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种视野看新闻

:独家 | 赵伟国怒斥紫光重整:赤裸裸的打劫,一开始就有阴谋

紫光集团的债务危机是从2020年11月开始显露的,今年7月被债权人申请破产重整。12月13日晚,紫光集团官宣,智路资管和建广资产联合体成为破产重整的战略投资者,并制定了重整计划草案。但就在外界以为紫光重整终于要落下帷幕时,健坤投资集团董事长、紫光集团董事长赵伟国,却携健坤集团一纸声明令事态急剧反转。



撰文 / 《财经天下》周刊作者 陈畅
编辑 / 孙月


3000亿紫光集团重整事件正在经历巨大风波。

 

紫光集团的债务危机是从2020年11月开始显露的,今年7月被债权人申请破产重整。2021年7月20日,重整管理人对外发布了关于招募战略投资者的公告。

经筛选,初期共有七家联合体入围。12月10日晚,紫光集团官宣,经过多轮竞标,智路资管和建广资产联合体成为破产重整的战略投资者。13日,公告又称,已经正式与战略投资者签署了《重整投资协议》,并制定了重整计划草案。

但就在外界以为紫光重整终于要落下帷幕时,健坤投资集团董事长、紫光集团董事长赵伟国,却携健坤集团一纸声明令事态升级。赵伟国毕业于清华大学电子工程系通信专业。2009年,赵伟国被聘为紫光集团董事长,之后通过一系列股权运作,使得健坤投资成为紫光集团第二大股东——占股49%,同时带领紫光开始快速并购扩张之路。

12月15日,赵伟国实际控股的北京健坤集团以《谁的紫光?十问钱凯和范元宁》(以下简称“十问”)为题发布公开声明,反对紫光集团公布不久的重整方案,质疑重整方案将直接造成当期734.19亿的国有资产流失。

 

除此以外,十问中主要斥责的问题,还包括重整过程中存在暗箱操作、对紫光集团的资产评估不透明、重整投资方也即北京智路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智路资管”)和北京建广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建广资管”)作为牵头方组成的联合体不够资质等。

12月16日晚间,紫光集团官网发布《紫光集团有限公司管理人严正声明》,称健坤集团和实控个人赵伟国散布有关紫光集团债务风险处置的不实言论,企图干扰并影响紫光集团司法重整工作进程,管理人坚决反对,并将采取措施依法追究相关个人和单位法律责任。

到底谁在说谎呢?在声明发布之前的当天下午,位于北京海淀区知春路致真大厦B座29层的紫光集团办公室,紫光集团董事长赵伟国接受了《财经天下》周刊的独家专访。 

以下是采访实录:

关于被踢出局:

“对紫光的重整,就是赤裸裸的打劫”

 

十问中提到,“你们不仅吃肉不吐骨头,还让清华和健坤零对价出局,连点汤水和骨头渣也不留。”

 

赵伟国表示:这么大的一个重整,我作为紫光的主要管理负责人,对企业经营、企业情况了解最多。但重整工作组从去年(2020年)11月10日下午进驻以来只主动找过我一次,再就是在今年的11月12日告知我这个方案快出来了,要求我配合。

 

整个过程明显就是要将我屏蔽掉,让我出局。我和清华控股签了对工作组的股东权利委托书,但我是公司董事长,制定重整方案时是不是也要让我有知情权?这至少是一种尊重。

 

从工商登记上,我也是法人代表,很多法律文件还是我在签署,审计报告评估报告按理都是要经过法人签字的。事出反常即为妖,没有猫腻干嘛怕我签字?

 

我早就觉得有问题,但考虑到引进战投是个大事,所以一直没有发作。但重整方案出来以后,我对里面的内容还是出乎意料地感到震惊,因为我原以为多少会给老股东留点儿。

 

方案不伦不类,实际上工作组是刻意要把清华和健坤的利益剥夺掉,因为做成“零对价”的话,我们就没有权利了。

 

最大感觉像是,“请了一个帮忙来屋里打扫卫生的,结果后来改成打劫了。这就是个赤裸裸的打劫方案。”

 

目前我董事长的权利被剥夺,日常的经营管理也不让参与了,只能变成地下工作者。但我还得鼓励高管和业务团队去努力工作,毕竟几万人的企业,经营不好,大家连饭都没得吃。

 

关于重整过程不透明:

“跳过国资审核

他们一开始就是有阴谋的”

 

十问中提到,“工作组和中介天天吃盒饭,却预估了18.5亿的天价重整费用”。

 

赵伟国表示:18.5亿元的重整费肯定是封口费,因为中介如果不配合只好靠钱收买。你看看谁请中介机构花过这么多钱。这些人都是金子做的吗?

