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种视野看新闻

永远好奇的唐朝:经典陪读:伯克希尔股东大会问答②文字版补发

前言:经过书房热心读者自发整理,经典陪读系列如愿改成文字版。

文中的下划线部分代表老唐当时所勾画的重点,其他部分为老唐当时的点评及部分朋友的精彩留言。

本文为文字版补发,本系列已推送文章,请点击

原文:巴菲特:我们一直在寻找机会。只要我们发现任何对我们有意义的事情,我们都会去做。更困难的部分是,我们要确保当我们找不到有意义的东西时,我们不会去做

唐朝:投资活动中,不做什么其实比做了什么更重要。似乎也更难些?——伯克希尔1996年股东大会问答。

伯涵:大多数人是觉得,动一动才好像是做了什么,有一种心理上的慰籍。

2021年10月5日

原文:芒格:有时候,我们也没有办法避免自己的子公司日落西山。蓝筹印花曾经一年能卖1.2亿美元的印花,现在-年只能卖20万美元的印花。所以我们也有过一些失败(笑声)

巴菲特:很多年前,我们也曾投资过风车。(笑声)

我们也思考过风车行业的问题。有时候,你投资的公司会碰到无法解决的行业问题

我还投资过无烟煤、有轨电车。所以失败我见得多了。

《世界大百科全书》是一流的产品。我和查理都使用这套百科全书。现在,可以用电子版,相对于多年前,信息传递成本难以置信地大大降低了。

世界将在很多方面随之出现改变,并不仅限于百科全书行业。我们其他的一些业务也会受到影响。这就是我们的观点。在电子领域,查理和我不可能比世界上的他人都聪明

我们只寻找很明显在我们能力范围内的东西。我们并不试图在我们不擅长的领域和强手竞争

唐朝:有些变迁和衰败是无可避免的,偏偏我们可能就没能提前看到,因为没有人懂得一切。

只要投资生涯足够长,我们一定会遇到挫折和失败的。那又如何?又不追求年化收益率10000000%,不需要每次都对的。

顶级大神巴芒二老也做不到的事情,我们就别苛责自己了——送给老是担心‘万一、要是、如果’的朋友。

自在行风只要投资时间够长就一定会有看错,所以才要求我们不加杠杆,不单吊一只。

2021年10月5日 

原文:巴菲特:这只是去年的数字——当我试图解释它的时候,它已经是一团糟了。

你知道,单纯的会计会让人昏昏欲睡。相信我,即使是我来写,它还是会让人昏昏欲睡。(笑声)

所以,我今年跳过了这一部分。我们明年还会有。去年这个数字还可以,但是会有很多附注。

唐朝:所以才要加一点离别钩啊,首席骗子啊什么的进去。

鲤鱼:手把手已经是最好看的会计书了

2021年10月5日

原文:巴菲特:很多人问过我们这类问题。在我们以前的年报里,我已经做过一定程度的回答。

至于我们采用的折现率,我们一般参照长期国债收益率

我们不认为自己能够预测利率升降。不过在利率很低的时候,我们喜欢用略高一些的利率

这个估值方法并不考虑风险,因为实质上,这个估值理念纯粹是未来的现金流折现。不管现金来自于一家高风险的企业还是一家安全的企业,也许我该说“所谓的”安全的企业,现金都是一模一样的

一家能100年不倒闭的自来水公司产生的现金和高科技公司产生的现金都是一样的,如果这家高科技公司能在同期产生现金的话。(笑声)

分析高科技公司可能更难。因此计算完成之后,要对结果打一个较大的折扣,或者你也可以判定你完全没有能力估算。对我们来说,大部分这类公司都超出我们的能力范围。

我们的信念是坚持努力分析我们认为我们能够合理预测其未来的公司,很显然,没有人能完美预测未来,但是有一些公司我们认为我们有合理的把握

我们不分析低于我们理解程度门槛的目标。我们坚持分析那些我们自认为理解得很深很透的企业,努力避免使用各种华丽的风险系数,因为坦白说,我们认为这些风险系数只是数字游戏而已。

我认为,对于所在行业五年一变、自身高度不确定的企业,你给它做出的估值没有任何意义

唐朝1.能力范围内,确定性较高的企业,用无风险收益率折现——3%~4%无风险利率时,乘以25-30倍;

2.然后打五折作为买点。对于某些企业还需要额外的折扣——净利润八折;

3.无风险利率太低的时候,将数值稍微调高点儿再用——不使用低于2%的无风险利率数值,哪怕是真实世界已经出现了零利率现象。

——以上,是老唐对巴神这段话内核思想的数字化和具体化。

逆流而上:原文晦涩难懂!!还是喜欢老唐的简单粗暴的中翻中。

WDS:为什么2%以下的不可以使用?

赵小闲:给你拷贝个老唐之前写过的解释:

无风险收益率很难长期保持在2%以下(指名义收益率)。

背后的原因,是法币天然有通胀属性,而政治学界和经济学界也普遍认为2%左右的通胀是“好的、良性的”,可以刺激投资和消费。

所以一般来说,名义无风险收益率水平,要高于这个被认为是“好的”通胀率水平(资金出借才有真实收益)。

正因为如此,即使有低至1%的无风险收益率出现,市场通常也会预期它只是短期的,很快就会提升。

2021年10月5日 

原文:巴菲特:假如我们把一家企业完全买下来,为了知道其情况如何,我宁愿将其竞争对手的股票也挨个买上一些。我想明智地衡量经理人的业绩。除非我了解整个行业的情况,否则我是无法明智衡量的

在全靠附注”的情况下,你的投资业绩其实可以非常出色。我也不知道内部消息有多大用处

我们周围有各种各样的关于企业的附注”。你用不着能理解所有的东西。你只需要理解你考虑投资的那家企业。你能够理解,而且这件事必须得你自己去做,没有人能去替你理解

照我看来,你不能指望从券商研报中得到任何东西。你得自己去分析。我不记得我曾经从华尔街的报告中得到过任何投资点子。不过,我们从年报中发现了很多投资点子

查理?

芒格:阅读一份年报要花不少时间,即使相对简单的企业的年报也要不少时间。假如你要真的理解年报,其实并不那么容易。

巴菲特:对。一般而言,对我们真正感兴趣的企业,我们知道哪些内容可以跳过去,哪些内容要去阅读,我们读一份年报大约需要45分钟或1小时

假如某个行业有6或8家公司,那么我们就需要6至8小时。另外还有季报等等很多其他材料需要阅读。

研究企业的方法就是吸收关于这家企业的信息,判定哪些信息有用,哪些信息没用,将孤立的点连接起来。这就是研究企业。

你不可能依靠观看图标上的数字上上下下或者阅读市场评论,期刊杂志或任何类似的东西来研究企业。那是没用的。你必须理解企业,这就是秘诀所在。

唐朝:巴神手把手教你如何读财报。

星光BEYOND:说的好详细啊!这样的解释,全世界的价值投资者还是很少,真的是怪了。

林世迎:如果有人能把老唐写的这些文章、书翻译成英文给巴神看,我很好奇巴神会作何反应。是感慨后生可畏,还是欣喜吾道不孤?

