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种视野看新闻

教考热背后,偷偷辞职的教师们


今年教资报考人数突破1100万,5年前这个数字是260万,几年间增长近5倍,很多人为之欢呼——教师行业的春天来了。可另一面,部分青年教师也受制于高强度的教学任务、拉扯的师生关系和职场环境,偷偷走上了辞职的路途。

抑郁情绪最严重时,小良站在课堂上时刻想逃。

家住上海郊区的小良,去往学校的过程堪称是与时间赛跑。她每天清晨6点15准时起床,学校距她家20公里,走高速都要超过30分钟。上海普通事业单位人员的上班时间是8点30,上班族则要更晚一些。

小良的上班时间比多数人早1到2个小时,晚上9点下班,一周上6天。对比大厂的996,她和同事一直用“696”自嘲。

冬天,到达学校天还没有大亮。她先去食堂匆匆吃完早饭,回到办公室开始备课,填表,批学生的作文随笔。这些要在20分钟内完成,7点20她准时进班看早读,乌泱泱的几十名学生,发出的声音在她脑袋里持续回旋。情绪不佳时,这声音会盘旋在她头脑里一整天。

2019年底,小良通过区招与学校双向选定,进入这所学校工作。成为一名老师是她早已有之的理想,可没想到,等待她的却是一场持续一整年的噩梦。

相比于和时间赛跑,更多的时间是花在课堂上。她教初一语文,带两个班,每周课表上是11节课,10节语文课加1节选修。实际上还要加2个早读,2个午休,2个晚辅。她曾代替同事当过一段时间的班主任,加上1节班会,最多的时候,她一周要上18节课。 

这仅仅是在课堂上与学生相处的时间。很多时候下班后她依然要处理一些杂事,和家长交涉、完成领导布置的额外任务、批改作业、手写教案。教案每个月月底都会检查,一篇都不能少。深夜加班感到心力交瘁时,小良会用酒精助眠,一口气喝下500毫升的啤酒,倒头就睡。 

捷克著名教育家夸美纽斯说,老师是太阳底下最光辉的职业。社会对于老师有着几类固定的道德想象,例如,善良、勤劳、甘为平凡、无私奉献,这些标签固然无可厚非,可把这种道德标准放在当前环境来看,无疑更是一种压力。 

结合每天花在工作上的时间,小良算过一笔账,她的时薪大概只有16元,每次看到奶茶店的招聘广告上写着时薪22元时,她都会怀疑这份工作的意义。在部分一线城市中学,老师平均年薪30万起。

小良觉得,每一个中学教师都被四座大山包围,分别是领导、同事、家长、学生。这些不同身份的人群,贪婪地吸收着她的时间和精力。她大学时期就患有抑郁症,工作期间一直以为自己扛得住,直到她发现连梦里都在工作,才意识到生活已经完全被工作占据。

在广西某沿海城市教书的牛丽丽,是一名刚入职一学期的老师,当老师之前觉得他们有双休、有寒暑假,工作相比于其他事业单位来说会轻松一些。真当了老师发现并非如此,下班不过是换个地方工作,基本没有周末,寒暑假也要大打折扣。

这种工作和生活界限的模糊,打乱了她对教师职业的美好想象。她教高一语文,带两个班,每天早上6点半准时进班看早自习,另外每周还要看7节晚自习,学生10点半放学后她才能回教职工宿舍。这意味着,她一天要在学校待上16个小时。 

“你还不能喊苦,社会对教师有一种期盼,觉得当老师就是要无私奉献,辛苦是应该的。” 

无私奉献不仅是一种社会期盼,也是来自学校最高管理者校长的要求。之前牛丽丽周末不用上课,会安排学生自习,后来有一次考试没考好,校长直接骂她们没有奉献精神,并要求她们周末必须为学生补课。


图 | 牛丽丽的学生

牛丽丽所在的学校在本市排名第一,教育资源基本都往该校倾斜。正因如此,校长提倡狼性文化,让教师们先卷起来。 

最突出的是公开课,本学期期末校方统计老师们的听课节数,牛丽丽一学期听课量高达100+,而她所在的高一年级平均听课量是70节。她有一些同学在其他学校教书,经询问,他们的听课量也只是她的尾数。 

超负荷的工作量让牛丽丽倍感焦虑。她往往凌晨一点多才能睡着,早上六点就要爬起来,身体已经吃不消。她的这种付出不仅得不到任何鼓励,还要承受来自管理者的精神打压。 

牛丽丽一直称校长为“老板”,认为自己就是个打工人,也要挣钱生活,不想谈什么情怀。校长是一位年近70的老太太,在学生面前她一向和蔼可亲,却喜欢把老师贬得一文不值。

她常骂没带好班的老师没有师德,甚至人身攻击,骂到祖宗十八代。牛丽丽记得校长在开会时骂过最狠的一句话是:“如果你对家长的孩子不好,以后就会报应到你孩子身上”。

身心经受折磨,不堪重负,一学期还没结束,牛丽丽已经做好辞职的准备。

“双减”政策公布后,教育行业受到很大冲击,紧接着迎来热火朝天的教资考试,报考人数突破1100万。5年前这个数字是260万,几年间增长近5倍。

很多人为之欢呼——教师行业的春天来了。工作稳定、假期多、社会地位高,是人们对教师职业特点的普遍认识,尤其是在当前不稳定的教育环境下,考入教师编成为年轻人抵御未来不确定性的选择之一。

