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种视野看新闻

:华语乐坛完蛋了?闲鱼上的做歌“枪手”,400元包词曲





©️真探AlphaSeeker原创

作者 | 祖杨

在社交平台上搜索“华语乐坛”,背后紧跟的词是“倒退”、“没落”、“完蛋”。上周TMEA年度十大热歌榜单发布后,伴随而来的是一场华语乐坛姓“华”还是姓“抖”的争论。


华语乐坛的确“苦短视频神曲久矣”,神曲制造也已经成为了一门生意。据业内人士透露,行业里头部的公司一周可以自制100余首歌;用一百万的营销费用,就能将一首歌推到音乐平台榜单的前十名。


而在与“音乐”完全不搭边的二手交易平台闲鱼上,一些音乐人正在以“枪手”的身份悄悄制造着神曲。“写短视频那种的”是他们与买家心照不宣的风格默契。


华语乐坛完蛋了吗?这个问题很难回答。我们在闲鱼上联系到了不同身份的音乐人,他们有人专业音乐学院在读,辛辛苦苦改了两个月的编曲,到账只有2500块钱;有人入驻一年多,填了百十首歌词,署名的寥寥无几;也有人成立了音乐工作室,为了存活只能生产“客户满意”的作品。


在这个隐秘的角落里蜗居着的他们,更多的是对音乐市场流量至上的无奈和前路未明的迷茫。



音乐“枪手”在闲鱼


自去年六月份入驻闲鱼以来,填词人火山明确地感受到“来注册的音乐人越来越多了”。


闲鱼并非职业的词曲交易平台,也并未设置专业认证的门槛,因此,来闲鱼上“卖歌”并不需要复杂的流程。据观察,其中有星海音乐学院、伯克利音乐学院等专业院校在读的学生,也有以工作室命名的相对专业的音乐人,也有因为热爱音乐行业而入门写词的非职业者。


对应地,在闲鱼上“买歌”的人的身份更为多种多样,有为了完成期末作业的学生,有谈恋爱或者分手要写给对方的年轻人,有艺人经纪公司或者MCN机构,也有专门收歌按照比例抽成的中介机构。


闲鱼上的音乐制作价格

在二手交易氛围更为浓厚的闲鱼,前来买歌的买家更看重的是作品的价格。


在这里,一首歌曲的制造流程被清晰地拆分开来,每一项流程也被明码标价。填词、写词的价格在50元到100元之间,作曲的价格在200元到300元左右,编曲因为会应用到各种设备,入门也有一定的门槛,所以价格相对更贵,在500元到1500元之间,包括还会有后期的录音、混音、母带处理等,整体算下来,一首歌的价格在几百块到上千块钱不等。


闲鱼上的音乐人,为了更好的生意只能拼低价。部分卖家为了将作品更快地卖出去,将价格压得越来越低,但是并不会保证质量,追求质量的音乐人被迫卷入这场价格战中,也只能无奈压低价格。


质量?来闲鱼买歌的人没那么在意质量的好坏。异邦人音乐工作室创始人文森向「真探」提到,平时遇到的客人对旋律的要求大多是“洗脑、上头、病毒”。


孙恒是一位浙江音乐学院的大二学生,主要在闲鱼上制作编曲,他曾经就遇到一位需要急用的买家,买家唯一的要求就是“写得越快越好”,质量好坏放在其次。“如果客户没有时间要求的话,正常的创作期限是一周以内,并会增加一些个人的理解在曲子中,快的话,一天就可以完成。”


有人拼低价,有人拼速度,也有人拼服务——出让署名权。


在闲鱼产品首页上,有的音乐人相对强硬会注明:不讲价、不退、有三次修改机会;也有的音乐人以白底黑色大字强调:客户是上帝,满足你的一切需求,你不满意是我的问题;还有人直接说明:下单,署名归客户所有。


针对署名,火山表示,填词和编曲是很少有署名权的,填词的话三五百块钱就能买断。“虽然很不想承认,但一次性交易、又是买断的形式,也很少会在作品上署名,确实很像枪手。”


哪怕这首歌最后成了全民熟知的短视频大爆款,“枪手”能拿到的也只有最初交易的几百上千块钱。


火山与对方的聊天记录


音乐人与市场的错位


音乐人完全依靠闲鱼的收入来养活自己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填词人火山去年六月份入驻到现在一年半的时间,写了百十首歌词,“一年半的收入在五位数左右,很难养活自己”。


编曲人孙恒还是在校学生,只是利用空闲时间、寒暑假在闲鱼帮人编曲。据他讲述,曾经为在一位国外的买家修改了整整两个月的编曲,最终到手价格是2500元,虽然过程麻烦,但这是他入行以来的最高的一笔交易。除了编曲之外,他还会售卖讲述乐理知识的网课,为一些初学者提供购买教材的建议。


