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种视野看新闻

:从狂揽数百亿到失联,“风投教父”汪潮涌经历了什么?

撰文/ 《财经天下》周刊作者 王欣 陈万山

编辑/ 冒诗阳


(图源/视觉中国)


12月16日,整个投资圈都在好奇,失联两周的知名私募大佬汪潮涌去哪了?


16日一早,汪潮涌控制的新三板公司信中利(833858.OC)紧急发布了一则股票停牌公告,称“根据媒体报道,公司实际控制人汪超涌(汪潮涌)失联,相关情况尚待确认”。公告显示,信中利将自2021年12月16日起停牌,预计将于2021年12月29日前复牌。


被称为国内风投教父的汪潮涌是北京信中利投资股份有限公司的创办人。信中利是中国最早成立的VC/PE机构之一,2015年,汪潮涌创办的信中利在新三板挂牌,成为“中国海归创投第一股”。截至2020年末,信中利在管基金36只,累计认缴规模161.25亿元,在管实缴规模112.01亿元。


随后,网传出一张北京朝阳区看守所拘留通知函,上面显示,汪潮涌已于11月30日因涉嫌职务侵占罪被公安机关刑事拘留,现羁押在北京朝阳区看守所。不过到目前为止,这一消息并未得到证实。


12月16日晚间,信中利再发公告称,关注到媒体对有关公司董事长汪潮涌失联的相关报道,但通过各种渠道多次联系汪潮涌及其家属,均未取得有效联系。


根据信中利在晚间公告中的说法,目前已向公安机关咨询相关情况,但截至目前尚未获得与汪潮涌相关的有效信息,以及尚未收到由公安、司法等机关发出的正式通知或协助调查的要求。除汪潮涌外,管理层和各部门员工均正常履职。


对此,华创证券认为,董事长、实际控制人等无法履职或取得联系已经涉及影响公司持续经营能力,但不会导致触发强制终止挂牌情形。信中利法定代表人、实际控制人、董事长失联将导致公司出现对重大事项无法及时形成有效决策风险,进而对公司生产经营决策产生重大影响。


对于汪潮涌的失联,有接近他的人向媒体透露称可能是因为资金挪用。


“信中利比天星幸运,但没有九鼎的运气。”一位熟悉新三板的研究员告诉《财经天下》周刊。


一个成立22年的老牌的私募股权机构,一个叱咤的风投教父,外债累累之外,这座大厦正在风雨飘摇。



(图源/视觉中国)




从“神童”到“风投教父”

10月29日,坐拥五百万粉丝的汪潮涌连发二十多条微博,庆祝多家公司IPO过会。那天过后,汪潮涌的微博只剩下了平静。


与此同时,有越来越多的人在找他,毕竟,“华尔街神童”“风投教父”“黄老邪”……汪潮涌身上有各种标签,给外界描绘了神话一样的故事。


1980年,年仅15岁的汪潮涌考入华中科技大学。大学毕业后,汪潮涌考入清华大学经管学院,成为该院第一届MBA班的学生。


1985年,机缘巧合,汪潮涌被推举为赴美留学人选之一。1987年,汪潮涌拿到罗格斯大学商学院的MBA,并顺利进入摩根大通纽约总部,踏进了华尔街的大门,而那年,他才22岁。


1987-1998年,汪潮涌曾先后任职于美国摩根大通银行、标准普尔、摩根士丹利。其中,担任美国摩根士丹利中国区负责人时,素有“华尔街中国神童”之称。也正是这次履职,将汪潮涌的事业放回国内,这是成就他曾经地位的关键。


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后,汪潮涌离开摩根士丹利,随后,汪潮涌受国家开发银行邀请,担任全职高级顾问,参与筹备和组建国家开发银行的投资银行业务。1999年国内掀起了互联网创业热潮,汪潮涌开始投入创投行业,创立信中利资本。


汪潮涌本人非常崇拜巴菲特,汪潮涌曾说,“信中利”三个字取自于1996年他与巴菲特的一次见面。巴菲特曾经告诉汪潮涌,相信中国,投资才能获利。


“我的投资风格特立独行,自有资金比例高,敢于拍板。”汪潮涌的这句话也在之后得以应验,2001年,汪潮涌押中当时股价降到1美元以下了的搜狐,并在之后获得了几十倍的收益。随后,汪潮涌又搭上百度的第二轮车,获得120倍的收益。