2021年10月5日 

原文:股东:我长期持有伯克希尔股票,并打算购买更多。但今年我在你写的致股东信里读到,伯克希尔正在“以我和查理都不会考虑购买的价格”出售。我知道你是个诚实的人。你会建议我继续投资购买伯克希尔吗?

巴菲特∶我想你这是在利用我。(笑声)我们不建议卖,但也不建议买。我们对那个问题持中立态度。(伯克希尔1996年股东大会问答。)

唐朝:巴神被逼到墙角,结果他不建议买,也不建议卖。

所以可知,巴神非常清晰地表达了“持有≠买入”。

YongHua_Zhu:逼人去死的不是贫穷,而是债务— 鱿鱼游戏

TB:虽然和本帖主题无关,但这条金句精彩。以后老唐再说关于上杠杆的事儿,直接就说这句就好了。

2021年10月5日

原文:股东:你能谈谈你是如何决定什么是好的管理,以及你是如何决定你是否有一个好的经理的吗?

巴菲特:真正伟大的企业不需要良好的管理。我的意思是,这必须是一个很棒的生意。经营不善的企业,只有管理有方,才能成功,甚至生存。

我们物色那种了解自己的企业、爱自己的企业、爱自己的股东而且愿意像对待合伙人一样对待自己股东的管理层。不过我们还是很关注企业的基本面的。

假如我们旗下有一个经理人我们认为很优秀,但是此人在管理一个糟糕的企业,我们以前投资过糟糕的企业,我们所能采取的最聪明的行动可能莫过于把这人调出来,放到别的企业里去

唐朝:真正伟大的企业,一堆贪腐分子前仆后继地吃拿卡要,也挡不住它的成长,比如……

伯涵:优秀的企业对管理层的容错能力很强,这也是唐师说的,对于每步都需要走对的公司(比如永辉超市),要心存警惕。

2021年10月5日

原文:巴菲特:我们认为对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的人来说,多元化实际上没有什么大意义多元化是一种对无知的保护手段

假如你要确保你绝不跑输市场,那么你就该每样都买一点儿。多元化没有错。对于不知道怎样分析企业的人来说,多元化是完美的明智选择

假如你知道怎样评估企业的价值,那么持有50只、40只或30只股票就是疯狂之举,因为不管怎样,一个人是不可能找那么多的被低估的好公司的

不去多买一些非常好的企业,却把钱投进一个由30或50家公司组成的有吸引力公司列表上,在查理和我的眼里,这种行为是疯狂之举

这是一种习惯做法。假如你的目标是达到市场平均水平,那么多元化能保证你不被炒鱿鱼。但是照我们看来,若你采用多元化策略,那就是坦白承认你并不真正理解你投资的企业

你知道,基于个人投资组合,我拥有一支股票。但这是我知道的生意。这让我很舒服(老唐注:他指的是拥有优质资产)(笑声)

我是否需要拥有28只股票,才能有适当的分散化?这将是无稽之谈。

没有50家可口可乐公司,也没有20家可口可乐公司。假如真有这么多好公司,那就太好了,你可以买很多,在一组好公司里随便你怎么多元化,业绩都和集中投资一家好公司一样出色。

只是可惜你找不到那么多好公司。事实是你用不着多元化。长期来看,经济的盛衰和竞争不可能伤害到一家真正出色的公司

我说的是能够轻松应付强劲竞争对手的好公司。投资这样的三家公司,好过投资100家普遍的公司。

投资这三家公司更加安全。投资三家容易识别的好公司的风险比投资50家著名的大公司更低,这三家公司不会遇到什么逆境,一帆风顺正是好公司的特质之一。

假如我自己家未来三十年里的财富取决于一组公司的收入,那么我可以向各位保证,我宁愿从我持股的那些企业中挑选出三家公司对其进行投资,而不是持有一个50家企业组成的多元化投资组合

查理?

芒格:是的,他的意思是,现代企业金融课程中的很多内容都是胡扯。(笑声和掌声)

巴菲特:查理,你想详细说说吗?(笑声)

芒格:你千万不能相信那些东西,比如说现代投资组合理论。

巴菲特:这种理论毫无用处。这种理论告诉你怎样取平均数。不过我想,五年级的小学生几乎个个都会取平均数的。

这有什么难的?现代投资组合理论非常复杂。里面用了很多小希腊字母,还有各种东西,让你觉得这理论好高深啊,可惜完全没有增加任何价值。(笑声)

芒格:就连我也搞不懂那些理论,因为我是一个痴呆的学生–(笑声)——而且我已经——

巴菲特:难怪他一直在我身边转悠啊。(笑声)

芒格:他们用一些模型结构理论来分类痴呆症。现代投资组合理论是另一种痴呆症,我都无法将其归类。(笑声)

那是很奇怪的理论。(巴菲特笑)

巴菲特:如果你在你的生活中找到了三家很棒的公司,你就会变得非常富有。如果你理解了它们–坏事不会同时发生在这三个公司身上。我的意思是,这就是它的特点。

芒格:也许复杂解释了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痴呆症患者。假如你相信沃伦的话,那么整个商学课程一周就能教完了。

唐朝:巴芒二老再论分散与集中:分散投资是对无知的保护。

白云:过度分散就是理财,而不是投资。

唐朝:这句话有哲理,掏个小本本抄下来。

2021年10月5日

原文:巴菲特:对我们的保险业务非常有利的时刻将来会有的。保险业务很像投资。假如你认为你每天都要投资,那么你就会犯很多错误。投资和其他行业不同,你必须得等待好机会的到来。

保险和投资很相似。

假如我们给我们的保险公司设定保险费收入指标,那么这就是蠢到不能再蠢的行为,因为保险公司可以不顾一切乱承保来达成我们的指标的。

不管我设什么指标,保险公司都能达到。我可以要求一个去年承保1亿美元规模的保险业务今年承保5亿美元,他们能做到。现在收保险费,掏腰包赔付则在几十年后

所以设定保费年增长8%-10%的目标一点道理都没有。

唐朝:我大A股大量保险股投资者,每月都盯着保费增长数据,并为其高速增长而欢呼,为其增长不利而郁闷。

很遗憾,这些朋友关注着一个全球最成功保险集团董事长多年前就定义为“蠢到不能再蠢的”指标。

阿丁:果然书中自有黄金屋。

伯涵:只要想收保费,放松承保政策就行了,但是负面效果可能有很长时间的潜伏期。

2021年10月5日

原文:巴菲特:假如你坐在那里,期望出现恐慌、好趁机买进那些好公司,就有点像殡葬业等待流感疫情或什么东西–(笑声)–我也不知道这是不是一个妙招。

假如你继承了一笔钱,你知道,保罗·格蒂(PaulGetty)(老唐注:石油大亨),在1932年市场底部的时候继承了一笔钱。其实他不是继承的,他说服了自己的母亲,得到了这笔钱。(笑声)我说的是真的。

芒格∶说的蛮接近的。

巴菲特∶我说的是真的。

因为在20世纪30年代初而不是20年代末手里有大量现金,所以他受益匪浅。所以有时候你会碰到这种好事。

但是这样的好事取决于很多东西。假如道指在X点时,你开始投资,你认为道指太高了,当道指跌到90%X的时候,你会买吗?

