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种视野看新闻

:他要是建中国版环球影城,我第一个买票




《童话大王》停刊的消息传出,我的心拔凉拔凉。


这本郑渊洁一个人写了36年的杂志,终究停刊了,郑渊洁要忙着去给作品商标维权。


听到这消息时,我仿佛看到那个自幼年起就存在的幻想啪叽碎了——


郑渊洁宇宙IP的主题乐园,是不是永远办不成了?



郑渊洁的读者里,绝对有很多人畅想过啥时候能办个皮皮鲁乐园、郑渊洁乐园。

我随便在网上一搜,类似想法的人一大堆,都口口声声地说“建必玩”,声泪俱下地称建成后必将是国产乐园之光。


读者们热情之程度,感觉明天就要一人捐一百块,等着让皮皮鲁乐园拳打迪士尼脚踢环球影城了。




不过我想了想,郑渊洁宇宙要是真建起来,大概率出不了元气可爱的玲娜贝儿。


把小孩吓哭、让成人沉默、画风集童趣与cult为一体的人间残酷乐园,才是它的正确打开方式。

01

印象中有一期《童话大王》里,郑渊洁和一位主题公园设计师聊天,畅想了个皮皮鲁主题乐园。



盼星星盼月亮地等着,16年传出要在临汾建,去年又传出要在九江和赣州建。

结果都没啥后续,九江的倒是显示建设中,可从网传图片来看,目前它更像大商场边上做的充气城堡乐园。


是身高一米五以上,走进去都会有点羞耻的类型。



我不是什么专业的乐园设计师,只是和各位一起开开脑洞。


要是建一个迪士尼级别的郑渊洁宇宙乐园,能建成什么样?

每个乐园的都有的过山车,得整一个吧?建议座位设计成舒克飞机的形状。


过山车线路设计来个托马斯大回旋,游客能不能承受不重要,可不能侮辱了舒克的开飞机技术。



在过山车快驶至最高点时,还可以设置一次突然停顿。


并让旁边猫咪形状的巨大雕塑一掌拍下、猫爪悬于头顶,为诸位平淡的人生、增添一丝绝妙的惊恐。


既视感大约是这种↑  via @《诚如神之所说》

要设鬼屋项目的话,入口可以设计为卧室衣柜的形状。


正好对应《皮皮鲁与309密室》中的设定,在壁柜里发现了暗门,打开后是通向一篇漆黑的阶梯。


想玩就得麻溜地走进去,扮演爸爸妈妈的工作人员会不定期出现,要被他们发现就玩不成了。

各地文艺景点盛行的时光邮局,郑渊洁宇宙也有,《魔方大厦》里储存痛苦与烦恼的夏河银行就是。


说到底,魔方大厦就是郑渊洁宇宙里的霍格沃兹。

最适合建成沉浸式城堡,每一层有不同的游玩体验项目。譬如弹簧镇,一个底片上铺满弹簧的小镇,这不比商场里的海洋球乐园刺激?



这些基础项目,都是皮毛。


要我说,郑渊洁乐园里必备一个所有物体都形状巨大、人置身其中仿佛火柴小人的园区。


毕竟在他的童话宇宙里,“把人缩小”是最常见的超能力。


同时,也是最常见的、逃避现实生活的方式

《皮皮鲁与红塔乐园》里,孩子们困在水泥与金属构建的都市中,缺乏乐趣。


他们只能变小后,在玩具搭建的乐园中玩耍,在盆栽里感受大自然,在浴缸中模拟海战。


经历过红塔乐园的体验后,孩子们彼此许愿,日后要成为植物学家、潜水员、宇航员。


然而最后赶来寻找他们的家长,焦急之中没看说明。

把“固定喷雾”当成了“变大喷雾”,喷向了小人们,孩子们再也无法恢复原状,他们却都觉得没什么。


“与其当一个与自然隔绝的五尺大汉,倒不如当一个天天活在大自然中的小人。”


