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种视野看新闻

:离婚后,一方把孩子藏起来



2021年6月,新修订的《未成年保护法》正式开始实施。第24条明确规定,不得以抢夺、藏匿未成年子女等方式争夺抚养权。而在现实生活中,仍然有一些孩子,在父母离婚后被其中一方抢走、藏匿,被父母当成感情撕扯的工具
本文的主人公姚佳园7岁时,父母离婚后被父亲藏匿。她一直生活在恐惧与谎言之中,躲藏、逃离,直到与母亲再度相见。

有大概一个月,我爸没有回家了。妈妈说,我爸去山东出差了。

那时候我刚上二年级,并不明了他们二人已经离婚。法院把我判给了我妈后,妈妈连带着取得了我名下这套房子的实际控制权,和我一起住在了这里,我爸则在离婚后另谋其他住处。

这些都是我后来才知道的事。当时,我得知我爸去了遥远的山东,只觉得很想爸爸,忍不住和妈妈说:“好想见到爸爸,好久没有见到了。”

可能是看见了我那副想爸爸的样子,我妈心软了。过了几天,我如常放学回到家,发现是我爸给我开的门。他镇定自若,见是我回家了,转身就坐回客厅的沙发上,继续看电视。

我不觉得奇怪,打我懂事起,就知道爸爸很少做家务,喜欢看电视、玩电脑。后来他交了新的女友,新女友不会做家务,他开始包办洗衣服、做饭、收拾卫生等所有家务,那都是后话。

“我妈呢?”我问爸爸,爸爸说,妈妈出去逛街了。可直到晚上妈妈都没有回来,爸爸只说:“可能你妈妈去别人家住了。”他的谎说得不慌不乱,但其实是妈妈刻意回避,搬去了熟人家借住几天,给我和父亲留下几天独处的时间。

可是,很快她就会得知我父亲的手段,并后悔对他毫不设防。几天后,当我妈按约定时间打算回家的时候,才发现再也进不去那套房子里了——那天下午,趁我放学回家之前,父亲请了个锁匠,把家里大门的门锁换了。当母亲回家,发现自己的钥匙打不开房子的门锁时,一切都太晚了。我那时候人小,不会拿钥匙,每天放学都是家里人给我开的门,换锁这件事也就进行得神不知鬼不觉。因此,妈妈联系不上我,也拿不到新房门钥匙,只能在她亲戚家借住。

离开前,她只带了几天的换洗衣服,所有的衣服和家当都留在家中。我也不确定她的衣服和家当后来去哪里了,里面可能有很重要的东西,以至于我妈前几天还问我:记不记得那些衣服去哪儿了?

那时我还不清楚发生了什么,那段时间爸爸跟我解释情况说,妈妈总是在外面住,不着家。他在家得空就带我玩电脑游戏,我们两人的关系也亲近了些。

妈“消失”一周后,我一天在学校做完作业准备独自走回家,发现妈妈出现了,她买了一袋子零食,在学校门口等我放学。我爸本不会来接我,那天可能是我妈发现了家里锁头被换的事,他早提防着我妈,跑到学校见着我妈就把她揍了一顿,还把我妈的手机抢了带回家。回到家,他把我叫到跟前,指了一下手机里的短信界面给我看,然后切到电话记录的界面:“你看,这就是你妈找的野男人,她找你,就是要把你卖到南方农村,给人家当媳妇。

我没看清楚手机里的内容,但是本能地不相信母亲会把我卖掉。从小,母亲溺爱我,父亲反而对我太过严厉,以至于母亲总是告诫我:“没事别惹你爸。”后来我也求证得知,这是父亲的谎言,他是怕我被母亲带走,让他失去争夺房子的筹码。

二年级下学期开学前,他开着车把我从盘锦带走,送到了沈阳一所寄宿制学校上学,学舞蹈。那学校在沈阳市郊区,是某大学的附属小学。去的路上,车窗外是成片静默的树、成片的荒凉。年幼的我就那么不知所以地被丢在异地求学、生活。学校两周放一次假,父亲没有搬到沈阳陪我,只是每次放假开车到沈阳把我接回盘锦,住几天后又送回去,而他自己的生活一如往常。

自那之后,转学成了我学生时期经常强行发生的事情。从二年级到上初中,从5岁到12岁,父亲为了让妈妈找不到我,让我转了5次学。每次转学,都是因为我爸担心我妈要找到我了,匆匆托关系花钱给我转到新的学校,我没有选择权,慢慢适应了这种转来转去的生活。直到六年级上学期结束,父亲觉得是时候回去处理老家的房子了,又带我回到盘锦。

