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种视野看新闻

:爱奇艺回归常识


短视频影视搬运迎来了史上最强监管,对于爱奇艺这样深陷财务泥潭的长视频平台来说,这算是个好消息——虽然姗姗来迟。

12月15日晚间,国家广电总局官网发布了《网络短视频内容审核标准细则(2021)》,其中明确提到,短视频未经授权不得自行剪切、改编电影、电视剧、网络影视剧等各类视听节目及片段。

用短视频追剧已经成为了很多年轻人的日常,滋养出了一批靠影视剪辑盈利的博主,据证券时报统计,仅抖音平台上粉丝数量超过百万,且更新较为活跃的影视剧剪辑博主就超过100名。这些剪辑内容也为短视频平台吸引了巨大的流量。


短视频平台上海量的影视剧剪辑内容

但短视频的侵权问题却一直没有得到解决。据《2021年中国短视频版权保护白皮书》显示,2020年4月1日至2021年3月31日,12426版权监测中心对2238部国内外电影作品进行监测,发现了53万多条盗版二创短视频。

长视频花重金购买版权,短视频靠侵权获利,版权矛盾日益激烈。爱奇艺CEO龚宇在第九届中国网络视听大会上提到,分段式的盗版短视频播出总时长和长视频行业播出的时长基本达到同一个量级,但付出的成本相差10倍甚至20倍。

在此背景下,长视频曾多次向短视频讨说法。优酷总裁樊路远甚至呼吁行业像打击酒驾一样打击侵权。

但长短视频并非天然对立。有视频行业从业者认为,长短视频之间如果建立起合作的商业模式,有可能在规范版权内容的同时,分担长视频的成本压力,改善当下长视频经营不善的窘境。分摊成本的方式可以是购买短视频创作版权,或根据短视频的流量与长视频平台进行一定分成。

对于盈利遥遥无期的长视频来说,这样的合作方式未尝不是一种有益的尝试。但新规刚发布,商业模式也依然在摸索阶段,而且跟着短视频平台到底是吃肉还是吃蚊子腿,尚未可知。眼下,水深火热中的长视频不得不紧急开启新一轮的自救。

裁员节流后,爱奇艺将开源的希望寄托于涨价。12月15日,爱奇艺宣布,从16日开始对爱奇艺黄金VIP会员订阅价格进行更新。提价后,黄金VIP普通包月会员由25元提至30元,连续包月由19元提至22元,普通季卡会员由68元提至78元,连续包季58元提至63元,普通和连续年卡会员价格保持不变。


这是爱奇艺继去年11月首次涨价后,又一次会员费涨价。按此次涨价后价格计算,爱奇艺普通会员的月卡价格分别上涨15.8%、20%,季卡价格分别上涨8.6%、14.7%。

裁员风波还未结束,动荡之际宣布涨价,对于爱奇艺来说,显然是兵行险着,但现实的困境让它不得不走这一步险棋。

根据最新财报,第三季度爱奇艺拥有的现金、现金等价物、受限现金和短期投资一共110亿元,在11月30日偿还完一笔7.5亿美元可转债后,爱奇艺到年底账上可能只剩50亿元人民币的现金,以目前的亏损速度,这些钱甚至都不足以支撑一年。

本轮涨价后,爱奇艺已经不具备价格优势,目前腾讯视频、芒果tv、优酷都没有表示跟进涨价的意向,这很有可能会影响到爱奇艺的会员数量。不过,去年11月份涨价后,爱奇艺的付费会员数并未产生巨大变大,波动在0.8%-3.5%,而此次涨价幅度则在8%-20%之间。以此估算,即使爱奇艺会员出现最高比例环比跌幅,最低涨价幅度带来的收费增加也能将其覆盖,涨价依然是目前效率最高的自救方法。

长视频内容成本高企是行业共识。爱优腾三家为了筑造自己的内容护城河,从而扩大用户规模,不惜重金砸内容,比如腾讯就曾为了《如懿传》的独播权喊出了13亿元的天价。用亏损换规模的路径,在发展初期确实奏效。但随着整个互联网增长放缓,长视频平台会员增长接近天花板,亏损换增长的ROI越来越低。

对爱优腾来说,用烧钱换出路的模式该告一段落了。回归商业常识,放弃一部分缺乏付费意愿的用户,扭亏为盈,才是长视频平台的当务之急。


2016年底,TMD三小巨头在乌镇开了个闭门会。席间张一鸣非常直接地说了一句话:“我觉得之前的公司错了。”

“之前的公司”,指的是BAT。

张一鸣认为,BAT不应该着急盈利,而是应该将利润用来“更深层次、更大规模的投入”,“比如说国内一家互联网巨头,可以大很多很多,他其实就不用盈利。如果它(等到)今天再盈利的话,不论品牌还是营收都能够变得更大更好。”

长视频在跑马圈地的年代,确实遵循了这样的逻辑,并且在抢夺付费用户与市场份额上卓有成效。

2015年,爱奇艺以500万元一集成本的网剧买下《盗墓笔记》的独播权,开播当晚开通会员支付订单请求超过260万次,直接压垮了爱奇艺的服务器。HBO的付费模式让龚宇觉得收费是行得通的,长视频平台会员业务自此开启。

