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种视野看新闻

真正的大女主,都不在电视剧里

有没有发现,最近这几年“女性力量”被提及的频率越来越高了。

尊重女性、尊重妇女,这些往年只在一些特定时节被提起的关键词,正在成为人们生活的一种常态。

不久前,中国第一位女性宇航员王亚平在“神舟十三号”里开启了一场特殊的“太空授课” ,通过自己的经历向年青一代传递着航空梦;冬奥会上,“青蛙公主”谷爱凌一骑绝尘,让人们意识到女性在体育场上的潜能无限;女足取得亚洲杯冠军……诸如科学家、运动员、消防员,那些被认为“不适合女生来做”的职业,正在成为“酷女孩”们的最爱。



王亚平从太空发回妇女节祝福。/微博@央视新闻 

同时,人们也关注到职场上,那些在男性主导行业中取得发展的优秀女性。我们发现,传统思维定式下体力差异带来的“性别歧视”正在减少,而与体力上的差异相比,那些心理上的压力更难以克服。

 

正视自己,往往是走出性别困境的第一步。

 

基于这种观察,新周刊联合逸仙电商,采访到了三位“非传统”的职业女性,她们之中,有飞行员、摄影师,还有机电维修师——这些相当“硬核”的职业,在传统印象中几乎都是男性的自留地,往往也被定义为“女孩做不了”的职业。

 

但她们,正在撕下这种标签,也在努力对职场上的性别刻板印象说不。

“离地三尺,不分男女”

 

小学时,潘婷在科学课上萌生了成为飞行员的念头,这株植在心底的幼芽,在十多年后才得到了生长的机会。

 

高三时,空军来学校招收飞行员。当时,潘婷兴致勃勃地跟在一帮男孩子后面去报名,结果一问,人家根本不招女飞行员,只好败兴而归。

 

但幸运的是,命运又给了潘婷一次机会。大二的时候,潘婷在学校又赶上民航招飞,在经过剧烈的思想斗争之后,她咬咬牙又参加了报名。

 

因为有过失败的经历,这一次她没敢第一时间告诉家里人,“我想着先过了体检再跟家里说,要是过不了体检就算了。但辅导员还是让我跟家里人打招呼,万一真的选上了,别因为家里人反对而白白浪费了一个名额”。

 

飞行员是万里挑一,女性飞行员更是如此。但正如潘婷所说,她很“幸运”——父亲虽然意外,但没有反对。而在通过重重考验之后,潘婷也顺利得到了其中一个名额。

 

“我运气好,赶上那一年招女生,往年都不一定的。我们那一年招了260多人,包括我在内也只有3个女生。”

 


《卡兹别克的女飞行员》/豆瓣

飞行员是一项高风险的工作,它的职业性质要求了飞行员必须具有超强的心理承受能力。在过去,人们将“情绪化”“歇斯底里”当作是女性的某种“特质”,由此诞生了诸多如“女司机容易出车祸”等偏见。自然而然,“女性不适合当飞行员”也成为了亟须被打破的怪现状。


在多年的飞行生涯中,潘婷练就了一身“波涛不惊”的本事。一次,在凌晨飞往珠海的航班上,因为天气原因,潘婷所在的航班难以正常降落,要转道改降深圳机场,而这时飞机的燃油量就成了问题,并且深圳的机场也即将满载。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他们陷入了两难的境地。无论是马上转道深圳,还是立刻在珠海降落,他们都不能保证百分之百的“安全”。“你不知道你当下的决定,会不会带来更多‘意外’,但你不敢冒险,不敢拿几百人的生命开玩笑。

 

但眼下,必须马上做出决定。经过了短暂的讨论,潘婷和机组成员们迅速决定:不能再耽搁了,立刻转道深圳。                                                                

命运再次眷顾了潘婷一行人,飞机顺利降落在深圳。当飞机平稳落地之后,潘婷和机长对视了一眼,两人都深深吸了一口气,“做飞行员就是这样,你做出决策后的所有后果都要自己负责。”



飞行员潘婷 /被访者提供

作为一名女性,潘婷的细致入微、沉着冷静让她在这一行逐渐立足;而另一方面,作为一名“女飞行员”,潘婷也确实会感到有压力。

“女孩子没必要这么苦”到“以后有小孩了怎么办”,一些略显刺耳的“关怀”,也会让她无所适从。

 

在被问及“女飞行员和男飞行员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时,她也多少有点无奈:“应该没有人会去问男飞行员这样的问题。”

 

潘婷的梦想是做一名女机长,但因为现役的女飞行员大多比较年轻,可以参考的案例还太少,用她的话说,“只能摸着石头过河”,对于女性在这一行的发展前途,有时候她也觉得迷茫。

