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种视野看新闻

:大学老师否认南京大屠杀遇难人数?背后的问题更值得警醒与反思!

昨天,一条一分半钟的视频在网络快速传播,是一位女教师,在大学讲堂上,以“求真”,“质疑”的精神,非常笃定且自信的认为我国“拿不出30万南京被屠杀死难者的姓名,身份证”,因此南京大屠杀死难同胞超过30万是“小说历史”的概述。

这位姓宋的教师,认为南京大屠杀遇难人数“没有史料支撑”,国际上不会承认。

事件发酵后,许多人提出这是“大学课堂的学术质疑”,“正常言论自由”,甚至也有人认为宋教师的观点本身就是国际上的“观点之一”,不应忽视。

宋老师的“质疑死难人数”只是个案,可是网络上对她支持,同情,或者“懵懂”,觉得“没必要上纲上线”的声音那么多。

这就不是可以忽视的个案了。

壹,大学教师“质疑南京大屠杀”始末

为了了解宋老师的真实表述,防止“恶意剪辑”,或者被人“以讹传讹”,我特意去看了原版视频。

必须承认,宋老师并不是那种“反体制”的狂人形象,而是非常流利,非常自信的在讲课。

这种“自信”与“流畅”才是最可怕的。

她在课堂上质疑南京大屠杀遇难人数的理由是:“不能查出每一个死难者的名字和身份”。

“死亡30万人以上是中国的小说历史概述”。

“没有权威史料支撑南京大屠杀的死难人数”。

“质疑南京大屠杀的死亡人数是国际主流观点”。

从她的自信与流畅描述来看,这就是她“坚信的事实真相”。

视频曝光,评论区打骂她“愚蠢”“不是人”的激动,愤怒网友居多。

但这件事,不是我们“骂一个个案”,让大学将人开除,事件就会了结的。

这位宋讲师,她代表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相对高知”,隐藏在社会较高阶层一个很广泛的集体。

他们一贯接受西方思想,西方语境。甚至他们自己都不认为“自己思想有问题”,是一些“愤青上纲上线谋害她”。

宋讲师在大学课堂宣讲的观点并不是她一个人的观点,网上,现实生活中,同学朋友聚会里,邻里聊天的时候,朋友酒局的时候,大家应该都遇到过宋讲师这类观点的人。

这类观点的人还往往特别优越,因为他们“会质疑”,“不偏信权威”,国际视野更宽阔,懂得“世界主流观点”。

只是这几年,这类人变少了,不是他们观念转变了,而是他们认为“舆论环境变糟了”,“不要傻傻说真话”。

我敢说一句犯忌讳的话,宋讲师的“言论”广泛传播后,很多人内心只是嘲笑她“瞎在课堂上显摆什么?”“瞎说什么大实话?”

这个阶层以7080后居多,这两年他们只是变得“不再公开犯忌”,而不是“认清了祖国的强大和西方思潮的虚伪”。

这一阶层有一个共性,就是“拿无知当真理”!

宋讲师说“南京大屠杀遇难人数缺乏史料,所以国际不认可。”这是不愿道歉的日本右翼鼓吹的观点。

南京大屠杀的准确遇难人数确实无法精确统计了,但是“遇难人数30万以上”恰恰是有“国际史料”为证,铁证如山的。

什么是最真实的“二战史料”?当然是对日本侵略者的审判史料。

在中国第二历史博物馆,就收藏了对南京大屠杀主犯谷寿夫的判决书。

侵华战争期间,谷寿夫任日军第六师团中将师团长。193712月,谷寿夫的第六师团攻占南京,随即对南京军民展开屠杀。

1946年的东京大审判中,谷寿夫被确认为乙级战犯,并且在19468月被从东京监狱引渡到我国南京。

194726日,南京审判战犯军事法庭对谷寿夫进行公审。310日,法庭公开宣读了谷寿夫的《判决书》。

判决书说:“在谷寿夫部队驻南京期间,在中华门外花神庙、宝塔桥、石观音、下关草鞋山等处,日军用机枪将我被俘军民集体射杀并焚尸灭迹的超过19万人。”

“此外,零星屠杀,其尸体经慈善机关收埋者15万余具,被害总数达30万以上。”

这些史料就摆在那里,“零星屠杀汇总的尸体就超过15万”,日军在南京多处集体射杀我军民的罪证也不是这一份《判决书》独有,因此总数只会远远高于30万,我们正因为尊重史实,尊重历史研究,才只用了史料能查到的“30万人以上”的描述。

宋讲师以及她代表的一群人,从不关心国家苦难,从不关心民众情感,他们不学习知识,不去了解史料,却把无知传递出来,作为“真理”去传播。

贰,否认大屠杀“从不是言论自由”

更加让人不能接受的是,宋讲师她的主讲课程是《新闻采访》。也就是说,她教出来的是一班“记者”。

我们当然知道记者要有“质疑”精神,要去“挖掘真相”,南京大屠杀能够大白于天下,震撼国际社会,当年拿生命冒险的“记者”是立功的。

如今,宋讲师却教出“一个班的记者”,告诉他们“南京大屠杀死难人数没有史实,国际不认?”