每次让我转学,爸爸光想着不能让我妈找到我,没认真想过如何培养我。起初他送我去沈阳那所附属小学,读的是舞蹈。后来转学,他又不管不顾地让我学了武术。一度,他不由分说让我转入他女友老家县城,一所狠抓升学率的学校,嘱咐我“别给他丢脸”。我没忘记他的嘱咐——不能丢脸,好不容易把成绩稳定在年级能考上当地重点初中的排名时,他又为了卖我那套盘锦的房子,强行把我转回盘锦读书。

爸爸在转移我这件事上效率奇高,以至于我没来得及和老师、同学告别,也无从得知他们知道我转学后,同学和老师会不会有所惋惜。但可以确定的是,在我爸耗费心思的腾挪之下,我有整整7年没有见到我的妈妈。

我父母为何结婚,最后又因何离婚,爸妈分别给出了两个不同版本的故事。

起初,我一直不理解为什么像我父母那样的两个人会走到一起。父亲比母亲大了24岁。母亲18岁嫁给父亲时,父亲已经有过一段婚姻,还有一个儿子两个女儿。

对此,他们一人一个说法。我爸讲述了一个“英雄救美”的故事。他把我妈从另一个男人手里救了出来,带她从黑龙江跑到辽宁,开始了新的生活。而我妈讲这段故事的时候则平实很多,只说当年她和她哥哥一起从老家来盘锦打工,认识了我的爸爸,觉得他可靠,自由恋爱后结了婚。

我出生那年,爸爸已经50岁了。两人大概是从我出生后开始有了争吵。我爸重男轻女,听我妈说,我出生后,我爸不满意生了女孩,经常提出让她再生个男孩,可我妈坚决不同意。或许因此两人的关系开始恶化,三天两头吵架。

爸爸和妈妈原本开了一家工厂,等我长到5、6岁的时候,由于政策影响,那家工厂关了门,两人一下都赋闲在家,吵架越来越频繁。有一次矛盾发生的原因很离谱,我爸听见我妈在哼一首歌,觉得歌词是在讽刺他,于是挑起我妈的毛病,引发争端。妈妈爱买扎头发的皮筋和颜色鲜艳的衣服打扮我,我爸看不惯,觉得为了女儿花这么多钱没有意义。有一次逛完街回到家,父亲躺在沙发上见我们到家就开始发火:“你又带她买这么多东西,花这么多钱!”然后两个人就又吵起来。

他们两个人吵的次数越来越多,谁看谁都不顺眼,终于在我7岁时离婚。我既不知道他们为什么会结婚,也不知道他们具体因为什么离婚,现在看来,婚姻好像儿戏一般,所谓的亲情和爱情也不堪一击。

被父亲藏匿起来之后的生活,我将就地接受着他对我的照顾。我像是一个“听话的傻子”,面对父亲,我不敢表达自己的情绪,因为表达了他也不会在乎。他对我就像对宠物似的那种好,从来不问我的意见,也不觉得需要知道我的喜好。

有段时间,因为妈妈发现了我的新学校,爸爸把我转去北京上武校。每隔一个月,他从盘锦到北京看望我一次,但也是为了探问一番,确认母亲有没有找到我,不会过问我在学校过得好不好。

结交了新女友后,父亲搬到了沈阳和女友同住,很快,那个女人就把自己当成了我们家的新女主人。我住校,两周回一趟家,平时不怎么见面,即使这样,一次她还是当着我的面说不想看到我。我很委屈,又很无语,每当这种时候,也顾不上爸爸说那些妈妈想要拐卖我的说辞,只觉得特别想自己的妈妈。

但我从二年级的时候,就和母亲分开了。我太小,根本没有妈妈的电话,也不知道她在哪里。想妈妈的时候,就把自己锁在房间里,看书转移注意力。

我总是见不到父亲——他不是陪女友出门逛街,就是陪女友出门游玩了,往往只是我一个人回到家里。

有一件特别喜欢的吊带背心。一次,趁他们结伴出门,我翻出那件吊带背心,剪开了一道口子。我当时是小朋友,做完这件事特别后悔,因为父亲一定会发现,如果他发现,一定会训我。我不知道怎么想的,找了一块透明胶布,把我剪开的口子给粘上了。后来父亲发现了,果不其然把我训了一顿。他问我为什么这么做,我直说:“剪错了”“不记得了”。没有人真正在乎我为什么要这么做。

14岁的时候,我终于被母亲寻到。

那时候,我爸刚把我转回盘锦的一所学校读书。每天,我坐公交车上下学。一次,妈妈和爸爸一个在学校附近开店的共同的朋友认出了我,她于是跟我父亲联系,告诉他没事可以让我去她家玩,她可以帮忙照顾我。当时,我那父亲陷入和新女友的热恋,顾不上我,也就默许了。

