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种视野看新闻

:年底裁员众生相:有人“躺平”等被裁,有人寒冬找工作,有人拿赔偿金度假



文/韩滢

编辑/李信

今年的互联网打工人,似乎正在经历史上最难的年末。一波“裁员潮”,正在悄然发生。 

临近年底,本是应该期待年终奖、年会福利的日子,如今却被裁员、优化等字眼代替。 

近期,各大互联网公司相继被爆出裁员的消息。先有爱奇艺员工在脉脉爆料爱奇艺裁员20%-40%,后有快手被曝出裁员30%,国际业务裁员已经开始,此外还将劝退绩效低的员工。


更早之前,经历行业震荡的在线教育、地产等行业,裁员则更加大刀阔斧。少则团队业务调整,多则整个公司消失在行业的浪潮中。 

6月份,身处某在线教育公司的于悦见证了周围同事的相继离职。于悦感叹,“这是行业经历的最大颠覆期,没办法。” 

她的心态已经放平,在等待年底的年终奖,甚至期待被裁员之后的“N+1”的补偿金。 

和于悦不同的是,房地产行业的王晴已经被裁掉了,却没有拿到任何补偿。陷入焦虑的王晴只能把希望寄托在明年“金三银四”的招聘季中。

“裁员季”的背后,是成千上万的打工人想要找到一份稳定且长期的工作的迫切心情。但现实却在表明,在不断变化的外部环境中,个体命运显然也要跟着变化。  

突然被裁,前东家让我措手不及

王晴 | 30岁,房地产行业 

没想到,有一天裁员会轮到我。 

我身处今年“爆雷”行业之一的地产业。从行业龙头爆雷开始,地产公司的日子都不太好过。这一年中,地产开发商陆陆续续传出现金流紧张、资金困难等问题。我的前东家是依附地产开发商存活的分销公司,受影响程度更是首当其冲。 

之前和同事聊天时,隐约听说我司资金链断裂,发不出工资等传言,心里有些慌。那时候想着,毕竟是传言,也不用太悲观。 

只是没想到,一切会来得这么快,并且毫无征兆。 

国庆期间,我和同事们还在为公司拼死拼活地搞业绩,国庆结束后就传来分公司要倒闭的消息。身处总部的我们,也陷入了不安之中。 

紧接着,五天内,包括我在内的所有员工都开始“被”离职。不到一周,公司乱成了一锅粥,人心惶惶。就像高中上学时,班主任都被叫去开会,班级里炸了锅。工作小群之间的交流,也从“中午吃什么?”变成“你还在吗?” 

就这样,公司就像是一粒灰,消失了时代的变迁中。其他公司裁员之前领导会提前谈话,表明原因,我们是整个公司似乎一夜之间倒闭了,所有员工集体办离职的场面我也是第一次见。并且,一分钱补偿都没有。 

很多公司的老员工接受不了事实,选择集体维权,但好像也没什么结果。我来这个公司六个月,讲实话,也没什么感情,被裁只能认倒霉。 

后来才知道,公司确实很早就有资金上的风险,在裁掉我们之前,已经开始在全国各个分公司有了动作。总部公司几千人,裁撤到只剩几百人,与此同时所有分公司全部闭店。

地产行业变动之后,我最大的感受就是“没有一分钱是好赚的”。像教培、地产这些行业都有一些特殊性,某种程度上讲他们都属于满足国民基本生活的一些刚性需求,未来政策的方向肯定是会决定这些行业的走向。 

经历了人生第一次被裁员,我认为只要企业出现问题,遭殃的首先是基层员工。所以打铁还需自身硬,要学会不断地适应环境、拥抱变化。 

既然已经是既定的事实,我也只能选择接受,我的心态也从最开始的不安变为现在的释然。如果不想安于现状,我就必须要突破困局,找到新机会。 

但现实情况是,朋友告诉我今年很多行业都在不同程度地裁员。看着动荡的行业,我还打算考公务员,守住“铁饭碗”,但又看到裁员潮后,大批像我这样的人涌入编制,考公务员又是新一轮的内卷和竞争。 