电影《皮皮鲁与鲁西西之罐头小人》,也是一个与缩小版人类有关的故事。


另一部与缩小有关的故事《红宝石公寓》,我总觉得是《红塔乐园》的成人版。

写的是一个可怜的工人没有好房子住,但某天意外获得了缩小的能力。


他在自己8平米的破旧房子里搭了一个豪华别墅模型,把全家人缩小、住进了模型里,享受虚幻的富裕。


然而有一天,公司老板带着孩子去他家慰问,他没在家,家人都在模型里。

孩子看上了模型、顺走,当成玩具一番破坏后,随意地扔进了装满水的浴缸。

第二天,老板把一套住房的钥匙交给他、作为过往工作的奖励与昨天孩子顺走“玩具”的补偿。


可他却发现,一家人早在房子里、被淹死在浴缸中了。



《红宝石公寓》改编的同名短片

缩小这个话题,在郑渊洁宇宙里总对应着人的渺小卑微、又或是物欲精神的渴求。


这要是在乐园里办个“缩小园区”,视觉上估计挺震撼,就是内核有些太残酷。


整个郑渊洁乐园要是真修建起来,恐怕是全世界范围内最暗黑童话的乐园,迪士尼反派看了都哆嗦。


02


“建郑渊洁宇宙”这个念头,之所以在我脑海里多年来挥之不去。


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是我从小觉得“郑爷爷有钱有版权,能建”


在我与同伴幼年时大言不惭的幻想中,中国如果有童书作者要建IP乐园,那只能是郑渊洁。

他当年是为数不多的“版权战士”,至少在90后记忆中,频繁因维权上新闻的童书作家也就郑渊洁了。

后来再了解到他其余的“鸡贼小故事”后,更是肃然起敬,直呼一句郑爷爷真是赚钱高手,堪称中国华尔街之狼。


《罐头小人》电影中的鲁西西

多年前,还是个年轻小伙的郑渊洁被女友甩了。


女友的爸妈都是知识分子,让女友哥哥通知郑渊洁,考不上大学就分手。

郑渊洁决定拜拜就拜拜,下一个更乖,但他开始琢磨这年头要是不上大学、做什么工作才能有出息。



思来想去,写作、好像不错。

选择童话写作的时候,郑渊洁心里的小算盘打得噼里啪啦。


当年,报纸上刊登了三人小家庭可能是中国未来家庭趋势的新闻。

他觉得今后一对夫妻要是就一娃,家长们可不得捧着宠着?

如果生三个孩子,家长大概率买一本书、给三个娃看;但如果是独生子女,家长会给这个孩子买30本书。

童书一定是下一个风口,计划通。




甚至在童话主角的设定上,都包含着郑式机灵——


今后既然每家就一个孩子,那故事里肯定不能写太多人。

可如果主角就一个人、故事未免单薄,于是安排上了双胞胎设定,皮皮鲁与鲁西西诞生。

我第一次看到这些经历是在皮皮鲁的贴吧里,楼主问“你对郑渊洁的童话破灭了吗?”


没有,并没有。


我看完后对郑渊洁的兴趣或佩服,反而多了一分。


这证明他不是一个纯粹、性格固化的离经叛道者,而是个精明与世俗中、依旧保持一点理想主义的人。



郑渊洁的作品里,从来不避讳讨论金钱与人性。

有些段落读起来,甚至有点爽剧。

还记得《奔腾印钞机》里,设定有一台印钞机连接电脑后、能展现出每一张纸钞经历的故事。

100元、50元、10元、5元,不同纸钞见识到的故事不同。

我印象最深的,是5元纸钞的故事。


故事里边杰与罗素夫,本是一对璧人。

男主边杰因为家中困难、每个月只能存5元作为未来结婚的钱。

阴差阳错,女主罗素夫代替同事去了一场外贸会,被一名商人所许诺的富家梦蛊惑。商人随手掏出3万、厚厚一叠,而边杰交到罗素夫手里的,只有5元。


《奔腾印钞机》又名《我是钱》

边罗二人分开,5元纸钞被还给了边杰,这刺激他从体制辞职、投身商界,在纸钞的指点下大获成功,成为边老板、大善人。

后来二人相遇,是罗素夫被投资失败的商人抛弃,她抱着先天性心脏病的孩子祈求医院救治、但钱不够,边杰路过、予以救助。

其实故事到这,已经对人在财富诱惑前的异化描写透彻,然而让整个故事点睛的,是这一段——

罗素夫说男主应该感谢她,而男主边杰的回应是:


