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种视野看新闻

高薪兼职“索马里海盗”:日薪200美刀

乌鸦校尉作品

首发于微信号 乌鸦校尉

微信ID:CaptainWuya

前些日子乌鸦介绍了总是处在纷争动乱中的东非国家索马里。

“非洲之角”索马里半岛,扼守着红海通往印度洋的航道。

这里贫穷动乱、深陷泥潭,让地球人耳熟能详的唯有海盗

2009年,这帮亚丁湾的亡命之徒位列《时代周刊》十名年度风云人物候选人之列尽管他们最终落选,却在全球范围树起了响亮招牌。

起因是4名索马里海盗“有眼不识泰山”,劫了老美的万吨级货船“马士基·阿拉巴马号”。


船上23名船员包括船长悉数被扣为人质,尽管在海豹突击队救援后成功脱险,但消息一出,仍然震惊全美:上次他们被海盗成功劫船,还得追溯到200年前

四年后,汤姆汉克斯主演的《菲利普斯船长》全球上映,以阿拉巴马号的真实遭遇为蓝本,讲述了其船长与索马里海盗斗智斗勇的美国主旋律故事

电影对人物的刻画入木三分,片中海盗小头目的扮演者因此荣获奥斯卡最佳男配角提名。在好莱坞文化的输出下,全世界对索马里半岛的印象不可避免地形成了。

 

《菲利普斯船长》剧照

迄今为止十多年间,为收集到关于索马里海盗的一线资料,西方记者们不约而同地前往混沌之地。

 

但考虑到身家性命,“直捣黄龙”并不是记者们搞深度报道的最优解。因此绝大多数人选择的落脚点是索马里邻国肯尼亚:政局相对稳定,大量的索马里人在此聚居。

Eastleigh,是肯尼亚首都内罗毕的一个社区,以其繁荣的商业与糟糕的基础设施建设闻名。肯尼亚人曾帮助索马里难民适应环境,索马里人则以商业天赋回报这座城市。

2013年,丹麦著名调查记者拉斯穆斯·克拉斯如愿以偿,他为丹麦广播公司拍摄索马里海盗纪录片的工作十分顺利:不少海盗接受了他的独家采访,其中一位名叫巴希尔的海盗令他尤其满意。

有关克拉斯的报道

当克拉斯在采访中问他道:你如何看待一艘美国军舰刚刚射杀了一些海盗?巴希尔的回答生动地诠释了人们心目中的“海盗行径”。

“如果(美国)要与我们开战,那对他们来说情况将更糟、更具毁灭性。这里没有政府,海盗将战至最后一人。

 

再如记者问到“你们为何毫无畏惧”,身处阴影的巴希尔会斩钉截铁反问他:

 

“我为什么要害怕有人来我家?”

“所以你们把法律握在自己手中?”

 

“没错,我们就是王法。

他自信且无畏、狂妄却不失态,举手投足之间的海盗气质让记者们欢呼雀跃,如获至宝。

 

如果问记者同志们从这个面容瘦削、表情阴沉的东非黑人眼神中感受到了什么,他们一定回答是坚毅、是独属于亡命之徒的冷峻

 

与此同时,丹麦的记者们一定也会对上帝让他们不虚此行感恩戴德。

毕竟他们爱岗敬业,不远万里、冒着掉脑袋的风险才深入到海盗腹地。

镜头下紧张的采访氛围

感激之余,他们往往大手一挥,按照日薪最低两百美元的标准回报海盗们的诚意。

 

一切都很好,只是他们没有想到:在爱岗敬业这一项,巴希尔其实做得更好

 

几个月后,一名英国第四频道记者,贾马尔·奥斯曼,带着采访索马里海盗的任务,来到了丹麦记者们先前所处的肯尼亚社区Eastleigh。

稍有些不同的是,这位奥斯曼先生是一名索马里当地人。这意味着他能分辨某位东非黑人究竟是否来自索马里。

更重要的是,当地黑人不会拿对付西方白人记者的手段对待他

 

在这个素有“小摩加迪沙”之称的社区,他很快发现,自己所接触的海盗们是山寨货,准确来说,他们是一群兼职海盗演员

 

在一位名叫阿丹的中介人那儿,肯尼亚的“索马里海盗兼职演员产业”终于浮出水面。

“我们足够有天赋。”

 

谈及这项副业,骄傲与自信开始在阿丹的脸庞上洋溢。

 

此言不虚,海盗演员项目是他们为西方记者精心设计的骗局。

 

首先是拉客阶段,要有专人扮作向导接近拿着摄像机的白人,试探他们是否有采访需求。

其次是劝说阶段,一旦白人表示想采访索马里海盗,向导就要借口海盗“难以捉摸”、“不易接近”,实则带领他们东奔西走拖延时间。

 

这个过程大有学问,尤其考验向导对人心的拿捏:如果太久白人会失去耐心,如果时间太短向导自己按日薪获得的收入就会减少。

 

同时,一定要保证将白人带进脏乱差的地界儿,强化他们对海盗生活条件糟糕的刻板印象。

 

