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种视野看新闻

卢克文:暗流:尹锡悦的总统之路

2022年3月10日,韩国国民力量党候选人尹锡悦,当选为韩国第20届总统。


2020年写过《文在寅逆天改命》,文章里有详细介绍过尹锡悦和文在寅的恩怨史,现在需要简要的复述一遍。
 
尹锡悦1960年生于汉城(我还是喜欢叫汉城)高知家庭,他爸是延世大学应用统计学开系元老、名誉教授,他妈是梨花女子大学讲师,父母都是名牌大学老师,尹锡悦一出生就有不错的社会人脉在等着他。
 
好比你父母一个清华教授,一个北大教授,他俩的学生很容易混到大国企高管或者省厅级干部,你长大了请人吃饭的起点都跟常人不一样。
 
一般父母是厉害的教师,孩子的学习成绩很少拉垮,尹锡悦在这种环境下长大,很顺利地考上汉城大学法律系。
 
大家注意下,韩国这边除了朴瑾惠,最近其他几任总统全是学法律的,世界上各国总统或高官从名校法律系毕业的比例奇高,已经成为一个普遍现象,这是因为世界绝大部分国家都在学欧美政治体制,凡是实行这种体制的国家,就不由自主地会选出法律系的人做官员,口才好、接触人群多、中产往上的收入、对西式民主复杂的法律精通,是他们从政的优质地基。
 
只有中国例外,中国这边官员好多理工科出身,演讲口才通常没有这些律师出身的好,但理性远大于感性,治理国家经常像在解数学题或建模,还要背建模KPI,会更理智地谋篇布局。
 
你可以理解为,这世界上大部分国家,就是一群律师,在斗另一群律师。
 
尤其是朝鲜半岛政权,外战外行,内战内行,内斗特别凶,斗得天昏地暗、日月无光。
 
尹锡悦读大学的时候就开始展露斗人本领,20岁时在大学校园里模拟审判当时的总统全斗焕,自己扮演检察官,给全斗焕判了死刑,因此惹了上头,逃到江原道避难了一阵子。
 
大学毕业后就真的奔着检察官这个岗位去了,连考了9次司法考试,31岁时终于通过,34岁拿到司法研修院结业证,开始进入大邱地方检察厅做检察官,从此一辈子在检察系统混。
 
成为一名检察官,是韩国大多数有志青年的第一选择。
 
韩国司法系统考试通过率只有2.54%,比在中国创业成功率还低,所以尹锡悦考了9次,卢武铉考了7次,而且学费十分变态,读完法学本科要90万人民币左右(1.57亿韩元),通过考试后再去司法研修院实习两年,再通过实习毕业考试,才有资格成为检察官。
 
这工作还特别辛苦,通常一周要工作80小时,是正常人的两倍,但工资也高,上班第一年年薪约30-50万人民币,工龄十年年薪能达百万人民币,还是铁饭碗,能做这岗位的人,说明天赋高、身体棒、经济条件好、发展稳定,丈母娘人见人爱。
 
韩国刑事诉讼规则极其特殊,大部分国家警察和司法是平行的,警察抓到人、收集好证据,交给检察官,再由法院判决,警察跟检察官只是上下游关系。
 
但韩国不是这样,刑事案件的侦查及结果,决定权只授予检察官,警察没有独立办案权,警察只能给检察官打下手跑跑腿,不能起诉犯人,用不用警察提供的证据,也由检察官定,警察的地位比检察官低,遇到想抓的犯人没有检察官点头,警察拿着一堆证据也只能干瞪眼,检察官甚至有权调动辖区警员对特定案件进行搜查侦破,没有检察官允许,警察也不能开展或停止侦查工作。
 