2004年,汪潮涌押注当时只有十几个亿的中国电影市场,华谊兄弟拉不到融资,汪潮涌投资华谊兄弟10亿,在华谊兄弟成功上市后,汪潮涌狂赚300亿。正是这次投资,成就了汪潮涌的地位。


互联网大潮下,他唯独错过了阿里。2001年,汪潮涌在上海遇见马云,打算投资阿里,被马云一口回绝。马云当时问汪潮涌基金是几年的?汪潮涌回答:5年。马云急忙摆摆手说,你千万不要投资我们,我们10年之内没打算赚钱,也没打算上市。


2015年,信中利迎来高光时刻,10月挂牌新三板,公司市值突破100亿元。挂牌之时,信中利累计投资100多家企业。那时候汪潮涌公开表示,自己的投资经历中没有太失败的案例。


“让我回忆到底哪个项目特别失败,我真的想不起来。按照硅谷的投资规律,10个项目只要有两个好项目就非常不错了,如果有一个像百度一样百里挑一的项目,那所有的投资都能收回来,其他失败可以忽略不计。”汪潮涌说。




借壳上市决策失败



(图源/视觉中国)


将汪潮涌带入深渊的,是惠程科技。当时,汪潮涌个人及其推崇“PE+上市公司”模式,他认为中国未来会出现兼并收购和产业整合的浪潮,并购基金会成为很多交易的主导方。


2016年6月,汪潮涌效仿九鼎,希望将私募平台注入上市公司。当时汪潮涌以外债16.5亿元现金高溢价并购惠程科技(002168.SZ)11.1%的股份,并成为其控股股东。但当年惠程科技的股价是8.89元,溢价幅度高达113.7%。


由于此次的收购资金全部来自外债,这为后来的经营埋下了“毁灭的种子”。


股权投资机构变相借壳上市遭遇监管严查,为了堵塞私募公司上市路径,2016年9月,证监会修改《上市公司重大资产重组管理办法》中的细则,增加“借壳上市”的触发条件,其中财务条件在资产总额的基础上,补充规定了营业收入、净利润、资产净额、发行股份、主营业务等多项条件,触发上述任一条件,即视为触发“借壳上市”的财务条件。


于是,信中利借壳上市计划落空。此后惠程科技的业绩也开始逐年下滑,2020年惠程科技收入7.85亿,下降28.13%,2020年归属于股东净利润为亏损9.6亿,下降811.43%。业绩惨淡之外,惠程科技股价也在不断下探。截至12月17日收盘价为4.36元,与汪潮涌当年的8.89元收购价相比,股价腰斩。


在此前募集资金杠杆收购惠程科技控股权时,有消息说汪潮涌向出资方承诺“资产注入的最后时间”,但惠程科技却一直都没有实现业务大幅度重组,且股价下跌,资方认为,汪潮涌在募资时存在“欺诈”。


2020年6月,惠程科技曾披露,中驰惠程及其一致行动人将减持不超过公司5%的股份。此后,信中利宝信减持4000万股,占总股本的4.99%,富兴投资基金沁园春1号减持599.73万股,占总股本的0.75%,合计超过5%,且未披露权益变动书。


今年2月,惠程科技间接控股股东重庆信发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向重庆绿发申请借款人民币5.41亿元,由信中利股东李亦非(汪潮涌妻子)以其持有的1.5亿股信中利股票、公司控股股东中驰惠程企业管理有限公司全部股权和中驰惠程持有的公司全部股票为该笔借款提供担保。


子公司业绩惨淡,信中利也遭遇商誉减值,流年不利。今年上半年,信中利收入为2.21亿,下降63.56%,归属于股东的净利润亏损2.12亿,下降387.36%。上半年公司公允价值变动收益为-11.39亿,较去年同期下降201.47%。


对于此次收入净利润暴跌,新三板曾下发问询函,要求解释业绩大幅度下降的原因。


信中利在12月6日的公告回复函中解释称,由于行业政策变化和市场竞争加剧,惠程科技的游戏收入和电气收入大幅下滑,使得营业收入和毛利分别比去年同期下降69.93%和76.53%。


