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种视野看新闻

:汪潮涌:互联网时代的宠儿,移动互联时代的弃儿


如果人生中真的存在某些改写命运的节点,对于汪超涌——这个出身于大别山区的农家小子来说,除了这次“失联”,那个时刻或将定格在36年前他浑身大汗地从圆明园西校门跑步回宿舍的下午。那一天,尚在清华大学经管学院的朱院长访美回国,带回的赴美留学奖学金名额给了汪超涌,他由此赴美学习金融。

也是在那一年底,中国正式开放自费留学,中国的第一代互联网人大多借此走出国门。要到一年之后,同样被后人称为“投资教父”的熊晓鸽才去往波士顿大学留学,学的还是新闻。

从这个角度上说,汪超涌是当之无愧的天之骄子。在美毕业后即加入华尔街,入职摩根大通、标准普尔及摩根士丹利,时人称之为“华尔街中国神童”。

当他决定回国时,又赶上中国资本市场的萌芽时期,接连负责了东方航空纽约、香港两地的同时上市、中国首家在伦敦挂牌的电力企业大唐电力以及海外上市的超额认购倍数达1260倍的“北京控股”。他也参与了中国首家中外合资的投资银行中金公司的筹备。

他在1999年发起成立信中利时,成思危才刚刚提交了《关于尽快发展我国风险投资事业的提案》,鼓励私人资本参与创业投资。也是在那时,汪超涌决定改名为“潮涌”,寓意顺应浪潮。即使到了现在,他的微博签名依然写着,“心如大海,可以平静深邃,亦可以汹涌澎湃”。

22年过去了,信中利却并未如汪潮涌所愿大海般“潮起潮落,生生不息”。除了世纪之初几笔亮眼的投资案例之外,汪潮涌拿得出手的投资屈指可数。他几乎完美地错过了中国整个移动互联网的创业热潮,信中利甚至被人们视作老派、掉队。

媒体的报道中,更为人津津乐道的是汪潮涌身上“最敢玩的中国富豪”、“玩帆船的资本家”、自比“黄老邪”以及他与妻子李亦非的“金童玉女”等一系列惹人眼球的标签。


图源:汪潮涌微博

如果不是这次“失联”风波,人们已经少有看到他出现在新闻头条。他的微博更新停留在10月19日,那一天下午他接连转发了22条与公司有关的利好消息。在那之前,资本市场上对他讨论最多的是出空股权、高举债收购惠程科技等一系列失败的资本运作。

现在,除了网络上流传的一张拘留通知书外,再无更多准确消息传出。信中利已连发多条公告,称无法联系到汪潮涌及其家属,公司也未收到由公安、司法等机关发出的正式通知或协助调查的要求,无法确认汪潮涌状态。


作为世纪之交第一批归国的金融人才,汪潮涌志向宏大。他将自己的投资机构命名为“信中利”,名称来源于1996年巴菲特对他的一句忠告,“相信中国,投资才能获利”,信中利的英文名称更是直观地译为ChinaEquity Group(中国股权集团)。

信中利的第一个办公地点选在北京CBD中心的国贸西楼,当年北京最贵的写字楼。汪潮涌后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我们一开始就定位国际化,由海归创办的第一家本土化投资机构”。他的第一支基金据称有1000万美金,而彼时的互联网大佬们的创业起始资金不过几十万元,还是人民币。

信中利第一笔出圈的交易是2001年低价抄底搜狐。那年,恰逢千禧年互联网泡沫破灭的末尾,一众新兴的互联网公司们在股价急速飙升之后又迅速下跌。汪潮涌看准时机,以1美元左右的低价大量购入搜狐股票,在股价回温后获得超过15倍的回报。他后来说,“尽管当时看起来风险很大,但直觉告诉我,这种模式肯定会赢”。


