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种视野看新闻

:成为一个金刚芭比



金刚芭比卞瑞英给自己铸造起最坚固的肌肉堡垒,以此护卫曾经弱小的自我,骨子里的倔强,以及小小的梦。现在,即使站在了奥赛的舞台上,她觉得自己依然是那个脆弱敏感的胖子。但她不想再回到从前了。


一件艺术品

2021年11月20日,美国佛罗里达州的一处体育馆,悠扬的古筝响起,职业女子健体运动员卞瑞英出场了。她穿着镶满水钻的红色比基尼,全身上下喷着棕色的油彩,肌肉线条清晰可见。随着一曲《黑悟空》的音乐律动,卞瑞英起舞、跳跃,长发与肌肉缠绕交织。她的双臂摆动,背部肌肉随之起伏,音乐激昂,踮起脚尖的一瞬,腿部肌肉迸发。大块、饱满、拉丝的肌肉呈现了力量的美感。

台上的这位中国姑娘只有153.5厘米,画着大红唇,柔顺的长发垂到了腰部,大块的肌肉却如铠甲般覆盖了全身。这段两分钟的个人展示,肌肉造型动作融合了中国武术、古典民族舞的元素。在美国健美职业赛事上,卞瑞英想带来一些东方的神秘色彩。

“这是我状态最好的一次比赛。”她说。


图 | 台上的卞瑞英

这段个人展示弥补了卞瑞英一年前的遗憾202012,在奥林匹亚Olympia健美大赛——就是美国那个盛产健美先生的赛事最著名的是施瓦辛格卞瑞英创造了历史她是中国第一个登上奥赛舞台的女性

2020奥赛那天下午卞瑞英第一个出场一分钟的固定动作展示里面带灿烂的笑容绷紧全身上下的每一块肌肉逆时针转体肌肉的每一个定格动作都如古希腊雕塑般精心雕琢之下人体成了一件艺术品

当天晚上,卞瑞英换好比基尼,补上精致的妆容,饿着肚子来到决赛现场,却没有在十强名单上看到自己。运动员进了前十,就拥有了两分钟的个人展示机会,由此决出最后的名次。这两分钟,她本来可以跳一首中国歌曲的。国风的曲子有古典的柔美和磅礴的大气,她认为很适合编排肌肉动作,展现力量与女性的柔美。只可惜,她获得了女子健体(Physique)项目的第十一名,未能晋级前十。

健美比赛是一项起源于西方的竞技运动,追求肌肉形态的极致状态。相比于固定动作中肌肉力量感的呈现,自由展示最大的作用是审美,在健美比赛中几乎是不会加分的,成绩好坏还是看肌肉状态本身。但是卞瑞英很看重这两分钟,她想在这两分钟里将自己作为一件艺术品去展示,诠释女性肌肉的力与美。为此,比赛前,卞瑞英专门去把头发的下半部分漂成了绿色,还做了一个镶满水钻的紫色指甲。

美国佛罗里达州举办的那场职业赛的最后,卞瑞英甩着一头长发,送出了一个笑容灿烂的飞吻。她斩获了第七名。这是她2021年最后一次职业赛,十天后,她搭上回国的飞机,结束了整个赛季。

当身体处于赛季期,高热量是绝对的禁忌。走下舞台,卞瑞英就可以变身为美食博主,她将牛排、方便面、包子、蛋糕等食物迅速吸入胃中,为比赛瘦出颧骨的脸颊肉眼可见地圆润了起来。她今年37岁了,岁月并没有在她脸上留下什么痕迹,持续的运动和干净的饮食让她的皮肤状态看起来好极了。

不露出肌肉,卞瑞英看起来就是个有点壮实的姑娘。训练中,她喜欢绑着双马尾或丸子头,像是动漫里金刚芭比哪吒的真人版。自从29岁那年走进健身房后,健身将她的人生分割为两条线,普通人卞瑞英和金刚芭比卞瑞英。

普通人

普通人卞瑞英出生于1984年,从小在苏州老城区长大。她人生中最大的冒险是大专毕业后,带着成为职场精英的梦想北漂了三年。她学的电子商务,后来干的工作显然和精英没什么关系,她在多个小公司辗转当小职员、仓库管理、营业厅业务员……由于性子急躁刚烈,不是被老板开除,就是自己把老板开了,最后灰溜溜地回了苏州。

