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种视野看新闻

今年冬天最火的一把火,由冰雪运动点燃



一个无雪的北京冬日午后,晓津在芍药居地铁口坐上一辆驶往北京郊外的大巴车。90分钟的车程令乘客昏昏欲睡,凡戴克棕色的群山接连向后移动。透过满是雾气的车窗,一点点白色山体映入晓津的眼帘,他知道目的地南山滑雪场已经不远了。


大巴车在滑雪场门口堵了一些时间,此时是傍晚6点半,南山的夜场已经开始。车上的乘客被导游的广播声叫醒,和晓津一样,他们是当天南山滑雪场接待的最后一批游客。乘客已经兴奋起来,待车一停稳,立即蜂拥奔向雪场。


这是晓津第一次来南山滑雪,他只觉得人很多。数据也证明了这一点:新年前20天,南山滑雪场接待游客数量同期增加了10%-15%。这个距离北京市区60多公里的滑雪场,一天最多可接纳9000名游客。


周末的南山滑雪场挤满了人,这也是中国冰雪经济的一个典型缩影:我国刚实现了3亿人参与冰雪运动的目标,冰雪运动正逐渐成为一项新的国民运动、一种新的生活方式。




冰雪运动:

流行的与重新流行的



当夜幕降临,滑雪场的温度开始下降,但这并未阻挡滑雪者的热情。初级雪道上,魔毯将雪道下坡的初学者带到雪道上坡,上下的人一拨接着一拨。晓津发现,初学者以和他年纪相仿的年轻人居多,也能见到不少儿童的身影。


晓津在北京工作了几年,在他的印象中,身边朋友对滑雪的热情是这两年才出现的。现在在周末刷朋友圈,他往往能刷到不少条朋友去滑雪的消息。



滑雪场上滑雪的人群


但在过去很长一段时期,滑雪运动在国内是一项小众运动,一度被称为“贵族运动”。据《2020中国滑雪产业白皮书》,在晓津出生的1996年,全国仅有不足500人滑雪,滑雪更多是运动员专属的专业运动。


到了2019年,国内滑雪人次已经一路飙升到2000多万,他们多生活在一二线城市和新一线城市,大体上是新中产人群。过去两年,冰雪运动都入选了小红书的《十大生活趋势》榜单,截至去年11月中下旬,用户的站内滑雪笔记连续两年同比增长超过200%。


国内滑雪运动由“贵族运动”变成“中产运动”,这一过程和世界滑雪运动的发展脉络相一致。“二战”后欧洲经济逐渐复苏,人们有了更多的休闲时间,滑雪运动开始扩大圈层,成为中产这一新生“有闲阶层”的度假首选。同样的,国内滑雪运动门槛的降低,首先离不开城市居民收入水平的提高。


2019年,我国人均GDP突破10000美元。按照国际惯例,人均GDP超过10000美元时,大众体育运动形式会由相对简易、成本相对低廉的登山、跑步等向较有挑战性、成本相对较高的滑雪、潜水、冲浪等转移。



滑雪场设施的逐步完善,使这项运动的门槛大大降低


与此同时,国内滑雪场等设施的逐步完善,也增加了人们对滑雪运动的可及性。2020年,国内滑雪场数量已增长到715家,而在新世纪之初,这一数字还寥寥无几。


这个雪季注定是特别的,国人对于冰雪运动的热情由于冬奥会而达到一个新的高峰。全国各地的滑雪场正迎来越来越多像晓津一样年轻的滑雪初学者。他们或是工作之余为了放松自我,又或是单纯地被这项运动的刺激感所吸引。他们往往结伴而行,滑雪成为新的社交行为,滑雪场也为周末出行提供了新选择。


晓津是南方人,此前从未接触过滑雪。他之所以开始练习滑雪,一方面和朋友的强烈推荐离不开,另一方面也是希望在繁忙的工作之余增加一种解压的方式。“忙的时候,生活时间全被工作所占据,”他并不排斥参与一项新运动,因为只有在高度专注的运动中才能完全抛开工作。