第一次去阿姨家,阿姨给我看了妈妈找我期间和她发的短信,告诉了我妈妈的经历。我才知道那7年,妈妈花光了自己的积蓄,雇私家侦探四处打探我的消息,只不过父亲总是能及时转移我。她曾托人打探我的学籍信息,想知道我在哪里上学,但我的父亲更加狡猾,送我上学时总能想办法不落学籍,还帮我改了入学的姓名,因此妈妈无法从任何入学信息里查询到我。得知我的妈妈7年来一直在我不知道的地方坚持找我,我忍不住哭了出来,因此母亲再仔细的一些经历,我就听不真切了。

第二次去阿姨家,我接受了和母亲通话的提议。阿姨给我妈去了电话,她们说了几句,然后把电话给了我。好多年没听到妈妈的声音,我一下又哭了,断断续续听着她问我过得好不好,在哪里上学、每天都吃什么、有没有新衣服穿,然后问我:爸爸去哪儿了,他的女朋友对我好不好。一句句都问在我委屈的点上,过去我不觉得有什么,也不曾为此哭过,现在忽然有人关心我了,我无法回答,泣不成声。

电话里,妈妈问清了我就读的学校。两三天过后,我放学在校门口看到了急切等待我的妈妈。7年过去,妈妈剪短了头发,明显地苍老了。此前我已经记不起母亲的样子,但我当时第一眼就认出了她。我们站在门口对视了有十几分钟,我一时不知怎么面对。和我妈分开之前,我还比我妈矮,总是仰着头和她撒娇。7年后再次见面,妈妈见着我说:“以前还那么小,现在一下子就长这么高了。” 我没说什么,我妈也没多说,抱着我一直哭。

末了,妈妈跟我坦承,为了找我托各种关系,已经把之前的积蓄花光了。找我占去了很多时间精力,她也一直没有工作,抚养我有些力不从心,觉得我还不如暂时留在父亲身边。所以,最后妈妈只给我留下了她的电话号码和一部手机。那是我的第一部手机,潜意识里我觉得那是一个新开始。

和母亲分开后,我不敢让父亲知道我们见过面,用手机也偷偷摸摸。那会儿父亲已经再婚,基本不管我,有一次他又因为一件小事训斥我,我觉得很生气委屈,趁着他们不在家,把家里的房产证和户口本收拾好带走,给我妈打电话去找她。也败露了我和母亲有所联系的事情。

或许是父亲也觉得藏匿我太累了,加上他再婚有了新家庭,不愿再为一套房子争吵。在发现我和妈妈住到一起后,他决定让我回到母亲身边生活,只是在那之前,他要求卖掉我名下的那套房子,和母亲分掉卖房款。

他不顾脸面要了6成,而我的母亲爽快答应,因为那段时间父亲总是来骚扰我们。我们家住在三楼,有一次父亲拿了石子,把我们家窗户的玻璃都砸碎了。所以,在我妈妈看来,以这样的代价摆脱父亲的纠缠,称得上划算。

不动产登记和交易中心里人来人往,人们排着队等着办业务,我、妈妈和我的继父也身处其间。那一天,我们除了排队,就是坐着等待,手续办完的时候,三个人收集了厚厚一叠文件。

我的亲生父亲是中途赶来的。我妈妈不想见到他,只在快到需要他出现的环节前给他打了电话,他才匆匆出现。结束后,妈妈让我和爸爸好好聊聊。爸爸把我带到了他车上,掏出他的智能手机,不太熟练地让我加他微信,说是以后有事可以找他,逢年过节,也想给我发两个红包。紧接着,问了我一些近况,但看起来并不是特别在意我的回答。

他提起新的话题,告诉我当年和妈妈离婚,是因为妈妈出轨了,对象就是今天一起来办手续的那个男人。自顾自说完,结束了聊天,把我送了回去。

我不太相信他的话,半信半疑地把他讲的故事告诉了我妈。妈妈听了,直让我别听我爸胡扯。那时我基本对我爸失去了信任,赶忙安抚妈妈:我只是觉得好笑,所以分享给你。现在想来,父亲单纯只是为了挑拨我和妈妈、继父的关系。

我为曾经和母亲吵过的每一次架感到后悔。刚回到母亲身边时,我很不适应。父亲基本上不管我,我习惯了,到母亲这里,我吃什么、穿什么她都要过问。我正赶上叛逆期,虽没和她激烈争吵过,也免不了因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拌嘴。我总在气头上不耐烦了,叫嚣着让她别管我,事后又很后悔。

