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种视野看新闻

:互联网大厂“寻人”记

人来人往,勿失勿忘。

作者|苒一

编辑|伊页

 

2021年12月6日,山东聊城。


“我要给奶奶打电话,我看到了,看到了,快拿手机来。”孙海洋紧紧抱着孙卓,双手用力抓着他的衣服,放声痛哭。


镜头面前,孙海洋止住了情绪,红肿着双眼,微微有些出神,嘴里反复念叨着,“我终于找到孩子了,我再也不用寻孩子了。”


至此,一个跨度长达14年的寻子故事,终于有了令人欣慰的结尾。


如孙海洋一般的家庭不在少数。


据《中国走失人口白皮书(2020)》测算,去年全国每天约有2739人次走失,全年走失达100万人次。每一个亲人走失与寻找背后,都是一个让人心碎,长达数年甚至数十年的漫漫长路。


从挨户走访、张贴寻人启事,到登报、广播,随着传播技术发展到今天,互联网大厂们也走上“寻人”之路。科技加持之下,寻人效率呈几何式增长。


根据国家统计局发布2019年《中国儿童发展纲要(2011-2020年)》监测统计显示,近三年来,儿童失踪信息紧急发布平台发布近4000名儿童失踪信息,找回儿童3900余人,找回率达到98%以上。


每一个数字背后都是一个不再有泪水的家庭。或许,这就是互联网大厂发力寻人最重要的意义,也是科技链接善意最好的体现。


PART.
01




大厂“寻人”


2020年3月,“宝贝回家”志愿者刘红涛,收到一条“能不能也帮我外婆找找家”的留言。


留言中的外婆姚鹏娥,已经93岁高龄,饥荒战乱时期,辗转被卖到两三户人家,落脚山西宁武县。


音容相貌早已不似当年,是否有亲人健在也无从知晓。仅凭一句带着口音的“魏县”,刘红涛在抖音发布了寻亲视频。


“湖北还有个威县,可能是那儿”,网友留言是一条关键线索,刘红涛立即联系当地政府,锁定“香花营村”。


湖北威县香花营村,家中院子里有颗大椿树,信息都对上了。彼时,距离姚鹏娥被拐卖已经过去了80年,而找到家,却只用了7天。


认亲那天,长长的队伍从姚鹏娥家门口一直排到村口,全家族20多口人从早上站到下午3点,盼望着姚鹏娥回家。


家中的院子里,早早就摆好了两桌饭菜。大椿树早已被砍掉,剩下一个圆圆的树墩。儿时玩伴颤颤巍巍的来到家中看望姚鹏娥,仅一眼,就认出彼此。


老人家耳背,相互贴着耳朵说话,边摩挲着对方的背,边抹着眼泪。


第二天,姚鹏娥去父母坟前祭拜,失声痛哭,夜晚无眠,她只是呆呆地坐着,望着窗外。这份乡愁,终于有处得以安放了。



姚鹏娥和她的老发小


2018年以前,刘红涛只在“宝贝回家”网站上发布寻人帖;抖音大火后,刘红涛开始在抖音上帮人寻亲。三年来,他通过抖音不间断地发布寻人信息,帮助超过100个家庭团聚。


字节跳动也发现了抖音在“寻人”上的巨大价值。2月25日,借着头条寻人5周年的节点,字节跳动正式发起“dou来寻人”计划,希望邀请有志于寻人公益的机构和创作者参与。


而在此之前的5年,头条寻人已经借助“算法”发布了13万多条寻人启事,找回了15346名走失者。


“头条寻人”五周年沟通会上,北京字节跳动副总裁李涛阐述了头条寻人的技术原理:以走失者失踪地点为圆心,向特定半径里的头条用户推送消息,找到走失者最快用时仅一分钟。


5年时间里,头条寻人发起“两岸寻亲”“无名患者寻亲”“寻找烈士后人”等项目,并于2018年11月上线人脸识别功能。


人脸识别也是百度AI寻人的核心技术。2017年,李彦宏首次在“两会”上提案建议用人脸识别技术帮助公安机关寻找走失儿童,这项提案主要是源于电影《亲爱的》的影响。相关数据显示,百度 AI 寻人自2016年上线以来,至2020年9月15日,已累计完成41.91万次人脸对比,寻亲成功数量11716人次。


