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种视野看新闻

这个公知消失了,四年来我一直在找他

张求伶(1985年3月7日-),原名张话,评论家、语言艺术家、朴素分析哲学家。出生于湖北阳新,祖籍河南蓼城。

 

自2005年起,以笔名“张求伶”活跃在多个著名论坛,凭着犀利的笔锋与敏锐的视角,给众多网友留下深刻印象,其金句在留言里多次被引用。那段时间发帖求解的网友都会在标题带上“求伶声”的前缀。

2006年,在论坛网友票选的“年轻人心中十大有思想人物”里,张求伶位列第二,第一是老子。

 

2007年,高票入选“未来智慧之星”,并于获知结果的当晚,在网上发布文章《我只是个普通人》。

 

2007年至2012年,是张求伶创作高产期,不管国内外大事小事,社会方方面面都能激发他的创作表达。

 

2013年,险些出版个人文集《求伶了,别再骂我》,但因出版社倒闭而夭折。

 

2014年至2017年,张求伶的语言艺术更上一层楼,在网络上极其活跃,人们最为熟知的正是这个时期的张求伶。

 

2018年,张求伶似乎已从网络“消失”,偶有网友发帖怀念他的语句,只是记得他的人越来越少。

张求伶生于1985年,从小家规甚严,长幼有序,在家里不能大声说话,更不能口出脏言。据传其父张追马颇有老学究风范,经常帮附近居民写信读信,不收分文,还赠送邮票信纸。

彼时年幼的张求伶耳濡目染,立志要学父亲,日后靠文字帮助他人。

 

他自幼熟读名著,在古今中外的知识海洋里畅游,为前人高尚伟大的情操深深震撼,也为后来的网络发言定下夯实基础。

 

张求伶敬佩竹林七贤,尤其喜爱刘伶的狂放不羁,常跟友人以刘伶自居,由是后来笔名取作求伶。

据张求伶高中同届三班同学李引馥说,他在每本教材都写下刘伶的名言:“我以天地为栋宇,屋室为裤衣。诸君何为入我裤中?”

 

大学时只身前往东北求学,在开学那年冬天,张求伶初次接触《知音》《婚姻与家庭》等杂志,被别人的俗世苦恼所震惊,他秉烛夜读,翻遍了借阅室所有类似杂志。

 

很快,张求伶开始四处投稿,从校报校刊到《新兴家庭》《健最美》等,虽无甚刊登,但并未消磨他的积极性,培养了他不畏失败的韧性。

2005年,张求伶把注意力转向因特网,在室友推荐下开始接触BBS,是年6月正式注册网名“张求伶”的账号,并发表观察系列首篇文章《食堂的饭里有沙》,引发热烈讨论。

 

此后他每天花大量时间泡论坛,结识了诸多同好。可以说,那段时间的生活,基本都花在版聊上。

真正启发他笔锋转向锐利契机,是因为“508约嘴事件”,当时论坛某副版主网上被人围攻,无法招架对方成群的语言攻击,于是发帖找人帮忙。

 

群情激愤感染了张求伶,他才明白一直在等待这样的时刻,于是主动要求撰写檄文。

 

张求伶事后回忆“仿佛身体里有某样东西急需破壳而出”,他抓住了这次蜕变,注册多个小号,模拟不同人物语气,从多个相反立场抒发愤慨的中心思想。

从此,张求伶自认已成因特网的中流砥柱,因为他乐于在网络体现自我,敏锐捕捉社会有失偏颇的现象,加以分析,并以随风潜入夜的态度提出意见。

 

这期间他还拓宽文思,在网上连载小说《我跟老刘抢酒喝的日子》,发表组诗《今天吃什么》数十首,文笔常被评为少年老成。

 

2007年至2012年间,张求伶参加工作,作为一名推销员正式步入社会,

 

2013年,原定出版计划因出版社倒闭而告终,张求伶没有责怪出版社,失望之余不忘反思,开始以哲学角度剖析问题。

 

跟人辩论时,经常直指对方本源,把语境提升到存在层面进行探讨,于是有了经典的张氏发问:这,又有啥意义呢?

