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种视野看新闻

卡生:笨小孩也有奇迹,万一呢?

*本文为「三联生活周刊」原创内容





《奇迹·笨小孩》的制作班底是四年前口碑和票房双丰收的《我不是药神》的原班人马,导演文牧野+监制宁浩,再加上00后演员易烊千玺,以及一众演技派,这让它成为2022年春节档备受关注的影片之一。虽然大年初一首映票房排名第四,但这依然是一部值得观看的现实主义题材电影。





文 | 卡生


以下内容涉及剧透,请谨慎阅读

成功不等于幸福

延续了《我不是药神》对社会底层人物的关注,文牧野的第二部长片《奇迹·笨小孩》的故事发生在2013年的深圳,二十岁的景浩(易烊千玺 饰)在母亲过世之后独自抚养着有先天心脏病的妹妹,虽说靠手艺经营着一家手机维修铺,但妹妹的病情日渐加重,时间不等人,他必须在一年半之内筹集到五十万的手术费。


同乡好友介绍了一批国外退货的瑕疵手机,只要经过翻新,景浩便能赚够手术费。他决定奋力一搏,押上身家性命,赚一次快钱。政策一夜大变,翻新机成为国家打击的对象,眼见着十万块钱的货品即将砸在手里,景浩不得不选择拆机售卖零件挽回损失,他说服了手机公司的老总回收零件,但对方要求很严苛,没有押金,合格率必须达到85%,时间四个月。对于没钱、没人、没厂房的景浩来说,这是一个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故事从这里正式开始,没钱有没钱的办法,景浩和邻居梁叔(田雨 饰)租下一个破旧厂房进行改造,招募一群找不到工作的边缘人从零教起,他们是这座城里找工作四处碰壁的“废物”,有听力受损的单亲母亲、坐过牢的前拳击手,沉溺游戏网瘾的年轻人,以及坐轮椅的七十岁老人,就是这么一群看上去十三不靠的社会底层要干一件不知道能不能成的“大事”。
一部在大年初一上线的描述草根创业成功的商业电影,是很容易翻车的,或是流于追求成功的表面,或是夸大艰难,过度煽情和鸡血。好在文牧野有一个很朴实、接地气的主题——“一群普通人能为追求幸福付出多少?”对于片中的草根来说,成功不是一夜暴富,更不是走向人生巅峰,只是在风雨飘摇的城市里,作为“蝼蚁”的他们如何活过台风天。片中有几幕,镜头一转,拍的是台风天挣扎求生的蚂蚁。

“奇迹小队”里,景浩要救妹妹,女工汪春梅要养孩子,拳击手要救助更多的流浪狗,网瘾青年想要痛改前非过正常人的生活,七十岁的瘸腿老头想要继续发光发热。在构建微小幸福的场景里,普通人很容易和角色经历的苦难达成共情,景浩这个二十岁年轻人的韧劲也在苦难中自然而然地塑造了出来。
景浩为了说服手机公司老板建一条回收零件的产业链,骑着电驴疾速穿过深圳的大街小巷,车被撞飞,人被撞伤,只为赶上老总的高铁。半夜抓偷窃货物的小偷,几乎是以搏命的姿态爬上高速运行的货车,即使头一天被甩下车断了两根指头,第二天依然偷偷带伤兼职蜘蛛人,只为赚取几百块钱。电影中有一段对话,警察问景浩,为了一批货搭上命去,至于吗?景浩压低了声音说,至于。

文牧野在之前接受采访时说,自己的电影里会有失望,但不是绝望。苦难之余,也有短暂的欢乐。片中有一段导演自己很喜欢的戏,是剧中网瘾青年的一场婚礼。婚礼宴席在高楼大厦之间的城中村举行,同是边缘人,他们用“旋一个”干啤酒的鲁莽姿态互相告慰,和解。这是片子里难得松弛的时刻,婚礼之后,景浩带着妹妹坐上了回家的末班车,困得睡着了,妹妹伸出小手给哥哥擦口水。

监制宁浩曾经聊起过文牧野作为新生代导演给他的感动,“文牧野有着清晰的审美方式和完整的电影语言。”悲情、催泪的地方是克制的,是无声的镜头。妹妹担心哥哥,跑掉了一只鞋,这样一个镜头,比起千言万语更让人动容。

