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种视野看新闻

作者龙牙:曾经我也怀疑:在这片土地上守护的,到底是什么?



现实丨假设丨自然丨为农

这里,是龙牙正在爬的一座山。

那时我在中印边境巡逻,难得有时间陪伴家人,有时也会问自己:我到底在守护什么?

你说这块土地下面真的有什么金银财宝矿产资源,我表示怀疑,当然我不是学地质学的,我也不能确定。但是看起来确实不像的样子,即使有,从这个鬼地方运出去也是挺费劲的。

也有说“祖国的土地一寸都不能少,说不定能长出什么好吃的呢?”我也确定长不出什么好吃的,因为我脚下经常是几百米深、几万年不融化的冰川,要长可能也只能长冰淇淋吧。


当然了,祖国的每一寸土地都是神圣的,我清楚这句话的含义。问题是我是一个科幻爱好者,更容易关注一些超越了国家、民族和利益集团的东西,终极意义之类的东西。

如果抛开国家民族之类的,有没有更高的意义呢?

我守护的这些东西,我在这里举步维艰、气喘吁吁,我吃不好睡不好每天都筋疲力竭,我远离家乡与明月和星辰作伴,我想看人跳个广场舞都得在路上奔波好几天,图个什么?

这么大一片不毛之地,连个兔子都没有,老鹰都飞不上来,大风一吹黄沙漫天,石头硬而且锋利,跟野狼的牙齿一样。就算是这么一个破地方,我照样是无足轻重的,少了我这里也不会丢,多了我也不会多一片出来,我为什么要抱着步枪一遍一遍用我的靴子去磨这些狰狞的石头?



 后来我明白了,我在守护一种价值观。

这是“男儿何不带吴钩,赢取关山五十州”的价值观;

这是“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的价值观;


这是一种从咱们还是毛猴子的时候就存在,延续数百万年的价值观。在这种价值观里,男性不再是挣钱养家糊口的工具,不再是低眉顺目被阉割的牛羊,不再是提供生育功能的动物,不再是流水线上的机器,不再是一台ATM机。而是一种活泛的猛兽,就蹲在那里,看起来基本无害,可是可以把你撕成碎片,也可以躺在你怀里发出满足的呼噜声。

它是危险的,也是诱惑的。

它可以把你抛到空中去,带着你在空旷的原野上飞驰,裹挟着你风驰电骋。你可以在它的怀里窝着,风从你耳朵边上呼呼的吹过,它的毛发里散发出一种充满了活力的温暖和纯粹的男性荷尔蒙,你胆战心惊又觉得安全舒适。


道不同不相为谋

我知道世界上有很多女性并不喜欢这种男人,我甚至知道这样的女性越来越多了,她们更喜欢能够完全掌控的东西,而不是这种有脱缰危险的野马。然而我是这种人,这个事实无法改变,我不但是这种人,不但喜欢军事历史政治,我还能把它变成我的现实生活而不是胡乱吹牛。

因此我只能找我的同道中人,至于别人,既不在我的视线之中,也不是我的目标,更不会对我有什么影响。

可是你不能只是把这些停留在口头上,那叫叶公好龙、纸上谈兵。你站在那里夸夸其谈、口若悬河,却不能化作行动,哪怕是一丁点也行啊。就算是现实让你寸步难行,至少气质和内涵上是一头猛兽,而不能仅仅是说说而已。

我们承认,现代社会对男性的物化已经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对男性的精神阉割也无所不用其极。按照常理,你只是个钱包,一台提款机,一个按时上交工资的人,一个负责提供房子车子的途径,一个陷入了消费主义泥潭的可怜虫。资本家们以前也想过办法从男人的口袋里掏钱,后来发现还是掏女人口袋轻松容易得多,于是你就成了他们眼中的废物,一钱不值的东西,女性的附庸而已。

但是你要知道这样不合理。

男性也有自己的价值,也需要自己的生活,也要有自己的精神世界。你要定义你自己,而不是接受别人给你套上的帽子。你喜欢军事历史政治,你就去喜欢,这并不违法,也不违背道德,你女朋友觉得你正常不正常都不影响这一点。

相信我,只有坚持你自己,你才是一个有魅力的人,一种超越了房子、车子、钻戒和化妆品的魅力。



不久就会有女权主义者来围攻我,但是我不在乎,因为这篇文章不是写给你们看的。

最美好的感情,绝对不是为了对方去扭曲自我,而是两个人的互相欣赏。如果不能互相欣赏,干嘛还要在一起呢?这是最简单的道理。

为了守护这种价值观,代价是沉重昂贵的,有无边无际的孤独,有林林总总的伤痕,也有侮辱、谩骂和莫名其妙的骚扰,可是我觉得值得。对于一个大活物而言,变成一个钱包、一台提款机、一个机器人,是个非常可悲的事情。当你满足了她一切物质需要的时候,就是她出轨背叛你的时候,你的一切付出,哪怕是自我阉割,都没有任何意义。

