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种视野看新闻

碧树西风:怎么才能治好自己身上的妇人之仁?

我们有个读者,应该是天天看,看了有两三年了。因为我看他言谈中,能够很清楚的引用我过去两三年来写过的内容,甚至哪一篇,是个什么观点,什么时候推送的,当时的背景信息是什么样的,他都能讲的出来,而且都能对上。

既然你这么有心,那我也不藏着掖着,就不客气了,别怪我说话刻薄。

你要是没下功夫,我对你客气是一种礼貌,你下了这么大功夫研究我,我再对你客气,那才是对你的不礼貌。

这个读者看了那天大号聊。他应该是看了文末,天道有轮回,苍天饶过谁那一段,有感。

那段日子的文章他应该都看过,他举了另外一个近似的例子,更早,比文中提到的和金融大V们的交集还要早一年多。

那时候有个叫那什么来着的炒房客大V,转载我的文章,我知道,听当时好些读者留言告诉我。

他们给我讲的,说他们是人家的粉丝,因为看到转载我的文章,被吸引来的。

我知道了之后,就安排助理去要求对方删文,因为没有经过我的许可,我也不会许可一个炒房客大V转载我的文章。

这个读者说,他看懂了,他猜测我的用意是不想和那位产生关联。或者说,在咱们这位老粉眼里,我是一个只注重自身安全的人。

后来那位炒房客大V,多次推荐过我,说过我的好话,他的粉有相当一部分人因此来关注我。

但是我从来没有说过对方哪怕一句好话,自从我知道这些人是打那儿来的,我前后写过七八篇指名道姓的骂那位炒房客大V的文章,而且骂的很彻底。

我并不仅仅是从道德的角度否定对方,我是全面否定。否定对方的一切,不仅包括人品,也包括能力,投资策略,思路,方方面面。

全面否定。

甚至,很早之前,我还曾经对其发动过人身攻击,我嘲讽过人家的私事,言语十分刻薄。

最终这个大V很愤怒,他名气比我大,粉丝比我多,一而再,再而三的好意推荐我,从我这里得到的只有批驳,甚至羞辱。他忍不住回骂了我。

再然后,没过多久,他就被全网封了,销声匿迹,且不准其转世投胎。

这就是整个过程。

咱们这个老粉,关注我很多年了,天天都看,他觉得,西风也不像是个刻薄的人,也不像是个爱管闲事的人,更不像一个嫉恶如仇的人。

那这一切究竟是为什么呢?

他总结了一下,做了如下推测。

他觉得,西风肯定是提前知道了点什么,认为那个大V本身就是一个定时炸弹,是个很不安全的存在。恰好这个大V多次主动推荐西风,这让西风很尴尬。

西风担心,担心别人误以为他和人家有什么关系,将来出了祸事,牵连到自己。于是竭尽全力的羞辱对方,生怕撇不清关系,甚至不惜全面且深刻的批驳。

最终还算那个大V有良心,临终前,回骂了西风,坐实了双方水火不容的立场。

所以很简单,西风就是这么一个人。他为了自己的安全,是没有义气可言的,哪怕恩将仇报。

……..

原话比这个长得多,大概是这么个意思。听得我哭笑不得。

首先我无意自辩,你心目中的我是个什么形象,那是你的自由,嘴长在你脸上,正如脑子也长在你脖子上。

这段历史,曾经发生过的历史可以有两种解读。

第一种解读就是你说的,那个炒房大V也许真的是看了我的内容,深以为然,欣赏我所以转载推荐。以至于很多他的粉丝跑到了我这里,告诉我,他们是因何而来。

我知道后,去查这个大V的底,发现对方是个危险人物,急于自证清白,不得不狠踩对方,务必触发对方互踩自证立场。

这是一种解读,我是一个自私的小人。

第二种解读其实我也听到过,有读者跟我讲。他也曾经是那个炒房大V的粉丝,也是被推荐来的。

当我得知后,我去看了人家的内容,发现对方是个祸害,于是出于公义之心,降妖除魔,与之宣战,最终,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坏人终会伏法。

这也是一种解读。

你问我是哪一种?我觉得根本没有意义。你把我想的那么坏也好,想的那么好也罢,在我看来,都不重要。

什么重要?你自己学到了点什么才重要。

持有第一种看法的这个读者,脑子肯定是没有问题的,没毛病。你能从中看出阴谋论,说明勤于动脑。

但是神经有问题。

为什么?因为得出的结论。

你最后得出的结论是我不讲义气,让我哭笑不得,我为什么要讲义气?