我现在没工作,还要每个月还房贷,压力其实很大,希望自己能赶快找到合适的工作,继续赚钱。

我“躺平”等被裁,能拿到赔偿金就行

于悦 | 28岁,某在线教育公司 

今年是我在这个行业的第四年,恰逢行业的重大震荡。 

幸运的是,我们公司目前运行得还算平稳,没有业界其他公司那么动荡,也许是之前公司积累了比较多资金的缘故。 

我负责的是APP内的用户增长运营,现在整个团队有50人左右。上个月,我所在团队被剥离了,和公司其他业务合并,组成了如今的小组。 

整体来讲,工作上没有特别大的变化。最大的变化应该就是人数的减少。在政策未落地之前,我所在的部门有1000多人,政策落地后,团队人数被裁员到只剩下十几个人,我们剩下的“幸运儿”被分散到其他各个业务中。 

我被分配到了一个全新的团队,新业务的同事和领导我之前都不认识,因此我也经历了一段调整期。起初,我作为“外来人”加入这个团队的时候,做事风格和领导并不匹配,和领导争吵过几次。 

但讲实话,我工作已经五六年了,所以这点小事也见怪不怪,我很快适应过去,并开展新的工作。更重要的是,我本身对自己的工作是有要求的,我不会因为行业变动等因素就降低自己的工作质量。 

所以即便是行业变动、裁员风波、调整部门等一系列问题发生后,我还是保持了对工作严谨的态度,热情也没有减退很多,主要问题在于比起之前相处融洽的团队,我现在对这个团队不是特别满意。 

教育行业变天也不是一天两天了,离谱的是很多行业不再接受教培行业的人,有的公司HR直接把有教培经历的人的简历pass掉。我现在处于一边等待被裁,一边等看机会的阶段。 

好不容易到年底了,大家都在等年终奖,一般不会有人主动离职,毕竟年终奖还是很诱人的。我们的年终奖是按照14薪来算,原则上年终奖可以拿到两个月工资。具体到个人,年终奖会综合上级的打分评价、在职年份等指标进行系数的计算。 

我前几天算了一下,我今年能拿到六万左右的年终奖。这笔钱是我一年辛苦换来的,我必须要抓住。 

不过,如果我被公司裁了,我能拿到所谓N+1的补偿,一般工作满一年给一个月工资,我在这家公司工作一年半,就是两个月工资,再加一个月的工资补偿,一共是三个月的工资。除此之外,我还有一个月的调休没休,又能换来一个月工资。所以,如果我被裁了,最后就是拿到四个月的工资,何乐而不为呢? 

但这些的前提是,我们不会被“变相裁员”。所谓“变相裁员”,就是公司不直接裁掉员工,而是通过裁撤部门、调薪调岗等方式“逼迫”员工主动辞职,这样公司就不用付赔偿金了。但我觉得我们公司应该不会这么做。 

我现在打算,年底拿完年终奖,明年年后二月份回来,准备几家公司的面试,也就不用一直在这家公司干耗着,等着被裁了。

看到行业风声不对,我放弃保底奖金“跑路”

安夫 | 22岁,线下教培行业 

这是我的第一份工作,最终却以“跑路”为结局。 

大三下学期秋招时,当时周围同学不是选择互联网,就是选择编制内,我的选择还挺与众不同的——线下教培。当时的大环境是在线教育很火,校招的时候无疑是毕业生眼里的香饽饽。既然是“香饽饽”,竞争压力就很大,加上我本身不愿意在高压下竞争,就没选择互联网行业。 

今年上半年,在线教育“塌房”的时候,我还暗自庆幸当时没选择这个行业。但没想到的是,是我把一切想简单了。

当行业风向刚有变化时,我所在的公司几乎没有动静,我还是从做媒体的朋友那最先得到消息的。起初我并没在意,毕竟线上教育和我们线下教培还是有区别的,抱着侥幸心理,感觉轮不到我。 

很多朋友提醒我,提前找工作留个后路,我都没有采纳。毕竟,当时我所在的教育机构一切正常,我每天的课都是满当当的,下班之后就要赶紧备课,几乎没有精力找新工作。

没过多久,政策大锤正式落地。一时间,所有和中小学义务教育有关的补习班都人心惶惶,我教的科目是初中语文,所以危机感瞬间来袭。 

尽管周围的同事还像往常一样备课、教课,外表看不出来异样,但我和几个关系好的同事私下聊天时,发现大家都对行业前景表示担忧,打算提前离职。 

说实话,我当时有些犹豫。因为公司合同上明文规定,工作第一年会有所谓“十万元保底金”的福利。简单来说,每年针对应届生,公司年底会发放一些奖金,给大家把“保底金”补齐,保证每个应届生第一年工作都可以拿到十万元。 