 

但做飞行员久了,她也找到了自己的平衡。“我们经常开玩笑说‘没有女飞,只有牲畜’,只要你是一名飞行员,没人会关注你的性别。我们排班飞行,也不会考虑你是不是有生理期、是不是不方便这种情况,所有的问题,都需要我们自己去克服。但这反而让我更自在。

潘婷生活照 /被访者提供


因为疫情的原因,潘婷和公司每位飞行员都要随时待命,平日没有太多空闲时间。休假的日子,她最喜欢用锻炼解压,跑步、爬山都是她生活的一部分,“南京的紫金山,我一个月能爬好几趟,我很喜欢汗流浃背的感觉”。


而那些深夜的emo和迷茫,也在流汗中释放了出去。作为一名飞行员,潘婷清楚地知道,“心态平稳”是他们这一行必须具备的素质。

 

“只要航班需要,我们随时可以起飞。”/紫金山视频

“其实这个行业的标准很规范也很统一,和性别没什么关系。驾驶舱里也不分男女,只分PF(Pilot flying,主飞飞行员)和PM(Pilot monitoring监控飞行员),不会有人把你当成一个女孩子,额外关照你什么,我们讲的是谁来主飞、谁来配合,就是这么简单的分工方式。”

 

这种“不照顾”给了潘婷最大的自由。“虽然现在我们的参照物还太少,但是或许,我们能作为后来人的参照”。


“我觉得当个女孩挺好,

因为我们有自己的优势”

 

知道邓璐是一名资深的电影摄影师的时候,很多人都会挑挑眉,“嚯,玩摄影的?女的可不多见!”但当知道她是一名可以操纵斯坦尼康这种大型摄影器械的摄影师之后,很多人都会肃然起敬,“那可太不简单了!”

 

对电影制作多少有些了解的人都知道斯坦尼康这种重型摄影器材,这是一种拍摄电影长镜头必备的摄影器材,通常重达几十斤,甚至一百多斤——这已经接近一个普通女孩的体重了。

 

而要用斯坦尼康拍摄长镜头,则要长时间举着这么个大家伙不断走位:不仅要举着它移动,还要考虑到导演构图的需求,用邓璐的话来说,这不仅是一项“体力活”,也是一项“技术活”。


邓璐在片场拍摄。/贾崇庆 摄

从《相爱相亲》,到《大象席地而坐》,邓璐凭借自己的技术已经成功在业界闯出了一片天。有的人慕名而来,想沾沾她“中国首位斯坦尼康女性摄影师”的光,但她知道“真正了解我的人,不会冲着这一点来”。

 

作为摄影师,邓璐有她性格中霸气的一面。有一次,她跟着剧组拍摄结束,司机来接她们收工。一个不认识邓璐的司机看到她上了车,就对她说“这车是来接摄影师的”,并让她在旁边等着,邓璐嘿嘿一笑,说:“得嘞,那我下去。”

 

“我不会生气,也不会向他解释什么,大不了以后就不上你的车了呗,因为这是我的自信。我也不会因为这个就埋怨自己‘为什么是个女生’,如果你要是觉得这是人家瞧不起你,那是因为你对自己的实力还不够自信。”



《大象席地而坐》/豆瓣

但,与人们印象中的霸气和强悍不同,邓璐其实也很看重自己的女性身份,用她自己的话说,这就是她身为女性的一种自信。

 

在她自己的抖音评论区里,很多人用“女汉子”这类标签来称赞她,但她本人似乎更喜欢自己的昵称“璐小仙”——一个充满着北京大妞既视感的名字。

 

在她看来,“女孩儿就是有多种多样的,你可以是一个很性感的女生,也可以是一个小伙子一样的女生,你可以有很多不一样的样子。”


邓璐提到,如果要将自己身上“女性” “斯坦尼康” “摄影师”三个关键词按照重要性来排序,她会把“女性”排在第一位,其次是“摄影师”,再其次,才是“斯坦尼康摄影师”。

 

“活了三十多年,我觉得做一个女性挺好的,我们有自己的优势和力量。

 

邓璐向我们分享了当天拍摄时的一次经历,一根道具杆子在拍摄过程掉进了湖水,一群人想了很多办法都捞不回来,在一旁的邓璐看了半天,提出了一个办法,她找来了一根绳子,绑上石头,并对一旁的男同事说,“你来扔石头,你扔的时候我帮你扔绳子”,结果一次就给拉回来了。