每一起案件,都是以检察官的个人名义发起和完成的,可以说只手遮天。
 
一句话,检察官就是警察的上司,拥有极大的地方和中央司法权力。
 
检察官办案还能“案随人走”,只要他负责的案子,就一直负责到底,上司不允许插手,检察院也不能管,权力大到不可控。
 
正义感爆棚的检察官,敢用手中权力去跟本地财阀死磕,没那么正义的检察官,就会收点钱,将案子不了了之。
 
检察官,就是办案时全权自理的锦衣卫,好坏全凭个人,有时会产生英雄,有时会产生魔鬼。
 
韩国检察官系统隶属于法务部下面的检察厅,检察厅的管理部门,叫大检察厅和高等检察厅,这里住着一群头发快要掉光的大肚中老年男人,再往下,是真正跑腿干活的地方检察院,韩剧里穿着西装走路都拉风的精神小伙都在这,是办案的主力。
 
检察厅归法务部管,法务归总统管,按常理检察厅的人见到总统应该瑟瑟发抖,但在韩国并不是这样,因为检察官“案随人走”的特殊性,常常发生下克上这种事,小小的检察官,经常可以去动总统。
 
朴瑾惠闺蜜门后,特检组就敢去搜查青瓦台,但一般情况下,检察官也没这么刚,主要看人下菜碟,总统强势时,他们也很少正面硬碰硬,总统太弱或者已经下台,检察官就敢博一个“敢和强权叫板”的清流名气和资历,去整死已下台的总统。
 
所以在韩国有一个特别奇怪的现象,就是总统下台后,动不动给弄进监狱里去,朴瑾惠、李明博、卢泰愚、全斗焕都坐过牢,卢武铉直接被逼死。
 
韩国媒体给部分检察官取外号,叫“权力鬣狗”,因这些人看到谁失去了权力,就去欺负谁。
 
而韩国国内政治分两大势力,进步派是金大中、金泳三、卢武铉、文在寅这一路,保守派是朴正熙、全斗焕、李明博、朴瑾惠,到今天的尹锡悦这一路。
 
检察官们就跟鬣狗一样,哪派的人下台就去咬哪派,为了讨好新上任的总统,一直到把下台的总统弄进监狱或者弄死为止,干起活来特别卖力。
 
大部分情况下,进步派亲中厌日跟朝鲜和谈,保守派亲日厌中跟朝鲜硬扛,这是基本盘,偶尔也会灵活操作,比如朴瑾惠早期其实跟中国关系处得不错,后来栽在萨德手里,但不管哪派,还是得乖乖听美国的。
 
那韩国检察院创立之初,怎么就搞出个这么奇葩的制度,让检察官无法无天了?
 
因为这个制度是美爹创立,专门用来收拾日韩两位乖儿子的。
 
二战后,美军占领日韩,灯塔国对日韩进行了行政改革,为了放手抽死那些不听他们命令的国内反对派,让美国驻日大使馆的日本文官组成了一个“特别调查处”,专门调查日本大佬,这个日后就成长为日本大名鼎鼎的特搜处。
 
注意这个发源地,是美国驻日大使馆里头的日本打工仔……
 
不用多说什么了吧?
 
美国在设立韩国检察官时也留了这么一手,检察官被设立成司法、行政、立法三权分立中最特殊的一环,这个部门确实归法务部管,明面上是总统下级的下级,但独立性非常非常大,可操纵空间非常非常深,最高行政和立法机构,都不能干预其行为。
 
检察院设立检察总长1人、高级检察长5人、检察长18人、检察官2000人,最高话事人检察总长虽然是总统任命,却不受总统换届的影响,在任期内,下任总统没有权力动他。
 
加上前面介绍的检察官独立制,检察官独立判断案情,自行承担后果和责任,包括任何上级无权更改其决定,使检察官在韩国可以横着走,上到总统下到流氓,谁都可以撩一下。
 
总之,总检察长领导的检察院,是一股不受控制的力量,不好就容易被反噬。
 
尹锡悦原本不是保守派这一路的人,最早的时候,他还扳倒过保守派好几路人马。
 
2006年作为核心检察官,在调查现代汽车案件时,他不给李明博面子,说服检察总长郑相明拘留了现代汽车话事人郑梦九,2011年在调查釜山银行时,他拘留了李明博的哥哥李相得,2012年国家情报院老大元世勋操作总统大选,在网上黑文在寅、歌颂朴瑾惠,尹锡悦发现后专门调查元世勋,使元世勋被判入刑26个月,缓刑4年执行,朴瑾惠为此十分恼怒,将他降职处理,从此他在水原、大邱、大田各地方检察厅任职,再没有升职的机会。
 