她健身前的最后一份工作,是在苏州工业园区的一家游戏公司当客服监督,朝九晚五,拿着两千多元的工资。好在作为本地人,她没什么生活压力,周末的乐趣是和好朋友逛街吃饭,买一杯星巴克也值得拍照发朋友圈。

“我就是个特别普通的人,也挺失败的。”

卞瑞英从小就是个胖子,二年级的时候可以就着一大瓶可乐一次性地吃下三包干脆面,身体随着高热量食物的摄入而不断膨胀。等到初中,孩子们的审美意识萌芽,白瘦的女生变得广受欢迎,桌板下时不时压着来告白的小纸条。而卞瑞英只收获了一堆绰号,友善点的叫她“胖子”,班里最调皮的男孩则叫她“马桶”。她还因为声音比较粗犷,被叫做“小男人”。

153.5厘米,她在那时候停止了纵向发育,开始横向发展,最胖时到120斤。有一次,她穿了日系杂志里流行的那种泡泡袜,教学楼里一个男生冲她喊“大象腿”。她至今都忘不了这个当众受辱的画面。


图 | 健身前的卞瑞英

对于这些羞辱,卞瑞英大部分时候都无力回击,只能尽量显得不在意,就这么习惯着长大了。她知道自己是真的胖,也羡慕那些竹竿瘦的女生,她们可以随便穿穿就好看。她喜欢看时尚杂志,研究模特的穿搭。自己去商店买衣服时,却总会被售货员推荐宽大的T恤。她身材比例五五开,上半身又壮实,套上宽松T恤只会显得更胖,简直是场灾难。

卞瑞英经常充当的角色,是女性朋友们的“绿叶”。胖子的情路难免坎坷,有一次,她满怀期待地去见了一个聊得很好的网友,对方见了她,转身就离开了。只留她在原地伤心。

平心而论,卞瑞英在胖子里,还算有着一张漂亮的脸蛋,大眼睛忽闪忽闪的。很多见过她的人都会说,“你要是瘦下来肯定是个美女”。卞瑞英听了总是气不打一处来,她当然知道这个道理,并且没少为之付出努力。自从23岁那年为失恋痛哭过后,她一直在反复减肥。

减肥无非是节食和运动。卞瑞英喜欢吃,又讨厌运动,于是走了歪门邪道,她成了减肥茶的忠实用户,还试过三个月一疗程的针灸排油。起初,减肥茶挺有效,一包下去保证拉肚子,给人一种拉出油水的错觉。靠着不断地拉稀,卞瑞英瘦到过100斤以下,但是反弹起来也快,像充气气球般迅速。

几年下来,减肥茶再也不奏效了,她的肠胃也被摧毁了,停药后依然在每天蹿稀。而且随着年龄的增长,体重不再是靠节食就可以减轻的。29岁那年,她的体重到了140斤,一个亲戚还真诚地问她是不是怀孕了。她崩溃了。

走投无路后,三十岁前夕,140斤的普通人卞瑞英走进了健身房。运动是她减肥路上最后的挣扎。此前,她是中考体育拼了命才能达到及格线的人。

做一个肌肉女

卞瑞英的师父全国健美冠军王禾怎么都想不到这个胖姑娘可以从自己的健身一路走到奥赛他还记得第一次见到卞瑞英的样子2014年年初一个个子矮小的胖子晃晃悠悠地走进他开的健身气焰十足说要拜师练大块的肌肉去打健美比赛

王禾感到惊奇。当时,国内女子健美项目是冷门中的冷门,一场比赛五个人都凑不齐。

那时的卞瑞英已经自己在健身房练了三个月。她下了班就往健身房跑,每天先跑步一小时,再撸铁一小时。从小力气就大的她马上爱上了撸铁带来的力量感——这是她擅长的东西,举起十公斤的杠铃来轻而易举,比健身房的很多男人都厉害。

汗水很快给了她回报,三个月下来人瘦了二十斤。与此同时,随着脂肪减下去,皮下的肌肉线条就开始显现。尤其是卞瑞英的二头肌,已经有了些围度与线条。健身房的朋友们夸卞瑞英天赋异禀,随便一练肌肉的围度就很大,是打比赛的好料子。


