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种视野看新闻

财天作者:2022,社区团购无战事


资本砸了上千亿元的社区团购,如今“老三团”同程生活销声匿迹,兴盛优选开始寻找新方向,十荟团总部关张被传“跑路”。对于投资的互联网巨头而言,失败不至于伤筋动骨,但对“all in”社区团购的团长、供货商来说,后果正由他们自己背负。部分平台提出一次性“三折结清”欠款的方案,但一些供货商被欠货款高达300万元。



财经天下周刊(ID:cjtxzk)

文|杨俏

编辑|冒诗阳

-01-

社区团购凉了,团长佣金下降


在社区团购的起落之间,团长们在社区团购里感受到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体验了一把“冰火两重天”。


社区团购平台抢夺团长之际,河南的兴盛优选以10%到15%的提成招募“团长”,并告诉参与平台的团长,“能够月入5000元以上”,这在河南的很多地方,是很有竞争力的薪资。


2020年末加入社区团购平台的团长张智告诉《财经天下》周刊,最初平台给的佣金是销售额的10%,有时候还有其他的补贴活动,销售满1000元额外奖励50元。


但这场围绕团长的补贴战持续不到2个月,张智便说,佣金就从10%降低到了7%左右,活动奖励也减少了。


2020年的烧钱大战持续不久,到了2021年,社区团购行业的补贴也趋于平淡。但在某些区域,平台之间还在暗暗较劲。


2021年1月,廊坊大厂某社区超市老板洋洋刚刚接手了一家超市,他告诉《财经天下》周刊,此前2个人合伙干不赚钱,最后不愿意干了。他交了3万元的转让费,接手了电力设备、社区团购以及合作快递的业务。


“刚接手的时候,社区团购也是蛮精彩的,奖励忽多忽少,美团按照10%提成,头几天都是社群熟人购买。”洋洋介绍说,不过刚干没多久,由于种种不可抗力,“美团、多多、京东全部停售了。”


据他了解,那阵子物美也加入了进来,物美凭借着多点配送货物,但品类少、价格偏高,等到美团和多多们恢复配送之后,物美就没多少人下单了,“最后物美对接我们这片的团也关了。”


(图为受访者供)


一个社区团购平台橙心优选,他也只做了半年。“橙心优选进入我们这片区的时候,前一个月挣钱,后面都是‘打酱油’。奖励缩水后,团长也不愿意推广了,干了橙心优选半年后,就放弃了”。在他印象中,2021年夏季,橙心优选还曾停了半个月,供应商也不愿意干了。


这场烧钱大战,从2021年下半年似乎开始出现稳定的格局。有媒体统计,老玩家们倒下之后,社区团购平台形成了以美团优选、多多买菜的第一梯队,市占率均超过30%;第二梯队则是淘菜菜、兴盛优选、京喜拼拼们。


在洋洋参与社区团购以来,他也发现,从去年下半年开始,他所在的平台也只剩下了京东区区购、多多买菜、美团优选三家。其中,美团优选和多多买菜之间的竞争尤为激烈。


2021年8月份,在洋洋参与的平台当中,多多买菜佣金收入仅有77元,美团优选佣金收入也只有60元,京东区区购则为80元。到了10月份,淘菜菜在他附近片区开城,但也未掀起风浪。


直到2022年1月,多多买菜由于诸多不可抗力,此前位于天津的仓库受到影响,更换了仓库。


“那段时间多多买菜的团到晚上9点就截单了,导致很多晚上9点到11点下单的用户很是不习惯。”洋洋告诉《财经天下》周刊,也正是这时候,美团优选的下单量超过了多多买菜。美团优选带来的佣金也有时是多多买菜的2倍之多,而京东区区购改名为京喜拼拼之后,单量逐渐下滑,佣金也不到100元了。


洋洋感叹,对于一个小超市而言,团购平台一个月佣金能够保持在5000元左右, 加上快递收发、超市卖货,一个月收益1万元还是可以的。“挣大钱挣不了,只能挣小钱糊口。”


他所在的廊坊大厂也只是社区团购平台战火的一个角落,而整个行业从2021年以来,困境逐渐出现。



(图源:视觉中国)