最后才是配合阶段。当地的服务员、出租车司机、学生或嘻哈艺术家摇身一变,在中介的安排下接受采访,而每个人上场前都已事先排练好自己这次要讲的故事。

从服装到所携带的枪支、手雷,逐一把控细节,只有西方人想不到的,没有演员们做不到的。

 

一个来自捷克的纪录片团队就这样着了道。

直到奥斯曼的调查报道2013年登报,他们才意识到团队从2010开始采访到的海盗所谓个人经历全是假的

 

其中一位摄影师老哥对此特别生气,向镜头控诉道:

“向导总是会表现得非常神秘,他们有数不尽的理由和借口、谎言给你一种感觉:虽然找真海盗这件事很棘手,但是他们有特别的渠道。也就是说,我们除了相信他们别无他法。”

 

还是该团队的总导演看得比较开,他大大方方承认了自己的愚蠢:

 

“我不介意自曝成为大家眼里的傻瓜,这件事它就是发生了。”

镜头之下,阿丹是索马里穷凶极恶的海盗头目之一;而镜头之外,他只是肯尼亚餐馆里一名薪资微薄的服务生。

 

精彩绝伦的演技或许是他们这辈子对所谓第一、第二世界最好的反抗。

 

“我的日薪是200美元。我依靠自己。我是资产,而不是负债。

阿丹在接受奥斯曼采访的整个过程中,脸上的盈盈笑意从未消去。

 

他深知,高明的猎手往往会以猎物的身份出现

这一次,他终于不再身处食物链的底端。

 

在最后,他告诉奥斯曼:

 

“你知道,西方人认为非洲人是傻瓜。但我们发现我们并不是傻瓜。我们比西方人聪明多了。我们在愚弄他们,但他们认为自己在愚弄我们。

在探访海盗真相的途中,奥斯曼经阿丹引荐,采访了“海盗”巴希尔。

离开丹麦记者镜头的巴希尔,从头到尾都和善、圆润了几分。

当奥斯曼表示自己知晓真相之时,他爽快地承认了巴希尔不过是自己作为海盗的艺名。

巴希尔向他透露,自己的真名叫海耶,以及扮演海盗的动机:

 

演员中介告诉他们,只要配合白人拍一部海盗题材的虚构电影,就有钱拿。

 

也就是说,在巴希尔的眼里,来采访自己的白人记者只是跟他一样的电影演员而已。

 

西方媒体收获了流量,演员们得到了报酬,这个世界没有人受伤。

更有趣的是,他提到自己不是索马里人,甚至没有去过海边

 

奥斯曼点点头,因为他完全能根据海耶的口音判断出他的籍贯。

 

当他礼貌地询问海耶能否现场表演海盗如何接受采访时,海耶露出了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

“我不能一下子就转换过去,得全身心投入才行……”

 

奥斯曼对此表示理解,然而,海耶极有可能是在谦虚

 

因为据阿丹所述,海耶入行年头已久,算得上是山寨海盗的元老

 

这几年间,他所编造的海盗巴希尔的故事频繁出现在各路西方媒体上。最成功的一次当属把《时代周刊》记者蒙在鼓里、最后获得专栏报道。

即使如今的《时代周刊》官网已将原文悄悄删除,可互联网毕竟是有记忆的。

乌鸦还是找到了该篇报道的原文。

“他每次微笑都会露出黑黑的烂牙。”

声名鹊起之际,他同样担心警察找上门来。事实上,海耶目前面临的烦恼正是:怎样才不会被当作是(真)海盗?

 

一来二去,他已经开始尽可能减少出镜次数。等到2013年,这位传奇海贼王退而身居幕后,跟阿丹合伙在贫民窟里办起了山寨海盗工作室,转而向手下伙计们传授表演经验。

本次采访的末尾,海耶展现出了作为老油条该有的敏锐:

 

“真正的海盗们有的是钱,他们为什么要接受采访?他们没有时间向白人讲述他们的故事。

奥斯曼并不是唯一一个主动去追求海盗真相的人。

一名荷兰艺术家同样发现了山寨海盗的秘密,只不过他的第一反应是用相机给他们留下珍贵影像。

 

每个被拍的演员都精心打扮了一番,他们的照片如今仍陈列在艺术家的主页上。

 

拍摄期间,他会向演员们询问虚构故事的灵感从何而来。

 

有人的回答是道听途说了当海盗的远房亲戚的经历,但更多人的回答是电影《菲利普斯船长》

 

一个典型白人叙事、抗击海盗的故事,误打误撞地成为了山寨海盗们的必备教材。

在西方白人眼里,你只要是个凶神恶煞点的黑人、肩上再挂一把AK,基本上就是海盗了。

 

既然他们根本无法分辨黑人民族,海盗的扮演者也不用局限于索马里人。久而久之,山寨海盗们大都是博兰族,这是一个生活在埃塞俄比亚南部和肯尼亚北部的民族。

 

至此,“索马里海盗”几乎彻底肯尼亚化

得益于自家记者奥斯曼的独家报道,英国第四频道做了一期新闻节目。在视频中,他们认出海耶与丹麦纪录片中的巴希尔其实是同一个人。

 