图 | 健身四个月的状态

这是卞瑞英头一次听到有人夸赞自己的身材。她看着镜子里若隐若现的肌肉线条,想着再加把劲,肌肉再紧实些,自己就可以拥有维秘天使般精雕细琢的身体。

当时,卞瑞英和大部分女生一样,觉得大块肌肉夸张,甚至有些恶心。她个子矮小,本身又是易胖的体质,增起肌来很有优势。逐渐加码的力量训练下,她的肌肉砰砰地迸出,围度越来越大,越来越多人从各个角度夸赞她,夸她力气大、夸她练得好、夸她肌肉线条美、夸她身材好。

健身两个月后,卞瑞英在健身房看到了国内元老级健美运动员张萍的照片。照片上,张萍穿着黄色比基尼,肱二头肌高高隆起,笑容灿烂,黝黑的肌肤搭配着条块分明的肌肉,紧实、健康又有美感。而那时候,张萍已经五十多岁了。这种具有力量感的美,震撼到了卞瑞英,消解了她对大块肌肉的偏见,她把先前的维密梦抛到了脑后。

卞瑞英找到了新的目标和方向:练成张萍这样,做一个肌肉女。


图 | 健美运动员张萍

第一次进王禾的健身馆,卞瑞英当着众人的面举起了很重的杠铃,很是得意。不过,王禾很快打消了卞瑞英的嚣张气焰。他递给卞瑞英一个小哑铃,带她做轻分量训练,重在肌肉的控制,每一下都令卞瑞英喊酸痛。原来撸铁不单单是力气大的蛮活儿,在王禾的带领下,卞瑞英才算入了健美的门。

“师父你好大只。”卞瑞英的语气里满含羡慕,“我也想练得这么大只。”扛不住卞瑞英的穷追猛打,王禾收下了这个个子矮小、力气很大的徒弟。

她是王禾收的第一个女徒弟。女性比起男性,体内分泌的睾酮等激素天然偏低,长起肌肉来要困难得多。从观众审美角度来说,男子健美的接受程度也比女子健美高很多,男女奖金差别也巨大。奥赛最受欢迎的男子健美无差别的最高奖金是四十万美金,其他项目只有几千到几万不等。

卞瑞英训练起来很是刻苦。在王禾的健身馆里,她跟着几个师哥一起做循环组训练,四五个动作一起做,一个器械连着一个器械。卞瑞英强迫着自己跟上师哥们的节奏,不然一个人停下,整支队伍就停下了。

王禾是个严厉的师父,从来没有夸奖过卞瑞英。卞瑞英的作息最让王禾不满,她总是晚睡晚起,错过上午的训练,为此挨了不少责骂。那时候王禾并不看好卞瑞英,卞瑞英却一直保持着嚣张的气焰,每当她问王禾,“师父,我的体脂是不是又低了?”王禾就捏一捏她大腿内侧的肉——人体脂肪最厚的地方,卞瑞英就乖乖地回去训练了。

撸铁的世界简单又直白,只要努力就会有收获。卞瑞英跑步时流下的每一滴汗水没有白费,做的每一次拉举也不会辜负她,对着镜子,她惊喜地发现肩膀变宽了、屁股变翘了、腰变细了,甚至腹肌隐隐地浮现了。每一块肌肉来之不易,像怀胎十月生出来的孩子般珍贵。

训练的痕迹也体现在逐渐叠加的铁块,卞瑞英在助力带的帮助下,可以做到胸推160公斤,硬拉180公斤,深蹲140公斤。她在做这三大项时,会幻想着自己是力量举运动员,在爆发力下举起铁块的瞬间,她像一个战无不胜的勇士。

那时,韩国的金刚芭比池妍玉大火,卞瑞英就给自己的微博名带上了“金刚芭比”几个字眼,不过,她在“金刚”和“芭比”之间加了一个小字。从那以后,卞瑞英一直以职业运动员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每天两次有氧训练、两次力量训练,一次一个部位,按胸、背、肩、手臂、臀腿的顺序依次训练,不停地雕琢着身体。她搜罗奥赛健美冠军的照片当作标杆,研究差距,弥补差距,上奥赛成为了一个梦想。