此后便是爱优腾三家无边际的投入。一位优酷人士在接受《晚点 LatePost》采访时透露,2014 年爱奇艺就曾开出了上千万的价格撬走了优酷当时的头号 IP 高晓松及其节目《晓说》的自制班底。就在前一年,优酷与高晓松商谈的出场费还只是 500 万元。柠萌影业招股书显示,过去三年公司仅制作发行了7部剧,平均每部剧集在40-50之间,但仅腾讯视频三年为其支付的采购费用就达23.32亿元;相比之下,近期出自奈飞的全球爆款《鱿鱼游戏》总投资仅合人民币约1亿元出头。

2015年开始,爱奇艺内容成本迅速增长,从2015年的37亿人民币逐渐跃升到2020年的200亿人民币以上,今年上半年的内容成本也达到了105亿。

在内容制作上不计回报的投入,也曾让爱奇艺获得了行业制作能力第一的口碑与过亿的会员数,但为恶性竞争与内容制作烧掉的钱,也让爱奇艺在财务上泥足深陷。

成立十年,从未盈利,用亏损换增长显然已经无法让爱奇艺活下去。要生存,就必须转换商业模式,回归商业常识,作为一家公司,盈利才是当务之急。


广告+会员模式,“免费+付费”,是中国长视频网站一直以来的盈利模式。2018年第三季度,爱奇艺会员数首次超过广告收入,这意味着,从商业模式上来讲,中国长视频流媒体已经进入到会员为主的阶段。

在长视频十年竞争中,用户为内容付费的心智已经被培养起来了,未来爱奇艺需要围绕会员付费业务而生产和引进内容,更加注重内容的商业变现。

会员价格提升背后必然对应的是内容价值和服务水平提升,一位资深内容从业者表示,爱奇艺会员涨价或许会放弃一部分用户,这对于希望降低亏损的爱奇艺来说是一条更现实的路,“类似于国外的HBO,服务付费会员,走精品化内容路线。”


有人曾戏称,如果错失了奈飞的股票,那千万不要错失它的会员,毕竟涨幅也不容小觑。

过去十年里,奈飞曾数十次提高会员服务。最近一次涨价,是在今年11月,《鱿鱼游戏》大火后,奈飞提高了韩国会员费用,二人在线与四人在线的基准费用分别上调了12.5%和17.2%。

奈飞2011年在美国首次提价后,当季就有80万名用户退订,但当季的收入却增长了63%,这让奈飞彻底认识到,退订并不可怕,让公司走入财务正循环才是当务之急。也是这次涨价后,奈飞股价开始腾飞。

爱奇艺和腾讯视频总会员体量与奈飞在全球共2.4亿的总规模非常接近,但会员单价只有奈飞北美市场的四分之一,韩国市场三分之一。内容成本与会员费倒挂严重,使爱腾优的财务亏空越来越大。

从奈飞的经验可以看到,一方面靠精品自制内容吸引并留住会员,另一方面则通过涨价实现盈利,这条路并非不可行。


2020年11月,爱奇艺与腾讯视频开始小心试探通过涨价来减少亏损,这是长视频九年来第一次提升会员价格。当时,爱奇艺与腾讯视频会员数均已突破1亿,会员增速出现放缓迹象。如果把会员制商业公式看成“会员收入=会员数量x ARPU值”,在低价竞争无法带来更多用户的情况下,长视频平台到了需要对ARPU值进行结构性调整的阶段。

当然,在奈飞的正循环模式中,精品内容才是基石。爆款内容对于会员数增长的驱动也是显而易见的,例如爱奇艺一季度会员数增长在一定程度上是由《赘婿》的独播红利带来的,收官时这部剧的会员账号超过6400万,占一季度总会员数的60.8%。

从《盗墓笔记》到《奇葩说》,爱奇艺开创了网剧和网综时代,天然具有制造爆款的基因。但由于对爆款内容的过分追求,忽视了腰部内容,导致其内容生态有明显缺陷。

爱奇艺前员工在接受《人物》采访时提到,爱奇艺对爆款的追逐导致其在腰部内容上掉队了,而对手腾讯视频虽然在爆款上不敌爱奇艺,但其内容生态更加健康,现金流也更加稳定,除了爆款选秀综艺外,还有恋综、美食纪录片、访谈类新闻,“平台品味比较丰富,会让用户愿意在平台多待一会儿”。

爆款剧集一度以来是爱奇艺综艺外的另一个杀手锏。《沉默的真相》《隐秘的角落》等爆款剧集,让爱奇艺的迷雾剧场一炮而红,有爱奇艺的员工透露,迷雾剧场为爱奇艺带来了可观的广告营收。但被高管们寄予厚望的迷雾剧场,却遭遇了滑铁卢,《八角亭谜雾》豆瓣5.7分,《致命愿望》4.1分,对比去年可谓是惨败收场。