笨小孩不笨

《奇迹·笨小孩》的发生地设在深圳,“没有什么不可能”是这个城市的注脚。从当年的小渔村变成如今年轻人奋起一搏的大都市不过短短四十年的时间。文牧野曾在采访里说,他在2020年想在深圳的华强北找找感觉,那是深圳最大的电子商业区,结果发现那里已经改成了卖美妆的,只不过七八年的光景,那个繁华一时的电子商业区就已经找不到了,可见深圳是一个发展迅速的城市。
在影片筹备阶段,文牧野和团队来到深圳做走访调查时,搜集了很多素材,文牧野还采访了几位跟拍打工者的纪实摄影师。其中,有一组照片叫《手机里长大的孩子》,让文牧野十分动容,里面打工人的喜怒哀乐与悲欢离合极为生动,这给文牧野带来了信心,辛苦和幸福并存,这成为了这部电影表达的内核。

一个有着“奇迹”基因的城市,人们在身处贫富差距巨大的“奇迹”之中会如何?影片有两个关键词,一个是奇迹,另一个是笨小孩。“笨”是一种信念、坚守以及苦难之余保有的善良。景浩很“笨”,不服命运的安排源于相信公平;为了救被欺负的女工,勇踹流氓没管下场;原本有最快脱手手机的违法买卖他果敢拒绝。他的队友们也很“笨”,女工汪春梅明明可以拿了赔偿不告工厂毁了她的听力,却一定要个说法。在厂房坍塌,景浩最后的希望破灭时,这群原本无人录用的队友不要工资也要力挽狂澜完成订单……
成功与否最后已经不再重要,这组群像里的每个人就像是平凡世界里寻找自己尊严的英雄,即使在折叠城市的精英们看来,他们笨拙、执拗、傻气,但他们相信奇迹会发生,这恐怕是他们有尊严地活着最后的希望。

这部电影好看且让人信服还得益于全员演技在线。文牧野说,在写剧本的时候,脑袋里就蹦出了易烊千玺。他不负众望,将一个早熟、倔强的年轻人演得让人很心疼,眼神里会有脆弱,也有坚信。
和文牧野在《我不是药神》就合作的演员王传君在片中饰演草根的反面李平,虽然戏份不多,却是一个很有代表性的角色。李经理是现实生活中很常见的一类人,他硕士毕业后来到深圳,顺利进入大公司工作,不求优秀,但求无错,他无法理解像景浩这样的人,为了获得一个机会,为什么要豁出命去。剧中有几段表现景浩不服输的性格的戏,都是在和李经理的对话中得以体现的。每一次李平用过来人的话语开头,“我就知道,你们这类人就是好高骛远”,景浩回怼得很有少年气,“你不也是打工的吗?”“别人不做,你也不做,你是别人的子公司吗?”“这个年龄有什么关系?”

从《我不是药神》到《奇迹·笨小孩》,导演文牧野在社会性和娱乐性上有很多一脉相承的表达,不过目前来看,目后者的风评与前者相比还是差了许多。我后来想了想原因,《我不是药神》的社会价值已经超出了普通意义的电影,里面最大的痛点来自“好人与坏制度”之间撕扯的张力,以犀利、尖锐的批判性而言。《奇迹·笨小孩》要柔软得多,在剧中甚至没有出现一个反派角色,“最大的反派是生活本身”,老梁对着一堆废弃的手机说,“现在山有了,就差愚公了”,幽默之余其实道出了人间真实,有的人注定要比另一些人要努力更多,即使这么做了也不一定能站到同一起跑线。
作为一部命题电影,文牧野已经交出了一份自己的答卷,至少合家欢之后,还是有一个声音会在耳边响起:人生已经这么苦了,相信奇迹,万一呢?













排版:阿田 /核:王海燕


本文为原创内容,版权归「三联生活周刊」所有。欢迎文末分享、点赞、在看三连!转载请联系后台

大家都在看







▼ 点击阅读原文,一键下单本期新刊。

   防失联,微信扫一扫关注“武侠评论”
(微信内直接长按二维码)

网站在不断完善,历史文章持续更新中,敬请期待

  防和谐,部分敏感内容设置了密码访问,公众号输入文章ID获取密码 ID是URL最后的数字,如https://www.wuxiapinglun.com/posts/15250,ID为15250

赞(0) 打赏
版权声明:本文采用知识共享 署名4.0国际许可协议 [BY-NC-SA] 进行授权
文章名称:《卡生:笨小孩也有奇迹,万一呢?》
文章链接:https://www.wuxiapinglun.com/posts/17107
本站资源仅供个人学习交流,请于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不允许用于商业用途,否则法律问题自行承担。
分享到: 更多 (0)

相关推荐

  • 暂无文章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非常感谢你的打赏,我们将继续给力更多优质内容,让我们一起创建更加美好的网络世界!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