这种看准时机果断出手的风格使他自比为“黄药师”,他曾经一一将互联网大佬们对号入座,称张朝阳是西毒欧阳锋,马云是“中神通”王重阳,“我还是喜欢黄药师,喜欢桃花岛的意境”,“拿个玉萧一吹,就能把很多高手置于死地”。

之后,他又在百度初创之时投资百度,参与百度B轮融资,据称获利超百倍。后来他还对此表示懊恼,称因为早期没有布局全国,因此错过了杭州的阿里及深圳的腾讯。

两笔在互联网领域大获成功的投资奠定了汪潮涌早期的投资地位。在那之后,他又押注华谊兄弟,帮王中军引入李嘉诚作为战略投资人,获利颇丰。“当时市场上没有一家看好华谊兄弟,也没有其他投资方跟它接触”,汪潮涌后来说,“我们基本上是靠超前的眼光来获得这种投资机会”。

新世纪前十年,汪潮涌总是能从风险之中看到机会,他后来知名的投资案例还包括东田造型、迅雷、阿斯顿马丁等。但在新世纪的后十年,信中利几乎缺席了整个移动互联网的大潮。

汪潮涌说,不要总是跟风,眼下的风口未必是持久的商业浪潮。他的投资风格渐渐趋于稳健,近些年,信中利少有知名的投资案例。最近一个人们熟知的品牌是蔚来汽车,信中利参与了2017年蔚来汽车的战略融资,百度及腾讯领投,信中利的名字与华平、IDG、高瓴等一众知名投资机构排在一起。

截至去年底,信中利在管基金36只(含6只正在清算的基金),累计认缴规模为161.25亿元,在管实缴规模为112.01亿元。在一众投资机构中,这样的规模很难称得上亮眼。


外界大多将信中利的落寞归因于汪潮涌的资本运作。

2015年,信中利挂牌新三板,成为“中国海归创投第一股”,当年累计涨幅超过25%,市值突破150亿元。次年,汪潮涌又举债高溢价控股惠程科技,意图效仿九鼎将私募业务注入上市公司,但因政策收紧未能成行。此后的一系列资本运作也均未获成功,甚至最终失去对惠程科技的控制权。

上市是汪潮涌的夙愿。他自称是巴菲特的信徒,多次在公开场合盛赞巴菲特的投资逻辑,信奉价值投资。在汪潮涌看来,投资基金最大的问题是有投资期限的限制,无法对项目长期持有,而上市,则意味着可以募集长期资本。

他不止一次地对外提及软银投资阿里巴巴、MIH投资腾讯的例子来佐证这一观点,称这是中国投资最成功的两个案例,“这两个投资都持有将近十五年,创造了几千亿美元的回报。”

他称,如果A股市场允许创投机构上市或并购募资,通过募集长期股本金,投资好的项目并长期持有,最后形成巴菲特的投资控股模式,那中国会出现一批价值很大的创投管理公司。

但在国内,投资机构上市的路径并不明晰。放眼全球,也仅有黑石、KKR、凯雷等少数几家上市的私募巨头。

2015年,九鼎通过一系列资本运作绕开证监会对私募股权业务借壳上市的监管,成功将其私募股权业务注入上市公司,被视作国内“PE第一股”。

九鼎的一系列资本运作后,汪潮涌铤而走险,举债高溢价收购惠程科技。在他的设想中,信中利发展模式可以称为“左手硅谷、右手巴菲特”,硅谷模式定位于新三板挂牌公司,而产业、并购、实业投资将通过信中利旗下的上市公司打造战略新兴产业的投资平台。

但随着证监会推出一系列针对九鼎变相借壳上市的补丁政策,汪潮涌的上市之路就此折戟。在媒体的报道中,汪潮涌的一系列动作更是被称为“豪赌”。

翻看这两年信中利的报道,无一例外都是负面消息,不仅在资本市场受到监管警示,其基金业务也被监管部门下发处罚。今年4月及11月,信中利北京及青岛分公司先后两次被当地证监局提出存在利用基金财产或者职务之便,为本人或者投资者以外的人牟取利益,进行利益输送等行为,责令改正。