但从这时开始,尹锡悦名气大震,大家都觉得这位50多岁的中年胖子连总统都敢惹,是条汉子。
 
朴瑾惠因闺蜜门倒台后,文在寅考虑到尹锡悦曾帮过他,上任不到9天,就任命尹锡悦为首尔中央地方检察厅检察长,让他收拾和自己有深仇大恨的李明博,尹锡悦凭着多年经验,从李明博美国DAS诉讼费开始着手,很快查出李明博从三星受贿110亿韩元,将李明博送去吃牢饭。
 
20196月,文在寅看他立下汗马功劳,破格提拔他为检察系统最高职务检察总长。
 
之所以说破格,是因为尹锡悦并没有在高等检察厅做过领导,打破了检察院的惯例,从地方到首尔到检察总长,是靠帮文在寅收拾政治对手,踩着李明博和朴瑾惠上来的。
 
到这时候,尹锡悦还不是保守派的人,应该算是和文在寅相互扶持,坏就坏在,他的职位是文在寅给的,但文在寅不能控制这个岗位。
 
20198月,尹锡悦上任不到两个月,双方开始翻脸。
 
文在寅为了打破“总统下台就得坐牢”这个韩国政坛恶性循环,推动了两项重要法案,一项是《刑事诉讼法修订案》,另一项是《检察厅法修订案》。
 
两项法案旨在对韩国的检察官和警察权力重新划分,警察办案可以自由裁量,并被赋予初步侦查权和阶段结案权,不用再看检察官的脸色,从过去的上下级关系,改变成上下游关系,检察官立案范围,仅限于贪腐、经济、公职、选举、军工等总统令规定的重要犯罪、警察公务员犯罪、司法警察移送的相关犯罪案件。
 
韩国检察机构的特权,差不多被全部取消。
 
为了推进这两项法案,文在寅还任命自己着力培养的曹国(原青瓦台民政首席秘书)任法务部长。
 
但这两项法案将尹锡悦给惹火了,他是检察系统的最高话事人,任职不到半年,文在寅就要废掉他们的特权,他不出手,检察官爽得飞起的权力就全部取消了,下面的小弟谁服他?这绝对不能忍。
 
20198月,曹国还没有上任,尹锡悦就对自己的未来上司下黑手,首尔中央地方检察厅着手调查曹国,找了点鸡毛蒜皮的由头,说他利用个人关系帮女儿入读名校,其家族非法经营学校基金会和金融投资。
 
曹国就是个文质彬彬的读书人,哪里玩得过这些政坛老油条,不到一个月时间,就被尹锡悦的手下批倒批臭。
 
对政治斗争一窍不通的曹国,承受不了这种压力,很快败下阵来,于20191014日辞职,只做了35天的法务部长,去大学教书去了。
 
文在寅只能请出老将秋美爱出马镇压尹锡悦。
 
61岁的秋美爱做过五次议员,服务过三任总统,是共同民主党党鞭级人物,大佬中的大佬,她的资历完全可以出任总理或大法院院长,但是为了文在寅的改革,还是在201911月接受文在寅提名,202013日出任法务部长。
 
秋美爱的就职典礼,作为直属下级的尹锡悦并没有参加,他知道,这一次来了个真正的对手。
 
20201 8日,上班刚刚五天的秋美爱,就快刀斩乱麻,将尹锡悦手下最重要的五名大检厅亲信全部撤换,负责调查曹国案的反腐重案部长韩东勋调到釜山,负责调查曹国家人的首尔中央地方检察长裴城范调任法务研修院,负责蔚山市长选举案的公共调查部长朴璨浩调到济州,老刺头企划调整部部长李沅锡调到京畿道水原,跟尹锡悦关系交好的水原地方检察长尹大镇,调到司法研究院这种清水衙门。
 
