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种视野看新闻

战火中的乌克兰,中国留学生的逃离与留守






“请告诉外界,你在这里所看到的一切。”

撰文 | 郑立颖

编辑 | 谌彦辉

运营 | 屈昕雨

《看天下》杂志原创出品 

巨大的爆炸声在宿舍外持续响起,熊剑躲在房间里,窗户玻璃一下子就震碎了。他录了一段视频,深色的窗帘脱落了一半,地上全是大片的玻璃残片。“幸亏用木板挡了一下,不然会更危险。”他说。

3月3日,战争进入第八天,乌克兰第二大城市哈尔科夫持续遭遇炮火攻击。中国留学生熊剑居住的宿舍位于哈尔科夫市郊,这里也未能幸免。

很快,宿舍遭到了轰炸,窗户没了遮挡,刺骨的寒风吹进来,熊剑就这样度过了漫长的一夜。三月的哈尔科夫,夜间气温仍在零度以下。



熊剑宿舍的窗户玻璃被炸碎(受访者供图)

熊剑之前并没有打算离开这座城市。“虽然很多中国留学生已经撤离到利沃夫,一些人已入境邻国,但很多当地人还是选择留下,也有一些中国人还没走。”他说。

战争爆发后,熊剑总是关注着新闻,很少睡觉,出去购买必备生活用品的路上,他看到哈尔科夫的地铁站里全是躲避的人,他也曾试图和当地人一起,去购买食物提供给防空洞里避难的人。

“坚持坚持,也许很快就过去了。”熊剑没想到,不到十天,哈尔科夫偶尔响起的爆炸声就演变成激烈的炮火声,这里成了战争的前线。


哈尔科夫,

三名诺贝尔奖得主从这里走出

熊剑来到哈尔科夫快两年了,在国内经历了创业失败,以及和相恋多年女友分手,他选择在一个新的城市给自己重新开始的机会。“乌克兰是一个很有历史文化,并且教育非常好的国家,哈尔科夫尤其如此。”

乌克兰教育部长谢尔盖·什卡尔莱特去年指出,乌克兰国内高等院校目前有140所。另据《今日乌克兰》统计,欧洲国家中,法国有80所,意大利有 89 所,德国有 250 所高等院校。



乌克兰哈尔科夫国立大学天文博物馆(@视觉中国 图)

乌克兰的高校中有很多名校,位于哈尔科夫的卡拉津哈尔科夫国立大学,是世界上最古老的学校之一,先后培养出了三名诺贝尔奖得主:化学家梅契尼科夫、经济学家古兹涅茨和物理学家兰道。

乌克兰国立技术大学是门捷列夫曾经工作的地方,此外,乌克兰航空院校受到全球航空领域的认可,音乐、美术等艺术类高校也有非常悠久的历史。

果戈理就是乌克兰人,柴可夫斯基在基辅郊外度过了年少时光,创作《伏尔加河上的纤夫》的批判现实主义画家列宾也是乌克兰人,普希金、列夫·托尔斯泰、契诃夫也都在乌克兰境内生活多年。

对此,来哈尔科夫读研究生的安莘也深有感触:“很多人不了解这里,但哈尔科夫国立大学就算在全球也能排得上名,航空或者物理等专业,学完都是可以报效国家的。”

而哈尔科夫作为乌克兰东部第一大城市,一直是该国工业、教育、交通的重地。哈尔科夫离俄罗斯的边境线仅有30公里,在俄乌友好的年代,这座城市的火车站是连接大俄罗斯与小俄罗斯(乌克兰曾被称为“小俄罗斯”)的枢纽。



哈尔科夫火车站外,人们在大门口等待进站。(受访者供图)

安莘在哈尔科夫两年了,她留意到当地人平时几乎都用俄语交流,“作为乌克兰东部的城市,哈尔科夫有很多人亲俄,也说俄语”。两国友好的时候,当地很多人还开着车去俄罗斯上班。

熊剑在这座城市也第一次认识了那么多来自全球各地的朋友,他在短视频平台上记录着自己和他们一起学习和生活的视频,他还交了一个乌克兰女朋友。

但现在从乌克兰战场传来最新消息:哈尔科夫国立大学社会学院大楼于3月2日被战火摧毁。推特上认证为都柏林城市大学政治学教授的Donnacha Ó Beacháin也发布了相关信息。有报道指出,袭击目标应该是大楼旁边的该市内政部和警察大楼,但因为偏差击中了社会学院。


“逃离城市,只有向西一条路”

3月4日,战争进入第九天,哈尔科夫的火车站里里外外全都是人。火车站十根巨柱后是一座融合古典主义元素和斯大林帝国风格的大楼,很多外国游客认为,它的豪华程度超过了首都基辅火车站的建筑。但如今,人们早已无暇欣赏它的美。

“外面爆炸声不断逼近,我们全趴在冰冷的地上,只希望那些丧心病狂的人千万不要轰炸到这里。”熊剑说。

宿舍被炸后,熊剑决定前往这座火车站,可是哈尔科夫的地铁都停运了,被用作防空洞。他没有车,出租车也很难打到,他曾想过步行到火车站,但路上的流弹加上12公里的路程让他放弃了这一选项。