张求伶祖籍河南蓼城,尽管从小生活在阳新,但他长大后多次前往河南,研究血脉和地理的关系。

 

每次去河南必到一家兰州拉面馆,点一碗烩面。他曾为此写下诗句:“烩面,流躺着祖先的涎香。”

 

他说想在河南落户,那里的方言让他找到家的感觉,所以他后来的文章里经常夹杂河南方言词汇。

 

除了源自血脉的祖籍的魂牵梦绕,工作才是他主要的灵感来源。

 

大学毕业后,张求伶进了一家保健品公司,时常因为业绩发愁,外出推销时,他会记下客户的反映,形形色色的陌生人给了他五花八门的创意。

 

他常说:“工作令人痛苦,而创作没有摧残,就无法写下钉进骨子里的文字。”

 

所以张求伶总有话要讲,而且讲的得情感充沛。

张求伶醉心创作,投身观察社会公共事业,本以为幸福会被他尖锐的面孔挡在门外,直到遇见了周霞芷。

 

2011年,周霞芷被张求伶的发言吸引,发论坛私信问候他,两人通过私信交流,不断升温,一个月后,两人正式确立情侣关系。

 

情感温暖了张求伶,他接连发表了《爱情不是猛兽》《莫比乌斯小两口》等文章,颇招致了一些网民的妒嫉。

 

可惜好景不长,因为什么可乐更好喝的问题,两人观念分歧引发争执,最终不欢而散,结束了为期三个月的电子恋情。

 

时任版主评价道:“张求伶或许不懂爱情,但他真的很懂可乐,要是他明白爱情就像可乐,那就更好了。”

张求伶言说范围甚广,敢于提出领先世俗的观点,引起争议是必然。

 

2008年7月10日晚,网友发帖剑指张求伶“男人哭太少”的观点,张求伶当即反驳,随后几天,双方持续就哭多哭少的议题反复辩论,引起不少网友关注。该事件以版主删帖告终。

 

主要争议还是集中在张求伶的行文,不管发帖还是回复,他通常以激烈的排比句,或者三连反问开头,习惯给人当头一顿杀威棍再切入正题。

 

故此,张求伶文章与评论的回复,经常有网友表示质疑,反复询问他是否不懂怎么说话。

尽管语言颇受争议,但张求伶长期以来坚持书写,网友已经习惯,甚至围绕他的话术形成了某种亚文化,热衷借他名字和语气编写各种段子。

至于学术界,似乎故意选择了集体失声,既不肯定张求伶对社会的观察,也不批判其语言上用力过猛,仿佛主动无视张求伶的思考。

据传,2018年,张求伶成功参加公务员考试,虽然惜败落榜,但他越挫越勇的性格绝不服输。

 

又据传,他至今仍在家刻苦备战考公。


还有人说,他进去了,具体原因未知。

因为一些际遇,他欠了我300多块钱,四年来我一直在找他,但从今天起,我决定放弃。时至今日,300块对我来说已经不是大数字了。


他的许多主要作品,已经随着web3.0的到来导致大量论坛关闭而佚失。


但这也许,也是一件幸事。


张求伶主要作品,没看过的人才是正常的

   防失联,微信扫一扫关注“武侠评论”
(微信内直接长按二维码)

网站在不断完善,历史文章持续更新中,敬请期待

  防和谐,部分敏感内容设置了密码访问,公众号输入文章ID获取密码 ID是URL最后的数字,如https://www.wuxiapinglun.com/posts/15250,ID为15250

赞(0) 打赏
版权声明:本文采用知识共享 署名4.0国际许可协议 [BY-NC-SA] 进行授权
文章名称:《这个公知消失了,四年来我一直在找他》
文章链接:https://www.wuxiapinglun.com/posts/19505
本站资源仅供个人学习交流,请于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不允许用于商业用途,否则法律问题自行承担。
分享到: 更多 (0)

相关推荐

  • 暂无文章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非常感谢你的打赏,我们将继续给力更多优质内容,让我们一起创建更加美好的网络世界!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