殊不知外面的人想进来,里面的人想出去。

小良出身于上海工薪阶层家庭,对上海最深的印象永远来自上海的市井生活。上幼儿园前,她家住在市区的老破小弄堂,大雨过后下水道会堵塞,造成大量积水,这时只能铺砖块才能方便人们通行。上小学那一年,她家搬至郊区,离两个镇的中心都有两三公里。

与她生活成长的环境不同,她所教书的学校位于富人区,房价7万到10万每平。家长大多自命不凡,对年轻老师并不怎么尊重,导致一些学生也有样学样。

她对学校彻底失望的事件,发生在她代替休产假的同事当班主任期间。先是领导未和她商量,直接安排她接班。在她正式接班后的第二天,班上的一位男生和一位女生发生摩擦,接着流传出女生的谣言。小良对造谣的男生印象深刻,他人高马大,开学第一天就在最后一排起哄说:老师你好漂亮,我可以不背课文吗。 

最开始定下的处理方案是,请三个学生的家长一起会谈,让两个男生向这个女生郑重道歉。隔天,年级组长告诉小良造谣男生的家长就不请了,另外两个学生的家长也要分开请。学校这种大事化小的作风,把小良想做一名好老师的激情折损了一大半。

期中考试过后的那个星期五晚上,她准备开个家长会。当天下午,家长们在群里排队@她,要求跟校领导面谈,列出十几条准备反映的问题。包括她这个新教师当班主任控不好班,导致班里风气恶劣,坏事频发。

家长会最终变成家长和领导对小良的批斗会,一直开到晚上11点多。她忍着几乎濒临崩溃的情绪开车回到家,在便利店里买了几瓶啤酒,喝到凌晨两点多。抑郁情绪在酒精中浸泡着,愈发膨胀,尽管脑袋已处于迷醉状态,痛苦却无比清晰。

入职前,她的抑郁症已经治愈八九成,入职之后每天都在经受各类“捶打”,伤口一次次被撕裂开来。仅仅干了一整年的时间,她就辞掉工作,结束了教师生涯。

南京某私立名校的中学老师方圆,有着6年教龄、4年班主任的职业经历。自2017年以来,她长期处于精神抑郁状态,于2021年初在脑科医院确诊为抑郁症,需要依赖药物才能正常上班。

导致她患上抑郁症的原因,有7成直接来源于学生家长。

方圆的学生小田出生于单亲家庭,一个人在南京生活、读书,他妈妈在武汉有了新家。小田性格有些极端,情绪也不稳定,曾扬言要在寝室做炸弹,想把讲台炸掉,还在男生之间开“黄色小课堂”,排挤寝室里的其他同学。他妈妈的电话经常联系不上,得知这些事情她终于来到学校,承诺会在校外为他租房。结果却将他寄养在一位同学家。

通常情况,初中生的世界观还没形成,没有家长陪伴会十分缺乏安全感。在寄养家庭生活的小田并未有所改变,上课骂老师,还偷偷把同学带到他寄养的家庭打游戏。方圆花了一整学年劝说他母亲过来陪读,得到的是无端指责,称她作为老师不负责任,甚至毫不掩饰地辱骂她,发给她一些“学生最讨厌的老师有以上几类”诸如此类的文章链接。

莫名的仇恨继续演化,后来学校领导直接收到小田母亲的反映,希望能把方圆换掉。

方圆的情绪受到很大刺激。在那两个月里她没睡过安稳觉,要么睡不着,要么被惊醒,整个人异常疲惫,状态很差。除了困扰于小田母亲的行为,她更担心小田未来的成长。

“我们做老师的,有时会想要温暖一个灵魂,却因为共情能力太强而反攻自己。”方圆的学校几乎每个班级都有这样的特殊学生,他们所占的比重很小,一个班也就一两个,但能耗费班主任超过一半的工作精力。 

方圆在办公室哭过很多次,有一次直接当着一位家长面大哭起来,哭完后走进课堂继续上课。有些懂事的班干部看到她眼睛通红,便知道发生了什么,主动帮她维持班级纪律。 

查出患有抑郁症后,除了老公之外方圆没跟任何人说过,晚上需要吃药才能入睡,一周固定去做一次心理咨询。暑假过后新的学期即将开始,方圆果断辞掉班主任职位。之后,多位家长给校长写联名信请求方圆留任,只是精神上的重压已让她无力再承担这些。

据世界卫生组织(WHO)2019年发布的数据显示,全球有超过3.5亿人患有抑郁症,我国抑郁症患者有5400万,泛抑郁症人数则高达9500万。抑郁症发病率前十的职业中,教师排在第6位,次于排在第5位的文艺工作者。 