工作中的邓璐 /贾崇庆 摄


而这在邓璐看来,就是一种独特的“女性力量”。就算在体力上,她没有男同事们强悍,但她知道如何“四两拨千斤”。“作为女性,我们的优势就是更细腻。既然你有这方面的优势,那你就得利用你自己的优势。”

 

作为出没在男人堆里的“女性摄影师”,邓璐说自己年轻时也曾觉得,自己一定要各个方面都比男生强,“觉得好像只有这样,才能去跟他们搏一搏”。

 

但现在,她的想法发生了变化,“因为你总有你的极限”。

 

复旦大学副教授沈奕斐曾经说过,推动性别平权,消除性别的刻板印象,不要要求“都一样”,而是尊重差异,求同存异。作为女性,或许她们无法在体魄上强壮过人,但依然可以凭借自己的专业能力立足


沈奕斐在网络上用视频的形式“授课”。/[email protected]沈奕斐


采访中,邓璐也分享了她的经验。疫情波及了影视行业,带来了全行业的低谷,又赶上皮肤湿疹大面积暴发,几乎可以算是“至暗时刻”,一度让她感觉“快活不下去了”。

 

这次生病让邓璐意识到,这是来自身体的警告。“有一次拍完戏在酒店睡觉,起来之后床单上都是血。酒店的服务员当着所有人的面问你‘怎么回事?你就不能注意点吗?’”

 

为了治湿疹,她也用了各种方法,最后是朋友给她介绍了一位医生才慢慢好转。而经过了这些事情,并且随着年龄与阅历的不断增加,她越来越清楚自己的能力和优势所在,“作为女性,你不要去跟男生比体力,而是要和自己的目标去比。很多事情你越往上做,越会发现这些事情和性别没关系。”邓璐这样告诉我们。


身负六七十斤重的设备连轴拍摄,对摄影师的挑战不是吃苦那么简单。/抖音@邓璐也叫璐小仙

“我不要当林妹妹,

只想当个修机器霸气girl”

 

几乎是一夜之间,林果儿火了。

这个家住云南乌蒙山的女孩,如今在B站、抖音和微博上拥有300万粉丝了,她在不同的短视频平台上分享自己修理各种机械的过程,得到了许多网友的点赞,甚至有人称呼她为“重工业版林妹妹”。

 

在接受采访之前,她还在动手修理着一台老旧的发电机,那是一位粉丝寄来的——看过视频之后,很多粉丝都打起了林果儿的“主意”——请她修理自家坏掉的各类发电机。

 

这个在视频里看起来瘦瘦小小的女孩,却展现了惊人的能力。不仅表现在她对机械的精准把握和调控上,也体现在她的精细和审美趣味上。经林果儿修过的机器,往往不仅能正常使用,而且连外表通常都被清理一新,令网友惊呼“这哪是翻新,这是换了一台新机器啊”。

 

其实,在最早拍摄视频时,林果儿的创作主要以家乡风景为主。后来,在一个偶然的机会下,她拍了一段自己修机器的视频,没想到一下子就火了,还引来了第一位上门“求修理”的粉丝。

 

那台机器对林果儿的意义可谓是“影响深远”。她第一次上手修粉丝送来的机器,复杂和困难程度都超出了她的想象,“我整整修了三天,还是拉不燃。最后还是全部拆开来,一个一个地排查问题。”


林果儿在修理粉丝寄上门的发电机。/[email protected]林果儿linguoer

遇到棘手的问题,她也会上网搜相关的教程,还会去请教周围的人,“有一次我还专门去找了一个师傅,还想过花钱请人家来教我。因为有的时候修不好,找不到问题在哪,真的很难受、很焦躁,所以有时候我的脾气也不太好。”

 

大概是一直学理工科,林果儿的身上有一种典型的理科思维。她说,自己从小就对机械感兴趣,别的小朋友对机器的隆隆声感到恐惧和烦躁的时候,她却很好奇,心里暗暗想着“我一定得弄明白这个是怎么运作的”。

 

大学期间,林果儿选择的专业是水利水电工程,3:1的男女性别比例让这个专业的女生都成了“异类”,而林果儿更是异类中的异类。

 

“寝室里有什么坏了、有什么要搬的,她们都不知所措,好多人都来找我,叫我‘X哥’,还有男生叫我‘X爷’。”

 

毕业之后,林果儿所在专业的大部分女孩子,都加入了考事业编或者公务员,“家里人催的嘛,都说女孩子最好找个稳定工作,比较安逸。”

 

但这些安逸又稳定的选择,没能让林果儿动心。她回到了家里,开始研究起电器机械,很多亲戚看得着急,劝她放弃。

 

在乡亲们眼里,修发电机都是“没文化的人才干的”,而林果儿一个女大学生干这个,总结起来就是“书都白读了”。

 