道指也可能会跌的50%X的–除非你在特定的有利时间点碰巧得到了资金,否则你是不可能因为市场的极端情况而受益的。

所以我认为主要任务还是寻找好企业。

唐朝:等待极端价格才买,会有一种非常得意的成就感,但其实拉长看,错过的机会往往会>等到的机会。

只不过我们的大脑善于遗忘失败,善于记住成功,所以许多人才乐此不疲。

伯涵:等到极端价格也是一种贪婪。

唐朝:是的。只有自大狂和傻瓜才幻想抓住顶部和底部——摩根史丹利前首席战略官巴顿.比格斯。

2021年10月5日

原文:股东:我知道你们的回答是假如你们不懂,那么就不买。但是鉴于你们的惊人业绩,我不怎么相信你们两个人真的都不理解大多数高科技公司。我想的不仅仅是微软,还有辉瑞制药和强生公司。

这三家公司都已经证明它们不仅仅有出色的产品,并且有可靠的管理层,而且在别人很难进入的市场中占据了不错的市场份额。

坦率地说,我没有发现可口可乐公司的市盈率和强生以及辉瑞的市盈率有什么差别,它们都是非常优秀的公司。我想知道你们当中是否有人或双方都愿意再次回答这个问题。

巴菲特:查理,要不你来?(笑声)

芒格:假如你面前有你自认为理解而且看起来很有吸引力的东西,那么我们认为选择你理解的东西是聪明的做法。

假如我们找不到我们的浅薄智力能够理解的目标,那么我们可能就会买辉瑞和微软等公司。但是我们一直都能找到自己能理解的东西。(老唐注:阿里可能就是这样买的?)

我们可不是对高科技公司不屑一顾。对于智慧更高的人来说,高科技公司可能是一个很好的投资目标。

巴菲特我们观察企业时一般认为变革可能会对我们不利。我们不认为我们有能力预测变革到底会带来什么

我们认为自己有能力找到变革重要性较低的企业

唐朝:鉴于你们的惊人业绩,我不怎么相信你们两个人真的都不理解大多数高科技企业——这个提问股东太刁钻了。

阿迪唐:哈哈,就如同我不相信老唐说自己不懂地产保险一样。

唐朝:你不相信就错了。

伯涵“看不懂”和“还是看不懂”其实是不同的境界,中间隔着“以为自己看懂了”。就像看山看水的三重境界一样,到“看山还是山”的时候,水平已经极高了。

2021年10月5日

原文:股东:我叫彼得·贝弗林,来自瑞典。

你说过你喜欢特许经营公司,那些有城堡环绕着护城河的公司,那些有可能你可以预测未来5年、10年的公司。

但是,像喜诗糖果这样的企业,家具企业、珠宝企业、鞋业企业,不都是未来五到十年难以预测的行业吗?

巴菲特:最后一部分是什么?

芒格:未来5年或10年这些业务是不是很难预测?

巴菲特我认为它们比大多数公司都更易于预测。我想我能够告诉你几乎我们持有的所有企业的未来,不仅仅是因为我们持有它们,我对它们的未来比对Dow 30的成份股(不包括我们也持有的股票)或者纽约证交所上市公司按照字母顺序排列前100家公司的未来更有把握。

我认为我们持有的公司的未来比其他公司的未来容易预测多了。我们的公司主要受基本面驱动,相当简单,而且变化速度不快。所以我也很安心。

五年后你再看伯克希尔,我认为我们旗下的企业表现将会和我们现在的预测非常符合。我希望五年后我们旗下能增加一些新的企业,我也希望旗下能增加一些大企业。不过我不认为我们会有很多出乎意料的事情发生。

我猜我们会有一件出乎意料的事情,不过我们也不知道会是什么。生活中会有出乎意料的事情。不过我们的不测风云不会很多。

唐朝:巴神吹了头小牛。五年后至少德克斯特鞋业和可口可乐都和预计差很远。

——就算只说“旗下”子公司,可口可乐不算,德克斯特也是铁打的预测错误。

周明芃:五年后的事儿,连股神的预测都这么大的错误率,我们更需要摆正自己的位置,降低自己的预期。

2021年10月5日

原文:巴菲特:我们不试图预测市场,将来也绝不这样做。我们努力寻找好公司。部分市场陷入疯狂,对我们来说是无关紧要的。

在我们年轻无知时,我们也曾好几次试过做空这类弄虚作假的股票。不过,即使是很明显的欺诈案例,也很难靠做空来挣钱。的确是这样的。市场中存在着明显的欺诈。

找到这些欺诈案例并不难。猜对十年后的情况也不难、但是靠做空骗子公司赚钱却难于上青天

唐朝:靠做空赚钱难于上青天。

YongHua_Zhu:赚钱往往发生在(强制)平仓后。

2021年10月5日

原文:巴菲特:诺顿–为什么不把麦克风给他?

股东:谢谢你,沃伦,谢谢你把我包括在内。(巴菲特笑))

巴菲特∶很高兴你能来。诺顿·道奇自50年代1956年就是我的合伙人公司的一员,现在转变为持有伯克希尔的股票。(掌声)

股东:真是一个超级幸运的结合。(笑声)

(注:图片为《巴芒演义》第90页)

唐朝:这位富二代继续拿着伯克希尔股票的。

此人就是《巴芒演义》90页讲的,巴菲特合伙基金第一个大客户~~1956年投了巴菲特12万美元的道奇教授的儿子。

M•T•E:这个合伙基金世间罕有,亿万分之一的幸运入伙,长年的忠诚信任,收获亿万的财富,还不忘回馈社会。Dodge deserved it。

2021年10月5日

原文:股东:在致股东的信中,您声明,对于您的全资公司,当他们向您释放资本时,您将以更高的利率奖励他们。同样,当他们需要资金时,你也要收取更高的利率。你能详细说明一下吗?

