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种视野看新闻

30来岁的90后,立住了么


90后逐渐进入30岁,成家、创业、为人父母,已在人生中流。他们在青春里经历了什么?发现了怎样的自我?又立住了什么?三十而立的立,是在生活河流踩到了第一块岩石。真故发动了一次有数百位90后参与的征集,试图从他们的蜕变中发现一些秘密。

立,是发现意义

患有強直性脊柱炎,使我放弃了高中时成为飞行员的理想,也没能考取心仪的学校。1992年出生的我认定自己天性愚笨,遇事便自我怀疑。

带着遗憾,我进入部队寻求发展,当时很拼,奔着考学提干或者长期干士官在努力。我干劲十足,一直保持着优异成绩,获得优秀士兵的称号,并且是全连新兵里唯一一个不用站夜哨的。连长说,如果有人超过我,我再去站哨,可惜这个人一直没出现。
在一次行动中,我立下二等功。退伍后,被分配到刚刚脱贫的贫困县事业单位上班。
回想过去,30岁前的自己,机智不足且心太高,还好找到了自己的价值。现在的我能接受平凡的自己,乐在其中,虽然在地方单位,也大有可为。

   来一杯可乐

图 | 二等功奖章

北大博士毕业在一所二本院校当老师,30岁之前一直是学生,30岁才正式工作。毕业后,我们班同学基本都留在了北京,多数在首经贸、国科大、中央党校等学校当老师。我没像他们一样,而是退守到福建老家的一所二本院校执教。

对于我的选择,身边人都挺支持,毕竟北大的氛围比较自由,有人选择留在北京继续做精英,也就有人选择回到小地方做个普通人。

我所在的二本院校是福建江夏学院,一周上两次课,工资也不低,空余的时间可以出去玩,申请项目,写论文,给别人讲课赚钱。我本就没什么精英感,感觉自己就是个普通人,婆婆之前开了个小超市,寒暑假不忙,我经常帮她给顾客送水、送饮料。目前的生活安逸又自由,如果再来一次,我还会这么选择。

   Sniper

|与家人和同事去游玩

我是普通二本院校毕业,在北京工作六年,走了很多弯路。刚开始在一家小影视公司上班,被老板打压,月薪只有2500,动不动还被骂,被羞辱。有一次工作没做好,他直接开骂:你他妈有没有上过大学?还让我把毕业证和学位证拿给他看。这种羞辱在此后好几年里,一直让我对自己的学历不自信。

二本生不像985、211高校的学生,我们没有好的资源,没有优秀的圈子,上升通道只能凭借无所惧怕的勇气和运气。好在28岁的时候我交到几位良友,并认识了现在的妻子,他们给我很多指导和鼓励。开始疯狂读书,常常读到夜里两三点,像海绵一样疯狂吸收很多东西,眼界也拓宽了很多。

现在我32岁,工作已稳定下来,孩子刚刚出生不久,算是勉强立住了。学历对我已经不再重要,但我不会丢掉持续冲撞世界的那股勇气,多读书,多思考,多与这个世界对话。如果等不来运气,勇气就是我唯一筹码。

   有言

大学教师一枚,已婚已育,目前是一岁娃的宝妈30岁以前,在职场躺平了五年,日子不温不火,婚姻关系平淡无奇。30岁开始孕育生命,一晃宝宝一岁了。

怀孕期间我意识到危机,宝宝即将出生,我怎么能这么蹉跎?为母的责任,让我在职场上不再躺平,参加了教学比赛,尝试发表高水平论文,完成职场晋升的一小步。现在开始攻克学历,争取在宝宝上幼儿园前念完博士,和她一起成长

   Andy

|与孩子合照


我是一名重度抑郁症患者。小时候有先天性唇腭裂,又经历校园欺凌,产生心理阴影。在此后很多年里,我都不愿接纳自己。上大学后,抑郁症开始发病,没有处理好的伤口集中爆发出来,整个人陷入到巨大的孤独和黑暗里。
这十年里,我循规蹈矩地努力做一个正常人,顺利毕业,出国留学,拿到学位证后回国,父母让我考国家公务员。我也考上了,但在面试前落荒而逃,突然意识到自己不适合这样的人生,这仅仅是父母替我做的选择。我平时说话太直,不会拐弯,又有心理问题,根本不喜欢那种人际关系复杂的工作。

目前,我在一所不大的城市当中学老师,这是我相对喜欢的工作,和学生交流会发现自己的不足。三十而立,从情绪稳定方面来说,我的确慢慢立起来了,比以前更了解自己,抑郁症也缓解很多。
   如实