跟着妈妈生活后,我才体会到真正的爱。她经常跟我讲我小时候的故事,也因为她叨叨不停的讲述,我第一次知道自己小时候的经历,以前父亲从不跟我讲这些。他不在意,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回到妈妈身边的生活,多了底气和安全感。一次,我莫名成了校园暴力的施暴对象。原因不在我做错了什么,只是我不幸被施暴者选中而已。重要的是,我回家和妈妈说了这件事,妈妈直接去了趟学校,找到学校领导替我要说法,随后决定给我转学。跟在她身后,我想着:如果是我爸,应该会先训我一顿,然后问我为什么没有和他们好好相处。不是我不信任他,是他习惯了从我身上找原因。我妈不一样,从学校回来,她认真、清楚地告诉我,这一切是他们的原因,是施暴者的坏造成了这场校园暴力,“和你没有关系。”妈妈说。

我妈把这件事处理得妥当,直接把校园霸凌对我的影响降到了最小。后来我遇挫,哪怕去了外地无亲朋依靠我也不怕,因为我确信无论发生什么,还会有妈妈陪着我。

妈妈的新丈夫,我叫他叔叔。他对我属实用了心,给了我一个长辈对晚辈足够的关爱。我刚回去那段时间,有一天他做了排骨炖豆角,我觉得很好吃,被他听了去,连着给我做了一周排骨炖豆角。他做炖鱼也很好吃,我的夸奖被他听去后,我又吃了好久的炖鱼。有一年我过生日,他给我买了一台平板电脑,平时发了工资或者发了奖金,也常常带着我和我妈去吃好吃的。虽然,他因为自觉不是我的生父,不太好左右我的一些做法,但我觉得他比我爸更加称职。

去年我辞去了上海的工作回到盘锦。做决定之前,我在努力适应南方的环境,适应那里的潮湿、那里的热和蟑螂,适应一个人在外打拼的孤单。小学的时候我能在那所狠抓考试的学校里混出天地,适应新环境对我来说想来也只是时间上的事情而已。

决定回到盘锦,是因为有一天我收到我妈给我发的一条微信。

“我现在学聪明了。”她给我发。

“怎么了?”

“我想你的话,也不敢主动找你,不然的话,又让你变得想家了,耽误你在外面发展了。”看到她回过来这条信息,我一下没绷住,又哭了,只觉得在外即使有再好的发展机会,也不如回家陪着妈妈重要。

我被我爸爸亲藏起来过了7年,回到妈妈身边后,我愈发觉得失去那7年,我错过了太多。

回到母亲身边后,我一度对父亲还怀有愧疚,毕竟那天他在交易中心外,嘱咐我有事可以回去找他,展现了一个父亲的担当。但后来,他没有再找过我一次,有一年我给他发去长长一段父亲节祝福,才发现他不知什么时候把我拉黑了。

得知越多母亲那些年的遭遇,我越不愿意承认他是我的爸爸。他对我妈妈做过的一些事情,有些根本难以原谅。我的姥姥有精神疾病,他很清楚我母亲可能也有易患精神疾病的可能。因此,在离婚后,他一直带着我东躲西藏,还给母亲发一些威胁短信刺激她。母亲说,她怀疑甚至确信,如果她真的被激出了精神病,父亲就可以越过她,直接卖掉我名下的那套房。

我看到过那些短信,因为我和母亲用的是同一个品牌的手机、同一个云账号。他曾发给母亲的威胁短信,通过云备份的方式同步到我手机上,被我看到。

父亲今年70岁了,听说他在沈阳买了一套房子,带一个小花园,没事就种花种菜,打算在自己死后把财产都留给现在的老婆。我妈和我说大概在我5岁的时候,父亲算过一次命,算命先生说他“一辈子会娶3个老婆,有4个孩子,中年晚期的时候会发财,晚年的时候六亲不认”。父亲一向信这些,现在看,确实挺准。

– END –

口述 | 姚佳园
撰文 | 宫宇凡
编辑|温丽虹


往期回顾

   防失联,微信扫一扫关注“武侠评论”
(微信内直接长按二维码)

网站在不断完善,历史文章持续更新中,敬请期待

  防和谐,部分敏感内容设置了密码访问,公众号输入文章ID获取密码 ID是URL最后的数字,如https://www.wuxiapinglun.com/posts/15250,ID为15250

赞(0) 打赏
版权声明:本文采用知识共享 署名4.0国际许可协议 [BY-NC-SA] 进行授权
文章名称:《:离婚后,一方把孩子藏起来》
文章链接:https://www.wuxiapinglun.com/posts/11059
本站资源仅供个人学习交流,请于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不允许用于商业用途,否则法律问题自行承担。
分享到: 更多 (0)

相关推荐

  • 暂无文章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非常感谢你的打赏,我们将继续给力更多优质内容,让我们一起创建更加美好的网络世界!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