所以如果提前主动离职,就代表着放弃这个奖金。 

也是这个想法在作祟,我打算再坚持一下,满一年再说。但坏消息相继来袭,公司已经陆陆续续裁员,同行的朋友们主动离职,这些消息不断地刺激我,让我越来越没有安全感。除此之外,线下教培的资金本就不充裕,也不会有线上教育的裁员赔偿。 

思来想去之后,我还是决定放弃那个“十万元保底金”,提前把老板“炒掉”,还能体面一些。 

上个月离职后,我还有个去私立学校当老师的机会,但我作为北方孩子,广东离我太远了,我并不想在那里定居。于是,我选择回到老家“躺平”。 

嘴上说着是想歇一段时间,实际上是因为我没有找到合适的工作。临近年底,合适的工作机会很少,我看了很多机会,要么是工资低,要么是HR不搭理我。 

如今,我在家“躺平”一个月了,没有收入,整个人比毕业之前还要焦虑。我现在有些后悔当时没有早点听朋友的意见,如果提前找工作,就不用像现在这样措手不及了。 

我算了一下,我至少要等到明年二月份,才能找到合适的工作。

总感觉自己要被裁员,没想到一语成谶

郭亮 | 25岁,电商行业 

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感觉自己要被裁员了。 

事情在今年年初就出现了端倪。公司年会上,领导、同事们笑脸相迎、觥筹交错。我也很乐意参与到其中。年会快结束时,领导找我谈话,名义上是和我总结去年的工作,实际上是批评我工作不努力,以此为戒。 

当时我一脸懵,也就是在那时候第一次感受到会被裁员的危机。 

从我的角度出发,我工作很努力,事事有结果,虽然是一些小客户的订单,但也是尽我最大努力在做。年后,部门其他两个同事离职了,领导却招进来三个人,不知道是不是想要用其中一个人顶替我。 

我那段时间挺焦虑的,除了领导不太喜欢我外,我对公司整体都很满意,可以一口气干五年的那种。 

但前不久,现实一语成谶,我确实被裁员了。 

今年整个互联网处于寒冬之中,我们公司也不例外。公司的业务发展因疫情受阻,需要裁员10%,分给我们一个部门名额。只有一个名额,想都不用想,肯定是我了,我早有准备。 

被裁当天,我的上级和部门领导把我叫到办公室谈话,进去的时候我们大家就心照不宣了。领导说,按照法律规定会给赔偿,我在公司工作2年5个月,会按着“N+1”赔偿。 

没想到的是,那一刻,我竟然出奇得轻松。就是那种心里一直担心的事,终于有结果后,带给我的解脱感。虽然被裁掉,心里难免会不舒服,但毕竟人家不要我了,我也不能赖着不走。 

更重要的是,我自认为我的工作没有问题,领导不喜欢我也不是我的问题。怪不得别人,怪只怪我们两个气场不合吧,失去我对他来说又何尝不是损失。

不得不承认的是,刚得知被裁员的消息是还是有危机感的,所以我就通过找工作来给自己安全感。走离职手续期间,我可以明目张胆地在公司修改简历、找工作,这一点我也还算满意。 

再加上找工作确实也挺顺利的,每次打开招聘软件都有几十个HR联系我,给我提高了很大的信心。只是,我想歇一歇了,调整自己状态后再出发。 

现在,这笔补偿金到手了,算上年终奖、季度奖,足足有六位数。有时候,我有种因祸得福的感觉。我准备拿着这笔补偿金好好玩一玩,马上就要过年了,我要保持好心情迎接新的一年。   

(文中王晴、于悦、安夫、郭亮均为化名。)


连线Insight旗下新号「连线出行」欢迎关注



   防失联,微信扫一扫关注“武侠评论”
(微信内直接长按二维码)

网站在不断完善,历史文章持续更新中,敬请期待

  防和谐,部分敏感内容设置了密码访问,公众号输入文章ID获取密码 ID是URL最后的数字,如https://www.wuxiapinglun.com/posts/15250,ID为15250

赞(0) 打赏
版权声明:本文采用知识共享 署名4.0国际许可协议 [BY-NC-SA] 进行授权
文章名称:《:年底裁员众生相:有人“躺平”等被裁,有人寒冬找工作,有人拿赔偿金度假》
文章链接:https://www.wuxiapinglun.com/posts/10853
本站资源仅供个人学习交流,请于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不允许用于商业用途,否则法律问题自行承担。
分享到: 更多 (0)

相关推荐

  • 暂无文章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非常感谢你的打赏,我们将继续给力更多优质内容,让我们一起创建更加美好的网络世界!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