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种视野看新闻

冰汝:美国奇葩行为大赏:禁毒不成就开“合法吸毒中心”?纽约市长还沾沾自喜!


最近不少读者留言问纽约是不是真的可以合法吸毒了?嗯,事情是这样的…

 

美国时间11月30号,纽约开设了全美境内第一个“合法吸毒中心”,当然全名不叫这个,而是叫做预防过量吸毒中心OPC(overdose prevention center)。这个中心给吸毒者提供清洁的针头,还配备有专业的医护人员与设备防止吸毒过量导致死亡,就差给吸毒者提供毒品了。

 

而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减少因吸毒过量而导致的死亡。


对于纽约成为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即将卸任的纽约市长白思豪 (Bill de Blasio)也是相当骄傲,“纽约市领导了全国抗击 COVID-19 的斗争,并且保护我们社区安全的斗争并不会止于此。经过详尽的研究,我们发现了能够保护城市中最脆弱人群的正确道路。我们会毫不犹豫地接受它,”

 

“预防过量吸毒中心是解决阿片类药物危机的一种安全有效的方法。我很自豪地向这个国家的其他城市展示,在经历了几十年的失败之后,解决过量吸毒更明智的方法是可能的。”


这里吸毒“很安全”

 

注射中心会给每个吸毒者提供干净的针头,这会减少因混用针头带来的感染,其中包括HIV。并且会有护士和临床医师会监控整个毒品注射的过程,也配有纳洛酮(一种阿片类药物过量服用的解毒剂)和抢救设备,一旦出现吸毒过量的情况,能及时对吸毒者进行治疗,避免死亡。同时,中心还会对吸毒者提供一些戒毒和其他治疗服务的咨询。此外,吸毒者都来注射中心也会避免磕嗨了以后导致的暴力事件。

 

第一批开设的合法注射中心有两个,都位于曼哈顿,分别在东哈莱姆区和华盛顿高地。这两个区都是吸毒者比较聚集的地方。健康部门预测,这些注射中心每年会拯救130条生命。


《纽约时报》在吸毒中心开张第一天,详细描绘了当天的场景:“在东哈莱姆区的注射点,有8个隔间,吸毒者在隔间里注射。

外面有十几个人坐在椅子上,有人正在吃午饭,有人在躲避恶劣的天气,有人正在打瞌睡。他们刚刚都服用或注射了毒品。

 

工作人员一直在监测吸毒人员,其中一张椅子上坐着留着胡子的男人,他的头一直垂在胸前。工作人员走过去揉揉他的胸,然后要求他继续留观两小时。


截至当地时间下午2点,这里约有40人吸毒。另一点华盛顿高地有32人在监督下吸毒。”

 

2020年,全美有超过9万人死于过量吸毒,而纽约市单独就有超两千例。2020年,每10万纽约居民中,有30.5人死于吸毒过量,而在2019年,这个数字只有21.9。阿片类药物导致了其中85%的死亡。

 

从人群上看,黑人是吸毒过量致死最多的群体。2020年,每10万纽约黑人居民中,38.2的人死于吸毒过量,同比增长14.2。纽约白人居民则是从24.3增加到32.7。拉丁裔也相对较高,从27.1增加到了33.6。而亚裔是过量吸毒致死人数最少的群体,连续两年都维持在每十万人中有3.3个死亡的最低数字。


再看2021年的数据,在今年的第一个季度,也就是1月至3月期间,纽约市有 596 人死于吸毒过量。这是自 2000 年以来单个季度内过量吸毒死亡人数最多的一次。

 

合法注射中心的历史

 

这也不是纽约第一次尝试开设合法注射中心了。2018年11月,就有一批支持合法注射中心的人来到时任纽约州州长科莫位于纽约市的办公室外要求紧急批准五个预防过量服用的试点中心。


科莫此前也曾表示支持纽约市官员提议的预防吸毒过量的中心,但在特朗普政府于 2019 年起诉一个试图在费城开设类似中心的组织后,一切也都没有了下文。特朗普政府引用了一项联邦法律,该法律通常被称为“戒毒所法令”,禁止任何用于非法毒品的物品的出租或持有。