最后,熊剑在当地一位乌克兰老人的帮助下,找到一名可靠的出租车司机。熊剑对这位伸出援手的老人感激不尽,他拍了一张照片留作纪念。照片中的这位老人身材魁梧,穿着皮夹克,头发已经花白,他坐在宿舍的单人床上,不断地拨着手机号码。



当地乌克兰老人不断拨打电话,帮助中国留学生寻找出租车。(受访者供图)

熊剑坐上出租车后,一行人又被拦下了,一个抱着婴儿的母亲央求着,让她和孩子也上车。“年轻的母亲一直在哭,车太难找了,孩子看样子只有一两岁。”熊剑说,这辆小小的出租车最终挤下了七个人和他们的行李。

到了火车站,车站的前广场拥挤异常,至少有几千人,光是进站就用了七个小时。进站后,熊剑索性坐在地上,他看见对面人群中有中年人搀着老母亲缓慢地移动。

从哈尔科夫坐火车,6小时就能到俄罗斯首都莫斯科,但到乌克兰首都基辅却要10个小时,到西部城市利沃夫,则需要20个小时。但如今,人们逃离哈尔科夫却只有向西一条路。他们要先去利沃夫,再从那里出境。



小小的出租车内,挤下了七个人,他们准备逃离哈尔科夫。(受访者供图)

在站台上苦等了几个小时,熊剑终于跟着人群挤上了火车,但他却被车上一位工作人员拽下来。“他告诉我,我是男的,让我等下一趟。”熊剑说。

“要不就回宿舍吧,不是还有很多哈尔科夫人没走,也许能挺过去。”熊剑做了一个冒险的决定。

战争已进入第十天,交火仍在继续,外面下起大雪。熊剑决定走回宿舍,大路有可能发生爆炸和交火,熊剑拖着行李走在空无一人的小路上。路上有厚厚的积雪,天上的雪花还在飘,远处传来炮弹声,阴沉的天空不是雾霾,而是烟和灰烬。

在路上,熊剑被当地民兵拦住,他们拿枪指着他问:“举起手来,你从哪里来,要去哪儿?”熊剑当时很慌,但他知道必须迅速恢复理智,告诉他们自己是谁,要去哪儿,还不忘用乌克兰语加一句,“我热爱和平”,两个民兵这才放行。

最后两公里,熊剑只觉得身心疲惫,他已经在雪地里跋涉了10公里。让他绝望的是,走到宿舍楼前,他看到宿舍大门紧锁,正面的玻璃几乎都碎了,一片破败。这让他又断了留下来的念想,“已经很久没吃东西了,我必须,也只能回车站。”

熊剑开始往回走,边走边试图拦车,走了三四公里,他拦到了一辆车,竟然是警车。好在解释清楚后,警察愿意帮助他,并最终送他到了火车站。


“很多人选择留下来,

守卫他们的城市”

在火车站又等了十几个小时,熊剑终于在3月6日凌晨搭上了一趟开往利沃夫的火车,为了躲避可能的爆炸,火车内不能开灯,一片漆黑。“车里面非常冷,但这些都不重要了。”熊剑说,“不知道哈尔科夫还会发生什么,那些留下的人会遭遇什么。”

熊剑记得宿舍被炸后停电了,在宿舍帮他打电话的老人并没有选择离开,和家人一起留了下来。警察开着警车将他们送到车站后,又继续回到街上巡逻。

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在梦境中悄然来袭的战争,仿佛一场噩梦。警察夜以继日地工作,城市里出现了一些抢劫者。大多数住宅区没有灯光,水源也有问题。

熊剑几天没睡,筋疲力尽,只是偶尔在车厢里找个地方躺下。他想到很多朋友仍在战火之中,“在我逃亡的时候,他们可能正躲在公寓的走廊和地下室里”。近日当地新闻报道说,一排在商店前排队买食物的平民遭到炮弹误伤。

安莘从哈尔科夫撤离得更早,她经过艰难的旅途到达了邻国波兰,等待中国大使馆的包机回国。她回想起这一周的经历时还是会泪流满面,为自己,更为帮助过她的所有人。

战争第一天,几乎所有超市都断货,乌克兰同学出去购买食物,还为安莘买回了四个橙子。直到现在,安莘还为自己接受了这四个橙子感到愧疚,“不知道他为了这四个橙子要走多远的路,而我当时被爆炸声吓得腿都发软了。”

战争第二天,一位乌克兰同学告诉她,自己要去前线参战,“为了保护我们和他的祖国,不知道什么时候,或者还能不能回来。”安莘说,他本来只是一个大学生志愿者,但却被调到了前线。



爆炸声在火车站外响起,人们趴在地上。(受访者供图)

一直到现在,安莘还留着最后一个橙子,带着它从哈尔科夫,到利沃夫,到波兰,也许还要到中国。她说:“橙子也许会干瘪,但如果还能看到那个鲜活的年轻人,我一定会告诉他,一切都是值得的。”她现在祈祷着,这位乌克兰同学的消息不要中断。