小红书上关于雪场推荐的帖子不少,晓津这样的初学者成功被种草


北京市郊有南山、军都山、石京龙等近10个滑雪场。虽然南山并不是离晓津家最近的滑雪场,但在做攻略时,他在小红书上看到北京雪场测评的帖子,了解到南山的综合口碑不错,便还是决定绕远去南山。


对于像晓津这样的新手来说,除了滑雪场选择外,教练选择、雪场装备租赁、滑雪前注意事项等都是事前需要做的功课。同行的朋友常给晓津推荐小红书上的相关经验帖,这让他提前做好了充足的知识储备。


夜场的时长较短,对于首次滑雪的晓津而言再合适不过。因为有朋友教学,他没有请教练——这往往是滑雪初学者最大的一笔支出。一趟夜场下来,包括大巴车费、雪具、雪服租赁费,晓津总共花了300多元。这并不算太贵,在他可接受的范围内。


当晚他学会了如何刹车,在初级道上体验了一把风驰电掣的感觉。在返程的路上,他已经开始计划第二次滑雪。


如果说,作为一种新都市生活潮流的滑雪运动代表着年轻、时尚、炫酷的生活方式,因而广受年轻人的喜爱,那么在我国拥有悠久历史的滑冰运动,则代表着一种传统冬季的生活方式,而这种传统,正在迎来久违的复归。



冬日颐和园,滑冰的人很多


自隋唐二代,“竹马”、“冰床”、“冰嬉”等冰上运动就已经出现,其中“冰嬉”于清代发展最盛。随着1953年首届全国冰上运动会在哈尔滨举行,冰上运动逐渐进入北方的中小学校的体育课程。在北海、什刹海滑冰成为一代北京人的冬日记忆。


在那个并不富裕的年代,北方孩子们的冬季一大乐趣就是自制冰鞋,偷摸着跑出去滑野冰。但也许是生活富裕后娱乐方式增多的缘故,冬季滑冰愈发变得可有可无,冰面上游玩的人也越来越少。


在“3亿人上冰雪”的号召之下,这种情形也在逐渐发生改变。“十三五”期间国家大力实施冰雪运动“南展、西扩、东进”战略,全国标准滑冰场馆数量从157家增加到388家,这项传统的冰上运动正在年轻一代中重新流行开来。



冰雪经济的想象力



冰雪经济能够在短时间内蔚为大观,和北京举办冬奥会的背景分不开,这让不少人认为,冰雪产业是在产业政策下催生的:短期的繁荣或许是真的,但大概率无法持久。


这种批评或许有道理,但现阶段同样无法被证实或证伪。冰雪运动是兼具优雅姿势和精细技巧的运动,这对追求身体健康与超越感的人们有着独特的魅力。这是它真正吸引人的地方,而非单纯仅是冬奥会氛围下的尝鲜行为。


极限运动博主姚舜向人们很好地展示了滑雪运动的魅力。冲浪、跳伞、滑翔伞、潜水……他几乎什么极限运动都玩,但一到雪季,他基本上都在雪场度过,滑雪成了冬天他唯一的“正经事”。



滑雪中的姚舜


2016年,姚舜在瑞士旅行时完全爱上了滑雪运动。作为初学者的他虽然一路跌跌撞撞地从山腰上滑下,但也感受到了下滑的刺激感。这是属于滑雪的魅力:不管是什么水平,任何人只要站在雪板上,都能体验肾上腺激素迸发的感觉。


姚舜运动天赋很高,自学单板10天后就去考教练证了。很快,他就不满足于雪场的人造雪道,去登没人登过的雪山,涉足没人到达过的地方,成了他滑雪的追求。滑雪因此让他看到了新的风景,但对他而言更重要的是,滑雪成为了他自我理解的一种方式。