 

而此次纽约大胆开设合法吸毒注射中心也与拜登政府更为友好的态度有关。拜登上台后,美国国家毒品管制政策办公室首次将“减少伤害”列为优先事项。美国药物滥用和精神健康服务管理局2021年增加了3000万美元的财政支持,用于“减少伤害”的服务。美国毒品执法局(DEA)解除了长达10年的暂停阿片类药物治疗项目的禁令。拜登政府还向国会建议取消对持有芬太尼相关物质的强制性最低量刑手段。

 

其实在全球范围内,加拿大、澳大利亚和欧洲已建立了大约有100个毒品安全使用中心。加拿大截至去年有39个注射点在运营,其中最繁忙的注射点每天有超过500人访问。纽约市对安全使用药物场所的分析也引用了这些类似项目的成功案例。研究表明,加拿大温哥华的安全注射中心开放后,吸毒过量致死的人数减少了 35%。澳大利亚悉尼的报告称,在拥有类似中心的地区,与过量服用药物相关的急救电话减少了 80%。

 

加拿大蒙特利尔的注射点

疫情下严重恶化的毒品问题 


在11月中旬,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 (CDC)指出,在2020年4月到2021年4月的12个月中,共有 100306 名美国人死于过量吸毒。这比 2019 年 4 月至 2020 年 4 月期间记录的 78056 例因过量吸毒死亡的人数增加了 28.5%。(视频版请戳👇)

 


这是历史上首次在12个月的周期内,有超过10万人死于过量吸毒。

 

对此,拜登在一份声明中表示这是一个“悲惨的里程碑”。声明中还写道“当我们在继续战胜新冠疫情的过程中,我们也不能忽视这种死亡的蔓延,这已经触及了全国各地的家庭和社区。”“当我们哀悼逝去的人并纪念他们的过去时,我的政府会尽一切努力致力于解决吸毒成瘾问题和结束过量吸毒的泛滥。”

 

在拜登发布声明后的一天,CDC公布了更详尽的报告,称阿片类药物是导致滥用药物死亡人数激增的最大罪魁祸首。在疫情封锁期间,超过 75%(即 75673 人)的吸毒过量死亡是由阿片类药物造成的。与此前一个周期记录的 56064 例阿片类药物死亡相比,增加了约 50%。

其中佛蒙特州的吸毒过量致死人数增加幅度最大,在这一个周期中有 211 人死亡,同比增加了 85%。西弗吉尼亚 、肯塔基和路易斯安那州的增幅也相当大,分别是62%,57%和56%。加上这几个州,全美总共有 15 个州的增幅都超过40%。基本都打破了各州吸毒过量致死人数的历史记录。

 

2020年4月到2021年4月,这12个月是完全笼罩在疫情之下,所以统计周期也由此而定。药物滥用,特别是阿片类药物滥用,长期以来一直是美国的一个大问题。而从这些数据上来看,疫情让美国在毒品问题上再次受到大挫折。

 

而在去年8月,CDC的报告中称在整个2020年中,有93000人死于吸毒过量,这是自然年中的历史最高,也是自1999年来,死亡人数增长最多的年份。

 

美国国家药物滥用研究所 (National Institute on Drug Abuse)的负责人,医生诺拉·沃尔科夫表示人们日常生活受到的干扰和疫情带来的压力是导致阿片类药物死亡的原因。

 

“对于许多人来说,这是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充满不确定性和压力的时期,并且我们还看到吸毒消费的增加、难以对不当使用药物的人进行挽救生命的治疗,以及吸毒过量导致的死亡。”“随着我们继续应对新冠疫情和阿片类药物危机,我们必须优先考虑使对治疗不当使用药物者的更广泛选择。”

 

