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种视野看新闻

阿巴斯访以:“勉强外交”换不来“新和平” | 京酿馆

巴以局势是一个“谈者不打、打者不谈”的怪圈。


2021年12月17日,巴勒斯坦抗议者在约旦河西岸城市纳布卢斯北部的一座村庄与以色列士兵对峙。图/新华社


文 | 陶短房

当地时间12月28日晚,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PA)主席阿巴斯访问以色列,并与以色列政府第三号人物、国防部长甘茨进行了会晤。

据以色列国防部长新闻处消息,会晤后,双方决定采取一系列“加强信任”的措施,包括给予居住在约旦河西岸的巴勒斯坦阿拉伯人和加沙地带居民的合法地位;发放巴勒斯坦商人进入以色列的许可等。此外,以色列还将加快为巴勒斯坦汇出1亿谢克尔代收税款。

这是近期以来阿巴斯同甘茨的再度会面。但自2010年阿巴斯在美国会见以色列时任总理内塔尼亚胡后,巴以双方领导人再未有过直接会面。2014年,以色列和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和谈破裂,也至今未恢复。

而最近几周,一度有所平静的巴以安全局势再趋紧张,这给双方都带来巨大压力。也因此,此次巴以高层会晤,被一些分析人士解读为“破冰之旅”。


2021年9月,阿巴斯在联大会议上发表视频讲话,呼吁召开国际和平会议,要求以色列在一年内从约旦河西岸、加沙地带和东耶路撒冷撤出。图/联合国官网

破冰之旅?

以色列罕见对巴主动示好


2005年,阿巴斯就任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主席,此后一直连任至今。阿巴斯也曾多次访以,并与以色列高层领导人频繁会晤。

但在2014年,因为内塔尼亚胡单方面启动被占领土上犹太人定居点工程,且拒绝“两国方案”,面对内部强大压力的阿巴斯宣布“巴以和平进程破裂”,此后巴以双方便中止了高层公开会晤。

美国方面,前任总统特朗普上任后的一系列亲以色列举措,令巴以关系陷入1982年黎巴嫩战争结束后的冰点。而拜登上台后,明显从此前“无条件迁就内塔尼亚胡”的态度上有所后退。

今年5月,美国政府公开表示,计划恢复与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间的关系,到12月21日至22日,美国国家安全顾问沙利文访问了以色列和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所控制的约旦河西岸,系2014年以来首次。分析人士称,这表明美国“希望看到一点这方面的进展”,以缓解其在国内国际因此前特朗普“无条件袒护”内塔尼亚胡而招致的广泛不满。

2021年5月,巴以间爆发近年来最大规模武装冲突,并催生一系列暴力事件。而引发冲突的焦点地区东耶路撒冷,恰是哈马斯鞭长莫及、阿巴斯及其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责无旁贷的区域。


因此,在甘茨等以色列政要看来,和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恢复接触,至少可以让此前一再“搓火”的热点稍稍冷却一些,缓解以色列国内安全压力。

正因如此,今年8月29日,上任仅两个月的甘茨首次作为以色列国防部长访问了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总部,并与阿巴斯进行了会晤。此前一个半月,甘茨还和阿巴斯通了电话,这是十多年来巴以高层首次进行如此级别的高层接触。

与此同时,甘茨还推动以色列政府向巴勒斯坦人增发工作许可证,并向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提供5亿谢克尔贷款。这两项措施,无疑都有助于缓解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财政困难,改善巴勒斯坦人民生,是2014年以来以方极为罕见的主动示好。

2021年10月19日,在耶路撒冷老城大马士革门附近,以色列警方抓捕了一名巴勒斯坦人,随后导致巴以再次冲突,17名巴勒斯坦人受伤。图/新华社

会谈成果

有益于缓解巴以双方压力


据各方消息人士披露,此次会谈持续约两个半小时,地点则在位于以色列罗什哈因的甘茨家中。

在此次会谈的绝大多数时间里,以色列军方负责与巴勒斯坦方联络的联系人“COGAT”阿利安,巴勒斯坦方面负责与以色列协调的联系人、情报部门负责人法拉吉,以及阿巴斯主要顾问、民政部长谢赫等人都参加了会晤。而剩下的一小段时间,则是阿巴斯与甘茨的“一对一”,在这段时间里两人谈了些什么,目前还不得而知。

甘茨办公室在一份声明中称,甘茨在会晤中强调了“双方在加强安全合作、维护安全稳定及防范恐怖主义和暴力等方面的共同利益”,并“将致力于推动双方在民事、经济等领域建立互信的措施”。

