合实际上亏损了近百亿。医疗女神葛兰,从神坛跌落了。

实际上,在整体大盘不景气的情况下,很难有基金经理能够幸免。比如人们常常谈起的另一个医疗领域的明星女性基金经理赵蓓,赵蓓管理的“工银前沿医疗股票”半年来也跌去了25%以上;同样是千亿规模的顶流“公募一哥”基金经理张坤,管理的规模676亿的“易方达蓝筹精选”,近一年同样跌去了超过25%。而人们之所以把视线集中在葛兰身上,很大一部分是因为葛兰火出圈了。


而很多新基民们也终于学会了一个朴素的道理——基金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葛兰丢掉的或许是个头衔,但更多人的真金白银仍然困在基金里。比如赵军,他现在的预期很低,只希望亏掉的年终奖能够回本。在这个人们的情绪因为数字而悲喜的世界里,一切都在变化中。继3月15日,医疗股一次暴跌之后,3月16日,伴随着要打击“恶意做空”的声音,中概股和A股普遍大涨,而随着重仓股药康明德等回升,中欧医疗健康混合又难得地翻红了,涨了3个多点。
 
“反正都追兰兰这么久了,再补点,我还能战。”基民赵军兴奋得发了朋友圈,他又重新喊回了“兰兰”。

(应访问对象要求,文中张磊、周成、王强、赵军、刘菲为化名)



参考资料:
《证券时报》:中欧基金葛兰:基金经理中的“科学家”
《大众证券报》:中欧基金葛兰:生物医学博士的“擒牛术”




每人互动

你买葛兰的基金了吗?


文章为每日人物原创

侵权必究


   防失联,微信扫一扫关注“武侠评论”
(微信内直接长按二维码)

网站在不断完善,历史文章持续更新中,敬请期待

  防和谐,部分敏感内容设置了密码访问,公众号输入文章ID获取密码 ID是URL最后的数字,如https://www.wuxiapinglun.com/posts/15250,ID为15250

赞(0) 打赏
版权声明:本文采用知识共享 署名4.0国际许可协议 [BY-NC-SA] 进行授权
文章名称:《每人作者:葛兰,那个掏空你钱包的女人》
文章链接:https://www.wuxiapinglun.com/posts/20471
本站资源仅供个人学习交流,请于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不允许用于商业用途,否则法律问题自行承担。
分享到: 更多 (0)

相关推荐

  • 暂无文章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非常感谢你的打赏,我们将继续给力更多优质内容,让我们一起创建更加美好的网络世界!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