28岁,在法国读博士,前两年开始当助教的时候,感受过一次人生的转折。我在学生时期有非常严重的早起困难,上午的课只要不记考勤,多半都去不成。当了助教,第一个学期讲课,全都被安排在早上八点,冬天的早上黑灯瞎火好似半夜,闹钟一响眼睛立刻瞪得像铜铃。也许,职责是最好的驱动力,正所谓屁股决定脑袋。

忽然就想起王小波的《三十而立》,一个混不吝的少年成长为人模人样的大学教师。此后他非但不再迟到,每次上课还要提前到校,为了给每张实验台分实验用具。我想,让人长大的不是年龄,而是多了一些责任。

   谋生的缪斯

立,得有经历

大学毕业就结了婚,后来开化妆品店赔了10万,期间老公被合伙人坑,没赚一分钱。接着,我和老公去北漂,攒了13万交给公公,2018年落户天津,生活进入正轨。我和老公想在天津买房,于是把老家房子卖了,没想到公公把卖房的一百多万全投进了理财公司,被骗得分文不剩。

此时,我们已快到三十岁,多年的打拼付诸东流,一切又回到原点。老公颇受打击,一蹶不振,又遇上疫情,他索性以转行的名义辞职在家修养,什么事也不干。我一个人坚持工作,无数次通宵加班,最终感动老公,至此他开始奋发图强。

现在我们天津的房买了,虽然很偏僻,很小,但终究是个家。因为共过患难,我们夫妻的关系也粘合得更紧,不抛弃不放弃,一切都在慢慢好起来。

   小小

30岁这年只想断舍离,回老家的小县城考教师编,过安稳日子,不再幻想自己能在一线城市混出人样。

20岁到30岁期间,我在深圳和上海做了近10年英语客服,技术含量不高,工资不过万。因为体虚,在深圳花大量时间和金钱去搞中医养生,效果不佳,反而负债累累,职业发展也逐渐陷入瓶颈。

29岁时,亲戚建议我去做英语教师,感觉这个提议不错。于是30岁开始考教师证和教师编,但精力有限,就选择了脱产全职学习。生活上,没有收入,又负债,全靠家里救济。经常被母亲数落,30多岁的人一无所有,没工作也没对象。实在撑不下去了,只好妥协,回老家过安稳日子。

   张景惠

差几分没考上北大研究生,这是我30岁前最大的挫败。被这种挫败感吞噬了很久,催毁了我此前建立的信心。

后来南下深圳,赚钱,跟几乎一起长大的男友结婚,有了自己的房子。30岁后,我玩了很长一段时间,感觉自己技能匮乏,于是选择回到学校读书,学习了一门新语言。可不知为什么,现在回学校见导师时,还是感觉很惭愧,这好像不是我该有的样子。

一直在回想,如果当年考上了北大研究生会怎么样?人生可能就是另外一种经历。兜兜转转,还是填不平当初的那个自己。

   丘丘

|我和孩子


30岁,还没立住,心态仍在波动起伏。2014年毕业,怀着对事业单位的向往,考入省直事业单位。上班后却发现收入很低,工作清闲,不想把青春浪费在伺候领导和熬年岁上,毅然辞职重头开始。

之后,做过银行客户经理,干过摄助、广告导演、自媒体制片人等,经历了社会毒打和世态炎凉后,身心俱疲。为了贪图一时的安稳,又回到了一家国企,过上朝九晚五的生活。现在有了家庭和孩子,少了原来的冲劲儿,意识到家庭责任,变得更加谨慎,不敢跳槽。

可成为了自己原来不想成为的人,又有所不甘。

   Tank

过去的两个冬天,是我有生以来最暗冷的时光。

两年前,久病不愈的哥哥突然离世,留下年迈的双亲和我,一家人还没能从中释怀,去年父亲又确诊癌症。我瞒着父亲,告诉他只是普通肿瘤,一个人带他去陌生城市找医院,做检查,动手术。病情稍稍控制后,每次复查前,我都紧张到好几晚睡不着,担心会复发。

没想到半年后果然复发,瞬间天崩地裂,我蹲在医院的走廊哭到口罩湿透,觉得人生好绝望。可崩溃过后还是得擦干眼泪直面人生,扛起这个家,现在每个月都带着他去检查、治疗,早已负债累累。

过完年我就30岁了,一直单身,也错过几个很好的人,已做好孤独终老的打算。相比爱情,家人更重要,不知道还能陪伴父亲多久,他这一生有太多的不如意,我希望尽自己最大能力照顾好他。

   泡泡

|医院外景

最重要是接纳自己

北漂族,办公室小职员一个。30岁之前总觉得时间还很长,还能做的更多,总是把自己打扮得成熟一点,有钱就花,就是那种少年不知愁滋味。

去年我和妻子在廊坊买了房子,花完全部积蓄,没靠任何人支援,打算在明年年底装修。生活质量也因此大不如前。现在我俩的工资,交完房贷和房租以及孩子的学费,剩下的仅够日常生活,分文不剩,终于体会到了一分钱难倒人的感觉。