另外,由于管理的基金陆续进入清算期,在本期内公司也未完成新基金的成立,导致公司其他实体收取的基金管理费和毛利下降了28.16%和26.32%。


根据信中利披露,其目前有息负债余额为1.48亿,6个月内到期的金额为2351万元,3年内到期的金额为1.24亿,而其货币资金余额仅为2241万元。


不过,因无法偿还重庆绿发5.41亿借款,今年7月底,信中利失去对惠程科技的控制权,重庆绿发成为公司第一大股东。7月14日,汪潮涌辞去惠程科技董事长职务。此外,信中利在年内也有多位高管也相继离职。




新债还旧,外债暴雷


公司业绩下滑,高管变动频繁,信中利已经多次受到监管部门的处罚。


12月6日,信中利在半年报问询回复中披露,公司目前面临6个诉讼案件,涉案总金额达13亿。涉及到的公司包括,长安保险销售公司要求信中利返还投资款1.15亿、中冀投资有限公司要求公司支付合作项目股权准让款6.84亿、武汉璟瑜多盈股权投资中心(有限合伙)要求公司支付股权回购款1.55亿、北京居然之家投资控股集团要求公司支付股权回购款2.1亿、中英人寿保险有限公司要求公司支付合伙份额转让款1亿多元。


同时,信中利还有超过15亿的非关联方往来款,其中包括13.6亿为拆借资金,包括向重庆绿发资产经营管理有限公司拆借资金6.05亿,向深圳嘉道功程股权投资基金(有限合伙)拆借资金4.94亿,向嘉兴祥来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拆借资金1亿,还有其他资金拆借1.61亿。


另外,信中利还面临一定的流动性风险。如何消化这部分风险,信中利的做法是借钱、变卖不良资产以及筹备新基金。


今年11月初,向深圳市高新投融资保有公司借款2652万,偿还到期债务;引入战略投资者;与潜在投资人洽谈转染资产;与不良资产处置机构签订合作协议,拟处置呆滞资产;积极与债权人协商,力争就部分债务达成豁免部分债务或延期支付的协议;筹备设立新基金,积极拓展新的收入来源。


与此同时,汪潮涌曾极力推崇的“PE+上市公司”模式,也逐渐失去光环。


此前,据新华网统计,2014年至2015年的两年时间中,国内共有194家上市公宣布与PE机构成立产业并购基金,基金总规模逾2000亿元。然而,其中125家公司在基金设立后,再未披露任何进展,逐渐销声匿迹。


随着“PE+上市公司”模式的没落,汪潮涌走下神坛。在如今的江湖中,红杉中国已成绝对的头部。而随着汪潮涌的失联,没落的信中利也被推向公众视野。


在业内人士看来,信中利的挑战不小,但基金本身仍在履约,因此仍有翻身的余地。只是带领信中利的,还会是曾经叱咤风云的“风投教父”汪潮涌吗?这恐怕要打个大大的问号。


更多精彩内容,点击下方关注
我们从《财经天下》周刊出发,以新媒体的形式和节奏、


以传统媒体求实的精神,致力于传播真正有价值的报道。





AI财经社原创内容,未经授权,禁止任何转载


商务合作请电话/微信联系:13811292543




文章好看,戳个在看

   防失联,微信扫一扫关注“武侠评论”
(微信内直接长按二维码)

网站在不断完善,历史文章持续更新中,敬请期待

  防和谐,部分敏感内容设置了密码访问,公众号输入文章ID获取密码 ID是URL最后的数字,如https://www.wuxiapinglun.com/posts/15250,ID为15250

赞(0) 打赏
版权声明:本文采用知识共享 署名4.0国际许可协议 [BY-NC-SA] 进行授权
文章名称:《:从狂揽数百亿到失联,“风投教父”汪潮涌经历了什么?》
文章链接:https://www.wuxiapinglun.com/posts/10855
本站资源仅供个人学习交流,请于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不允许用于商业用途,否则法律问题自行承担。
分享到: 更多 (0)

相关推荐

  • 暂无文章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非常感谢你的打赏,我们将继续给力更多优质内容,让我们一起创建更加美好的网络世界!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