巴菲特:有些企业完全不需要资本或者只需要非常少的资本,所以把它们硬往一个公式里面套是很愚蠢的。

这是最好的企业,因为这种企业哪怕业务规模扩张一倍都可以根本不需要再投入一毛钱的资本。这类企业是真的好企业。我们旗下就有一些。

当我们的企业产生资本的时候,我们可以在总部设立各种复杂的体系,包括建立资本预算小组之类

但是我们认为,对资金收取一定费用,让子公司经理们自己盘算是不是该买某件新机器更加简单

我们对不同子公司收取的费率略有不同,取决于我们何时并购这家公司和并购时的利率。

我们一般规定要从他们的业绩中扣除15%左右作为资本的收费。

税前的15%,税后只有9%或9.5%,具体取决于所得税税率。所以也可以说 15%其实并不是很高的收费,然后计算他们的薪酬和奖金。

我们发现15%能引起经理人的注意。但是也不应该设得过高,以至于经理人们连该做的项目都不做了。

顺便说一下,我们对我们的经理人们的预测是他们能管理企业很长很长时间。因为我们的经理人将自己视为拥有企业部分所有权的业主,所以我们就不用担心经理人因为不打算长待所以很短视,做一些虽然明年赚,但五年后会吃亏的事情。我们在希望经理人们将自己视为业主的同时,也知道资本并非没有成本。

唐朝:正好是之前某个有关母子公司资金往来提问的补充。

如花九姑娘:税前15%的利息,税后9%,看起来并不是很低的成本呢。下属企业完全从银行能拿到更低的资金,为什么要从总部拿呢?这个地方没看太明白。留个问号先。

唐朝:这个理解有误,不是15%的利息。

巴神表达的意思是,比如旗下子公司A,年初净资产100亿,今年赚了税后净利润20亿,计算管理层绩效的时候,要从20亿里扣掉9亿。

这9亿算100亿资本”本来就应该有的“收益,然后剩下的11亿算是管理层给公司带来的资本”超额收益“,并按照约定的某规则计提奖金。

其实就和巴神以前做合伙基金的时候,6%以上才提成一脉相承,因为他认为6%是股市自然而然就应该有的增长,不是自己的功劳,对此提成不合适。

2021年10月5日 

原文:巴菲特:我的意思是,它——你知道,它的优势之一——我们谈论的是梅奥诊所和脑外科医生的故事(译者注∶前文有提)。你知道,米老鼠的好处是它没有代理人。我是说,米老鼠是你的(笑声)

米老师不会在那里重新谈判,比如每周或每个月都在说–(笑声)–“看看我在中国变得多么有名”或者其他什么。(笑声)

如果你拥有这只老鼠,你就永久拥有了这只老鼠。艾斯纳对此非常了解。我想说的是,就他如何看待这件事而言,他非常有技巧。

唐朝:米老师大红大紫之后不会要求重新谈判片酬,这是迪斯尼和华谊、博纳的重大区别之一。

:米老师,应该是米老鼠才对吧?

唐朝:米老师一词,堪称妙笔。

2021年10月5日

原文:芒格:艾斯纳很有创造力而且不相信预测。在动画电影行业里,这可是很好的性格组合。(笑声)

巴菲特:对。查理以前给哪家公司当过律师,是二十世纪影业公司Twentieth Century Pictures)吧?

芒格:对。

巴菲特:他知道一点点好莱坞的运作方式。因此我们整整30年没有购买任何电影公司股票,每次我走近一家电影公司,他就会大讲他过去的那些故事。

在电影行业,一个人可以用别人的钱换自己的名望。名望和钱是一个危险的组合。假如我能用你们的钱换我的名望那么毫无疑问我会被引诱的。(笑声)

芒格:部分电影公司让我想起一家加利福尼亚州的石油公司,那家石油公司被一个坏人掌控。大家曾经说,就算公司真的找到油田,也会被那个老家伙全偷走”(笑声)

电影行业的商业道德只有普通行业的一半

巴菲特:我们这可不是在说迪士尼啊。

芒格:不是。

巴菲特:迪斯尼对股东非常好。迪斯尼的股东靠电影挣到了钱。大多数电影公司挣到的钱落进了各种各样有关人等的腰包,股东得到的反而不多。

唐朝:电影行业的商业道德只有普通行业的一半——毒舌查理。

周明芃:看来和基金业类似,亏别人的钱总是很简单的。

提问题找答案:我想到了华谊兄弟和冯小刚的对赌。

唐朝:大多数电影公司挣到的钱落进了各色关系人等的腰包,股东得到的反而不多。

KxKy:看来这是一个大部分人去都“很容易死掉的地方”,我坚决不会去这个地方了。

2021年10月5日 

原文:巴菲特:不平等确实存在而且一直存在——这并不意味着它应该一直会这样——但存在着巨大的不平等。

你不想要的是机会的不平等。要知道在能力方面会有很多不平等。

像我们这样的市场体系,能大量生产出人们想要的东西。如果他们想看一场重量级拳击赛,他们想看迈克泰森的拳击赛,他们会付给他2500万美元,让他上场几分钟。

这个社会机制生产了许多人们喜欢的东西,在这一方面它做的非常好

与50年前相比,现在生活在这个国家20%的底层要好得多。生活在这个国家20%的底层比生活在其他任何国家都要好,尽管它仍然不是很令人满意。

市场体系不会奖励–它不会奖励教师,不会奖励护士——我的意思是,它不会一视同仁的奖励所有做各种有用事情的人,就像它去奖励娱乐人士,或者能够发现企业价值的人,或者运动员,或者诸如此类的人群

一个市场体系会为那些能取悦他们的东西付出很高的代价。人们想要享受一天中的快乐时光。对于那些愿意娱乐的人来说,这比接受教育的人来说,薪水更高。

我不想对市场体系修修补补。我不认为我应该告诉人们他们应该如何度过他们的一生。

但我确实认为,在这个体系下做得很好的人有责任以合理的方式来征税,以合理的方式来照顾任何不太适应这个体系的人。这样在其他任何方面,他都是一个非常体面的公民。

你知道,我不想开始讨论我如何纳税的问题。但我确实认为,像我这样的人,恰好非常符合美国的这个体系,而如果我在孟加拉国或其他地方,那就一文不值。你知道,因为我在那里得不到回报——他们的体系也不会回报我。

我认为我们从社会中得到了巨大的回报,因为我为比赛所做的一切。迈克泰森也是如此。对于那些唱歌的人来说也是一样的

我不想改变它。但我确实认为,那些在这个社会机制下充分受益的人——我认为应该有一个制度——给那些不太适应这个制度、但在其他方面都是非常体面的公民,给予一些照顾

唐朝:因为我一贯认为,村子里最富的财主,天然就是有修桥补路、施粥舍饭的义务

唐朝:在市场经济体系下受益的人,应该帮助那些没有得到回报的人——巴神。

村子里最富的财主,天然就是有修桥补路、施粥舍饭的义务——某胖。

戳锅漏BearG:Capital主义的上限和social主义的下限不谋而合

谭珺:老唐对巴老理论的理解都深入到骨髓里面去了。从技术层面的全面覆盖,到心法的极致诠释并大力践行之,不厌其烦手把手教读财报,教数学,教懂人心识人性…. 感恩遇上。

2021年10月5日

原文:巴菲特:没有什么魔术。只要避免做蠢事就行了。这有点像投资。你用不着每一件事都很聪明,你只需要避免做一些非常愚囊的事情,比如说避免投资一年后就会出问题的民航公司,这就是秘诀

其实我没有可以看到别人看不到的未来的水晶球。可口可乐公司、吉列公司或富国国银行其实一点也不复杂。

唐朝:哈哈哈哈,14年后巴菲特投了四大航空公司七八十亿美元,然后迅速地挥刀自宫了。这属于巴菲特忘记了巴菲特的话。

海月天:自宫之后,无奈自嘲。股神也是人。

2021年10月5日 

原文股东:伯克希尔拥有几家公司——几家公司的股票——被称为永久控股。在20世纪70年代初,美国股市曾两极分化,有的股票有着高达50到60倍的市盈率。假如那种情况再现,伯克希尔的那些股票是否依旧是“死了都不卖”呢?如果开价足够高,是不是所有的持有物都可以出售掉呢?

