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种视野看新闻

普京,赢麻了

虽然俄乌战争尚未到终局,但我觉得有几个奖章已经可以颁发给普大帝了:

 
一,现代乌克兰之父。


乌克兰民族的身份一直很尴尬:他们的外号是“小俄罗斯人”,他们的语言到1818年才出版了第一本语法指导书,他们的首都是俄罗斯人的“众城之母”。


因此当苏联解体后,新独立的乌克兰依然被很多人——包括乌克兰人自己——视为俄罗斯的一部分。91年底苏联风雨飘摇之际,是俄白乌三国率先组建了独联体,然后宣告了苏联的终止。


沙皇的诏令里常有一句“全俄罗斯人”,这句话自动包括了俄白乌三族,然后才是波兰人犹太人鞑靼人。俄白乌三族就是俄罗斯帝国的核心民族,白乌两族尊俄为帝国的老大哥。


 
俄罗斯散文之父果戈里生在乌克兰长在乌克兰,列宾(那个俄罗斯著名的列宾美术学院)生在乌克兰,还有那个写出《钢铁是怎样炼成的》的奥斯特洛夫斯基。


柴可夫斯基算不算乌克兰人,俄乌两边还在吵。


这种历史文化与血脉的高度缠绕,一般离间手段基本无效。如果你在2022年2月23号前跟国内键政圈说“俄乌两族将结下至少五十年的仇视”,怕是要被笑死。


是,卢甘斯克顿涅斯克断断续续打了8年;是,俄罗斯割走了克里米亚。但是,这些都可以解释为统治阶层的博弈,还不能扩散到民族层面上。


就像慈父对乌克兰的所作所为,俄罗斯人打死不会承认是俄罗斯民族意志。


但普大帝大手一挥,2022年2月23号后,俄乌在民族意识上彻底分裂了,因为乌克兰是以一个主权国家的身份遭到了全面进攻。


(而且俄罗斯拉上白俄罗斯,很有点“大哥带着三弟教训二弟”的感觉)


CIA大概已经开了一吨的香槟。



 
民族意识是怎么来的?


不是历史,历史只是民族意识的素材来源而已。民族意识的来源是大众传媒,是“一群人相信自己属于一群人的故事”的有效传播。


而要让一群人相信自己属于一群人,一般来说有两种方式:


一,说“因为历史语言信仰巴拉巴拉,我们是一群人”;


二,说“我们遭到了一个共同的敌人,且这个敌人已经把我们定义为一群人,因此我们是一群人”。


后者比前者有效一万倍。


拿破仑殴打松散的中欧,把三百多个邦国打出了一个德意志民族;民国前期的我国不少农民只知有皇帝不知有民族,日本来了之后,满人耻作汉奸。


以前乌克兰精英们一直想编个乌克兰民族意识的故事,结果发现没法编,俄乌两族太紧密。乌克兰有些人因此走火入魔,跑到法西斯垃圾堆里找素材(这样才能和俄罗斯切割)。


现在不用了,哈尔科夫一声炮响,普大帝送来了现代乌克兰民族主义。




 
我就当俄军所说字字为真,俄军从来没有向乌平民开火,那些燃烧的民居瓦砾都是乌军自导自演。


那俄罗斯的进攻也导致了超过150万乌克兰人沦为难民逃亡邻国,还有至少500万乌克兰在境内逃难。乌克兰也就四千来万人,已经有超过十分之一的乌克兰人蒙受重大财产损失。


这是逃难,不是叫个滴滴搬家。全民的、广泛的敌意已经结下。这不再是俄乌精英之间的博弈,而是俄乌两民族的正面对抗。


在互联网短视频时代,这种对抗会被高效传播。推特油管TikTok沉浸式播放,加上算法信息茧的自我强化,普通乌克兰人对俄罗斯的反感会快速同质化、一边倒。


而且他们有很现实的转化:参加国土防御力量(民兵队)、去搬沙袋做莫洛托夫鸡尾酒、去逃难。


乌克兰比较高效的动员机制成功地把情绪转化为了现实。不管俄乌战争结局如何,将来起码会有一半乌克兰人回忆到:那场战争里,我参军了/做后勤了/逃难了/蹲家里瑟瑟发抖了。


“我,参与了这场与俄罗斯对抗的战争”,这会是现代乌克兰民族意识最大的宝藏。


感谢普大帝,现代乌克兰之父,现代乌克兰民族意志的助产士,这枚奖章代表乌克兰人颁给普大帝。


 
二,老欧洲的团结者与敲钟人。


昨天看美媒的一档访谈节目,一位美军将领的话把我乐出声。他说:


“我以前去欧洲开会,见默克尔见斯托尔滕贝格,我说你们要加军费,他们说要讨论”;


“这话我听了十年”;


“现在,感谢普京,德国军费比例居然到2%了!”


在2022年2月23号前的知乎键政里,我们很少把北约等于欧美,北约东扩的主角一般也认为是英美,因为老欧洲在摆烂。


有独立军事体系的法国好一丢丢,希腊因为有土耳其、波兰因为有俄罗斯PTSD,也好一丢丢。其他欧洲国家,尤其德国意大利西班牙这些,纯属躺了,每年拿GDP的一个点左右发军饷。


没有独立的军事力量,谈何独立的政治意识?


