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种视野看新闻

:随豫而安

1952年10月,领导到了河南,在仅有的一座两孔天桥上,俯望郑州火车站全貌。

 

身边的铁道部长指着火车站的两个棚子说,这两个棚,一个是售票的,一个是等车的。郑州当时城市建设水平之落后,让领导看了都叹气:


我们欠债很多啊。

 

清末民初,这里又变成了人口只有几万的“郑县”。直到张之洞一个奏折,一个铁路交叉口设在了郑县,这座城市才迎来自己命运的转折。

 

领袖的视察,让大郑县迎来了第二次转折。他指示,应该把郑州车站建成远东最大、最完善的车站。同时进行的,还有河南省会的迁移。

 

当时,光省直机关就有五千多人搬到郑州。住房紧张,省委特别要求,先不要把家属和保姆带过来。第一批人下了从开封到郑州的绿皮火车,就被带到一片沙地上,旁边的平房就是宿舍。

 

那时的郑州,真是一个大县城。

 

改革开放后,郑州站成为全中国最繁忙的火车站之一。每到节假日,都要加开几十趟临时列车。但这么大的人流量,并没有带动河南的城镇化水平。

 

到2000年,河南省只有23.2%的城镇人口,在全国城镇化水平中排名倒数第二。当年,全国的城镇化率是36%。网友们编排说:


东魔,西腐,南妖,北帝,中……?

 

这个城镇化率数字,被当时的河南省领导关注到了。他提出要发挥郑州中心城市的带动作用,扩大城市规模。河南历史上规模最大的一次新城建设,由此开始。

 

很多年后,他回到曾主政多年的河南,在郑州国际会展中心说了一句很重要的话:


城镇化是中国最大的内需。


 

1

 

1967年,日本建筑师黑川纪章接了一个大项目,他负责在自己的家乡日本爱知县规划一座新城。

 

菱野新城占地174.2公顷,规划容纳3万人。黑川纪章把整个新城分成三个生活区,各个居住小区同时拥有各自独立的环路,这些道路不与主干线道路正交。

 

爱知县地处丘陵地带,为了保留一条狭窄的山脊,三个生活区把山脊的平缓部分围合起来。然后,这个小小的新城达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效果:


每个生活区内侧,都是自然公园。

 

黑川纪章只穿黑色的衣服,工作室是黑色的,买的第一辆保时捷也是黑色的。早在1960年,年仅26岁的他加入了激进的“新陈代谢”运动。他们强烈呼吁,建筑应该像生命体一样,能够进行不断的自我更新。

 

后来,黑川纪章将这种理念总结为一套成熟的理论体系:


共生思想。

 

2001年,黑川纪章得到了一个机会,能在更广阔的空间落实自己的建筑思想。

 

当年,河南省领导至少三次明确要求郑州规划新区。起初,郑州拿出了一份占地不足5平方公里的规划方案。这份规划还没汇报完,就被领导打断了。

 

几个月后,郑州市领导拿着修改过的方案又一次汇报,结果才说了几分钟,就再一次被打断:

 

你们思想再解放一点。

 

最终,在郑州东部满是荒草、鱼塘的土地上,郑州圈定了150平方公里的土地。这个面积,相当于菱野新城的86倍。

 

赢得郑东新区规划方案的,是黑川纪章。

 

在郑东新区,黑川纪章关于生态城市、环形城市、新陈代谢城市的设计理念,得到淋漓尽致的体现。方案最大亮点,是在这座缺水的北方城市,在郑东新区核心,规划了一个8平方公里的人工湖——龙湖。

 

这场漫长的建城运动中,迎来很多质疑。国外网站甚至发过郑东新区的卫星图,说郑东新区是全中国最大的鬼城。

 

2010年年底,河南一个大学生也组成调查小组,进行了两个月的抽样调查。他们通过对29个建成楼盘水、电、气,以及数黑灯率等方式抽样调查,得出郑东新区的住宅空置率:

 

高达55%。

 

今年,一家叫脉策的数据公司对中国几个城市做了一番研究,其中也包括郑州。他们的研究方法和结论,我觉得挺有意思。

 

他们找到郑州的卫星遥感土地监测数据,并做了大量的人工辨认和识别,对每个1公里×1公里的栅格都重新确认了其土地开发用途类型。然后对其进行矢量化。

 

他们同时找来大量的郑州工商企业数据,按照企业经营地址重新进行地理编码,并将每个企业落地在空间上,从而得到郑州企业的空间分布数据。

 

他们将这些空间数据、企业从业人数再和规划与实际开发图层叠加,他们发现:


郑东新区已聚集了不少企业,就业密度十分可观。

 

它已经成为中原经济发展的引擎。

 

2

 

2012年10月18日,郑东新区的龙湖举行蓄水仪式。清澈无比的黄河水,跨越数十公里缓缓注入龙湖,蓄水量相当于:


