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种视野看新闻

财天作者:紫光重整遭董事长赵伟国怒斥,称700亿国资遭打劫




就在外界以为紫光重整终于要落下帷幕时,紫光集团董事长赵伟国却携一纸声明令事态升级。他质疑的主要问题围绕重整过程存在猫腻、紫光系公司估值被打压、评估报告不透明、重整投资方不够资质等,称重整方案会造成700多亿国资的流失。




财经天下周刊(ID:cjtxzk)


文| 陈畅
编辑|孙月

备受瞩目的紫光集团重整案,遭到董事长赵伟国的激烈反对。赵伟国公开发出举报文章,称该重整会造成700多亿国有资产的流失。


12月16日,在位于北京海淀区知春路致真大厦B座29层的紫光集团办公室,紫光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赵伟国接受了《财经天下》周刊的独家专访。


目前,紫光集团股东有两个,大股东是持股51%的清华控股有限公司,而赵伟国的健坤集团(全名北京健坤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持股49%,是第二大股东。


就在采访前一天,健坤集团以《谁的紫光?十问钱凯和范元宁》(以下简称“十问”)为题目,反对紫光集团公布不久的重整方案。十问中主要围绕的问题,包括重整过程存在猫腻、紫光系公司估值被打压、评估报告不透明、重整投资方也即北京建广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和北京智路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智路建广)不够资质等。


图源:健坤集团声明截图



“对紫光的重整,就是赤裸裸的打劫”“整个过程明显是要让我出局”“事出反常即为妖,没有猫腻干嘛怕我签字?”“跳过国资审核,他们一开始就是有阴谋的”……


在采访过程中,赵伟国难以掩饰对重整方案的震惊和愤怒。


而连同十问,健坤集团方面向《财经天下》周刊一并发来的12份附件,也更为详细地披露陈列出对重整方案的种种疑点和相关证据。


赵伟国明确表示,“如果重整方案不重新制定,我会把官司一直打下去。”




重整方案疑点重重



重整方案显示,重整投资方由智路资本和建广资产牵头,长城资产、湖北科投、珠海华发和河北产投等组成联合体,共同搭建重整投资平台公司,出资600亿元承接重整后的紫光集团全部股权,这600亿将全部用于向债权人清偿。而原股东健坤集团和清华控股的股权被清零。



作为清偿方案,债权人可在“现金+股票+三年留债”“现金+股票+五年留债”以及“现金+八年留债”三种方案中任选一种。若一切顺利,三种清偿方案有望最终实现95%至100%的高质量清偿。


有债权人随后表示,方案超出预期。


健坤集团指出,三种清偿方案,貌似令债权人基本无损或完全无损,但留债部分不仅未见智路建广提供增信安排,甚至未见披露智路建广或其指定收购主体的信用评级报告。


这就相当于,被迫选择留债的普通债权人将自行承担100%的风险敞口。


“圈套”,赵伟国评价道,“告诉大家百分之百偿还,这样债权人就不关心资产的情况了,只剩下我在关心了。中国有老话叫‘崽卖爷田不心疼’,你在马路上找一个人,跟他说你帮我卖东西去吧,他的责任是卖掉就完了,至于卖多少钱他就不关心了,说不定还要回扣,卖的越便宜,返过来的好处越多。”


令赵伟国感到气愤和不被尊重的地方还在于,重整方案本身,以及制定重整案的整个过程明显就是要将他屏蔽掉,让他出局。


据悉,赵伟国和清华控股签了对工作组的股东权利委托书,但赵伟国还是公司董事长及法人代表。据他描述,重整工作从去年(2020年)11月10号下午进驻以来只主动找过他一次,一直到今年11月12号,他被告知这个方案快出来了,要求他配合。


在他看来,审计报告和评估报告按理都是要经过法人代表签字的,但没人找他签,“事出反常即为妖,没有猫腻干嘛怕我签字?”


现在回想起来,赵伟国把重整看作“一个有精心布局的阴谋”,“去年11月30日债委会就已经成立,却迟迟不肯公开引进战投,目的就是钻国资监管的的空白,将国有资产脱离教育部和财政国资的监管,随后就能为所欲为。”


虽然感觉到不对劲,但赵伟国此前还估计,最终的重整方案多少会给老股东留点儿股份,结果却是“他们吃肉不吐骨头,让清华和健坤零对价出局,连点汤水和骨头渣也不留”。


他这样形容此次紫光重整的感觉,“就像请了一个帮忙来屋里打扫卫生的,结果后来改成打劫了。这就是个赤裸裸的打劫方案。”


现在,赵伟国每天还去紫光正常上班。但事实上,他董事长的权利被剥夺,日常的经营管理也不能参与了。“只能变成地下工作者。但我还得鼓励高管和业务团队去努力工作,毕竟几万人的企业,经营不好,大家连饭都没得吃。”


重整方案特别提到,“投资人同意,本次重整投资不涉及职工安置问题。”但健坤集团认为,该承诺看似维稳,实则可以接管集团后通过调岗、降职、降薪、专业错配等手段,迅速排除异己、清洗团队,造成实际的人才流失和人事地震。




700多亿国有资产流失?