秋美爱的亲信,原首尔南部检察厅副检察长沈载哲被任命为反腐重案部长,接手曹国案,原水原地方检察长裴龙元任命为调查部长,接手蔚山选举案,文在寅师弟李盛润任命为首尔中央地方检察长。
 
一共32名检察长级别官员被调动,沉重打击了尹锡悦,使尹锡悦一时被打得抬不起头来。
 
2020113日,韩国国会表决通过《刑事诉讼法修订案》和《检察厅法修订案》,167名议员中165人投赞成票,检察机关改革终于成功,文在寅终于成功削弱了检察机关的特权,韩国检察官只手遮天的历史成为过去!
 
但是,尹锡悦和秋美爱的斗争并没有结束,双方又足足斗了一年多。
 
20201124日,秋美爱要求下属尹锡悦停职并惩戒,理由是201811月尹锡悦跟涉案的《中央日报》社长洪锡炫进行不正当会面,违反政治中立原则,这是韩国历史上头一回法务部长要求检察总长停职,全国检察官集体抗议,尹锡悦发起行政诉讼,要求撤销停职令,121日,首尔行政法院判决暂停处分,尹锡悦返岗。
 
1216日,秋美爱再次发起法务部惩戒委员会讨论惩戒尹锡悦,要求对其停职两个月,但这次文在寅不想斗了,没批,秋美爱一气之下辞职。
 
202134日,尹锡悦也在首尔瑞草区检察厅办公楼前,宣布辞去检察总长的职务,离职演说充满着失落和愤慨,说韩国检察系统遭到了破坏,现在面临崩塌,自己作为检察总长的职责已尽,“我无法眼睁睁地看着所有的一切就此崩塌”。
 
很显然,对于文在寅削掉检察官们的特权,做了一辈子检察官的尹锡悦,充满了不满。
 
但在跟秋美爱内斗期间,频频上头条的尹锡悦,竟然成为下届总统大热门,当时以19.8%的支持率,跟李洛渊、李在明三足鼎立,韩国民调机构Realmeter说,尹锡悦被秋美爱停职,是其支持率上升的主要原因。
 
好运气来了,挡都挡不住,这下可算是因祸得福了。
 
20216月,在连续5周显示支持率最高的情况下,尹锡悦宣布参加韩国总统大选,并于730日,投靠了保守派国民力量党,成为自己原先对手阵营里的一员。
 
尹锡悦走到这一步,可以说充满了戏剧性。
 
他亲手把保守派的李明博和朴瑾惠送进监狱,最后为了报复秋美爱和文在寅,又投靠了保守派的阵营,而且居然最后成功当选了总统。
 
而且这哥们实在是运气爆棚,他比文在寅的接班人李在明,只高出不到0.8%的支持率获胜,李在明的支持率是47.83%,他的支持率是48.56%


  
这么微弱的胜率,主要是因为首尔地区比李在明多了20万票,而首尔地区之所以支持他,是因为文在寅的房地产政策失败,其所在政党支持率大跌,才给了尹锡悦最后关头险胜李在明的机会。
 
如果再选一次,尹锡悦估计很难再选上,他这次当选总统,运气成分太高。
 
那尹锡悦当选,对中国有什么影响吗?
 