 
没有建军意愿的老欧洲是堕落的,基本成了个银行家联合体,长期以来的想法就是负利率,到东欧南欧西非中东乃至亚洲放贷。


俄罗斯打能源外交牌,接;东方大国打投资准入牌,接。美帝要求提高军费开支,呵呵。


17年川皇飞到布鲁塞尔要求加军费,北约各国领导人们嬉皮笑脸(B站观网有,搜“北约 特朗普”)。


这样的老欧洲虽然在政治上很难看,但却是我们所需要的:


一,没有实现政治意愿的能力,兵都没几个,压力都在美帝身上;


二,没有能力导致没有意愿,对美帝的号令各种阴奉阳违,甚至干脆主动做二五仔。


现在普大帝在欧洲腹地搞了一场战争,老欧洲醒了。


 
瑞士遵循欧盟制裁俄罗斯要求、瑞典向乌克兰输送武器、德国向乌克兰输送杀伤性武器、欧盟第一次以公开身份输送武器、北约批准向乌克兰输送战机。


创下诸多个第一啊胖友们。


在这十天里的欧盟会议上,“集体安全”这个冷战期间的概念被反复提起,马克龙直接把“组建欧洲军队”作为连任竞选口号,万年闲得发慌的欧盟军事部门开始向各成员国讨论具体的军费开支比例。


欧盟不仅批准了SWIFT的初级版,而且开始着手能源对俄脱钩,多伤买卖的事,各国财政部难得地闭了嘴。


老欧洲开始形成强烈的、主动的政治意志,因为他们很清楚:战争就在家门口,如果不能拿下谈判的主导权,那美帝一定会严重牺牲欧洲的利益,欧盟不会有存在价值,分散的欧洲会沦为政治傀儡。


因此普大帝越是想让乌克兰成为傀儡国,老欧洲就越是要让乌克兰成为第二个阿富汗,这是捍卫欧盟团结的第一道防线。


感谢普大帝,敲醒了官僚主义泛滥的布鲁塞尔,这枚奖章代表欧洲颁给普大帝。
 


三,美帝国内外最大的政治盟友。


在2022年2月23号之前,NPR做了轮老x登的民调,支持率39%,难看。


国情咨文后,47%。


老x登,一个被键政圈普遍认为是为了反川皇而推举出来的念稿机器(还老错),如今因俄乌战争获得强力的美民众意愿。


感谢普大帝老铁刷的支持率火箭。


 
现在的美帝依然是强大的。


它的根本弱点在于产业空心化所造成的普遍低水平就业,这种普遍低水平就业会产生持续的政治分化和民粹化,最后就是美帝在政治上产业政策上的停滞,僵尸化。


反映在国会山上就是永恒的两党党争。


但普大帝的昭和行为是外部的,超越了两党党争,成了国会山上的新最大公约数。


军工复合体们指望新订单,华盛顿老冷战派们指望再就业,华尔街们指望用俄罗斯来压制本土的新孤立主义。


能源板块最好玩,民主党指望用对俄能源脱钩强化新能源投资,共和党指望借此重开美帝原油开采,我估计两党都会如意。


最夸张的是,美媒(好像是ABC)主持人和一位长期反东方大国的议员聊,议员又复读了一遍自己的立场,主持人问道:


“面对现在的俄罗斯问题,我们难道连东方大国也要全面反对吗?”


反俄情绪一起来,连尼克松派都在复苏。




美帝本来已经在下降的政治动员能力突然又被拉回了一个台阶;且通过能源对俄脱钩,美帝本土的产业一定会有一波新增长。


不是发钱,是开工。


加上欧洲回归美帝大框架、联合国特别紧急会议决议、大批小国担忧主权原则而对华盛顿翘首以待。


美帝的老大身份又变得格外清晰了。


感谢普大帝,为美帝政治动员提供了一个绝佳借口,这枚奖章代表美帝颁给普大帝。


 
还有多少枚奖章该颁给普大帝,有待进一步观察。


不过我能肯定:彼得一世、叶卡捷琳娜二世和慈父一定在下面为他准备了一场盛大的欢迎。





   防失联,微信扫一扫关注“武侠评论”
(微信内直接长按二维码)

网站在不断完善,历史文章持续更新中,敬请期待

  防和谐,部分敏感内容设置了密码访问,公众号输入文章ID获取密码 ID是URL最后的数字,如https://www.wuxiapinglun.com/posts/15250,ID为15250

赞(0) 打赏
版权声明:本文采用知识共享 署名4.0国际许可协议 [BY-NC-SA] 进行授权
文章名称:《普京,赢麻了》
文章链接:https://www.wuxiapinglun.com/posts/19540
本站资源仅供个人学习交流,请于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不允许用于商业用途,否则法律问题自行承担。
分享到: 更多 (0)

相关推荐

  • 暂无文章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非常感谢你的打赏,我们将继续给力更多优质内容,让我们一起创建更加美好的网络世界!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