巴菲特∶有些东西是无价的,我们已经受到过高价的考验,但我们没有卖掉它们。

不过我的朋友比尔·盖茨说,在某些价位下这么做肯定是不合逻辑的。若价格涨到一定程度,我们会乐意出售我们的可交易证券,但是我们控制的企业是打死也不卖的

我很怀疑我们以后会不会受到高价的考验,其实我们那个死了都不卖的列表中只有几家公司。

实际上,我不愿对此评论。(笑声)

假如我们既喜欢企业又喜欢管理企业的人,那么我们是真的很不愿出售企业。所以我不认为将来会有很多出售。不过今天在座的各位,假如真的涨到60到70倍市盈率,你们可要盯紧我。(笑声)

芒格:两极分化的市场的主要问题在于很多高价公司其实并不是真正的好公司。这些公司只是暂时被认为是好公司而已。假如你对公司很满意,那么你可以在价格涨上天的时候依旧持有不卖。

巴菲特:就算价格上天,你也能够捂住不卖。好公司太难找了。很难再找到这样好的公司了。

所以我必须要自问,“我能有机会以更低的价格再把它买回来吗?我能以更低的价格买到几乎和它一样好的公司吗?”

我们认为在这些方面我们不怎么擅长。所以我们宁愿干坐着,持有我们的企业,假装股市不存在

其实,我们的买入并持有的策略效果远胜于我们在25年前的预测。这种策略给我们带来很多出乎意料的财富。

芒格∶你又炫耀你自己在不断学习的秘诀了。不少人认为买入并持有是骗人的呢。(笑声)

唐朝1996年股东大会上的这段问答,可能是大部分“死了都不卖”的所谓“纯正价投”的主要理念依据。然而,

1、后来巴菲特认错了,承认1998年坚持不卖可口可乐是过于乐观了——芒格也认错,说对可口可乐的业绩增长和估算错的离谱;

2、本文里主要谈的是“控股公司”死了都不卖,控股公司主要指旗下非上市公司,出现六七十倍市盈率的实业家收购报价的概率本就近于零;

3、即使如此,巴神这段话里依然暗示了“真到了六七十倍市盈率,我会不会卖,真心说不好哦”的意思。

不过,好公司卖出去再买回来,的确是挺难的,各种意外都可能导致错过。

比如我今年的茅台,是春节前2149.72元,2366.2元,2582.22元分三次抛掉的,卖出均价2366。设置的买回位置如图

春节后在1954.74(误操作的1%),1827.5,1691.67,1663.18,1573.48分五次买回。

计划的最大买点是1560元位置,但实际到了1560元设定买点后,手头没有足够的钱了。结果此位置计划买到32%仓位,实际只达到18%仓位。

所以最终平均买价是1730元(含1954.74的误操作在内),只买回了年初卖掉股数的约53%。这就是不可测因素造成的遗憾。

如果1560元位置有钱买够计划量,我不仅能够将年初卖掉的股数全部买回来,还能略多一点点。

然而,意外总会从你想不到的地方冒出来,所以我目前实际持有茅台股数,只有春节前持股数量的约57%。

因此,正如二老所说,好公司重新买回来实在太难了,我们不擅长,所以我们假装股市不存在。

假装不在大法我也经常用。这种方法其实是合理的,是对自己能力谦虚认识下的一种次优选择。

只不过,春节前那些要开除老唐出价投圈的“纯正价投”,内心却将其拔高为「死了都不卖是更高端的、更纯正的、甚至是唯一正确的作法」,并对其他不同作法展开口诛笔伐,这就是完全跑偏了。

多看12:茅台没有买回原来那么多股,与买房子和同期洋河先跌为敬有关系吧?不然高价卖低价买肯定是可以买更多啊!当然老唐文中的意思我都明白。

唐朝:与买房无关,买房资金本就在规划中。但1560时没钱买茅台了,确实与同期腾讯洋河的大幅下跌有关,前后脚都到了买点附近位置,占了不少资金。

这是「主意比钱多」的时期,投资者经常会遇到的局面。巴神也是六十多岁才脱离这种状态的。

2021年10月6日

原文:股东∶媒体报道了你最近在房地产生意上的投资。我想知道你能否谈谈你对该业务的展望。

巴菲特∶这只是一个例外。我几乎所有的资产都在伯克希尔,我在伯克希尔以外持有一些市政债券和其他一些东西,但我不想买伯克希尔参与的任何东西。它只会让生活变得复杂。我最喜欢的–(笑)–都在伯克希尔。

所以时不时地,一些投资机会突然出现在雷达屏幕上,但这对伯克希尔来说实在是太小了,我买了100股那家公司的股票–它叫做房地产资本信托——我买了100股。我的习惯是阅读眼前的每一份年度报告,这样可以增进我对任何事情的了解,我买了100股。

大约一年前,我碰巧看到他们说要清算。所以当时我有一些钱,我就买了这个。但这并不是基于对房地产行业的任何感觉,也不是基于对该公司的任何复杂分析,或其他任何东西。这是个很小的个人投资。

我没有任何见解。我们在伯克希尔做了一些房地产方面的事情,但它们都是很大的东西。在很短的一段时间里,总有几件事是明智的。

但是我们总会寻找投资机会。我们基本上是在伯克希尔寻找大公司。我们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在房地产领域发现任何东西–我们可能永远不会找到机会。

但谁知道呢?我的意思是,我们做的几件事都很好。但与伯克希尔的规模相比,这些投资的比例并不高。

唐朝:千亿身家也有做一手党的时候。

泺圣天:从今往后我买一手股票终于不自卑了。

2021年10月6日

原文:股东:关于股市的估值,你有没有和格林斯潘先生沟通过?