被拐27年男孩付贵,是运用百度人工智能技术辅助寻回走失儿童的第一例。


1990年,6岁的付贵被人贩子从重庆拐卖到福建。2009年时,付贵在“宝贝回家”网站上传了自己10岁时的照片;2016年,父亲也“宝贝回家”上传了付贵4岁时的照片。


2017年3月,百度和 “宝贝回家”建立合作,将首批2万多条寻亲数据接入百度跨年龄人脸识别系统对比评测。经DNA比对确认,33岁的付贵在被拐27年后与家人团聚。


腾讯也是如此,微信与中社儿童安全科技基金、腾讯公益联合发布了“中国儿童失踪预警平台(CCSER)”,试图建立一个触角广泛的儿童保护网。2017年6月,为了协助警方提升寻人的效率和准确度,腾讯AI实验室腾讯优图,联合腾讯云和腾讯志愿者发布的“优图天眼寻人解决方案”,截至2019年5月,帮助福建省公安部门“牵挂你”防走失平台,累计找回1091余人。


PART.
02




从电线杆到互联网


“寻人”从来都是一个古老的话题。某种程度上,互联网加速了信息流通,但也存在很多问题,比如人们无法确认这条寻人信息的真实性,也无从得知走失者是否已经寻回,非中心化的社交网络寻人的弊端立显。


欧美国家较早意识到这一点,1984年,美国就开始着手建立中心化寻人系统——“全国始终和受剥削儿童保护中心”,信息系统化使得美国50个州的失踪儿童信息都能联网查询。


国内,2007年张宝艳创办寻亲网站“宝贝回家”。彼时,网络寻人引起国内互联网大厂的普遍关注。从一定程度上来说,寻人网站数量的增长不一定是件好事,独立的寻亲网站只会让“信息孤岛”问题越来越严重。


2013年开始,人们才开始注重寻人数据的打通。


雅安地震当天,搜狐、百度、新浪微博、腾讯微博等互联网企业纷纷上线寻人平台。此时,问题凸显:该在哪个平台上发布和关注寻人信息?怎么判断受灾人员是否已经找到?


曾有媒体人发表文章呼吁平台打通数据。具体做法是先统一数据格式,再共享、去重,以减少重复劳动,为救灾民政部门提供更统一的人员资料。


2013年,“404”公益事件,让互联网寻人公益在国内生了根。通常,当人们进入一个不存在的页面时,浏览器会提示“404 Not Found”,有人灵机一动,把它变成了一条公益广告。


而这个概念最早来源于欧洲“NotFoundProject” 项目,由“欧洲失踪儿童行为组织”和“欧洲寻找失踪人口联盟”等公益组织发起,旨在利用闲置网络空间帮助寻回失踪儿童。


消息传到国内,便引起了一股404公益风潮,大批人受到这个点子的影响,并为此付诸实践。



Notfound project项目


2015年后,互联网寻人公益开始走向正轨。


那年11月20日,基于微信公众号的“中国儿童失踪预警”平台上线,关注公众号之后,如果附近有儿童丢失,就会收到推送。


但这一系统却遭到关于运营资质、信息审核与隐私收集等方面的质疑,扛不住压力,主办方在数天后关闭了讯息发布功能,并宣布会推出专门的APP。


阿里吸取其教训,于2016年5月,上线“团圆系统”,平台内不允许网民自行发布寻人消息,所有信息都在公安部门的审核和指导下统一发布,可以确保真实和及时。


2016年底,百度公益和民政部、宝贝回家合作,开启AI寻人项目;2017年6月,腾讯跟福建省公安厅合作,推出了一个人脸识别的寻人系统——“牵挂你”防走失平台。


至此,互联网寻人完成了蜕变。


互联网寻人公益发展到今天,走失人口明显减少。《中国走失人口白皮书(2020)》统计显示,相比5年前,我国2020年走失人口减少近75%。其中,社会保障救助体系完善、脱贫攻坚、信息分发等技术能力提升,成为让走失人口减少的主要原因。


PART.
03




寻人是平凡的超能力


“找到走失者,除了技术能力,更重要的是寻人团队”,头条寻人五周年沟通会上,李涛提到头条寻人的B面——拥有着平凡人的超能力的“寻人者”。


寻人流程不难,但有些枯燥。


首先要筛选用户提交的各种线索,联系当事人一一核实;