安莘还记得,当地学生很多次不顾危险,挨个去寝室敲门,让外国留学生下楼去防空洞,因为接下来可能会空袭平民区。刚进防空洞的前几天,安莘总是能看到当地年轻人借着昏暗的灯光,捧着一本厚书看。

就在安莘离开哈尔科夫的前一天,当地一位女性朋友对她说,“很遗憾你们以这种方式离开乌克兰。”这位朋友选择留在祖国,和家人一起坚持到最后。

一路上,安莘记不清有多少人给过她食物,他们甚至没有留下名字,她也可能会忘记这些人的样子。“但我一定会记得,没有这些陌生人的帮助,我根本到不了波兰,更别提回国。”安莘说。

根据联合国数据统计,从乌克兰逃离海外的难民已达150万人。


“请告诉外界,

你在这里所看到的一切”

3月7日,战争进入第十二天,哈尔科夫早已经成为了乌克兰遭受轰炸袭击最严重的城市之一。

哈尔科夫市中心的政府大楼及前面的广场被炸,消防人员从大楼废墟中背出受伤的人,路过烧成灰烬的汽车;哈尔科夫国立大学和文化大学的宿舍也受到炮弹袭击,很多年轻的学生受伤;当地的电视台和广播站也遭到袭击并被迫中断。

安莘看到新闻中的这座城市被摧毁的样子而感到心碎。“不过短短一周时间,一切都变了,以前街边的大肥鸽子胖得快站不稳,地铁总是哐当哐当在地下穿梭,而如今,硝烟弥漫,炮火连天,以前的祥和安宁,车水马龙转眼成空。”

而选择逃离的那些哈尔科夫人,必须在慌乱中将过去几十年的生活,装进几个小小的行李箱中。一位哈尔科夫的年轻母亲说:“我们本来并不想离开,但当上周孩子们的幼儿园被炸毁时,我们和其他十个家庭才决定,从哈尔科夫开车去附近的第聂伯市,然后从那里想办法去以色列。”

就在一周前,学校刚刚庆祝了建校30周年,400名孩子带着气球和鲜花,高唱和平之歌。一周后,同一个餐厅里,只剩下被炸毁的废墟。



当地时间2022年2月27日,哈尔科夫,一辆俄罗斯装甲运兵车(APC) 燃烧着,旁边躺着一名身份不明的士兵的尸体。(@视觉中国 图)

“安息日本来不应该哭泣,但我做不到,尤其看着生活了32年的城市在我背后燃烧,并逐渐远去。”这位母亲说,“我们一起开车出去的这些家庭曾经在一个社区,而现在我们将逃往不同的国家,一旦战争过去,我们还会回来。”

此前有消息称,哈尔科夫市市长会在72小时内交出这座城市。哈尔科夫市市长伊戈尔·捷列霍夫表示,“哈尔科夫的夜晚非常艰难,我们不断遭到炮击,情况非常困难,我要求人们在防空洞、地下室、地铁站避难。我们在那里分发食物、药品和基本必需品。”

对此,伊戈尔·捷列霍夫录制了一段视频,在视频里,55岁的他满头银发,“我们都还在工作。我们为人们的房屋供热、供水。我们清理城市垃圾、清理道路残骸。”但他也同时表示,平民可以选择开私家车离开,也可以免费坐火车离开。

身在波兰的安莘正在等待包机回国,在当地,她主动申请成为一名志愿者,为身边的老人和孩子提供帮助。安莘说,未来她一定还会回到哈尔科夫,“为这座城市做些什么,就像他们曾经为我做的那样。”

经过22个小时的火车,熊剑终于抵达了900公里外的利沃夫,他和一位同学被安排到了当地提供的酒店休息。这是三天以来,他第一次躺在床上休息,而不是在火车站的地板上或者冰冷的硬座车厢里。

下一步,他们极有可能继续乘坐火车前往邻国波兰。熊剑永远都会记得那一幕,下车时,乌克兰警察对他说了一句:“请告诉外界,你在这里所看到的一切。”

* 文中熊剑、安莘均为化名





期盼和平  ↓↓↓

   防失联,微信扫一扫关注“武侠评论”
(微信内直接长按二维码)

网站在不断完善,历史文章持续更新中,敬请期待

  防和谐,部分敏感内容设置了密码访问,公众号输入文章ID获取密码 ID是URL最后的数字,如https://www.wuxiapinglun.com/posts/15250,ID为15250

赞(0) 打赏
版权声明:本文采用知识共享 署名4.0国际许可协议 [BY-NC-SA] 进行授权
文章名称:《战火中的乌克兰,中国留学生的逃离与留守》
文章链接:https://www.wuxiapinglun.com/posts/19798
本站资源仅供个人学习交流,请于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不允许用于商业用途,否则法律问题自行承担。
分享到: 更多 (0)

相关推荐

  • 暂无文章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非常感谢你的打赏,我们将继续给力更多优质内容,让我们一起创建更加美好的网络世界!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