-02-

社区团购供应商,向“消失”的公司讨债

最早的“老三团”要么消失,要么沉寂,留下一堆“讨债”的供应商。


同程生活、食享会接连倒闭,十荟团最近也陷入了裁员欠债的风波之中。


据媒体报道,十荟团北京总部的办公室已经人去楼空,连总部长沙的办公楼也空无一人了。北京的保安每日还在接待数十个上门讨债的供应商,欠款多至百万,少则几万。就连保安公司的钱,十荟团也支付不起了。


十荟团的崩塌似乎也早有预兆。2021年8月左右,十荟团就开始大规模的撤城和裁员,一口气关掉了全国21个城市圈的业务。


那段时间,十荟团上海的供应商老刘察觉到公司的发展遇到了困境,当时十荟团在国内多个区域的业务“撤退”,广东、福建、上海等地区的业务陆续关停,山东片区只剩下了济南。但公司以“战略性撤退是为了寻找更好的方向”为由,给了老刘一颗定心丸。


直到去年12月份初,老刘被拖欠的货款已积累至16万元。到了12月底,据他所知,十荟团杭州只剩下了5个人,每周北京总部财务拨款,分批为供应商们汇款,一周只能申请提现一笔,一笔最多不超过1万元。这对于老刘而言,全部提出来至少需要半年的时间,还不一定能拿到钱。


临近年底,供应商们不得不上门讨债,逼近北京总部,甚至有的供应商直接找到投资方,开车到杭州阿里总部,打着双闪,开车拉横幅围着公司一圈一圈的转着。


直到2022年1月25日,十荟团讨债群里流传着一则“一次性结算方案表”。十荟团为供应商们提供了一则解决方案,公司以“自己资金有限,以及后续资金的不确定性”为由,给供应商们提出三折结算拖欠货款的方案,最终截止日期是2月10日之前。如果2月10日之后,仍还有未结算的商家,公司就会实施两折方案。十荟团劝导供应商们尽量在此日期之前解决,“越往后解决供应商收益越低”。


现在离2月10日只有几天了,供应商们还不知道该不该签字。



(图源:视觉中国)

食享会的退出显得更“低调”。2021年7月之际,食享会的总部已经人去楼空,官网、小程序也无法打开。当外界猜测其倒闭时,创始人却出来回应“食享会是转型了”,转型后的新业务为“爱零食”,定位为一家社区零食便利店。


而苦的却是一群又一群还没拿到货款的供应商们。2022年1月14日,某供应商在其朋友圈发了一则信息,询问“谁有食享会的联系方式”。据了解,食享会还欠他数十万的货款没有结算,至今也找不到相关的人对接此事。


这位供应商告诉《财经天下》周刊,2019年起,他便与食享会、同城生活等社区团购合作,提供全品类供货。“当初我加入的时候,大家都以为我进入了传销,但我确实是供货量最大的供应商之一。”他骄傲地说道。


2020年初的时候,上述供应商所供货的平台还能给他7个点的纯利润。但是行业内卷之下,到了2021年8月,“履约成本太高,只能拿到2个点的纯利润了”。


据他了解,他在同程生活、食享会上累计损失了近300万元。


“老三团”只剩下兴盛优选还在苦苦挣扎。尽管兴盛优选在2021年拿到了3笔融资,在面对两位老选手的倒下,兴盛优选多少也有些焦虑。


近日,兴盛优选小程序在类目当中增加了服装一栏,上线了大量的女装款式,覆盖年轻用户至中年群体。事实上,天眼查APP显示,早在2021年11月,兴盛优选便入股了一家湖南恩衣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持股比例为40%。该公司也只是2021年10月刚刚成立的,经营范围包括服装生产销售相关业务。


这也是兴盛优选战略收缩后推出的新举措。继2021年下半年以来,兴盛优选在山东、陕西等地日单量下降严重,浙江、江苏、安徽等地也遭遇“水土不服”后,兴盛优选暂停拉新和扩张的计划,退回湖南、湖北一带。


接受《财经天下》周刊采访的多位供应商表示,此前踩雷了多个社区团购,还有货款寻不到人讨回,不敢再加入其他平台了。目前他们坚持供货的,只有美团优选、多多买菜等少数平台。




-03-

社区团购“过山车”式发展

某用户这样形容社区团购的变化:“兴盛衰了,橙心倒了,多多少了,美团丑了,十荟团开不了团了。”