“不。我恨你。如果让我再活一遍,我宁愿选择和你过一辈子普通人的生活。

在这个“熙熙攘攘皆为利来”的故事里,凌驾于金钱之上的依旧是理想主义的爱情。


只不过理想主义早已淹没在了奔腾的金钱中,边杰做不到再爱罗素夫。


2013年看《了不起的盖茨比》中描绘的纸醉金迷时,我又想起了《奔腾的纸钞》

正是作品里有关权力、财富与人性的内容,让我觉得郑渊洁在金钱观念上应该有两把刷子。

他在北京房价才一千多元时买了十套房放读者来信的故事,不会还有人不知道吧?

郑渊洁有过一段憋屈的经历,是杂志在连载他作品的半年内,杂志社暴涨10万销量。

他以此向编辑提出涨稿费,但杂志社说“杂志上也有别人的稿子,不能证明销量是你带来的”。

郑渊洁一气之下分道扬镳,后来筹备《童话大王》时他提出、要做个人刊。


且不要稿费,要版税,挣多少看销量。


那会,绝大多数作者都不知道版税是什么,只知道从杂志社、出版社拿稿费,按字算钱。


可郑渊洁在读美国作家斯蒂芬金的作品时,注意到斯蒂芬金是靠版税挣钱、赚的很多,飞黄腾达从此起步。


这一细节不免让我妄想,当年郑渊洁要是多读一本书,譬如华特·迪士尼的传记。

那今天,中国是不是就该多一座皮皮鲁乐园了。


03

说点现实的,我其实并不认为、皮皮鲁主题乐园真能办成中国迪士尼。

郑渊洁宇宙的IP影响力在中国确实很大,但主题乐园本质上不能指望IP的带动力。

主题乐园要想办成,选址就是大难关。


必须办在北上广这种超级城市的边上才能保证日常客流量、获得基础设置的保障。


国内的HELLO KITTY乐园就是个例子,可能你都不知道,中国有个这样的乐园。




三丽鸥家族的IP在国内影响不小,不止有大众熟知的HELLO KITTY,还有今年因表情包重新爆火的大耳狗、美乐蒂、库洛米。




但打开大众点评对这所乐园的评价,你会发现满屏的“人少”。


原因很简单,这个乐园的地址实在太偏了。

名义上是杭州,但实际位置在湖州市安吉县,交通不方便。

要是外地去,还得飞到杭州再驱车过去。

小小县城与地级市,难以撑起一座主题乐园需要的日常流量。


但像北京,平日的周末去环球影城看霍格沃兹,还得排一小时起步的大队。



因此前文提及的几个建在三四线城市的皮皮鲁乐园,其实很悬。

客流水平决定了最妥帖的选择是建小成本乐园,要想建迪士尼、或者长隆级别的乐园,就得冒点险了。


冒全中国读者、对郑渊洁的爱有几分的风险。

否则很可能,会陷入开园后大家凑热闹玩一玩、之后无人问津的局面。



郑渊洁作品改编短片《驯兔记》中的鲁西西

说到底,希望能办一个郑渊洁宇宙乐园,其实是读者们有点自嗨的想法。


这想法单纯脱胎于读者对郑渊洁的喜爱,再加上国内没有能打的IP主题乐园一直是个心结。

每当构思起,中国有什么国产IP可以建主题乐园时,人们提名的都是深入人心的大作:《西游记》《封神演义》乃至《甄嬛传》。

因此,建乐园的呼声更像一种另类的赞美方式——

“你的故事真好,值得办一个乐园。”

再说了,就第一部分提及的那些童真中带点诡异、温暖中带点讽刺的事物,本质也不适合合家欢。

做的太幼稚,嫌“没有那味儿”;做的还原,乐园就得倒闭关门了。


被郑渊洁作品养出来的读者,口味挑剔得很。



想要建郑渊洁宇宙乐园的人,到底在期待什么呢?