选秀综艺被叫停,迷雾剧场惨遭滑铁卢,这一切让龚宇焦虑。据《人物》报道,此前从来不插手内容的龚宇,在今年下半年频繁地出现在项目会议里。

字母榜此前文章《爱奇艺的平衡术》指出,会员费用与内容能力处于对比关系,任何一方的长期失衡都会导致正向循环难以为继。在内容能力持续提升的前提下,涨价是保证商业模式成立的应有之义和必然之举。这就像是小孩儿常玩的跷跷板游戏,内容能力和会员费用分坐在跷跷板两端,当一方发力,另一方必须予以回应,否则这游戏便难以为继。

这是因为,用户对单一平台的忠诚度并不牢靠,其使用偏好始终跟着内容走。因此,爱优腾之间的比拼,更重要的是看优质内容的储备。

眼下,爱奇艺要面对的困境是如何提升内容储备,保持爆款内容的稳定供给乃至增长的同时,丰富平台的内容品类,这也能在一定程度上扩充广告收入。当然,在内容部门员工被裁近30%、很多工作室被撤销的当下,稳定的输出对于爱奇艺来说,也是一大挑战。


在文章《爱奇艺裁员:兴于爆款,困在腰部》的留言区,一位用户表示“在爱奇艺APP、爱奇艺体育,奇异果都开了自动续费会员的我真不希望爱奇艺倒下。”

爱奇艺宣布涨价的当天,虽然有不少用户质疑,但也有不少人表示理解爱奇艺当下的困境。一方面,用户心知肚明平台在购买和生产内容方面投入巨大,另一方面,在内容消费碎片化的当下,用户对短视频驱逐长视频的可能性产生了恐惧。

无论是用户还是视频行业从业者,没人能忽视短视频带来的冲击。《2021年中国网络视听发展研究报告》显示,自2017年12月份起,短视频人均单日使用时长逐年递增,从2017年的76分钟逐步增长到2021年的125分钟。与之相对的是,长视频的人均单日使用时长已趋于稳定,2020年还呈现出下滑趋势,最终定格在今年3月份的98分钟上。

但短视频虽好,长视频依然有不可取代之处。内容消费碎片化的当下,制作精良、内涵丰富的文化产品成为了稀缺品,好内容的商业溢价在持续走高,而短视频平台并不具备专业的制作能力,长视频的这部分蛋糕是短视频无法抢走的。


Tik Tok与抖音在全球火爆,但奈飞、HBO 、Disney+等精品内容生产平台却并未因此萎靡,而《鱿鱼游戏》这类有深度的内容,无论在流量、热度、口碑都创造了短视频望尘莫及的成绩,也充分证明了长视频内容付费的强大生命力。

近几年来,短视频发展速度可谓一日千里,但其用户增长显然已经过了高歌猛进的阶段,步入了增长瓶颈期。由增量竞争转入存量竞争的短视频也在寻找新的增长路径。

例如,布局付费短剧内容。11月29日,一条抖音测试短剧付费的消息登上微博热搜。事实上,早在抖音短剧试水付费的新闻登上热搜之前,快手、B站等平台就已经实践过短剧付费了。

但该报道传出后,不少网友表示短剧“看个乐子还行”、掏钱那是做梦,短剧让人尬得脚趾扣出三室一厅,“怎么好意思收费”。

在短视频版权迎来最强监管的当下,短剧或许能在一定程度上补充短视频平台二次剪辑内容的空缺。但在内容制作维度上的竞争,短视频显然无法与长视频抗衡,这也意味着长视频并非没有逆袭的机会。

一位爱奇艺的离职员工曾提到,当看到地铁里的人都是竖着看手机而不是横着看的时候,格外焦虑。不过,在国民对在线娱乐需求量增加的当下,只要长视频能够产出足够好的内容,竖屏未必不会重新变成横屏。

参考资料:

《爱奇艺裁员:兴于爆款,困在腰部》,人物

《长视频仍有为》,新文化商业

《短视频遭遇最严新规,抖音追剧彻底凉透了?》,豹变

《会员涨价,能填补爱奇艺资金缺口吗?》,市值榜

《会员涨价,救得了爱奇艺吗?》,风暴眼工作室





   防失联,微信扫一扫关注“武侠评论”
(微信内直接长按二维码)

网站在不断完善,历史文章持续更新中,敬请期待

  防和谐,部分敏感内容设置了密码访问,公众号输入文章ID获取密码 ID是URL最后的数字,如https://www.wuxiapinglun.com/posts/15250,ID为15250

赞(0) 打赏
版权声明:本文采用知识共享 署名4.0国际许可协议 [BY-NC-SA] 进行授权
文章名称:《:爱奇艺回归常识》
文章链接:https://www.wuxiapinglun.com/posts/10860
本站资源仅供个人学习交流,请于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不允许用于商业用途,否则法律问题自行承担。
分享到: 更多 (0)

相关推荐

  • 暂无文章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非常感谢你的打赏,我们将继续给力更多优质内容,让我们一起创建更加美好的网络世界!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