对于这个糟糕的现状,拜登还在声明中表示,他的政府正在努力扩大医保覆盖范围,以便吸毒成瘾的美国人可以接受不当使用药物和心理健康的相关治疗。“我们正在加强预防,促进危害减量、扩张治疗、支持正在康复中的人,以及减少有害物质的供应。”


治标不治本

 

虽说有大批的人支持合法毒品注射中心的开设,但也有很多人对此表示了反对。

 

反对者认为这些注射中心允许人们伤害自己,这是道德上完全的失败。并且还会对所在的社区带来进一步的破坏。在东哈莱姆区,美沙酮诊所和其他戒毒中心已经很集中了,社区委员会的成员 Eva Chan感叹合法毒品注射中心的开设只会进一步让该社区成为一个容忍毒品使用和销售的地方。


 

这位陈女士说:“如果纽约市的每个区都有一个地点,而且它不直接在我家隔壁,我不反对,但东哈莱姆区吸毒率高的根本原因是吸毒治疗机构过度集中,这解决不了问题。”

 

Syderia Asberry-Chresfield ,是社区改善组织大哈莱姆区联盟的联合创始人,她也举行了抗议活动,要求减少哈莱姆药物滥用治疗机构的数量和密度。Syderia说:“我不仅可以在这里买到毒品,而且我可以在人们看着我的舒适氛围中安全地注射毒品?然后吸毒者走出注射中心,在附近搞破坏。我们不能这样生活。”

 

在东哈莱姆区注射点与幼儿园格雷厄姆学校仅隔一条街道。



哈莱姆区一直都有戒毒相关的机构,但也没有解决吸毒问题,因为毒品贩卖和人们对毒品的上瘾才是根本问题,如果不解决贩毒和吸毒问题,只会是治标不治本。表面上,合法毒品注射中心也许是能够减少毒品过量导致的死亡,但实际上却没有减少毒品对人健康的危害,和因为上瘾带来的对自己,家人,和整个社区的伤害。

 

合法毒品注射中心反而给了吸毒者定心丸,让他们彻底抛下因为害怕毒品过量或者混用针头带来致命危险的担忧,持续在注射中心吸毒,戒断更是会遥遥无期。

 

除此之外,反对者指出,根据联邦法律,这两个中心的活动应该被视为非法。一项通常被称为“可卡因屋法案(crack house statute)”的联邦法律规定,经营、拥有或租赁非法物品的地方是非法的。

 

司法部官员拒绝就他们是否会进行干预发表评论。前任总统奥巴马领导下的白宫国家药物管制政策办公室前主任迈克尔·波提切利表示,当娱乐性大麻的使用在全国范围内开始合法化时,司法部也并未起诉各州。“许多城市一直在等待有人先行,特别是想看看联邦司法部的反应,”波提切利说。

 

之前,纽约就在疫情防控中成为话题中心,现在又“身先士卒”开设争议性极大的合法毒品注射中心。而其他看着纽约市成功开业的美国其它地区,估计也会蠢蠢欲动,之后全美范围的合法注射中心也许会越来越多。如果说新冠疫情之下,美国选择与病毒共存;那么在毒品危机之下,美国同样也选择了与毒品共存。













   防失联,微信扫一扫关注“武侠评论”
(微信内直接长按二维码)

网站在不断完善,历史文章持续更新中,敬请期待

  防和谐,部分敏感内容设置了密码访问,公众号输入文章ID获取密码 ID是URL最后的数字,如https://www.wuxiapinglun.com/posts/15250,ID为15250

赞(0) 打赏
版权声明:本文采用知识共享 署名4.0国际许可协议 [BY-NC-SA] 进行授权
文章名称:《冰汝:美国奇葩行为大赏:禁毒不成就开“合法吸毒中心”?纽约市长还沾沾自喜!》
文章链接:https://www.wuxiapinglun.com/posts/11064
本站资源仅供个人学习交流,请于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不允许用于商业用途,否则法律问题自行承担。
分享到: 更多 (0)

相关推荐

  • 暂无文章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非常感谢你的打赏,我们将继续给力更多优质内容,让我们一起创建更加美好的网络世界!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