练肌肉好比熬汤,是一个长时间的修炼过程。新练出来的肌肉几天不练就很容易掉,而锤炼的时间越久,肌肉密度就越高,质感也就越好,业内称为“老肌肉”,有拉丝感。

前两年的训练都是在打基础。有时候,卞瑞英会向王禾抱怨,自己三十岁才开始练健美,比起二十几岁的年轻人少了很多时间,增肌也辛苦很多,王禾安慰她,“我也是二十八岁才开始练的。”这给了她很大鼓励,训练量不断累加,老肌肉像铠甲般逐渐包裹了卞瑞英的全身。

一个金刚芭比就此诞生。

找到适合的路

作为专业的女子健体运动员卞瑞英的职业之路走得顺畅用她自己的话来说她就是进健身房减个肥就拿了苏州冠军接着是全国冠军又去印度业余赛拿了IFBB(国际健美联合会)职业卡成为了职业运动员打了几场职业赛就上了奥赛

故事当然没有这么简单。

卞瑞英在遇到她的伯乐、魔兽健身的于洪之前,打的比赛多是比基尼小姐,和原先的健美梦相去甚远。在一众九头身的高挑美女中间,穿着高跟鞋的卞瑞英明显矮了一截,五五开的身材比例靠高跟鞋也弥补不了多少,自然拿不到好名次。

于洪从1998年就开始参加健美比赛,那时候涌现了一批优秀的健美运动员,比如张萍,一直是女子健美的标杆。但是2005年后,于洪说,国内女子健美项目差不多处于停滞状态,有女子健美项目的比赛少之又少,活跃在健美项目的女选手一只手都数得过来。卞瑞英的困境在于,她不知道自己该打什么样的比赛。

于洪认为,卞瑞英的个子矮小,肯定不适合比基尼项目。她的优势是壮实、肌肉量大,应该往健美方向发展。在2014年,奥林匹亚健美大赛取消了女子健美(Bodybuilding)项目,释放了健美界的一个信号:缺乏女性特征的极致大块肌肉不再受到欢迎。于洪为卞瑞英锁定了女子健体(Physique)项目和女子形体(Figure)项目,比打健美的肌肉量弱一个等级。

2017年,于洪带着卞瑞英去香港参加了一次国际性的健美赛事。锤炼三年的肌肉和富有表现力的台风让她拿到了前三的好成绩。这给了卞瑞英很大的信心,她终于找到了适合自己的项目。

师父王禾第一次夸奖卞瑞英,也是在2017年。卞瑞英上场前,王禾给她抹身体油,边抹边说,“从现在开始,你可以享受比赛了。”师父的认可对卞瑞英来说尤为重要。2015年,卞瑞英在苏州市健美比赛中拿了冠军,不过在台下的王禾看来,那次比赛卞瑞英一直垂着头,半边头发挡住了脸,肉眼可见的害羞和紧张。作为裁判的王禾,想冲上去骂她。

自打那以后,卞瑞英才有了“比赛”的意识。台下的训练是一部分,舞台上的展示也是很重要的一部分。她不断地钻研顶尖运动员的视频,从模仿她们的动作开始。后来,有舞蹈基础的她,将民族舞、中国武术等元素都放到了肌肉展示环节中。在备赛的最后,身体最虚弱最累的时候,卞瑞英依然会拍一段视频,调整自己动作的细节。

图 | 卞瑞英展示肌肉状态

于洪认为这是卞瑞英最大的优势。现在每次比赛,舞台上的卞瑞英的肌肉量可能不及第一、第二的顶尖选手,但她的展示动作都是最抢眼的,可以给裁判留下深刻的印象。


坚定的热爱,超越人体极限

打专业比赛前,卞瑞英有长达三个月的备赛期。最开始的阶段,她依然将此称之为“减肥”,要努力把肥肉甩掉,然后是减脂,随着比赛的临近,肌肉要越来越“干”,通过大量的力量训练把皮下脂肪减到更小,让“老肌肉”露出来。女子健体运动员比赛时的体脂率一般控制在7%-8%之间。

对食物的欲望是要消除的。卞瑞英形容自己是被关在笼子里的野兽,需要定时被投喂食物。一天六次,间隔两小时。饮食尽量干净,少油少盐、根据体重计算碳水,由鸡胸肉、白煮蛋、蔬菜和少量主食组成。她在网上成箱地囤最便宜的冷冻鸡胸肉,过过水就是一餐。