 

他们一开始就是有阴谋的,去年11月30日债务会就已经成立,却迟迟不肯公开引进战投,一直拖到司法重整,目的就是钻国资监管的的空白,将国有资产脱离教育部和财政国资的监管,这样就变成管理人想怎么做就怎么做,想怎么评就怎么评了。

 

他们内外勾结好的投资人进来先把别人都打走,你看七家潜在战投的时候五家国资全部出局,为什么呢?有一些国资和战投是被工作组某些人给劝退的,这些我都有证据。

 

但朗朗乾坤,发生这样的事情,也太胆大妄为了!


图源:视觉中国

 

关于资产价值被打压:

“我要求看,他们不给我看”

 

十问中提到,“价值2000多亿的资产,对应1300亿的债务,在你们手中神奇地变成了资不抵债。”

 

赵伟国表示:他们现在都不敢向社会、向所有债权人公布评估报告,而这本来也是债权人的权利,他们应该这样做。

 

我有权利要求工作组公开资产评估报告和审计报告,但他们不给,称要“保密”。我们现在正在争取“看一眼”的权利。

 

关于战投资质不足:

“他们是内外勾结,提前把别人打发走”

 

健坤集团向《财经天下》周刊发来的附件中提到,智路建广联合体不符合战略投资者的要求。依据2021年7月20日紫光集团管理人发布的《紫光集团有限公司管理人关于招募战略投资者的公告》第三条第三项:战略投资人的财务指标应满足最近一年净审计的资产总额不低于500亿或者最近一年净审计的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资产不低于200亿的要求。

但智路资管及建广资管都是资产管理公司,二者无论是各自还是相加,总资产都不满足500亿的要求,净资产也都不满足200亿的要求。

 

赵伟国表示:他们就是内外勾结,让既定投资人进来,并且提前把别人都打走。之前报名参与紫光集团重整的七家企业中,有五家国资都出局了。

 

智路建广就是倒卖资产的公司。之前将安氏半导体卖给文泰,为什么卖掉?因为没本事经营。

 

关于紫光危机:

“儿子们过得都很好,爹欠了一屁股债”

 

外界对赵伟国有“并购狂人”之称。有资料显示,自2013年到2019年6年时间里,紫光集团斥巨资收购20多家公司,这才导致紫光集团债台高垒。

 

赵伟国表示:做企业成功了怎么说都是对的,出了问题怎么做都是错的,任何东西都要辩证来看。

 

如果不抓紧那些时间窗口进行收购和项目建设,可能窗口就会错过去。去年整个集团营收842亿元,创历史新高,今年估计会收入超过1000亿元。集团下面的几个公司原本也都打算在科创板上市,因为进行重整的事,都停在这儿了。

 

可以说,如果没有高校产业改革、没有北大方正出事、没有疫情这三件事情,或者说上述任何一件事情少发生一件,可能紫光就挺过来了。

 

从2019年7月份到2020年10月份,我们净偿还了420亿元的债务,也就是说手中的现金减少了420亿,到了11月初实在扛不过去了。

 

但即使这种情况下,我也没有动手动用下属产业公司一分钱来给集团还债,

 

目前下属企业经营都很正常,等于我借了一屁股债买了一些企业,然后儿子们过得很好,爹欠了一屁股债。

 

关于下一步:

“我会把官司一直打下去”

 

按照最新时间安排,法院将于12月29日上午召开第二次债权人会议暨出资人会议。

 

赵伟国表示:在紫光困难的时候,我们把健坤账上的几乎所有现金都借给了紫光,自己只留了点过日子的钱。现在,不知道为什么他们对我的债权认定为“暂缓”,也就是说我作为普通债权人的权益也受到一定程度的侵犯。

 

12月29日的债权人会议,我们肯定会出席。

 

我不预测什么,对我来讲现在是战斗。如果重整方案不重新制定,我会把官司一直打下去。我们的律师也在研究,具体不方便透露。



更多精彩内容,点击下方关注
我们从《财经天下》周刊出发,以新媒体的形式和节奏、


以传统媒体求实的精神,致力于传播真正有价值的报道。

AI财经社原创内容,未经授权,禁止任何转载


商务合作请电话/微信联系:13811292543




文章好看,戳个在看

   防失联,微信扫一扫关注“武侠评论”
(微信内直接长按二维码)

网站在不断完善,历史文章持续更新中,敬请期待

  防和谐,部分敏感内容设置了密码访问,公众号输入文章ID获取密码 ID是URL最后的数字,如https://www.wuxiapinglun.com/posts/15250,ID为15250

赞(0) 打赏
版权声明:本文采用知识共享 署名4.0国际许可协议 [BY-NC-SA] 进行授权
文章名称:《:独家 | 赵伟国怒斥紫光重整:赤裸裸的打劫,一开始就有阴谋》
文章链接:https://www.wuxiapinglun.com/posts/10807
本站资源仅供个人学习交流,请于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不允许用于商业用途,否则法律问题自行承担。
分享到: 更多 (0)

相关推荐

  • 暂无文章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非常感谢你的打赏,我们将继续给力更多优质内容,让我们一起创建更加美好的网络世界!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