健坤集团质疑重整方案将直接造成当期734.19亿的国有资产流失,关于这个数字的得来,赵伟国向《财经天下》出示的文件中算了这笔账。



图源:健坤集团文件



紫光集团由清华控股有限公司持股51%,是一家国有控股企业,清华控股有限公司是100%纯国资企业,是清华大学的国有资产经营公司。


赵伟国出示的文件显示,此次重整由立信会计师事务所作为财务顾问,对紫光集团截至 2020年底的财务状况和市场价值进行评估。


而健坤集团认为,立信刻意低估紫光主业资产价值。在完全丧失独立性的情况下,立信给出了紫光集团净资产整体估值在-220亿至-40亿之间的失实结论。


在赵伟国看来,紫光集团的实际价值远远不是这样。比如,高榕资本于2021年9月17日出具了对紫光旗下长江存储的投资意向书,给出1600亿元估值。紫光集团拥有其51%控制权和25.91%股东权益,这次紫光集团现场工作组对长江存储估值仅为124亿元,明显过低。


赵伟国曾向工作组提出要求,向所有债权人公开资产评估报告和审计报告,但被对方以“保密”理由遭拒,他目前正在退而求其次,争取“看一眼”的权利。


赵伟国认为,经粗略和保守估算,紫光集团管理人至少低估紫光集团资产价值530.19亿元。此外,紫光集团重整主体所持三家上市公司股票总市值在重整期间合计增长204亿元,因此,资产合计被低评734.19亿元,相当于国有资产合计流失734.19亿元。




接盘方不符合要求?



健坤集团向《财经天下》周刊发来的附件中提到,智路建广联合体不符合战略投资者的要求。依据2021年7月20日紫光集团管理人发布的《紫光集团有限公司管理人关于招募战略投资者的公告》第三条第三项:战略投资人的财务指标应满足最近一年净审计的资产总额不低于500亿或者最近一年净审计的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资产不低于200亿的要求。


但智路资管及建广资管都是资产管理公司,二者无论是各自还是相加,总资产都不满足500亿的要求,净资产也都不满足200亿的要求。


机构方面,不乏看好重整方案及智路建广者。12月14日,民生证券发布了研究报告《紫光集团司法重整落地,经营风险出清在即》,对紫光股份给出买入评级。


报告中称,智路和建广联合体产业资源丰富,有利于代表中国高科技的紫光系企业发展。其中,建广资产控股股东为中建投资本,实控人为中央汇金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后者为国有独资。两家公司在半导体领域深耕多年。


根据集微网,自2015年以来,两者分别主导了多起超过百亿元的半导体及硬科技领域重大并购,其中包括安世半导体、安谱隆半导体、西门子压力传感器子公司瑞士富巴等重量级并购项目。2021年12月1日全球最大半导体封测厂商日月光投控公告,将其在中国内地的四家工厂及业务以14.6亿美元出售给智路资本。


对于智路建广的实力,赵伟国却并不认可,“它们就是倒卖资产的公司,是搞资本的,不是做产业的,之前将安世半导体卖给文泰就是因为没本事经营。”


而18.5亿重整费用,让赵伟国确信了自己的判断。他称,“你看看谁请中介机构花过这么多钱。这人都是金子做的吗?”




紫光何以走到今天?



紫光集团前身是1988年清华大学成立的清华大学科技开发总公司,1993年清华大学科技开发总公司改组成立清华紫光(集团)总公司。


虎贲芯片、紫光显示器、紫光内存、SIM卡芯片、汽车安全芯片都是它的产品,不少消费者的电脑显示器、内存等品牌用的就是紫光。


截至目前,紫光集团员工约4.5万人(海外约3000人)。集团旗下控制企业超300家,间接参股企业超1000家;间接控股了紫光股份、紫光国微、学大教育等上市公司。


2009年,紫光集团引进新的管理团队,赵伟国的健坤集团入股紫光集团49%的股权,并出任董事长。


在这之后,有着“并购狂人”之称的赵伟国,开始在芯片行业进行大举收购。


图源:视觉中国



资料显示,自2013年到2019年这短短6年时间里,紫光集团斥巨资收购20多家公司。包括2013年私有化了在纳斯达克上市的两家芯片厂家展讯、锐迪科,2015年斥资25亿美元收购了新华三,2016年联合多方组建成立长江存储,2018年再以超过170亿元收购法国芯片连接器厂商立联信。