异邦人音乐工作室的创始人文森,做音乐的时间比较久,也相对比较专业,除了填词之外,他可以提供作曲、编曲及后期录音混音的服务。平均算下来,他每个月为闲鱼的买家做10首到15首歌曲,收入大概是万元左右。


但他们在闲鱼上这点微薄的收入,可能已经超越不少混迹在音乐平台的“原创音乐人”了。孙恒介绍他认识的一位音乐人,“能力和水平都相对比较专业,但在平台上发了十几首歌曲,一共就拿到几百块钱的收入,还不如在闲鱼上多。”


正常情况下,一首歌所获得的收益包括付费下载、翻唱或者改编的版权费、平台播放量收益分成、商演等。但事实上,没有知名度的“原创音乐人”在音乐平台上很难有赚钱的优势,而且平台播放量收益分成也是少之又少。


那些怀揣梦想但又“穷困潦倒”的音乐人,不知有多少,成为了闲鱼上写神曲的“枪手”。


音乐人与市场之间陷入了一个“矛盾点”。一方面,音乐人很少有展示自我的机会,也难以依靠歌曲的收益分成养活自己,部分有实力的音乐人可能被迫沉默;另一方面,“洗脑”、“简单”、“歌词只押韵但没有逻辑”的神曲爆火,华语乐坛一次次陷入“倒退”的争议里。


而此次TMEA发布的十大热歌榜单,就是将“数据”真实摆在大众面前:神曲虽然简单、洗脑,但是更易传播、更受欢迎。这也在某种程度上倒逼那些需要流量、需要收益的音乐人,不断生产所谓的“大众市场”爱听的音乐作品。


大众爱听、市场爱做,需求端与供给端共同向“神曲”倾斜,因此华语乐坛陷入到了一个拧巴的境地里:简单快节奏的旋律更有流量——低成本快制作的歌曲有更大收益——好的音乐人不出头——华语乐坛备受质疑。


B站UP主“特别厉害的祈奕翔”只用了半小时的时间,创作了TMEA十大热歌之一《踏山河》同款《踏黄沙》。他提到,曲子只是用万能和弦套子“4536251”与“4536256”循环,再叠加鼓点、低音贝斯等简单的节奏;在作词时不考虑逻辑,用“风沙、悬崖、策马”等古风感词汇堆砌。最终这支视频播放量突破300万,弹幕中全是“我悟了”。


不过,在现有的市场环境中,短视频神曲也有其难以取代的价值。


在与「真探」的交流中,曾经为《奇葩说》、《乐队的夏天》等综艺节目创作主题曲的作曲家、音乐制作人朱金泰认为,“短视频神曲”,几乎就代表了这个时代的流行音乐。小旭音乐创始人卢小旭也表示,洗脑只是选择歌曲的一方面因素,真正能够登上音乐流媒体平台榜单的歌曲,其内容一定是可以打动人心的。


换句话说,情绪上更加打动人心、制作上加速工业化/流程化从而降低成本,是神曲肉眼可见的优势。


劣币与良币的角逐中,闲鱼成了一些音乐人喂养梦想的渠道。在更多“底层”音乐人的眼中,虽然在闲鱼上时常遇到奇葩的要求、被白嫖的风险,但这里仍然是他们能够解决温饱且没有负担的唯一交易场所。谈“拯救”华语乐坛还太遥远,不过他们将这里看作是音乐生涯的起点,将来一定会向更大的平台跃迁。


“希望能在这里多多武装自己,以后能给华晨宇做歌。”孙恒说道。






原创内容转载开白可直接在文后留言
与真探主编交流请添加微信:alanaliu666
商务合作请添加微信:deepecho-biz
进一步了解真探AlphaSeeker可移步「菜单栏」

⚠️添加以上微信请备注姓名公司来意






   防失联,微信扫一扫关注“武侠评论”
(微信内直接长按二维码)

网站在不断完善,历史文章持续更新中,敬请期待

  防和谐,部分敏感内容设置了密码访问,公众号输入文章ID获取密码 ID是URL最后的数字,如https://www.wuxiapinglun.com/posts/15250,ID为15250

赞(0) 打赏
版权声明:本文采用知识共享 署名4.0国际许可协议 [BY-NC-SA] 进行授权
文章名称:《:华语乐坛完蛋了?闲鱼上的做歌“枪手”,400元包词曲》
文章链接:https://www.wuxiapinglun.com/posts/10850
本站资源仅供个人学习交流,请于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不允许用于商业用途,否则法律问题自行承担。
分享到: 更多 (0)

相关推荐

  • 暂无文章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非常感谢你的打赏,我们将继续给力更多优质内容,让我们一起创建更加美好的网络世界!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