影响非常不好。
 
尹锡悦大选前的施政纲领中,包括:控制房价,取消房地产税、废除女性家族部(韩国妇联)、加强韩美同盟、追加萨德部署、医疗与公共交通私营化、废除脱核政策,使用核能发电等。
 
媒体一致认为,尹锡悦是韩国独立后最反华的总统。
 
在上个月电视辩论时,尹锡悦就说“只有确保先发制人的打击能力,才能阻止战争”,并且希望与美国、日本、印度、澳大利亚组成的包围中国的QUAD联盟,进行更多合作。
 
这里面我们最值得关注的,就是尹锡悦会不会追加萨德系统。
 
当年文在寅刚刚上任时,中韩关系跌入低谷,文在寅访华时,我们高层将其晾在北京一两天才见他,文在寅提出三不承诺:不考虑追加部署萨德、不加入美国反导体系、不发展美日韩军事同盟,才获得我方高层谅解,中韩关系才逐渐回暖。
 
这套萨德导弹系统,是专门针对中国东风-21D、东风-26而来的,能监控中国东北、华北、东南沿海大部分地区,对中国的军事威胁十分巨大。
 
因此当年韩国一部署萨德,中韩关系直接跌入冰点,限韩令随后公布,韩国的娱乐产业、化妆品、服装直接卖不动了,我一做韩国化妆品进口的朋友,当年直接破产关门。
 
而尹锡悦居然把中国最在意的萨德部署,放在施政纲领里,可见其敌视中国到了什么地步。
 
20221月,尹锡悦就表示要让位于庆尚北道星州郡的萨德基地恢复正常。
 
一般一个政客在上台前说的话,上台不一定严格执行,但从尹锡悦现在的反华立场来看,中日韩自贸区估计要受到极大的冲击。
 
而萨德部署的事情,我们对尹锡悦要听其言,观其行,如果尹锡悦真的敢这么干,中韩关系会立即破裂。
 
而到那时,所有跟韩国做生意的中国公司最好提前做好避险准备,这一次将会是天崩地裂式的决裂,韩国对华贸易依赖达到了25%左右,对中国的贸易顺差,超过了对日本和美国的总和。
 
这样一位反华总统的上台,使中韩关系未来充满了不确定性,也建议国内跟韩国做生意的公司,注意控制风险,无论是韩国的料理、化妆品、汽车、文化等产业,估计在未来五年,都将进入到一个低潮期。
 
当然,在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浪潮前,一位小国换了位反华总统,不过是历史河流里小小的波折起伏,无论是亲中的文在寅,还是反华的尹锡悦,都不是决定中华民族能否崛起的决定力量。
 
我们自己的复兴,是由我们自己做主角,用双手一点一点完成的。




——————————————–
第二本书已出版
内有从未在公众号发布的《深海 · 杨琳篇》、《日本国运史 · 下》等


↓点击下方图片购买卢克文2021作品集锦↓



———————————————-



在我的知识星球,能看到









每日时政深度点评,了解国家大事,看透国际风云变幻

    

财经股评,从宏观视角读懂股市变化本质,掌握市场规律



分享我的观点和见解


2019年,从《文在寅的复仇》,有几百万读者关注我们,我在文章里带大家解析了当今国际局势和中国的崛起之路。

如今,有24000+读者加入我的星球,重新开始认识世界的逻辑和本质规律。


扫码加入

27000+人都在卢克文工作室
看国际风云诡谲,时事变幻

   防失联,微信扫一扫关注“武侠评论”
(微信内直接长按二维码)

网站在不断完善,历史文章持续更新中,敬请期待

  防和谐,部分敏感内容设置了密码访问,公众号输入文章ID获取密码 ID是URL最后的数字,如https://www.wuxiapinglun.com/posts/15250,ID为15250

赞(0) 打赏
版权声明:本文采用知识共享 署名4.0国际许可协议 [BY-NC-SA] 进行授权
文章名称:《卢克文:暗流:尹锡悦的总统之路》
文章链接:https://www.wuxiapinglun.com/posts/19812
本站资源仅供个人学习交流,请于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不允许用于商业用途,否则法律问题自行承担。
分享到: 更多 (0)

相关推荐

  • 暂无文章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非常感谢你的打赏,我们将继续给力更多优质内容,让我们一起创建更加美好的网络世界!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