与此同时,紫光集团的债台随之高筑。紫光集团之前披露的信息显示:截至2017年末、2018年末、2019年末和2020年6月末,公司合并报表资产负债率分别为62.09%、73.42%、73.46%和68.41%。截至2020年9月末,紫光集团总资产3007.53亿元,总负债额2106.86亿元。


2020年11月,紫光集团的资金链危机开始显露,“17紫光集团PPN005”成为紫光集团首只违约的债券。


2021年7月9日,紫光集团发布重大消息称,集团收到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送达的《通知书》,紫光集团进行破产重整。此后,长达数月的重整案开始启动。


7月20日,重整管理人对外发布了关于招募战略投资者的公告。经筛选,初期共有七家联合体入围。12月10日晚,紫光集团官宣,经过多轮竞标,智路资管和建广资产联合体成为破产重整的战略投资者。13日,公告又称,已经正式与战略投资者签署了《重整投资协议》,并制定了重整计划草案。


但就在外界以为紫光重整终于要落下帷幕时,健坤投资集团董事长、紫光集团董事长赵伟国,却携健坤集团一纸声明令事态升级。


有人说:没有赵伟国,中国芯片的发展绝不会这么快速、迅猛。他对中华民族的芯片发展事业贡献非常之大,是有一腔热血的人。但也有声音称,正是赵伟国的疯狂并购,将紫光带上了危机之路。


关于他的功与过,赵伟国又是如何自我评价呢?


赵伟国表示,做企业成功了怎么说都是对的,出了问题怎么做都是错的,任何东西都要辩证来看。如果不抓紧那些时间窗口进行收购和项目建设,可能窗口就会错过去。


他告诉《财经天下》周刊,2020年整个集团营收842亿元,创历史新高,2021年估计会收入超过1000亿元。重整之前,集团下面的几个公司原本也都打算在科创板上市。


“可以说,如果没有高校产业改革、没有北大方正出事、没有疫情这三件事情,或者说上述任何一件事情少发生一件,可能紫光就挺过来了。”


他还称,“目前下属企业经营都很正常,等于我借了一屁股债买了一些企业,然后儿子们过得很好,爹欠了一屁股债。”


按照最新时间安排,法院将于12月29日上午召开第二次债权人会议暨出资人会议。


健坤集团曾在紫光最困难的时候,借钱给紫光,目前健坤在紫光集团的债权被认定为“暂缓”,但12月29日的债权人会议,健坤集团仍会出席。


就在赵伟国向重整方案关联方开炮的12月16日当晚,紫光集团管理人在官网发出最新声明,回应北京健坤的举报信。紫光集团称,就健坤集团和赵伟国个人散布不实信息,企图干扰并影响紫光集团司法重整工作进程,管理人坚决反对,并将采取措施依法追究相关个人和单位法律责任。


“对我来讲现在是战斗。毕竟朗朗乾坤,发生这样的事情,也太胆大妄为了。如果重整方案不重新制定,我会把官司一直打下去。”赵伟国称。

(封面图源:《财经天下》周刊拍摄)


—End—



本文由《财经天下》周刊原创出品,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图片素材源自视觉中国


回复:


加入财天组织


点击图片即可阅读




   防失联,微信扫一扫关注“武侠评论”
(微信内直接长按二维码)

网站在不断完善,历史文章持续更新中,敬请期待

  防和谐,部分敏感内容设置了密码访问,公众号输入文章ID获取密码 ID是URL最后的数字,如https://www.wuxiapinglun.com/posts/15250,ID为15250

赞(0) 打赏
版权声明:本文采用知识共享 署名4.0国际许可协议 [BY-NC-SA] 进行授权
文章名称:《财天作者:紫光重整遭董事长赵伟国怒斥,称700亿国资遭打劫》
文章链接:https://www.wuxiapinglun.com/posts/10826
本站资源仅供个人学习交流,请于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不允许用于商业用途,否则法律问题自行承担。
分享到: 更多 (0)

相关推荐

  • 暂无文章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非常感谢你的打赏,我们将继续给力更多优质内容,让我们一起创建更加美好的网络世界!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