巴菲特:没有。我记不清上一次见格林斯潘的确切时间了,不过那肯定是在很久以前。在所罗门发生危机的当天,我们曾有过一次交流,在他担任美联储主席之前,曾经是资本城ABC公司的董事会成员。我是在那时认识他的。

不过,有时候很难听懂艾伦在说什么,所以和他交流没有太大的意义。(笑声)我的意思是,他说话非常小心。

不过我很高兴你提到了年报。在今年的年报中,我说可口可乐和吉列是不可战胜的公司并描述了它们有多伟大

它们绝对是由杰出经理人经营的伟大公司。但我觉得人们——尤其是因为有很多人读年报——合适的做法是不要把我的看法看作是这些公司无条件的买入的建议

但是你可能会为这样的公司支付过高的价格——至少在短期是这样的。永远存在一种风险:企业的业绩需要好几年时间才能追上你所支付的价格。我想说的是,股价可能会领先于企业的业绩,不论这家企业有多伟大

唐朝:巴神说和格林斯潘交流没有什么意义,这让我想起格林斯潘最经典的两句名言:

如果你认为听懂了我说的是什么,那一定是我表达的不够清楚;

如果股价下跌40%以上,那就证明之前的上涨存在泡沫(中翻中一下:他的意思就是泡沫是无法事前判断的)。

Mr.chen:所以,听君一席话,如听一席话。听一秒就浪费一秒,还不如看yy小说。

2021年10月6日

唐朝:注意这句:我们确实尽力给企业定价。

所以不要去相信从未见过巴神按计算器的说法,人家不按计算器是因为第一心算能力强,第二不求精确值。

我等凡人还是老老实实按一按计算器靠谱,反正又累不死。

随风飘舞:哈哈哈哈,第二张图让人对这段的理解更深刻呀

PunWong:有记者当面考证过,巴老的心算能力比计算机还强。

伯涵:巴菲特心算能力是真的强。记得在哪看过,百位数的乘法都是脱口而出。

2021年10月6日 

原文:股东:第一部分是,你能给我们讲讲你对股票市场风险的定义以及它与标准定义的不同之处吗?

巴菲特∶我们首先考虑的是企业风险。

·格雷厄姆投资之道的关键就是不把股票视作是一张纸或者股市的一部分,股票代表的是企业的部分所有权。在座的各位都拥有你们所投资企业的一部分,如果那家企业的表现很好,你们的投资就能取得不错的回报,只要你们购买的股票的价格不是高得离谱

所以,我们考虑的是企业风险。不过,企业风险可以来自方方面面——举例来说,风险可能来自企业的资本结构,有人可能举借了沉重的负债,如果企业经营遭遇暂时性的小问题,债权人就会迫使企业破产。

企业经营的业务可能天生就有风险,有些企业的风险程度天生就比较高。以前商用飞机制造商比现在多,查理和我觉得开发大型飞机具有”赌上整家公司的”风险,因为在你拥有客户之前,先得投入几十亿美元。

通常我们投资的企业都是内在风险较低的公司,加上资本结构比较合理,从而使得企业的低风险不会转化成较高的整体投资风险

除此之外的风险是你购买了这样的企业,但你支付的价格太高。这种风险经常会降低你的回报,但不会造成本金的亏损,除非你的出价高到天上去了

所以,这种风险就变成了你自身的风险,你要坚持你对企业真实基本面的信心,不过于担心股市。

毕竟,股市是为你服务的而不是驾驭你的。这就是持有一家好企业的关键,不然的话,你就会遇到市场中存在的风险。

你提到了波动。对我们来说,股市一天波动0.25%还是0.5%或者5%没有任何区别。实际上,如果波动更大,我们会赚更多的钱,因为股市会制造更多的错误定价。

因此,波动对真正的投资者而言是一个巨大的优势

所以,作为一个投资者,你应该欢迎波动。但如果通过保证金进行投资的话,你会不喜欢波动。不过如果你是位真正的投资者,就不会使用保证金。

如果你是一位投资者,就会对剧烈的波动欣喜若狂,因为这意味着有更多的证券会被错误定价

唐朝:如果你是位真正的投资者,你不会使用保证金。这种情况下,波动就是你的朋友。

伯涵:不加杠杆,是为了确保自己在任何时候,都掌握着交易的主动权。

2021年10月6日

原文:巴菲特:无论如何,我们只是发觉有些企业比其他企业难理解得多。当我说懂时,我的意思是,你非常清楚10年之后公司的情况将是什么样的。我对许多企业的理解都不足以让我产生这种信心,不过有少数几家企业可以。幸运的是,就像你说的那样,我只需要真正懂几家企业就够了,可能是6家或8家

如果我们能够洞察刚才你说的这些有点复杂的高科技企业的发展前景的话,作为伯克希尔的股东,你们获得的回报会更好。如果我们真有这种洞察力,你们的回报肯定会比实际情况好,因为以前投资这些公司确实有机会赚大钱,现在仍然存在这种机会,如果这些公司的高增长率能够得到维持的话、投资它们确实可以赚大钱。

我觉得你找不到比英特尔的安迪·格鲁夫和微软的比尔·盖茨更好的经理了,这些企业在它们各自所在的行业中似乎都占据着领导地位。

不幸的是,我对这些企业懂得不够深,以至于我不能确定它们在行业中的地位是不是像可口可乐和吉列的地位那样强大。

与可口可乐和吉列相比,你可能更懂高科技企业,这或者是因为你的职业背景、或者是因为你的天分。但我不是这样,我更懂可口可乐。所以,我必须坚持投资那些我认为我能理解的企业。如果其他地方有更多的钱可以赚,我认为,在那些地方赚到钱的人是有资格赚这个钱的

唐朝:变着花儿表达:“高科技不是不能投,只不过那不是我们的菜”。

浩瀚的星辰:腾讯是科技股么?

杜恩敦:披着科技皮的消费股。

唐朝:很棒的回答。腾讯和苹果非常类似,看着像高科技,实际也是高科技,但巴神投苹果或者我投腾讯,投的并不是它们高科技的一面,而是他们的消费黏性。

2021年10月6日

原文:巴菲特:顺便说一下,当初鲍勃非常热心的是英特尔那时制造的一些手表,这可能是他最热心的东西。按照鲍勃的说法,这些手表棒极了。

不幸的是出现了一个问题。格林内尔信托派了一个人去西海岸拜访英特尔公司,鲍勃就送给他一只手表。这个人回来之后,针对我们对英特尔这笔小额投资写了一份报告,他说∶”这只表太棒了,动都不用动它,它自己就会根据时区的变化而调整时间。”换句话说,这只表走得太快了。(笑声)

英特尔在这些表上挣扎了五六年,然后彻底失败

到了上世纪80年代中期,英特尔当时非常依赖的另外一项业务也快完蛋了,他们不得不进行一次全面的转型

附带说一下,安迪·格鲁夫写了一本非常好的书《只有偏执狂才能生存》,这本书描述了战略转折点的概念,我建议大家阅读这本书,因为它真的写得很好。

不管怎么说,英特尔由格鲁夫带领其他人成功地实现了转型。但不可能每一次转型都能成功,有时候,有些公司就被淘汰了

我们不想投资那些我们认为有可能会被淘汰的公司,英特尔也可能会脱轨,其实差点就脱轨了。IBM当时也持有英特尔较大比重的股份、上世纪80年代中期也把股份卖了。应该说比较理解英特尔的人还是很多的,但他们也看不清英特尔的未来。我觉得,以英特尔的方式来赚钱真的极难

我想,懂这些企业的人可以赚很多钱,有的人拥有这种洞察力,比如我们的董事沃尔特斯考特就是其中之一。

10年或12年前,他通过投资奥马哈的一家在他看来非常小的企业获得了丰厚的回报,当初的小企业如今已经变成了大公司。

沃尔特曾经在去看足球比赛的路上给我解释过这家公司,不过,这一次我这个学生还是没能做好。(笑声)

结果,沃尔特击中目标得分,我却站在看台上欢呼。但这真的一点都不会让我烦恼,让我烦恼的是,如果我认为我懂一家企业,后来的事实表明我不懂。这会让我烦恼

唐朝:我们不想投资那些我们认为有可能被淘汰的公司;

不是每一次转型都会成功的;

不懂某家企业不值得烦恼,自认懂最终发现其实不懂才是讨厌的事。

王凯:奥马哈的小公司指的是?