饿是一种持续的感受。随着比赛的临近,饮食结构中的碳水在逐渐降低,饥饿伴随着低迷的情绪涌来,如潮水般难以抵挡。卞瑞英形容每打一次赛,精神就死一次。训练之外,她大部分时候都只想躺在床上什么都不干。有时候,她因小事向男友发火,男友陪着笑说,“你要不要吃点东西,吃点东西就好了。”

备赛的最后几天,专业运动员还要对身体进行“脱水”,这也是“脱干”的一部分,让肌肉达到最佳形态。而身体会随着水分的流失变得脆弱,人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在舞台上展现力与美时,正是健美运动员身体最虚弱的时候。

身体是最诚实的。长期处于饥饿状态下,身体对脂肪和糖分的渴望达到了极点。比赛一结束,卞瑞英会拿出几天时间胡吃海喝那些幻想了无数遍的食物,冰淇淋、蛋糕、火锅……对于普通人来说正常的一顿饭,对于她来说就是久旱逢甘霖。当热量和糖分注入身体,脂肪一下子就会长回来。王禾说,最初卞瑞英在赛季结束后会吃得毫无训练痕迹,小肚子把练出来的腹肌块覆盖掉,她只能再通过训练,将脂肪作为动力源,转化为肌肉。

多年下来,卞瑞英习惯了这样的反反复复。健美运动员就是不断地在和身体作斗争。

王禾有过很多徒弟。起初,他们都怀抱着对健美的最大热情,但是一两轮备赛下来,他们很快就被有些“反人类”的严苛生活方式打退。王禾四十几个徒弟里,能够坚持下来的不超过十个。卞瑞英从不起眼的小胖子成长为顶级运动员,还是来源于她内心对健美坚定的热爱,这种热爱可以超越人体的极限。

上奥赛让卞瑞英在健美圈走红,上半年她奔波于各个城市筹办粉丝见面会,体会了一把成名的快感。2021年6月,卞瑞英经新加坡隔离后,前往美国芝加哥参加职业赛,冲击今年的奥赛。而疫情下,酒店的隔离环境令她没有办法保持健美运动员的日常——干净的食物和规律的训练。备赛期间,她的疲惫和焦虑达到了这几年的顶点,进奥赛拿名次成为了一个执念,但不论她怎么进行高强度训练,身体都无法快速“脱干”。

“马上要比赛了,你怎么一点都不兴奋?”伙伴看出了她的低落。

“你的身体可能像一条绷到最紧的皮筋。太疲惫了,就不愿意去帮助你减脂。”教练一语道破她的状态。

一语惊醒梦中人,卞瑞英意识到紧绷的身体不仅疲惫,还让她丧失了比赛的激情——她想的是尽快比完赛交差,这不对劲。考虑良久,她选择倾听身体的反应,尊重身体,放弃这次职业赛,去烟雾山国家公园旅行了一周。她依旧随身带着干净的食物和有氧器械。不过游荡在这个游乐园般的城市,她允许自己彻底地任性一次,抛下负担去吃喝玩乐。脂肪又开始蹭蹭上涨,精神却得到了久违的放松。

回到家后卞瑞英又投入备赛,她听到《黑悟空》,随着音乐节奏的起承,脑海里开始自动编排动作。她知道,她对健美的热爱又回来了。

肌肉越老越好,37岁的卞瑞英的肌肉已经被锤炼地越来越有质感,这是新手们很难超越的。王禾和于洪都认为,卞瑞英现在的状态正是巅峰时刻,女性健美运动员的天花板差不多在四十几岁,那时人体机能会下降,增肌更不容易。不过也有例外,女子健美的标杆张萍,四十几岁依然活跃在赛场。

卞瑞英还有好几年的时间可以冲击奥赛。成为奥赛冠军,现在看来依然是一个遥不可及的梦。但谁又能知道当年那个特别普通的、被人嘲笑的胖姑娘,可以一路走上奥赛的舞台呢?