抱着幸灾乐祸的态度,第四频道把这个发现告诉了丹麦记者。

 

克拉斯在随后的回复中勉强表示:这个人应该是演员,但不会改变电影的整体可信度。更何况,这部纪录片已在18个国家与地区播出

“这个地方条件太过恶劣,在很难获取一手资料的情况下,行为只关乎信任与否。”

 

行吧。

可不得不说,这其实正是他们失败的根本原因——对非洲人的习惯性傲慢、俯视终于让西方媒体折戟。

 

类似的事情,每天都在肯尼亚的贫民窟上演:当地人的露天生活直接暴露在白人游客眼中。

他们拍照、说笑,悲天悯人,与周围环境相比格格不入。

 

“他们应该去动物园里看动物,而不是像看动物一样来贫民窟看我们。”

 

不少居民感到被冒犯,他们不欢迎白人到访,因为白人感兴趣的只有当地人生活的贫困

 

本以为自己早就一贫如洗,万万没有想到,连自己的这份贫困都能被剥削干净。而与此同时,旅游业经济正是肯尼亚第二大收入来源。

 

唯一能给予当地人慰藉的,是社区领导画的大饼:

 

忍一忍,让西方人这样逛一圈回去,他们没准会在旅行团的游说下捐款

就这样,白人游客与黑人土著间形成了微妙的平衡。

 

已故的肯尼亚作家赛亚凡加·瓦奈纳在《如何描述非洲》中,以辛辣的讽刺对抗着西方对非洲的刻板印象:

 

永远不要在你书的封面上或书中出现一个生活美满的非洲人的照片,除非那个非洲人获得了诺贝尔奖。请使用这些:AK-47,突出的肋骨,裸露的乳房。

 

在你的角色中,必须始终包括饥饿的非洲人,她几乎赤身裸体地在难民营中徘徊,等待西方的仁慈。记住,你提交的任何作品,如果人们看起来肮脏和悲惨,都会被称为“真正的非洲

第三世界小人物的悲欢,也许只是发达国家中产们茶余饭后的生活调剂。

 

能像阿丹、海耶那样春风得意的东非人寥寥可数。

 

除开星罗棋布的贫民窟,在他们生活的肯尼亚,还有着全球最庞大的论文代写产业服务

 

接受过、或者正在接受高等教育的肯尼亚人,往往会攒钱买下一个信用良好的白人写手账号,在网络上开启他们的枪手生涯。

其实卖号的也是个肯尼亚黑人

 

凭借该国官方语言是英语的优势,肯尼亚人夜以继日地满足了欧美客户的需求。

 

毕业季金灿灿的学位证书,它们会在未来给远在欧美的富裕客户开启光彩四射的前途。

 

至于第三世界的居民能有几个走出阴暗洞窟,恐怕屈指可数。

很难去指责演员与枪手们是骗子,因为西方记者们所服务的对象不见得就无辜。

 

想探究一切苦难的根源,不妨回到巴希尔接受丹麦记者的采访之初。

关于答案,原来一个不起眼世界角落的山寨海盗都很清楚。


乌鸦校尉整理编辑

首发于微信公众:乌鸦校尉(ID:CaptainWuya)

如需转载,请后台留言。

分享给朋友或朋友圈请随意


参考资料:

贾马尔·奥斯曼:屏幕上的索马里 , 它反映了现实生活吗?

贾马尔·奥斯曼:”索马里海盗”,他们不是他们看起来的样子

贾马尔·奥斯曼:与肯尼亚的贫民窟游客一起游览

简·胡克:愚弄媒体以为他们是索马里海盗的男人的肖像

简·胡克:“真实”的索马里海盗

尼克·沃德姆斯:索马里海盗拿钱逃往肯尼亚

BBC:”小摩加迪沙”:购物者或海盗的天堂?

DR:诈骗盗版不会损害我们的信誉

DR:DR纪录片中的海盗实际上是演员

宾亚万加·怀奈纳:如何描述非洲

时代周刊:在内罗毕陷入困境:退休的索马里海盗


乌鸦校尉的视频在B站上线啦!

小伙伴们有兴趣一定要去给我们捧捧场呀!


快来关注乌鸦校尉视频号

热点视频推荐↓↓↓





谁才是演员?

   防失联,微信扫一扫关注“武侠评论”
(微信内直接长按二维码)

网站在不断完善,历史文章持续更新中,敬请期待

  防和谐,部分敏感内容设置了密码访问,公众号输入文章ID获取密码 ID是URL最后的数字,如https://www.wuxiapinglun.com/posts/15250,ID为15250

赞(0) 打赏
版权声明:本文采用知识共享 署名4.0国际许可协议 [BY-NC-SA] 进行授权
文章名称:《高薪兼职“索马里海盗”:日薪200美刀》
文章链接:https://www.wuxiapinglun.com/posts/20456
本站资源仅供个人学习交流,请于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不允许用于商业用途,否则法律问题自行承担。
分享到: 更多 (0)

相关推荐

  • 暂无文章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非常感谢你的打赏,我们将继续给力更多优质内容,让我们一起创建更加美好的网络世界!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