“社会对老师的要求越来越高,压力主要来自学生、家长、学校领导,人们有种普遍的观念,认为当老师就是要多付出,少回报,这让老师很难做他们自己的事情,更难记住他们当初投身这个领域的初衷。”一位已经离职的中学老师说到。 

这位前老师曾患有严重的抑郁症,早上吃能让自己兴奋的药物,在课堂上维持正常状态,晚上睡觉前吃镇定的药物。现在她把自己关在屋子里,不愿过多谈论过往当老师的经历。 

在牛丽丽的记忆中,因为情绪压抑她至少在学校哭过三次。第一次是因为要上公开课,她心理压力很大,组长难得地鼓励她,称他们这批新老师很优秀,也很努力。牛丽丽说不出当时是感动还是委屈,忍不住泪流满面。 


图 | 牛丽丽学校的公开课

第三次是在办公室向组长提出辞职的时候,组长问她原因和想法。她像是一个犯了错的孩子,低着头,眼泪和鼻涕直流,口罩浸湿一大片。

积攒许久的压抑在这一刻释放出来,但依旧改变不了她辞职的决心。“我没办法再过这样的生活,这一切不过是徒劳,所有努力都像泡影一样幻灭。”原本她打算攒够两万块钱就辞职,现在学校告知她辞职属于违反劳动法,需交两万违约金。她身陷劳务纠纷的漩涡中,进退两难。 

我与牛丽丽的交谈持续到晚上9点,晚自习10点半才放学,她仍待在学校。电话那头突然传来救护车的声音,一位老师因呼吸困难被送去医院。牛丽丽说,这位正在备孕的老师平时比较拼,属于那种“陪伴式”的班主任,凡事都要亲力亲为。

有一件事在牛丽丽的同事之间广为流传。校长曾去听一个怀孕女老师的课,对她很不满意,直接在课堂上骂道:“你的课上得那么烂,让肚子里的孩子听到不害臊吗?”对于此类训诫,老师们敢怒不敢言,否则,结果就是走人。 

教育理念上,校长重理轻文做法也让牛丽丽感到不悦。当前的新高考有12种组合,语、数、英必学,然后从物理、历史里面选一门,再从剩下的四门里面选两科。在牛丽丽的学校,如果学生选了物、生、政,校长会引导他们改选物、化、生或者物、生、地,久而久之,物、生、政这个组合的班级就彻底不开了。 

公立学校采取私立学校的教学模式,工资却达不到私立学校的标准;校长强势,老师地位卑微;一些学生的兴趣与优势得不到尊重。这样的学校环境,除了牛丽丽想要辞职,一些年轻老师也正筹备把辞职计划提上日程。

方圆辞掉班主任的职位后,工作轻松许多,情绪渐渐好转,也摆脱了对抑郁症药物的依赖。担任班主任期间,情绪内耗严重的她只能通过吃东西、购物、睡觉缓解压力,陷入过暴饮暴食和过度消费的怪圈。现在,她终于有时间做饭、读书、练瑜伽,每周读完一本书。不过她仍需要一周去做一次心理咨询。

担任班主任的4年来,方圆曾获得过不少区、市级荣誉证书,此后这些都将与她无缘。“为了健康舍弃这些是必要的,做班主任意味着无限责任,一个学生背后就是一个家庭,需要很大的能量来承受,日后再让我做班主任我心里是打鼓的。” 

辞职两个星期后小良才从阴影里走出来,没再梦到过之前的工作。

她无业了很长一段时间,缓解情绪的方式是写日记,文档里已经快存20万字,倾诉内容从最开始的单纯发泄,变成了现在的平和叙述。她还看完了《王小波全集》,把阅读当成自我疗伤的良药。 

“入教师行业人,大多都是带着情怀来的,如果把自己摔碎了,要尽快粘好,面对现实。我是教师这一行的逃兵,逃避可耻,不过真的有用。”

辞职的小良仍会怀念做老师的一些时光,例如上好一堂课、批到惊艳的作文、和可爱的学生们相处,都是很快乐的事情。临辞职前的那个学期末,学校做了份教师满意度调查,她带的两个班学生,对她的满意度几乎是100%。 

小良感到被认可,只是那时她已经铁了心要离开。

 *应受访者要求,部分人物为化名

– END –
撰文 | 吴寻

往期回顾

   防失联,微信扫一扫关注“武侠评论”
(微信内直接长按二维码)

网站在不断完善,历史文章持续更新中,敬请期待

  防和谐,部分敏感内容设置了密码访问,公众号输入文章ID获取密码 ID是URL最后的数字,如https://www.wuxiapinglun.com/posts/15250,ID为15250

赞(0) 打赏
版权声明:本文采用知识共享 署名4.0国际许可协议 [BY-NC-SA] 进行授权
文章名称:《教考热背后,偷偷辞职的教师们》
文章链接:https://www.wuxiapinglun.com/posts/17167
本站资源仅供个人学习交流,请于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不允许用于商业用途,否则法律问题自行承担。
分享到: 更多 (0)

相关推荐

  • 暂无文章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非常感谢你的打赏,我们将继续给力更多优质内容,让我们一起创建更加美好的网络世界!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