她不能再回头了

做金刚芭比有个好处,再也没有人敢当面言语羞辱卞瑞英了。

夏天穿短袖露出胳膊,壮实的肌肉让她有股生人勿近的距离感。一次在商场,一对男女在吵架,人群渐渐围拢。争吵激烈,眼见着男人要动手打女人,没人上前阻止,卞瑞英冲上前,拉住了那个男人要挥下的手,顺势挡在他们俩中间,对那个男人说,再动手她就报警了。

一直以来,卞瑞英都觉得自己是一个胆小鬼,是肌肉给了她对抗的力量与勇气。

不过让卞瑞英遗憾的是,她在健美上没赚过什么钱。迄今为止,她通过打比赛赚的最高奖金只有两千美金。健美运动员的日常饮食、补剂是一笔巨大的开销,参加职业赛的食宿、机票等差旅也是自费,投入和收入完全不成正比。

身为一名健美运动员,她所渴望的财富自由很简单——某一天,有足够的底气说出“我不吃冷冻的鸡胸肉!”要走进菜市场,现杀一只活鸡,只取鸡胸肉部分。

刚健身一年多的时候,卞瑞英就辞去了工作,失去收入来源的她渐渐地负担不起高昂的日常开销,“你就做私教,你这身材往健身房一站,别人肯定都来找你报课。”师弟这么给出建议,她也这么想。结果,往那一站,过于大块的肌肉反而成了劝退的原因——大部分来健身房的女孩儿,只是想减个肥,练出肌肉不在她们的考虑范围内。

近几年好些了,她逐渐积累了一些名气和粉丝。在社交媒体上,卞瑞英称自己是情感博主,总是用粗犷的声音谈论家长里短的情感问题,一副要骂醒人的凶狠姿态,一会儿又切换为魔性的笑声,像一个喜剧演员。她觉得人们因为她的外形关注了她,又被她的搞笑性格圈粉,而不是健美本身——证据是她发布的情感视频的播放量总比训练视频高。

现在,依然有很多人在网上非议她,说她“像男人”、“肌肉太夸张”。心情好时,她会回怼回去,作为无聊生活的情绪发泄。不过比起曾经的胖子时期,现在的卞瑞英不那么在意这些言语侮辱了,她有了自己坚定的审美,做到了由内而外欣赏自己的身体。


图 | 生活中的卞瑞英

也有人想练成她这样。卞瑞英在美国的健身房备赛,老板跟她说,这里的每个女生都想变成她。卞瑞英觉得夸张,老板再次确认是“每个女生”。卞瑞英的自信在这样一次次的赞美中逐渐建立。生活中的她不会像比赛时有那么爆炸夸张的肌肉,她可以随心所欲地搭配各种各样风格的衣服,运动、阳光、性感,都是她。她喜欢别人夸她漂亮,那种普遍意义上对外貌的最高赞扬,而不是只从专业角度夸她的肌肉。

“我的自信都是别人给的。”卞瑞英觉得自己的内心,依然住着那个备受欺辱的脆弱胖子。“胖子只要当过胖子,不管用什么方法瘦下来,内心依然是个胖子。”那些年遭受过的身材羞辱刻在了她记忆的最深处。现在坐在男友的电瓶车后座上,她依然会担心自己是不是太重了。

好在肌肉成了包裹住她内心的堡垒。如果没有肌肉,她还是那个身材五五开、受人欺辱的胖子。不做职业运动员,她只是个经常被开掉的小职员。她不能再回到那种生活了。

– END –

撰文 | 葛诗凡
编辑|张鑫明


往期回顾

   防失联,微信扫一扫关注“武侠评论”
(微信内直接长按二维码)

网站在不断完善,历史文章持续更新中,敬请期待

  防和谐,部分敏感内容设置了密码访问,公众号输入文章ID获取密码 ID是URL最后的数字,如https://www.wuxiapinglun.com/posts/15250,ID为15250

赞(0) 打赏
版权声明:本文采用知识共享 署名4.0国际许可协议 [BY-NC-SA] 进行授权
文章名称:《:成为一个金刚芭比》
文章链接:https://www.wuxiapinglun.com/posts/10689
本站资源仅供个人学习交流,请于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不允许用于商业用途,否则法律问题自行承担。
分享到: 更多 (0)

相关推荐

  • 暂无文章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非常感谢你的打赏,我们将继续给力更多优质内容,让我们一起创建更加美好的网络世界!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