唐朝:说的可能是美国第三极通讯股份公司,纽交所上市的,代码LVLT。

伯涵:不怕“知道自己不知道”,只怕“不知道自己不知道” 。

2021年10月6日

原文:巴菲特:很棒。

股东:非常感谢你。在四五年前的股东会议上,您曾说过,总的来说,基金经理的表现并不好于各种市场指数。您把这部分归因于一个积极管理的投资组合所固有的摩擦成本。

我想知道今天你是否会更新一下你的想法。你认为与指数基金相比,这种表现不佳的情况会持续下去吗?

然后还有一个相关的问题,如果你们两个人给一群股票共同基金经理提建议,有两到三件事是你们特别想给他们提的吗?

巴菲特:好吧,我会这么说。在我发表上述言论后的最近几年里,基金经理们并没有让我失望。(笑声)

总体而言,他们的表现逊于指数基金。这就是游戏的本质。总的来说,他们不可能表现太好。他们中有太多的人管理着太大的一部分资金。

因为同样的原因,在过去的几年里,人们不可能到这里来找Ak-Sar-Ben赚钱。总的来说,因为投资共同基金中的每一美元都有一定的损失,那些通过基金经理将美元投资于其他地方的投资者,总体上不能像他们自己创建自己的指数基金那样做得好,或者还不如直接拥有一只指数基金。

你知道,他们说在这个世界上,你不可能不劳而获。但事实是,总的来说,基金经理们将得到了一些免费的东西。我的意思是,他们免费得到了很多——(掌声)

而人们——投资者已经付出了代价——必然的结果是,投资者付出了一些东西,却没有得到任何回报。

这并不意味着人是邪恶的。这并不意味着他们是江湖骗子之类的。这是自然的,如果你有6万亿或7万亿美元,或者其他什么,股票市场,你有一个非常大的比例由专业人士管理,他们向你收取可观的投资费用,当他们改变的时候,他们也有成本。

总的来说,它们的表现不如那些非机构管理的资金。

你知道,这是世界上我唯一能想到会发生这种现象的领域,也许查理会想到其他的一些领域–但在这个领域,业余的人,只要他承认自己是业余的,就会比专业人士为他所管理的人做得更好

因此,如果我在教授投资这门课的话,我可能会告诉他们,为了自己的身心健康,他们可能应该离开教室。(笑声)


唐朝:投资,是世上”唯一一个”业余的人只要承认自己是业余的,就可以比专业人士做的更好的领域。

2021年10月6日

原文:巴菲特:呵呵,我们只是投资者。顺便说一下,他们现在把公司的名称变成US Airvwas 了。我们持有它的优先股已经将近八年了,这家公司经历了一些极其严峻的困难。几年前,查理和我甚至觉得它活下来的几率都很渺茫。

但近来这家公司的状况很不错,斯蒂芬·沃尔夫在管理这家公司方面干得非常漂亮。截月中旬,我们所有的股息都得到了支付。我不知道过去八年来我们收到了多少股息,大概2.6亿或者2.7亿美元吧。

我们和管理这家公司没有任何关系。事实上,有些人可能注意到,公司命运大幅改善的时候恰恰是查理和我辞掉董事职位的时候。(笑声)

斯蒂芬·沃尔夫的所作所为给我们的感觉非常好。再也没有什么工作比经营一家航空公司棘手的了。这不是一份我可以强加给任何人的工作。他显著地改善了公司的经营绩效,财务效也得到了改观。更好的是,公司支付了优先股股息。我们为此很感谢他,不过我们和这没任何关系。

根据我们优先股的投资条款,在两年稍长一些的时间内,我们将按照合同约定收回本金这其实是股权形式的债权投资,基于其中的转换权,如果股价上涨,我们还有可能收获让人欣喜的意外。

几年前,我们差点无偿出售了我们将优先股转换成普通股的权利。不过,现在的股价和权价的差距不大,实际上我们有机会实现一点转换价值。这是一个让人非常欣喜的意外

介入航空行业是我犯的一个错误,但是沃尔夫先生看起来有能力纠正我这个错误。

查理芒格:过。(笑声)

唐朝:巴神一生最邪门的投资领域就是航空和零售。他自己经常公开说这俩行业是坑,不值得投。然后自己一再重复掉坑里。

知者不言:或许是资金量太大,没得太多选择吧。这也是唐老师一直强调的,巴神后期的投资不值得推崇和模仿的地方。

晨子:克服人性的弱点,真的挺难的。

2021年10月6日

原文:巴菲特:以前我们持有过烟草公司的股票,但我们持有的烟草公司股票的规模从来都不大,虽然这有可能是一个错误。人们以前写信问我,我们是否应该持有烟草公司的股票,我们在水牛城拥有一家报纸–《水牛城新闻报》,这张报纸会为烟草公司做广告,查理是一家大型仓储式连锁商店好市多公司的董事,好市多以前叫廉价好市多,他们卖香烟。

通过我们全资拥有的子公司,我们也成了烟草销售过程的一部分。所以,我们对待烟草司股票的策略一直是,如果从投资角度看它们是有吸引力的,我们就会投资它们

几年前我们曾经作出一个决定——我们不投资烟草生产公司。我们曾经遇到过一个收购草生产公司的机会,后来这家公司经营得非常好。当时我们坐在孟菲斯一家酒店的大厅里读这家企业,最后决定不买。

芒格:我们不买不是因为我们觉得它做不好,我们知道它将会做得很好。巴菲特:我们知道它将会做得很好。

现在的问题是,为什么我们会为烟草公司做广告、愿意投资出售烟草的超市或者7-11便利店,却不投资烟草生产公司呢?我无法给你一个确切的答案。

我只知道烟草生产公司让我烦恼,而其他公司不会。我敢肯定,其他人在跟烟草行业划界限这个问题上和我们的做法不同。

因此,我们从没大举投资烟草公司股票这事实并不因为它们是人们抵制的行业,而只是因为,从整体看,烟草公司未来的前景让我们觉得非常不舒服,以至于我们不想大规模投资它们_的股票

查理?

芒格:没错。我想,每一家公司和每一个个人都不得不划出他们自己的道德和伦理界,就我个人来说,我喜欢不得不做这件事所产生的纠结和复杂,这让人生变得很有趣。

巴菲特∶我以前没听他这么说过。(笑声)那从今以后,我们让查理来负责做决定吧。

芒格∶我不认为我们可以为他们的决定找出特别合理的理由。但是,在我们愿意做什么及不愿意做什么之间,我们必须得划出一条线。我们根据我们的人生观划出了这条线

巴菲特:几年前,我们持有大量的RJR/Nabisco公司的债券,持有烟草公司的债券好还股票好?