我给你打个比方,现在小区里有一只耗子,它说它跑到我家里,是来拜年的,还带了礼物。

我反手就告诉居委会,结果大妈下了耗子药,把它逮住,放在笼子里,沉入河底养荷花去了。

然后你就说我不讲义气,居委会大妈残忍,这了那了的。

首先我问你,我为什么要对一只耗子讲义气?何况它来送礼,经过我同意么?

大妈逮耗子,不下耗子药下什么?下战书么?

就算居委会大妈下一道战书,约定哪天决斗,你觉得耗子就一定会来?

逮住一只耗子,沉河底,沉就沉了呗,你到底哪根筋搭错了,还要叫屈?为一只耗子叫屈?

我有的时候,面对这种问题,都不知道说什么好。

,特别感慨班长与大永,感慨什么?感慨他们拎得清。

大永不想让班长救同学,因为班长是狙击兵王,一个人能顶一个连。班长执意冒死救他的同学 ,是因为他的同学身上有情报,能换一个军。

大家都在算账,算得非常清。

他们没有感情么?班长从不流泪他就没有感情么?

错,他对身后的土地有着深沉且热烈的爱,他爱他的祖国,他爱他的父老乡亲。

他知道在打仗,他知道有多不容易,所以他让自己把眼泪憋回去,让全班的战士都把眼泪憋回去。

如果他活到今天,听到你们这些奇怪的问题,不知道他作何感想。

就像博物馆失火了,先救名画还是先救一只无辜的耗子?

你说呢?这种问题有必要思考么?

一个炒房客,值得你同情么?你同情他,他问你收房租的时候,高价转卖给你的时候,他同情你么?

这种到底要不要杀一只狐狸救苍生的话题能不能不要再问了?或者讲,不要再想了。想这东西干什么?闲的蛋疼么?

我们小时候,居委会家家户户送灭鼠药,一直以来都这么干的呀。你说下药是对老鼠的欺骗?

欺骗就欺骗了,so tama what?

我真的是弄不懂你的逻辑。

你脑子一点问题都没有,非常聪明,从你那种阴谋论的对他人的揣测,就说明你思维很OK的,起码防人之心你有的。

但为什么结论是扯淡的呢?很简单,你白左了。或者说,这个年代,食物太过剩,人太闲,聪明的,有脑子的人,也被传染了白左这种病。

白左是一种病,千万不要被传染,染上就完了。你再有力量都发挥不出来了,人傻掉了,从根子上傻掉了,彻底没有战斗力了。

你等于把自己的双手双脚全都捆起来了,自缚手脚。

这种病要治好只有一种办法,那就是送你上战场。

《狙击手》里班长怎么对大永说的?他说你的眼力比我好,如果手再快一点,你娃儿比我霸气。

这话给你翻译翻译,班长是在告诉他,你的天分比我高,只要你心狠一点,你就是狙击之王。

大永是怎么成长的?怎么从一个只会抹眼泪的学生兵变成美军眼里的幽灵死神?是班长教的?不,是班长死了。

班长死了,大永再也没有依靠了,他要么去地底下陪班长,要么,替班长找回场子,干掉那俩美国狙击手,让他们看看,谁才是王。

压力,真实的压力,是磨砺一个人最好的舞台,没有之一。

你需要的是去应聘压力更大的工作,更有挑战的工作,比如去华为应聘核心研发,去华为做海外销售,硬碰硬的直面来自全世界的竞争。

在高度的精神压力和工作任务下,你的妇人之仁马上就治好了,因为治不好,你就被对手一枪爆头,提前领盒饭去了。

   防失联,微信扫一扫关注“武侠评论”
(微信内直接长按二维码)

网站在不断完善,历史文章持续更新中,敬请期待

  防和谐,部分敏感内容设置了密码访问,公众号输入文章ID获取密码 ID是URL最后的数字,如https://www.wuxiapinglun.com/posts/15250,ID为15250

赞(0) 打赏
版权声明:本文采用知识共享 署名4.0国际许可协议 [BY-NC-SA] 进行授权
文章名称:《碧树西风:怎么才能治好自己身上的妇人之仁?》
文章链接:https://www.wuxiapinglun.com/posts/16956
本站资源仅供个人学习交流,请于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不允许用于商业用途,否则法律问题自行承担。
分享到: 更多 (0)

相关推荐

  • 暂无文章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非常感谢你的打赏,我们将继续给力更多优质内容,让我们一起创建更加美好的网络世界!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