因为热爱,所以滑雪自成目的;因为危险,所以滑雪需要全神贯注,发挥个人能力的极限——这几乎让姚舜立马沉浸在其中,迅速达到兴奋的状态。这种体验被心理学家称之为“心流”。心流只是令人振奋的一刹那,但就在这一刹那中,姚舜感到无比的自由。他知道了为何自己喜欢极限运动,“感觉一下子通透了许多”。


滑冰和滑雪一样,也是一项优雅的冒险。76岁的姬大爷每天中午11点都准时出现在北京国贸冰场,22年来都是如此。他55岁才开始学习花样滑冰,当他上冰的时候,总是戴着一部大耳机,伴随着音乐时而伸开双臂旋转,时而抬手仰望天空,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滑冰中的姬大爷,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


2020年夏天,有人随手将姬大爷滑冰的视频发在了网上,他一下子就火了。视频中,他在坂本龙一《圣诞快乐,劳伦斯先生》的背景音乐中滑冰起舞,网友因此称他为“国贸劳伦斯”。


后来经媒体报道,人们才知道姬大爷的人生并不顺利,儿子、老伴和母亲都一一离他而去了。但他并不感到孤独,滑冰让他感受到幸福。冰刃上的他可以忘记生活的重量,变得轻盈起来。姬大爷的故事感动了很多人。


冰雪运动有刺激感但又不失优雅,独特的魅力让它不仅局限于是年轻人的运动,各个年龄段的人们都能在乐在其中。而当人们开始发现冰雪运动的魅力,真正热爱这项运动时,不会吝于为热爱花钱。



滑雪让各年龄段的人都能乐在其中,雪场上能见到不少儿童在练习滑雪


姚舜很乐于为自己的这项爱好花钱,他身边大多数年轻人也是如此。瑞士之行后,每年冬季他都会去欧洲滑雪,花在滑雪上的花销仅次于跳伞。疫情发生后,由于出不了国,他连续三年在新疆阿勒泰度过雪季,和南山滑雪场一样,这里的游客也逐年增多。


客流量多了后,冰雪产业才有了盈利的可能,这首先体现在产业链下游。


杨杰在南山滑雪场开有雪具店,做着雪具和雪服的租售业务。6年前他的雪具店刚开业时,南山滑雪场的雪具店寥寥无几。他笑称起初创业纯粹是“为爱发电”,而如今南山的雪具店已增长到22家。


客流量的增长也反映到杨杰的生意上。他的雪具店于2018年开始盈利——在生意最好的时候,南山的雪具店几乎全被抢购一空。看着生意越来越好,杨杰去年又在南山开出了第二家店。


在开店之余,杨杰本身还是一名滑雪教练,在南山教授单板滑雪。他在小红书上开了个“杰哥很OK”的账号,常分享一些学员的滑雪视频,底下求问教学价格的评论比比皆是。



杨杰


作为冰雪运动的种草平台,小红书吸引了不少像杨杰这样的从业者入驻。除了杨杰这样的教练在小红书上分享滑雪技巧外,小红书用户还会分享滑雪消费体验、滑雪避雷指南等。这些互动内容会推动其他用户去线下消费,而后新的用户体验继续产出,最终形成一个冰雪消费的正循环。


由于承担着巨额的投资和运营成本,目前处于产业上游的滑雪场短期内还难以实现盈利。为此,小红书积极拓展线下优质冰雪资源,与全国头部雪场、冰场进行合作,为雪场、冰场、教练进行引流,从平台侧助推产业发展。


虽然冰雪运动具有鲜明的季节性,且在国内尚处于起步阶段,但当它逐渐渗透到人们的生活中来,冰雪经济已经有了持续成长的可能性。



新运动,老情怀



虽然冰雪运动被认为是消费主义下对休闲和浪漫想象的一个网红符号,冰雪产业也被认为是时代背景下国家主导的又一项产业政策的结果,但冰雪运动流行的背后,同样和它向人们呈现的魅力相关:失重的感觉让这项运动接近于飞行,与人类最古老的欲望相吻合,于是这项运动在多个因素推动之下才真正流行起来。