持有烟草公司的股票好,还是买下整家企业好? 这些都是很棘手的决定。

在美国,香烟的最大分销商可能是沃尔玛,原因很简单,不管是什么东西–吉列或者他商品,最大的卖家可能都是沃尔玛,因为沃尔玛的销售规模太大了。

我会不会觉得这应该遭受道德的谴责?不会。如果我们全资拥有沃尔玛、我们也会销售烟。但其他人的做法可能和我们不一样,我不会批评他们。

唐朝:出于价值观因素,伯克希尔不控股烟草公司。但价格合适,不介意买入烟草公司(非控股比例)的股票。

庞震撼:买多买少,控股与否不是一个道理吗?没搞明白这个逻辑。

唐朝:佛教里面有个对居士的退而求其次的要求,可以吃肉,但只吃三净肉。所谓三净肉就是不见杀、不闻杀、不为我杀。

巴神这个类似,控股经营烟草企业,相当于有些罪孽是我亲手做的。而我买不买烟草企业的股票,烟草企业本身就在那么运转。我只是赚了市场对手的钱,相当于吃了三净肉。

2021年10月6日

原文:巴菲特:五分钟的测试是一个–你知道一-查理和我–我们对几乎每一家我们感兴的公司都很熟悉。我的意思是,如果你已经从事商业研究40多年了,就像你每天都在研究棒球运动员一样。过了一段时间,你就会认识所有的球员。这就是它的工作原理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在脑海中形成了一系列的筛选标准。我们不认为它们是完美的筛选标准。我们并不是说这些筛选标准不会偶尔漏掉应该被过滤掉的东西。但它们非常高效

它们的效果就像我们花了几个月的时间聘请专家做各种各样的事情一样好。所以我们真的可以在五分钟内告诉你我们是否对某件事感兴趣

唐朝:巴神解释为什么经常可以在五分钟内回复是否有兴趣收购某公司。

丝路之鹰国际-黄光明:长期对行业、对公司的研究已经让他具备了快速筛选企业标准的能力!

kwan:天天看财报当饭吃,自然了然于胸。我等得加倍努力啊!

2021年10月6日 

原文:股东:第二个问题是,在你1992年的信中,你写道你倾向于用两种方式来处理未来的盈利问题。第一种方式是你了解的业务。第二个是安全边际。你说它们同样重要。但是如果你不能找到一个最佳的组合——低估值下快速增长,你认为哪个更重要,更快的增长还是低估?这是我的两个问题。

巴菲特:我想,有一个更加权威的人曾经告诉过我们哪一个更重要。(笑声)

它们要在一起考虑。显然,如果你完全了解一家企业–企业的未来–你就不需要多少安全边际

因此,业务波动越大:或者说可能性越大–但假设你仍想投资于该业务,那你需要安全边际就越大。

我记得在第一版的《证券分析》中,格雷厄姆使用JICASE的例子告诉我们说,”这家企业的价值在30美元到110美元之间。”他说,”这个结果听起来并不好。这个信息能给你带来什么好处呢?如果该公司的股价低于30美元或者高于110美元的话,这个信息或许还能给你带来一些.好处。”

这是说–你需要很大的安全边际。

如果你驾驶着载有9800磅货物的卡车,通过一座载重量为1万磅的桥,且这座桥距离地面足有6英尺的话,你可能会觉得没事。

但是,如果这座桥坐落在大峡谷之上,你可能就想得到大一些的安全边际,因此,你可能只会驾着4000磅重的货物通过这座桥。所以说,安全边际多大取决于潜在的风险。

不过,我们现在获得的安全边际没有1973-1974年期间那么大

唐朝:书房引用过的巴神关于安全边际的思考变化,以及前两天刚引用过的,格雷厄姆关于“得出一个30~110美元估值区间有什么价值”的表述。

伯涵:完全了解,就不需要多大的安全边际;越不了解,需要的安全边际越大。就像杂技演员走钢丝,对他来说安全边际够了,对我们普通人来说不够。

2021年10月6日

原文:巴菲特:某些产品在消费者心目中的这种地位是令人难以置信的。尤其是美国产品,似乎更能获得这种地位。人们对某些美国产品如饥似渴–我们的音乐、我们的电影、我们的软饮料以及我们的快餐。

你无法想象–至少我想象不出–人们会对哪个法国公司的产品或者德国公司的产品者日本公司的产品具有这种渴望。这些国家也没有哪家公司出售的软饮料占了全球市场的47%。广义来说,你可以把这称为美国文化的一部分。全世界都渴望得到美国文化。乔治·费雪把柯达公司管理得非常好,在他执掌柯达之前,该公司就很好。

但是,如今柯达公司在全世界消费者心目中的地位,可能没有20年前那么高。我的意思是,在人们的心目中,富士公司现在的地位比20年前高多了

富士赞助了奥林匹克运动会,我记得它赞助的是在洛杉矶举办的那届。富士不断前进,越来越和柯达势均力敌。你绝不能让你的竞争对手这么做

这就是为什么你看到可口可乐和迪斯尼以及其他类似公司做的一些事情时会感到奇怪。可口可乐做这件事没什么道理,如果他们不花这1000万美元,难道销量就会下降吗?

我在写给伯克希尔股东的信中,引述了可口可乐1896年的一份报告以及当时其所进行的广告宣传活动,这项活动打响了公司的名气。你永远无法知道真正起作用的到底是哪些钱。但世界上几乎每个人都听说过可口可乐的产品。且其中大多数人都喜欢,下一代人也会喜欢。

在消费类产品行业,你就得这么做

唐朝:很多消费品龙头,做广告的目的只是专门“浪费”一笔钱,维持现有竞争格局,增加对手或潜在对手成功的难度,遏制对手或潜在对手逆袭的可能。

我行我素:终于理解了供不应求的阿茅为什么还打广告。

LG:原来如此。看到伊利,五粮液这种强品牌消费品公司在各处打广告,有时候也会觉得这种公司都已经家喻户晓了还有必要打广告吗?上面这段文字给我解了惑。感谢老唐的分享。

2021年10月6日

   防失联,微信扫一扫关注“武侠评论”
(微信内直接长按二维码)

网站在不断完善,历史文章持续更新中,敬请期待

  防和谐,部分敏感内容设置了密码访问,公众号输入文章ID获取密码 ID是URL最后的数字,如https://www.wuxiapinglun.com/posts/15250,ID为15250

赞(0) 打赏
版权声明:本文采用知识共享 署名4.0国际许可协议 [BY-NC-SA] 进行授权
文章名称:《永远好奇的唐朝:经典陪读:伯克希尔股东大会问答②文字版补发》
文章链接:https://www.wuxiapinglun.com/posts/10760
本站资源仅供个人学习交流,请于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不允许用于商业用途,否则法律问题自行承担。
分享到: 更多 (0)

相关推荐

  • 暂无文章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非常感谢你的打赏,我们将继续给力更多优质内容,让我们一起创建更加美好的网络世界!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