两个半杭州西湖。

 

八千多亩龙湖的诞生,让郑东新区成为了北方“小杭州”。从高空俯瞰,辽阔的龙湖水面形状,像龙的图腾。湖心是金融岛,湖面的西南角是数千亩的凤山森林公园,一到秋天,漫山的红叶。

 

像一颗晶莹剔透的美人鱼眼泪,滴落在郑州市区的版图上。

 

郑州龙湖

龙湖蓄水前一年,亚新在北龙湖南岸打造了第一个住宅项目。之后十年,山、湖、运河相掩映的北龙湖南岸,成为河南土地最贵的“地王窝”。

 

不管是全国品牌房企,还是本土头部房企,都渴望能在龙湖边有块地儿。几年间,40多家开发商冲了进来。北京过来的金茂府,把楼面价抬到了3.7万元每平米。

 

这块曾经几乎荒芜的不毛之地,已经成为河南最高端的豪宅区,河南的第一个十万加,就出自这里。

 

但北龙湖不仅是个湖,也不应仅是个高级住宅区。

 

北龙湖是郑东新区CBD的2期,是郑东新区收官之作。中原崛起看郑州,郑州发展看郑东,郑东之后,要看的就是北龙湖了。

 

北龙湖金融岛已经引入中国人寿、工商银行等100多家世界500强企业及68家中国500强企业入驻,是当之无愧的河南金融名片。

 

但仅靠湖心岛的金融机构,是不够的。

 

郑州意识到了这一点。去年9月,郑州在郑东新区大圈圈里,在北龙湖北岸又画出一个圈。

 

他们调整了规划,减少了北龙湖北岸38块住宅用地。以损失千亿土地出让收入的代价,拿出整个河南最好的地段,来吸引全球人才和产业建设:


中原科技城。

 

经过之前十年的铺垫后,郑州要在北岸打造一座中原科技城,让科技创新成为郑州的新名片。于郑州而言,相当于在北龙湖金融王牌的基础上,又增加了一张科创王牌。

 

领导意图明确,让中原科技城带动郑州东部强起来。中原科技城包括龙湖北部区域和云湖大数据产业园两大区域,建设模式是“研发基地+科创企业+创新金融”,共有五部分:


数字文创产业园、信息技术产业园、前沿科技产业园、生命科技产业园、人才教育产业园。

 

截至2021年9月,中原科技城引进项目达143个,包括华为河南区域总部、阿里云中原研发交付中心、百度自动驾驶基地、东软华北区域总部、北京神舟航天软件……

 

犹如深圳粤海街道、北京五道口,时代最前端的产业,如今也都在北龙湖北岸。

3

 

北龙湖南岸开发十年来,在北龙湖有套房,已成为河南高净值家庭的标配。

 

但对于地产商来说,这里内卷太严重了。尤其是金茂拍出地王之后的五年,北龙湖南岸的新项目上市最多、在售项目最密集。

 

众多项目进行了贴身肉搏。各大地产商都使出了浑身解数,带着自己的顶豪冲进南岸。从产品来看,顶豪扎堆出现的地方,不是一线城市北上广深,也不是在杭州或者成都,而是在大郑县。

 

去年开始,南岸的项目陆陆续续交房。但大家也发现了一个遗憾,豪宅扎堆的北龙湖南岸,没有一个项目拥有南向湖景。

 

坐北朝南的北龙湖北岸,似乎可以弥补上。

 

2021年修规后,北龙湖北岸整体规划更合理。几乎每块住宅用地周边,都规划有教育或商业用地。郑州筑巢引凤,大大提升了高阶人才、圈层的居住需求。

 

今年6月,央企保利地产在北岸拿了一块地。这可能是整个北龙湖位置最好的一块地,在龙湖内环。内环一路之隔,是环湖规划面积最大的观湖草坪。地块由魏河与龙湖合围,这是北龙湖唯一临河临湖且南向龙湖的项目。

 

这块地堪称北龙湖观景台的C位。在这中原位置最好的一块地,保利要做全集团第一个璞系产品:


保利璞岸。

 

第一次去参观保利璞岸,包叔迷路了。一般豪宅都是一梯一户。璞岸是两梯一户,它有两种回家方式。

 

一种是传统的私家电梯入户。穿过入户玄关,呈现在眼前的,是一方270°环幕视野的大中厅。三个采光面,无论西南,都是大落地窗。

 

还有一种回家方式——直接从书房入户,躲在书房。想象一下,下班回家后,先会自己的小天地安静地待一会儿,放空一下,亦或是偷偷玩一局吃鸡。

 

不过璞岸的销售是这么跟我说的,他们的初心是应对男主人经常应酬晚归,晚上回家,男主人可以不惊动家人。

 

包叔的好朋友兽爷的煎饼摊收摊也很晚啊,不知道他有没有这个需求。

 

郑州的豪宅,已经内卷到这个地步了吗?