根据采访补充具体资料和细节,按照规范格式发布寻人启事;


根据走失时间估算活动范围,在走失地点附近做精准的弹窗推送;


最后是等待知情人联系。


看起来如此简单的流程,却经历了漫长的打磨。头条寻人项目正式启动是在2016年大年初二,在此之前,进展并不顺利。


因为奶奶生前走失的经历,原本负责编辑地方新闻的曾华第一时间要求加入,大家就这样赤手空拳进入了移动互联网寻人这个领域。团队在初期推送了非常多拐卖儿童和儿童走失的信息,但是很遗憾,尝试了半年没有一个成功案例。


转机出现在2016年春节大年初二。河北燕郊一个老人走失,家属在网上发布了寻人启事,寻人团队的实习生看到这条消息,并试着在燕郊周边弹窗了这条信息。没想到,当天下午就两个头条用户反馈,最后,在第二个用户描述的地点找到了老人。


老人的行动力较低,在他走失地点附近弹窗寻人信息应该更容易找到。从那时开始,团队把目标锁定在患有阿尔茨海默病的老年人身上。当找到这个痛点之后,他们几乎能做到每星期找到两三个。



北京字节跳动副总裁李涛


但即使是有着丰富寻人经验的团队,成功找到走失者的概率也只有13.5%。也就说,推送100个寻人启事,能成功找回来大约13个人。毕竟,找走失的人,无论在哪个年代,都是一件极其困难的事情。“大海寻针”这句俗语,说的就是找人的难度。


曾华曾说过,“当你看到那些喜出望外、又哭又笑的表情,觉得什么付出都值得。”这也许是寻人团队不断经历挫败,但仍然鸡血满满的原因。


在找人的同时,头条寻人还多做了一件事:及时回访和寻人数据分析。2019年7月,头条寻人活动现场公布的几个结论十分出人意料:


三大走失人群分别是:成年人,老年人,未成年人,其中成年走失人数最多,其次是老年人、未成年人;三大走失原因:精神疾病、阿尔茨海默症(老年痴呆症)、智障;抑郁症是最致命的走失原因,虽然因为抑郁症走失的不多,但是最致命;六成未成年人走失,是因为主动离家出走;近一半走失老人患有阿尔茨海默病……


这些数据和分析的过程给各地寻人组织提供了强有力的参考,同时也向家中有易走失者的家庭提供了建议。


但寻人“算法”所涉及的隐私问题依然常常为人诟病。


“头条寻人”的弹窗推送涉及用户定位等个人信息,寻人启事中个人信息的分发、传播是否合理也曾引起用户质疑;百度人脸识别信息库是否存在过度收集个人信息,如何保护以及多大程度上保护个人信息……


一个十分明显的趋势是:越往后,人们评价一家企业就会越像评价一个人那样,不仅看它的成就,也要看道德水准与善恶观。好在互联网大厂们已经逐渐意识到这件事,努力深耕科技寻人,引导科技向善。


目前的寻人技术或许并不完美,但往长远看,深耕科技寻人这件事对大厂们来说,不仅仅是发发善心,而是一项需要投入大量精力与资源的事情,这也恰恰是最宝贵的地方。


正如马云在微博中写的那样,改变世界的不是技术,是技术背后的梦想与责任。
 
 




   防失联,微信扫一扫关注“武侠评论”
(微信内直接长按二维码)

网站在不断完善,历史文章持续更新中,敬请期待

  防和谐,部分敏感内容设置了密码访问,公众号输入文章ID获取密码 ID是URL最后的数字,如https://www.wuxiapinglun.com/posts/15250,ID为15250

赞(0) 打赏
版权声明:本文采用知识共享 署名4.0国际许可协议 [BY-NC-SA] 进行授权
文章名称:《:互联网大厂“寻人”记》
文章链接:https://www.wuxiapinglun.com/posts/10737
本站资源仅供个人学习交流,请于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不允许用于商业用途,否则法律问题自行承担。
分享到: 更多 (0)

相关推荐

  • 暂无文章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非常感谢你的打赏,我们将继续给力更多优质内容,让我们一起创建更加美好的网络世界!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