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种视野看新闻

“镍王”项光达撞上冰山




| 青山还能依旧在吗?



一场史诗级的逼仓事件,在过去几天一波三折,将“世界镍王”项光达推到聚光灯下。

“老外那边的确有动作,我们正在积极协调。”在风暴中心的项光达如此回应媒体。

受俄乌局势影响,世界大宗商品市场价格暴涨。自3月7日,LME(伦敦金属交易所)镍价一飞冲天,在8日连破6万、7万、8万、9万美元关口,两个交易日大涨210%。镍价暴涨之时,市场传出镍矿巨头青山控股被逼仓的消息。LME原定交割日为3月9日,传闻称,青山集团持有20万吨空单,随着俄镍被踢出交易市场,被盯上的青山集团将很难有足够的现货完成交割。

没有现货交割,就意味着青山集团得补交保证金,若平仓损失动辄在百亿美元水平。




一时间,“世界金融巨头猎杀温州富豪”吸引了人们的目光,这“温州富豪”指的就是青山控股实控人项光达。

项光达是浙江温州人,今年65岁,虽然在大众层面近似隐形人,但江湖早已冠之“世界镍王”的名号。未上市的青山控股已是世界500强,是全球最大的镍出口企业,也是全球最大的不锈钢生产商。

史诗级逼空事件迎来多次反转,先是LME直接紧急修改规则,宣布取消自3月8日0点之后的所有镍交易,并把原定于3月9日的镍合约交割日推迟。

接着青山集团昨晚再做回应,称已经调配到充足现货进行交割。可以想见,这应该是项光达多方斡旋的结果。

这下,故事已经发展成为“被世界金融巨头猎杀的温州老板霸气反杀”,达到网文水平,项光达从隐形富豪变成大众焦点。

从国企员工到下海经商,从汽车门窗制造商到“世界镍王”,项光达几次“走出去”,从产业下游一路游遍整个产业链,创建起庞大的青山集团。眼下突然恶化的俄乌局势,犹如一座冰山,被项光达迎头撞上,这次,他能顺利化解吗?




项光达的眼光毒辣,又多少有些“咬定青山不放松”的耐性,这在其发家史中体现得淋漓尽致。

1958年,温州龙湾沙城镇,项光达出生在一个普通工人家庭。谁也不会想到,这个孩子在半个世纪之后会成为“世界镍王”。在其后的若干年,项光达也的确过得按部就班,并成为了一名国企员工。

直到1988年,项光达到了“三十而立”的人生节点。俄罗斯和乌克兰还都是苏联的加盟共和国,整个中国改革开放的指针刚刚来到第二个十年,项光达毅然丢下了自己的铁饭碗,从国企辞职,跳进了“下海经商”的浪潮之中。

项光达一开始就瞄准了不锈钢行业:“88年那个时候已经有一些民营企业了,但是没有一个是从事不锈钢生产的行业。”

后来回忆起八十年代,项光达曾说自己是经过深思熟虑的,而当时很多人却是赶着当下热门的行业,抱着“我做了再说吧”的心态。

离开国企下海经商说起来容易,然而没有资金,没有经验,项光达被迫选择“曲线救国”,先做汽车门窗生意。项光达和妻子何秀琴从民间借贷四十多万元,开始背水一战。他们用水泥把自家后院的菜地浇筑了,搭建了个简陋的厂房。小两口一个主内一个主外——项光达没日没夜在厂房里试验,何秀琴出门“找钱”。还真就把生意做起来了,此后扩大生产、购置新厂房、并购其他小厂,项光达积累了第一笔财富。




到了1992年,项光达终于和亲戚张积敏一起创办了浙江丰业集团,开始了钢铁创业之路,成为我国第一家生产钢铁的民营企业。到了1998年,项光达与张积敏等人又在温州市龙湾区永中青山村,创办了浙江青山特钢有限公司。

到了世纪之交,国家“九五”计划和“十五“计划在全国掀起基建热潮,项光达也先后在浙江、河南等地开展不锈钢生产项目,同时并购其他钢铁厂。新工厂一个一个地开,项光达和三十岁刚创业那年一样,依旧见天儿泡在厂房里,他野心勃勃,离自己的“青山”越来越近。

然而仅仅几年之后,2005年开始,钢铁行业遭受了一轮重创。彼时全国钢铁出现产能过剩的情况,不少民营钢铁企业倒闭,还有的同行转战金融与房地产行业。

项光达咬住青山的嘴没有松开,坚决不搞房地产和金融。不过光有耐性显然是不够的,项光达还需要找出路,盯上了民营钢铁企业面临的难题之一的上游原材料。

彼时上游原材料价格上涨,作为下游的钢材价格却持续走低,项光达决定往上游一游,将目光锁定在了钢铁上游原材料镍矿上。




面对2008年的国内钢铁行业,项光达显得很无奈:“普碳钢行业、不锈钢行业,都受制于资源的约束。我们不锈钢60%-70%都是镍,那镍是谁来生产的呢?是老外生产的。”

项光达不愿意给老外打工,他想要摆脱资源的束缚,而镍是不锈钢生产成本中占比最大的原料。

眼光有了,具体怎么向上游是个技术活,青山成为国内最早建设RKEF镍铁生产线的冶炼企业,RKEF即火法冶炼技术,可以处理红土镍矿。也就是说,在2005年钢铁产能过剩、钢铁行业遭受冲击的时候,项光达拿出利润投入镍铁生产技术中。