这个问题我问过自己很多次,但直到今年才有了答案。


国庆档的时候,我去看了延期上映的《皮皮鲁与鲁西西之罐头小人》,坐在小朋友与家长中间,总觉得少了什么。


电影本身没什么问题,它甚至已经是国内真人儿童电影票房的新纪录了。


可合家欢的它,却无法让我满意。


大约是因为当书里的反叛精神被搬上大屏幕,以一种具象的画面、温馨的暖黄色调展现出来时,会少了一点“韧劲”。

这点韧劲的来源,是当年的读者们。

是读了郑渊洁童话后、尝试着质问家长与老师的读者,是读了故事后,妄想过不循规蹈矩、过冒险快意人生的孩子们。


《驯兔记》中,“好学生”会变成兔子,谁没变、没驯服就是坏孩子

曾有很多读者受益于郑渊洁“举止出格”的帮助。


他给儿子班上的倒数二十名送去签名书,于扉页写上“你是最棒的”。

他去给一个素未谋面的小朋友“站台”,当年一个12岁、叫郑正的淘气小孩在班会上反驳校长。

校长说:“不写作业就不会有好成绩,没有好成绩就没出息。”

郑正拿郑渊洁名言反驳,“成绩差的学生不一定没出息,成绩好的学生不一定有出息”。

校长一时上头,说你要把郑渊洁请来、他要真这么说,我就免你作业。


后来凭着家长的支持七拐八绕,还真寻到了郑渊洁,他二话没说就去学校支持郑正了。

这段历程最为童话的是,郑正后来成绩不错、出国留学,成了外企高管。



不是每一个郑渊洁的读者都能如此勇敢且幸运。

那些富有叛逆精神的故事就从没让我生出胆子,敢站出来与老师不合理的言行当面对线。

但这些童话,至少在无数沉默的普通孩子心中建立了一个坚定的角落。

在这个角落里你有机会悄悄告诉自己,人可以不走康庄大道、可以不相信被强灌的道理、可以去质疑权威的合理性。

它们最终凝结成“韧性”,成为了一批又一批读者热爱郑渊洁宇宙的核心。

如此渴望建一座实体的皮皮鲁乐园,与其说是想在里头玩个痛快,不如说,是想用它去证明一些曾被质疑的事物。

证明真正有价值的儿童故事,不是假装一切罪恶都不存在的温室花园。

证明孩童的成长不该只有驯服,也可以有叛逆与主张。

证明当初看所谓禁书的孩子,可以成为拥有童心、保持善意的大人。

证明那些童话故事曾反复告诉我们的道理——


“在人生的游乐园里,只要活着就痛快去玩。”















· 一 周 热 点 回 顾 ·




你依旧可以相信郑渊洁↓↓↓

   防失联,微信扫一扫关注“武侠评论”
(微信内直接长按二维码)

网站在不断完善,历史文章持续更新中,敬请期待

  防和谐,部分敏感内容设置了密码访问,公众号输入文章ID获取密码 ID是URL最后的数字,如https://www.wuxiapinglun.com/posts/15250,ID为15250

赞(0) 打赏
版权声明:本文采用知识共享 署名4.0国际许可协议 [BY-NC-SA] 进行授权
文章名称:《:他要是建中国版环球影城,我第一个买票》
文章链接:https://www.wuxiapinglun.com/posts/10946
本站资源仅供个人学习交流,请于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不允许用于商业用途,否则法律问题自行承担。
分享到: 更多 (0)

相关推荐

  • 暂无文章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非常感谢你的打赏,我们将继续给力更多优质内容,让我们一起创建更加美好的网络世界!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