阿巴斯方面,则由谢赫领衔发布了一份简短的声明,称“会谈讨论了创造政治视野的重要性,以寻求政治解决方案,也讨论了由于(以色列方面扩大)定居点做法所导致的现场紧张局势”,以及“许多安全、经济和人道主义问题”。

12月29日即会晤第二天,以色列国防部宣布将与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建立“互信措施”,其中包括以色列恢复代征代付给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的过境预付款(暂定金额上限3200万美元),增加向巴勒斯坦人发放600张额外的以色列入境工作许可证,以及允许巴勒斯坦商人进入以色列境内等。

以色列方面这一系列积极动作,显然有益于缓解目前因巴以安全局势再趋紧张给双方带来的压力。


2021年8月25日,靠近加沙地带北部边境的斯代罗特,以色列军队在执勤。因冲突升级,以军8月22日声明决定向加沙增派军力。图/新华社

“勉强外交”

难以实现巴以“新和平”


尽管看似取得了不少“积极成果”,但绝大多数观察家却认为,此次甘茨与阿巴斯的会晤无助于从根本上解决巴以问题,相反,很可能因为“吃力不讨好”,给与会二人带来麻烦。

而此次会晤,甘茨只能在自家私宅接待阿巴斯,这无疑表明,会晤中两位“男主角”,非但阿巴斯不能代表整个巴勒斯坦方,甘茨也无法充当以色列政府的代言人。

巴勒斯坦方面,哈马斯才是巴以武装冲突和对以暴力事件的“总导演”,而美国奥巴马、拜登“不与哈马斯接触”的僵硬政策,只能令巴以间安全、暴力方面的任何讨论、协调和“共识”毫无意义。特朗普时期直接“无条件袒护”内塔尼亚胡的做法,更刺激了哈马斯势力越来越大。

以色列方面,5月爆发的巴以冲突导致一心借“点火”巩固执政地位的内塔尼亚胡作茧自缚,最终在6月13日以微弱劣势被七党联盟掀翻,后者确立了由极右翼贝内特和中间派拉皮德 “轮流坐庄”的联合政府。

而现任总理贝内特不但是右翼,更长期出任被占领土犹太人定居点代言人,被公认“比内塔尼亚胡还像内塔尼亚胡”。

今年8月,甘茨与阿巴斯首次会晤后,针对“巴以重启和平谈判”的议论,贝内特就扬言“以色列和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间没有、也永远不会有和平谈判”,给巴以和平前景泼了一盆凉水。在贝内特主导下,以色列还为美国重启驻东耶路撒冷总领馆设置了重重障碍。

在以色列方面,组阁失败的、内塔尼亚胡所属利库德集团仍是议会第一大党,其在甘茨与阿巴斯会谈后立即发表声明,指责以色列联合政府,称此次会谈本身和以色列“重启巴以和谈的计划”对以色列安全而言“都是十分危险的”。

而巴勒斯坦方面,哈马斯发言人贾瑟姆也表示,此次会谈“背离了巴勒斯坦人民的民族精神”,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领导层的行为“将加深巴勒斯坦政治分歧并使巴勒斯坦局势复杂化”。

很显然,巴以双方的政敌都急于借题发挥,给对手难堪,及时拆台便是最简单有效的方式方法。更为关键的则是,如果巴以“新和平”仅以上述“糖衣炮弹”的小恩小惠收场,巴以局势注定走不出“谈者不打、打者不谈”的怪圈和恶性循环。

新京报特约撰稿人 | 陶短房(专栏作家)
编辑 | 何睿
校对 | 王心


点击下方公号名片,阅读更多精彩观点

   防失联,微信扫一扫关注“武侠评论”
(微信内直接长按二维码)

网站在不断完善,历史文章持续更新中,敬请期待

  防和谐,部分敏感内容设置了密码访问,公众号输入文章ID获取密码 ID是URL最后的数字,如https://www.wuxiapinglun.com/posts/15250,ID为15250

赞(0) 打赏
版权声明:本文采用知识共享 署名4.0国际许可协议 [BY-NC-SA] 进行授权
文章名称:《阿巴斯访以:“勉强外交”换不来“新和平” | 京酿馆》
文章链接:https://www.wuxiapinglun.com/posts/12791
本站资源仅供个人学习交流,请于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不允许用于商业用途,否则法律问题自行承担。
分享到: 更多 (0)

相关推荐

  • 暂无文章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非常感谢你的打赏,我们将继续给力更多优质内容,让我们一起创建更加美好的网络世界!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