 

保利璞岸还有更多的惊喜,这可能是保利户型做到最极致的一个项目。

 

北龙湖南岸项目的洋房,都是三开间朝南。他们南向的风景,也不是直面龙湖的。但北岸的璞岸不一样,它有着无敌风景的大落地窗。

 

璞岸200平出头的错层大平层,做到了5开间朝南。阳光下展开的,是会客、阅读、洗漱、就寝等5大空间,总面宽超过了20米,堪称神户型。

 

更让包叔感到惊奇的,还有他们在奇数层户型和偶数层户型之间做了错层,从而产生了神奇的效果:


立体L型,客厅挑空6.1米。

 

尤其是,璞岸260平米的跃叠户型。6.1米挑高跃层设计,上下层隔离,互不干扰。一层会友,谈天说地;二层看书休憩、安静独处,酝酿了一个立体多观的生活场域。

 

巨幅的落地窗外,就是浩瀚飘渺的八千亩龙湖湖面,和魏河的无敌风景。无遮无挡。湖心是金融岛,42栋高端写字楼的倒影,在湖面层层波纹上渐渐抽象,如莫奈的画一般。





远处,则是大玉米,和更远处的凤山。

 

保利璞岸总共19栋7层洋房。空间设计师是吴滨和葛亚曦,景观大师是李宝章,这都是国内豪宅的一线设计师了。他们的理念是,人生,是历经长途跋涉之后的返璞归真,去抵达精神世界的自由。

 

李宝章布局了“一园、三轴、一环”五大禅意景观组团。通过灵动的动线设计,让每个宅间都是放松的、静谧的主题花园。

 

如果用贵气逼人的那种豪宅观念,来审视璞岸,恐怕要失望。璞岸讲究少即是多,打破了传统对名贵树种的搜罗、对奢华器物的堆砌。

 

李密庵在《半半歌》中曾说:“饮酒半酣正好,花开半时偏妍。”酒至微醺,花开半朵,才是人生历尽千帆之后,最好的状态。

 

4

 

苏轼在任杭州知州时,写了一首《饮湖上初晴后雨》,那一句“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至今仍是写西湖最美的诗句。

在杭州时,苏轼疏浚西湖,还把水草淤泥堆积在湖中间,形成贯穿湖面的长堤,使得西湖南北贯通,百姓通行得到极大方便。

杭州人民不善忘,为纪念苏轼的功绩,把它命名为“苏堤”。

其实对苏轼意义更重要的地方,是中原大地。公元1061年,25岁的苏轼在开封参加制科考试,被授予签书凤翔府判官。

当年十一月,他去陕西赴任,弟弟苏辙一路相送。从开封向西,这一送,送了140多里。一直送到郑州西门之外,弟弟才和他第一次告别。

临别,苏轼写下一篇基情满满的传世诗作《辛丑十一月十九日既与子由别于郑州西门之外》。

当时的郑州,还没有龙湖。如果有,苏轼也许会写出比《饮湖上初晴后雨》更美的句子。

郑州人其实也不善忘。他们给带来龙湖的黑川纪章,做了一个纪念馆。

当年,黑川纪章的方案被确定后,郑州做了一个不同寻常的事情。他们通过市人大决议,以地方法规形式对规划方案进行了确认。

一张蓝图绘到底,自此有了法律基础。郑州也把这件事坚持了20年。

到去年,郑东新区GDP已经超过1200亿元,居住了100多万人,河南省的城镇化率,也达到了55%。

在一个总人口近亿的农业大省,这件事的意义,超乎想象。

那天,从璞岸项目出来,我路过黑川纪章的纪念馆。时间已近黄昏,看着那个飞碟建筑,和有些小清新的大草坪,旁边就是洒满夕阳的龙湖,我触动还是挺多的。

从领袖看到两个大棚到现在,七十年光阴倏忽掠过。也就两代人的努力,随豫而安。

郑县变身郑姆斯特丹。


   防失联,微信扫一扫关注“武侠评论”
(微信内直接长按二维码)

网站在不断完善,历史文章持续更新中,敬请期待

  防和谐,部分敏感内容设置了密码访问,公众号输入文章ID获取密码 ID是URL最后的数字,如https://www.wuxiapinglun.com/posts/15250,ID为15250

赞(0) 打赏
版权声明:本文采用知识共享 署名4.0国际许可协议 [BY-NC-SA] 进行授权
文章名称:《:随豫而安》
文章链接:https://www.wuxiapinglun.com/posts/10967
本站资源仅供个人学习交流,请于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不允许用于商业用途,否则法律问题自行承担。
分享到: 更多 (0)

相关推荐

  • 暂无文章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非常感谢你的打赏,我们将继续给力更多优质内容,让我们一起创建更加美好的网络世界!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