舔狗而已。

不得不承认,绝大多数人所谓的“喜欢军事历史政治”,完全是不得要领的,比如说喜欢驱逐舰、飞机和大炮。这其实是孩子气而已,那些东西无非是一个大号的玩具。

这样的男孩,无非是长了胡子的幼童,女性不喜欢也很正常,人家是找男朋友又不是找儿子。


军事、历史、政治,最重要的不是驱逐舰、飞机大炮,而是隐忍坚持、沉稳刚毅和自我牺牲,是智慧、果敢、灵敏、大气和运筹帷幄。这不是个简简单单物化的娱乐,而是认真工作牺牲锤炼出来的内在品质,这才叫真正的喜欢。

你要是这样去喜欢,你就是那危险而诱惑的猛兽;

你要是只喜欢驱逐舰、飞机、大炮,那你就跟沙堆里铲沙子的小孩没什么本质区别。


没有任何一个男人是一天就长成的。

但是可以一天就长大。

我有一次在喜马拉雅山深处高大的高山杜鹃林里面跋涉,天已经很晚了,弯来拐去的树枝搞得整个人浑身湿透又冷又饿还筋疲力尽,树叶抽打着我的脸,冰冷而生疼。巡逻队伍里没有人想说话,默默地抱着步枪艰难的行进着。

突然,尖刀班的人呼喊起来,我先是心里一沉,以为撞上印度的巡逻队了,又感觉声音里满是欢欣和雀跃。三步两步赶过去,原来是一整片隐藏在杜鹃花丛里面的草坪,皎洁的月光就坦坦荡荡的洒在草坪上面,隐隐约约能够看到草地里的小小花朵。

视野突然开阔起来,远处的雪峰在月光下越发的挺拔巍峨。一条清澈见底的小河穿过草坪,欢腾的奔向山下,在坚硬的石块上面发出轻快的歌声。



我赶紧招呼队伍过来,这是一片理想的宿营地。所有人到达草坪以后都坐在草坪上,疲惫却兴高采烈,像是远足的旅人回到了家。



我带着他们唱起一首歌。



我们都是神枪手
每一颗子弹消灭一个敌人
我们都是飞行军

哪怕那山高水又深

在密密的树林里
到处都安排同志们的宿营地
在高高的山岗上

有我们无数的好兄弟

没有吃,没有穿,
自有那敌人送上前
没有枪,没有炮

敌人给我们造

我们生长在这里
每一寸土地都是我们自己的
无论谁要抢占去
我们就和他拼到底


那是一种独属于男人的浪漫,一种让你胸膛瞬间充满了热血的浪漫,世界不再狭窄逼仄,而是豁然开朗起来。

我不再是一个男孩,而是一个顶天立地的男人,我意识到世界上不再只有女人、钱、索然无味的生活和工作,而是有其它更多更多的东西。

我一瞬间就长大了。

我意识到自己成了一个比以前更加完美的自己,不再需要母亲的怀抱,不再热衷于玩具,不再轻易被别人影响,不再那么在乎毁誉,不再小肚鸡肠。长期的军事生活,凝结在边境线上的历史和政治,给我注入了一种力量,让我成熟了,完善了,鲜活了。

我可以把自己,这个更好的自己,献给我的祖国了。



END



作者简介龙牙是一名身在西藏戍边数十年的军人,保卫着祖国的同时,他热爱文学和写作,对时政问题、社会新闻有着独到的见解欢迎关注公众号“龙牙的一座山“。

   防失联,微信扫一扫关注“武侠评论”
(微信内直接长按二维码)

网站在不断完善,历史文章持续更新中,敬请期待

  防和谐,部分敏感内容设置了密码访问,公众号输入文章ID获取密码 ID是URL最后的数字,如https://www.wuxiapinglun.com/posts/15250,ID为15250

赞(0) 打赏
版权声明:本文采用知识共享 署名4.0国际许可协议 [BY-NC-SA] 进行授权
文章名称:《作者龙牙:曾经我也怀疑:在这片土地上守护的,到底是什么?》
文章链接:https://www.wuxiapinglun.com/posts/10836
本站资源仅供个人学习交流,请于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不允许用于商业用途,否则法律问题自行承担。
分享到: 更多 (0)

相关推荐

  • 暂无文章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非常感谢你的打赏,我们将继续给力更多优质内容,让我们一起创建更加美好的网络世界!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