带着“这一理念”的记者,未来走上岗位,又会呈现怎样的“新闻和舆论”给大众?

宋讲师的事件发酵后,网上依旧有“不可打压言论自由”“学术争议”的声音。

可是哪怕在他们崇尚的“西方法制”,“西方语境”里,【否认大屠杀从来不是言论自由】。

在欧洲的十几个主要国家里,【否认纳粹屠杀犹太人】就是熏染种族主义,是要判刑坐牢的。

从我查到的案例里,许多案件里被“从轻发落”的老人,一旦否定大屠杀,也难逃判刑。

2017年,德国法院判一位鼓吹“纳粹没有屠杀”的88岁奶奶监禁六个月。

如果平民百姓有罪,那么学术研究总没事吧?

2006年,英国著名历史学者,戴利·欧文,因为否认纳粹屠杀犹太人,特别是质疑集中营屠杀“犹太人的总人数”,被奥地利法庭判决3年监禁。

1981年,法国一个文学教授因为宣称“大屠杀是历史谎言”,被判有罪。

同样典型的一个案例,1984年,加拿大的一个公立学校教师向学生传达“质疑纳粹大屠杀”的观点而被判有罪。

也就是说在西方,无论是88岁老人,还是历史学家,文学学者,学校教师,质疑“大屠杀”都不会豁免,都要判刑。

在打着自由旗号的西方世界,根本没有“质疑大屠杀”的言论自由。

叁,香港“爱国教育”被家长投诉

宋讲师在大学课堂“堂而皇之”的质疑南京大屠杀遇难人数,体现的是我们国家对她这一类人的教育是失败的,历史知识是缺位的。

那么年青一代“补足这一课”来得及么?

同样是昨天,香港的一个事件登上热搜。

去年国安法颁布以来,香港的社会风气有所转变。教育界清除毒瘤之后,中小学也有意识加强“爱国主义教育”。

今年1213日,香港部分小学向学生播放《南京大屠杀纪录片》,希望培养孩子正确的历史观,牢记民族屈辱。

可是很快,就有无数学生家长向官方投诉学校。认为学校的纪录片,“血腥画面吓坏小孩子”!

这些学生家长认为自己占有“保护孩子”的大义,要求学校道歉,并且未来停止类似宣讲模式。

为什么小孩子会被“南京大屠杀”吓到?

恰恰是因为过去二十年,香港的历史教育,中华史官,日军侵略罪行的历史教育严重缺位。

孩子们“突然”被这些真实画面吓到,是因为他们过去接受这样的教育,对这段历史,对日军的二战历史了解太少。

这是谁的过?是香港社会,香港教育界过去走的“弯路”埋下的祸根。

学校不仅不应该道歉,而且要在每年的七七事变,九一八事变纪念日,都要开展“日军侵略史”教育活动。

香港迷失的二十年,已经毁了一代人。这些没有看过“日军残忍画面”的废青,杀警察,淋汽油,冲击立法机构的暴力行为还少么?

新一代的香港人,恰恰爱国教育要从小学抓起,不允许再废一代人。

肆,教育和社会氛围都值得反思!

宋讲师在大学课堂的“历史虚无主义”言论,打着“求真”“辩证”的旗号,对“历史铁证”进行颠倒是非,反映的一个群体的无知。

这类人或许蠢,或许坏,或许又蠢又坏!

这也反映了我们过去对“二战历史”,“大屠杀真相”,除了历史课本的讲解,还需要更多层次,更多类型的“科普”,我们的教育机构对比“日本宣讲团”在全球的观念植入,真的是“太弱了一些”。

我们现在的新世纪一代,希望学校和家长从小就教给他们“铁证如山”的史实,不要让他们成年后,把无知当真理,去教坏下一代!

除了教育领域,针对日军侵华罪行与大屠杀暴行进行“美化”和“质疑”的行为,我们国家也应该加快“立法进程”。

虽然西方白左的一些“政治正确”我们不会照单全收,可是不能挑战民族历史认同和同胞苦难必须成为我们的“政治正确”!

   防失联,微信扫一扫关注“武侠评论”
(微信内直接长按二维码)

网站在不断完善,历史文章持续更新中,敬请期待

  防和谐,部分敏感内容设置了密码访问,公众号输入文章ID获取密码 ID是URL最后的数字,如https://www.wuxiapinglun.com/posts/15250,ID为15250

赞(0) 打赏
版权声明:本文采用知识共享 署名4.0国际许可协议 [BY-NC-SA] 进行授权
文章名称:《:大学老师否认南京大屠杀遇难人数?背后的问题更值得警醒与反思!》
文章链接:https://www.wuxiapinglun.com/posts/10788
本站资源仅供个人学习交流,请于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不允许用于商业用途,否则法律问题自行承担。
分享到: 更多 (0)

相关推荐

  • 暂无文章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非常感谢你的打赏,我们将继续给力更多优质内容,让我们一起创建更加美好的网络世界!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