近几年,汪潮涌已经很少对外谈及他所组建的“中国之队”了,那曾是被他视为构建中国影响力的情怀决定。在完成了财富的原始积累之后,那或许是汪潮涌获得自我成就的新方式之一。

他是在观看过一次美帆赛之后,才发现这项赛事从未有中国队伍参与。他说,“(美帆赛)事关中国的影响力,这么大的赛事没有中国队参加,是一种遗憾。”

他在2005年收购了一家法国帆船赛队,将其更名为“中国之队”参加美帆赛。为此他花费不菲,据称投资额近4亿元人民币。

他曾在微博上披露赛队的花费明细,“报名费200万美元,保证金100万美元,赛船设计制造费运费及设备费600美元,队部建造费用200美元……”他说,“独自为中国之队坚持十年了,希望能有更多的企业家参与,为中国的海洋影响力加油!”


他也甘愿花这笔钱,他说,“花钱要花出档次来,花出影响力,花出品位。”汪潮涌觉得,通过赞助帆船比赛,可以提升社会价值和影响力。

多篇媒体报道中都曾提及信中利会议室内的“中国之队”的大幅喷绘,占据了整整一面墙壁。汪潮涌对来访者称,“这只是照片,你要是到了现场,那才叫惊心动魄”。如同早些年热衷于登山等户外运动的地产大亨一样,一些报道中提及,汪潮涌甚至会亲自下场参与帆船比赛。

没有人知道汪潮涌到底是如何打算的,这两年他很少在媒体场合谈及这些资本运作,事实上他参加活动的频次也不如以前。

还在媒体上活跃的那几年,他乐于谈及自己爱写诗、爱读书的趣事。信中利有一年的内部元旦晚会上,公司行政部门还将他创作的60首诗结集出版了一本诗集,代表全体员工送给他,汪潮涌说,那是他收到过的最好的新年礼物。

他称如果自己不做投资了,也许会去当个作家。互联网上流传着他写的两篇回忆文章,分别是追忆自己老师的《我的恩师赵家和》,以及写给自己母亲的《母亲的寒冬》。文中间或提及他早年山村时的生活,以及初入清华求学时的懵懂,情感真挚,文笔动人。

早年间的一次采访中,记者问他准备什么时候退休。他说,我的偶像是巴菲特,他现在八十多岁了都还没退休,做投资这个行业就是生命不息,投资不止。

现在,他的投资之路截然而止。多年前,他与老友久别重逢时作了一首诗,诗的后两句是这样写的:物是人非浑不觉,任尔沧海变桑田。

参考资料:

《汪潮涌:打造投资平台,坚持价值投资》新京报

《清华首批MBA学员汪潮涌 我是“黄药师”》 MBAhome网

《汪潮涌:左手硅谷右手巴菲特》 华夏时报

《汪潮涌:风投“黄老邪”演绎多面人生》湖北网络广播电视台

《汪潮涌:风投就是选秀》时代在线




   防失联,微信扫一扫关注“武侠评论”
(微信内直接长按二维码)

网站在不断完善,历史文章持续更新中,敬请期待

  防和谐,部分敏感内容设置了密码访问,公众号输入文章ID获取密码 ID是URL最后的数字,如https://www.wuxiapinglun.com/posts/15250,ID为15250

赞(0) 打赏
版权声明:本文采用知识共享 署名4.0国际许可协议 [BY-NC-SA] 进行授权
文章名称:《:汪潮涌:互联网时代的宠儿,移动互联时代的弃儿》
文章链接:https://www.wuxiapinglun.com/posts/10862
本站资源仅供个人学习交流,请于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不允许用于商业用途,否则法律问题自行承担。
分享到: 更多 (0)

相关推荐

  • 暂无文章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非常感谢你的打赏,我们将继续给力更多优质内容,让我们一起创建更加美好的网络世界!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