我决定减去一切不必要的开支,比如之前我喜欢抽烟的时候含着一块绿箭薄荷糖,现在我打算去掉这个习惯,省一分钱是一分钱。积少成多嘛,对自己说一声:革命尚未成功,请勒紧裤腰带。

   Loki.yuit

快30岁,在老家,我找到了自己的位置。四五线小城,去年买了房子,首付不多,只有几万块。自己跑大厅办手续,装修时找工人,和各种师傅扯皮,买材料,弄宽带、门窗、衣柜等。

现在已经还贷一年,房子带来了安全感和归属,心里非常踏实。身边朋友都信任我,有什么事都向我咨询,居家好物之类的链接分享了无数个。关键是找到了那个他,已经过完礼,下周订婚。

买房子之前我刚被人伤透心,感觉男人碰不得,会变得不幸。哈哈,打脸了。现在我觉得每一天都挺开心的,祝大家也如愿以偿。

   姜月

|卧室一角

28岁是我的人生谷底,立志做个善良的人。
那年父母生大病,我前后签过三次病危通知书,一个人给爸妈在ICU门外守夜,守了四个晚上,一度以为这个家就这么垮了。30岁之前我没攒过一分钱,身处名校、名企,全身都是名牌,是个傲气且明媚的人。直到发生这些事,让我学到很多。


父母身体恢复后,我决定去尼泊尔做义工。当时有两个任务,一个是英语教学,另外一个是妇女鼓励计划,帮助一些想要走入社会做工的女性,教她们学习一些基本的技能和简单的英文。那时候觉得,即便我一无所有,仍然可以用我的善良为这个世界做一点点事。
两年,工作之余,我开始培养自己的兴趣好爱。一个是烘焙,我拿了三个资格证,每次看到成品出来的时候,香喷喷的,觉得很治愈。我也坚持在做公益,参加了一个公益项目,是通过网络教学给温哥华一些普通华人家庭的小孩子教中文。做公益给了我最底层的信心,一个人的善良足以让这个人发光。现在父母退休了,过着安稳的生活,今年我用自己挣得钱买了一套房子,还给他们买了一辆车。
   Phoebe lewis

图 | 三十岁生日

30岁前,喜欢追求自我,不喜欢的事情可以不做,要折腾,要探索,梦想成为一位伟大的女科学家。

我一路从本科读到国内一流大学的动物学博士,拿到国家资助,出国学习一年,回国后到全国各地做野外考察。不觉得女性身份会束缚我的梦想,于是放弃去地方高校的机会,在北京继续读博士后。

疫情最严重时我的孩子出生了,面临生活和工作上的双重现实问题,我开始承认自己只是个普通人,一位艰辛的母亲。科学梦想无法支持现实生活,女性科研工作者更是举步维艰,严苛的淘汰制度,一度让我开始为了发文章而发文章,始终处在焦虑中。也许孩子是促使我反思的源头,我决定踏实下来,慢慢走,重要的是找到那份本心。

成为不了伟大的科学家,就做一个勤勤恳恳的科研人。以后想跟孩子说,妈妈虽然普通,但也是很棒的,对吧。 

   科研搬砖人

童年就有个梦想,觉得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本科期间就一直刷GPA,参加各种活动,为出国做准备,大三的时候发现家里的条件不足以支撑我出国读研,于是在国内保研。

在30岁的这一年,被父母劝说考公,经过一段时间的努力,上岸了。可觉得越来越偏离童年的梦想,逐渐躺平。身体也经不起折腾,以前熬夜、吃麻辣锅、喝咖啡身体都没啥反应,30岁这一年,我开始晚上10点就睡觉,下午3点再接触咖啡因,当晚就会失眠。

考进体制本不是我的职业规划,感觉自己没立住,与童年的梦想渐行渐远。

   Locmanluo
– END –
本期策划 | 吴寻


往期回顾

   防失联,微信扫一扫关注“武侠评论”
(微信内直接长按二维码)

网站在不断完善,历史文章持续更新中,敬请期待

  防和谐,部分敏感内容设置了密码访问,公众号输入文章ID获取密码 ID是URL最后的数字,如https://www.wuxiapinglun.com/posts/15250,ID为15250

赞(0) 打赏
版权声明:本文采用知识共享 署名4.0国际许可协议 [BY-NC-SA] 进行授权
文章名称:《30来岁的90后,立住了么》
文章链接:https://www.wuxiapinglun.com/posts/13035
本站资源仅供个人学习交流,请于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不允许用于商业用途,否则法律问题自行承担。
分享到: 更多 (0)

相关推荐

  • 暂无文章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非常感谢你的打赏,我们将继续给力更多优质内容,让我们一起创建更加美好的网络世界!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