2008年,项光达进行了一场“豪赌”——出海。彼时正值全球金融危机,金属价格也在暴跌之中,LME伦镍的价格那时候已经跌到了10000美元以下。

项光达在这个节骨眼上挺进印尼,重金夺得当地4.7万公顷红土镍矿开采权。要知道当时青山的钢材产量全国第五,年销量也有百亿元人民币,但是想在印尼建冶炼厂,投资额50亿美元起步,总产能规划要到300万吨。




印尼是世界上最大的镍矿出口国,就在项光达布局印尼之后,当地开始酝酿镍矿的出口禁令,并于2014年1月正式生效。项光达先人一步的毒辣眼光,让青山获得了先发优势,在当地建立了“原矿-镍铁-不锈钢”的完整产业链,也成为之后来到印尼的企业首选的合作方。

不想给老外打工、掌握主动权、摆脱资源匮乏的束缚,项光达通过十年的时间达成了这些目标。从2009年到2019年,青山不锈钢的产量从百万吨跃升至千万吨,销售额从几百亿涨至几千亿。如今,项光达掌舵下的青山,在印尼、印度、美国、津巴布韦等海外地区拥有8个大型生产基地。

据中心建投统计,2020年青山集团拥有全球18%的镍市场份额。2021年,青山控股集团在世界500强企业中位列第279位,排在美的、苏宁、小米之前。项光达的一些公司调整动作,甚至都能在一定程度上影响镍的市场价格走向。




世界在变化,项光达的眼光也在不断流转。在掌握镍矿话语权之后,他的目光转向了新能源。

除了不锈钢,镍还被大量应用于三元锂电池,由于其性能优势,高镍电池逐渐成为三元锂电池的重要发展方向。

“镍焦虑”也成为了电动车大佬们的心病,在上游原料中,镍在电池总成本中占比将近三成,马斯克就曾提到,镍原料的短缺是影响电动车电池生产的最大障碍之一。马斯克发愁的样子,和2008年之前的项光达如出一辙。

只不过如今,项光达才是那个捏住“七寸”的人,他带着青山亲自下场做电池。

2020年10月年新能源电池装车量榜单里,“瑞浦能源”紧随宁德时代之后,空降至行业前五,甚至将松下、三星甩在身后。而瑞浦能源成立于2017年,是青山集团麾下一员。



图源:瑞浦能源官方公众号


这次青山卷入极端逼仓风波,也与项光达的眼光与判断有直接联系。

早在2月15日,彭博社就曾报道称,青山控股从去年开始建立空头头寸,原因便是项光达认为镍价的上涨势头会消退,而做空可以对冲自家企业产量的增长。

然而这次,项光达遭遇到黑天鹅——突然恶化的俄乌局势。

说起来,企业通过期货市场进行套期保值,其实是常规做法。但自俄罗斯主要银行被踢出SWIFT体系,俄罗斯国际贸易几近停摆,俄镍也被堵住无法出口,这直接导致了最初的镍价提升,直至最终的史诗级逼仓发生,个中缘由是否真如传闻所言是“有预谋”地围堵,目前尚无定论。

摆在项光达面前的挑战却很明确:化解这个危机。青山的主要产品是高冰镍,不符合LME的交割要求,而从昨晚的进展来看,青山已经用旗下高冰镍置换了国内金属镍板,并称已经“通过多种渠道调配到充足现货进行交割”。

不知道项光达这次能不能在斡旋之中彻底化解这场危机。毕竟如今不止国际镍交易,还有诸多行业如钢铁、新能源等,都将随着镍的价格涨跌而引来波动。

参考资料:

1. 上游新闻:《中国镍王被国际巨头猎杀?这家比宁德时代还大的低调民企能挺过去吗》

2. 腾讯财经:《青山钢铁项光达:资源类企业必须走出去》

3. 新加坡国立大学EMBA:《校友专访|何秀琴:现在、未来,始于1988》

4. 观网财经:《反转!上期所镍期货部分合约跌停,青山称已有充足镍板交割》

5. 浙商杂志:《“妖镍”背后的项光达》

6. 都市快报:《“妖镍”疯涨90% ,浙江神秘富豪一夜亏了几十亿美元?》


   防失联,微信扫一扫关注“武侠评论”
(微信内直接长按二维码)

网站在不断完善,历史文章持续更新中,敬请期待

  防和谐,部分敏感内容设置了密码访问,公众号输入文章ID获取密码 ID是URL最后的数字,如https://www.wuxiapinglun.com/posts/15250,ID为15250

赞(0) 打赏
版权声明:本文采用知识共享 署名4.0国际许可协议 [BY-NC-SA] 进行授权
文章名称:《“镍王”项光达撞上冰山》
文章链接:https://www.wuxiapinglun.com/posts/19784
本站资源仅供个人学习交流,请于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不允许用于商业用途,否则法律问题自行承担。
分享到: 更多 (0)

相关推荐

  • 暂无文章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非常感谢你的打赏,我们将继续给力更多优质内容,让我们一起创建更加美好的网络世界!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