今年元旦假期过后,同程旅行大数据显示,冰雪旅游相关的酒店、景区均有大幅增长。其中,滑雪场门票预订量环比增长110%,冰雪世界类景区门票预订量环比增长220%。冰雪世界和滑雪,都进入了元旦假期景区热门出游主题的TOP5。


失重的感觉让滑雪接近于飞行,这与人类最古老的欲望相吻合


从一项运动,到一种生活方式,一到冬天,国人就进入冰雪季,享受冰雪运动带来的乐趣。这虽然是一项新生活方式,但其实自古以来,国人对于冰与雪并不陌生。


中国人对雪的情怀很深。雪落之时,吟诗作赋、饮酒烹茶、外出赏雪,是中国古代文人不可或缺的冬日志趣;落雪为号、宴请宾客,则是中国古代平常人家的冬日习俗。


中国人爱雪,是因为“风雨送春归,飞雪迎春到”:雪是春日来临的信号,瑞雪更是预示着来年的丰收;飞雪之时,天地一色,一尘不染,正如“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雪成为孤高清绝的象征,是中国人心境的外化和彰显;“欲将轻骑逐,大雪满弓刀”,雪与高山的相遇所形成壮丽奇伟的景观,又成为国人释放热血的竞技场……


从古代到现代,中国人赏雪玩雪的方式虽然在变,但对雪的情怀却一以贯之,从未变过。近期,小红书推出《中国有好雪》短片,用中国独有的山水画调性,配合中国古诗词解说,将传统中国对雪的情怀和现代冰雪运动结合起来。整个短片阐释了一个事实:无论是古代的咏雪、玩雪,还是现代的冰雪运动,雪都是国人抒发情感的重要意象。



冰雪运动作为现代体育项目和新的生活方式,正用现代的话语诠释着人们对于雪的旧情怀。


几乎所有的滑雪爱好者都不会满足于滑雪场的雪道,他们都想滑粉雪,都有挑战没人攀登过的雪山的目标。大雪覆盖了群山,白茫茫的一片。想想看,当没有人的时候,四周寂静一片,整个世界好像都是滑雪者的。其中心境,国人再熟悉不过,莫过于现代版的《湖心亭看雪》。


大雪是自然给予人们的馈赠。在赏雪、玩雪的过程中,人们天然地思索自身和周遭世界的关系,然后汲取力量再度出发。这或许是冰雪运动得以流行,全世界的人们都能从中获得共鸣的一大原因。


无论如何,这个冬天最火的一把火,已经由冰雪运动所点燃。去年之雪今安在?人们纷纷抓紧时间参与其中,用自己的方式赏雪、玩雪,体验冰雪运动所带来的乐趣。新的生活方式悄然来临,上小红书APP搜索“2022冰雪之约”,和2亿人一起分享冰雪新生活。


(文中晓津为化名)



策划丨三联.CREATIVE

监制丨沈艺超

微信编辑、设计排版丨袁昌佑

作者丨夜间部

图片来源丨 视觉中国、小红书







*文章版权归《三联生活周刊》所有

欢迎转发到朋友圈,转载请联系后台


   防失联,微信扫一扫关注“武侠评论”
(微信内直接长按二维码)

网站在不断完善,历史文章持续更新中,敬请期待

  防和谐,部分敏感内容设置了密码访问,公众号输入文章ID获取密码 ID是URL最后的数字,如https://www.wuxiapinglun.com/posts/15250,ID为15250

赞(0) 打赏
版权声明:本文采用知识共享 署名4.0国际许可协议 [BY-NC-SA] 进行授权
文章名称:《今年冬天最火的一把火,由冰雪运动点燃》
文章链接:https://www.wuxiapinglun.com/posts/16993
本站资源仅供个人学习交流,请于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不允许用于商业用途,否则法律问题自行承担。
分享到: 更多 (0)

相关推荐

  • 暂无文章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非常感谢你的打赏,我们将继续给力更多优质内容,让我们一起创建更加美好的网络世界!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