回想2020年,社区团购迎来爆发,互联网大厂加入后,赛道异常热闹。


2020年6月,滴滴旗下的社区团购平台“橙心优选”上线;7月,美团推出了“美团优选”业务;8月,拼多多的“多多买菜”业务上线,盒马则成立了盒马优选事业部;10月,苏宁菜场的社区团购平台在北京上线。到了11月,滴滴在社区团购上不设上限,希望全力拿下市场第一名。


新玩家外,“老三团”也得到了巨头的支持。十荟团拿到了阿里的融资,兴盛优选则获得了京东、腾讯的投资;同程生活背后则站着元禾资本、襄禾资本等。


企查查数据也显示,2021年1月至5月之间,社区团购行业融资总金额超过262亿元,超过了2020年全年的171.7亿元。


不过,互联网巨头进局的方式却是简单粗暴,重金砸入市场,整个社区团购的商业逻辑也开始变得紊乱,很快社区团购平台们也不得不加入内卷之中。


“1分钱买鸡蛋”、“1元钱买一箱牛奶”之下,互联网们也在社区团购的“宇宙之心”长沙掀起了一番团长的争夺战。到了2020年12月,美团优选单量突破了2000万单/天,橙心优选则超1000万单/天。与此同时,对于互联网在赛道上的激烈竞争,老三团也无法坐以待毙。


此时,行业内也引发了供应商的不满,”关于禁止给社区团购平台供货公司供货通知”单流出,社区团购遭到供应商抵制,断供风波爆发。2020年12月,国家市场监管总局介入,提出了“九不得”,规范互联网平台在社区团购的经营行为。


2021年3月,因存在低价倾销等不正当价格行为,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对橙心优选、多多买菜、美团优选、十荟团、食享会5家社区团购企业作出行政处罚,总计罚款650万元。


2021年5月,市场监管总局再对十荟团罚款150万元;6月,美团等平台再度收到整改要求,其中美团的“一分钱秒杀”商品被要求下架,其他平台则要求继续收紧补贴;9月,市场监管总局再次提起严厉查处社区团购领域低价倾销、价格欺诈等违法行为。



(图源:视觉中国)

这场监管进一步收紧之下,社区团购平台开始有所收敛。但战火的骤然升级,却让来不及补充弹药的同程生活、食享会被攻陷了。两家老玩家出局之前,都曾向外界表示过,是巨头的介入封杀了他们前进的道路。


有业内人士表示,社区团购项目创始团队最早是基于微商与微信朋友圈流量变现,以盈利为目的。但资本介入后,创始团队们开始迎合资本的游戏规则,为了融资而融资,没有考虑到项目如何扎根消费市场与盈利模式。交易数据成为了资本考核的目标之一,也成为了这些人不断下场打补贴争市场份额的手段,却忽略了供应链仓储物流、品质管控溯源、采购与销售闭环管理等关键因素。


到了2021年下半年,整个行业都开始趋于冷静,由过度追求GMV(商品交易总额)转向追求利润、适度追求规模。京喜拼拼也开始战略收缩,橙心优选则大部分地区撤退,直到12月21日,橙心优选正式从滴滴出行APP下架,全部服务中的生活一栏内,原有的”橙心优选”入口已下架。


社区团购的乱战,资本也开始放慢了脚步,持观望状态。企查查数据显示,2021年前5个月,社区团购相关的融资则仅有8起,继7月两起融资后,年内社区团购再无融资事件。


如今资本退潮,社区团购平台们开始冷静思考自身的业务模式,昔日被各大社区团购平台争抢的团长、供应商,只能自谋出路。

—End—


本文由《财经天下》周刊原创出品
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回复: 加入财天读者群


推荐阅读

   防失联,微信扫一扫关注“武侠评论”
(微信内直接长按二维码)

网站在不断完善,历史文章持续更新中,敬请期待

  防和谐,部分敏感内容设置了密码访问,公众号输入文章ID获取密码 ID是URL最后的数字,如https://www.wuxiapinglun.com/posts/15250,ID为15250

赞(0) 打赏
版权声明:本文采用知识共享 署名4.0国际许可协议 [BY-NC-SA] 进行授权
文章名称:《财天作者:2022,社区团购无战事》
文章链接:https://www.wuxiapinglun.com/posts/17162
本站资源仅供个人学习交流,请于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不允许用于商业用途,否则法律问题自行承担。
分享到: 更多 (0)

相关推荐

  • 暂无文章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非常感谢你的打赏,我们将继续给力更多优质内容,让我们一起创建更加美好的网络世界!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