最终,林果儿坚持住了,并且还真的“修”出了名堂。她一夜爆红,被央视等多家媒体采访,吸粉无数,在她的视频评论区下面,无数人夸她“人美又能干”,还有人追问她结婚了没有、“想拜师学艺”。

 

有时候,她也理解网友的这种奇妙的关注点,“可能是觉得我个子小小的,居然喜欢玩这种东西”,但有时候这种关注也让她有些苦恼。


机修小能手林果儿 /被访者提供

或许正是为了打破这种偏见,面对镜头,她修起机器来更加“拼命”。有时候修到“忘我”到不戴手套,“受伤是家常便饭,哪有师傅不受伤的”。许多网友在评论区提醒她注意安全,有时候她看到也会暗暗留意,可下次拍摄时又给忘了。

 

随着她的粉丝体量增大,她开始格外注意这些细节。前段时间,她的账号“林果儿”遭到了恶意抢注,她发视频寻求网友的意见,并开始搜集证据、走法律程序维权。

 

对于未来,她告诉我们:“未来我打算慢慢组建自己的团队,把剪辑、后期这样的工作都分发出去,这样我也能专心在自己更喜欢的领域,好好地修好每一件东西”。


林果儿和陪伴她的家伙式儿。/被访者提供


《红楼梦》中,贾宝玉曾说,女儿是水做的骨肉。水或许是柔和的象征,但读完她们的故事,你会感慨于她们身上的那股韧劲,可柔亦可刚

 

她们的年龄、工作、性格各不相同,但在她们的故事中,我们看到了那些可贵的闪光点,她们正在凭借着自己的力量,打破传统的偏见与世俗的眼光。

 

人类历史发展至今,正因有了“她们”,我们不再随意给女性下定义。

 

自本世纪之初,《新周刊》便一直关注着现代女性的生活状况,并提出了“她世纪”概念,提出21世纪将是女性意识和力量全面崛起的时代,她们正在变得进取、强势、霸道、生猛,近20年来的发展也证实了这一点。同时,我们也在寻找着那些同样关注着女性力量的品牌,与我们一同推动社会对女性意识的关注。

 

如今,女性的力量将被越来越多的人们所重视。在今年“三八”妇女节之际,《新周刊》联合逸仙电商发起了本次“WoMen不设限 ”主题活动,以不同行业、不同身份女性的人生经历,分享她们在“现实与梦想”间的选择,帮助更多女性认识到——WoMen,本该不设限。

作为活动的另一发起方——逸仙电商成立于2016年,作为一家年轻的美妆公司,旗下拥有着完美日记、小奥汀、完子心选、Galénic法国科兰黎、DR.WU达尔肤(中国大陆业务)、EVE LOM等多个彩妆和护肤品牌,并且自成立以来,一直不遗余力地推进各项女性公益事业。

 

去年10月,由逸仙电商联合中国妇女发展基金会共同发起的“创美人生”美妆公益培训项目在成都正式启动,旨在帮助四川省低收入、困难及创业女性掌握美妆专业技能,并将持续投入200万元,用于支持贫困地区女性就业创业等,以此赋能女性发展,共创美好人生,用科技、专业的力量,为来自各地的女性提供技能培训和就业指导。


学员参与美妆公益培训。

助力女性发现美、守护美、创造美,让女性力量得以更好地绽放。逸仙电商也在帮助更多女性消除刻板性别印象,走上自己的舞台。

 

我们相信,更多的潘婷、邓璐和林果儿,正走在更广阔的人生路上,静待闪闪发光的一刻。


⬅左右滑动查看更多发光时刻➡




✎作者 | 阿肉

✎校对 | 杨潮

✎排版 | 咕咕鸡

欢迎分享到朋友圈

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广告合作请联系微信号:xzk96818

   防失联,微信扫一扫关注“武侠评论”
(微信内直接长按二维码)

网站在不断完善,历史文章持续更新中,敬请期待

  防和谐,部分敏感内容设置了密码访问,公众号输入文章ID获取密码 ID是URL最后的数字,如https://www.wuxiapinglun.com/posts/15250,ID为15250

赞(0) 打赏
版权声明:本文采用知识共享 署名4.0国际许可协议 [BY-NC-SA] 进行授权
文章名称:《真正的大女主,都不在电视剧里》
文章链接:https://www.wuxiapinglun.com/posts/19617
本站资源仅供个人学习交流,请于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不允许用于商业用途,否则法律问题自行承担。
分享到: 更多 (0)

相关推荐

  • 暂无文章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非常感谢你的打赏,我们将继续给力更多优质内容,让我们一起创建更加美好的网络世界!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