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种视野看新闻

顾子明:拜登背后的医药力量

今年8月,深圳一家小广告公司将全球医药巨头辉瑞告上了法庭,索赔100亿,称要弥补公司遭受的巨大经济损失。

理由是辉瑞的“小药丸”侵权了“伟哥”的商标权。

这都怪辉瑞进入中国时候犯的错误,给他的小药丸起了一个很怪的音译,叫“万艾可”,但中国老百姓,都习惯称之为“伟哥”。

当年伟哥在美国上市的第一周,每天就开出了1.5万张处方,到第七周,每天开出的处方高达27万张,前9个月的销售额就高达7.88亿美元,创下了世界医药史上的奇迹,可谓全球最强大的印钞机。

随着2001年WTO的签署,辉瑞初进中国,虽然被授予了“万艾可”化学结构专利,但国内的12家制药巨头随即参考欧洲发起了集体诉讼,最终护犊子的知识产权局宣布,辉瑞万艾可专利无效。

此举惹恼了多位民主党的大佬,以及参众两院的议员,在辉瑞游说团队的鼓动下,纷纷斥责刚刚签署了WTO协定的中国政府不遵守知识产权协议。

终于,2006年,携民主党之力的辉瑞打赢了官司,拿回了小药丸的专利权,开始了对中国男人们的疯狂印钞。

直到2014年,在各方的交易与妥协下,辉瑞提前五年放弃了在中国的专利,而从广告公司手中买到“伟哥”商标使用权的广药,又从辉瑞手中拿到了详细的生产数据,李鬼变李逵,接过了小药丸的超级印钞机。

一年劲销8000万片,几十亿的净利润握在了中国人自己的手里。

把时钟拨到2017年1月。

随着特朗普击败希拉里登上美国总统的大位,论功行赏分封共和党大员,民主党的大佬和幕僚们不得不离开白宫和联邦政府。

这一年,布林肯组建了WestExec公司,收拢了拜登外交与安全团队的成员,直到四年后,这个用白宫战情室命名的公司全员,跟着布林肯进入了拜登政府。

也是这一年,拜登与妻子创立了癌症慈善基金会,收拢了“白宫抗癌登月计划特别小组”的成员。

这个小组并不简单。

2016年1月12日,奥巴马在最后一次国情咨文中,宣布“抗癌登月计划”正式启动,并任命副总统拜登为计划的总负责人。成员包括国防部、商务部、卫生部等20个政府机构,负责协调全美的医药与卫生机构。

在这项联邦政府18亿美元投资的重担下,副总统拜登放弃了2016年竞选总统,转而全力支持前国务卿希拉里。

却不想特朗普意外上台,不仅取消了奥巴马医保,拜登抗癌登月也被迫夭折。

于是Gregory Simon,这位癌症登月工作组的执行主任,在特朗普上台后,出任了拜登癌症基金会的会长。

随即,拜登的基金会就出现了不少“抗癌登月计划”的高级官员,不用干活就领着上百万的年薪,而且,基金会自创立以来一分钱的科研经费都没花,非常的美帝良心。

至于这位Gregory Simon更不简单,是美国最著名的游说大佬之一,代表着医药与互联网力量游说白宫两会,被《自然医学》列为医保政策“十大人物”。

从2003年开始,他把主要精力从互联网转向了医药,当年对华小药丸施压的背后,就有他的身影。

这位大佬携巨额的竞选资金,在帮助搞出奥巴马医保的奥巴马拜登政府在2008年赢得大选后,就深藏功与名,回到辉瑞出任负责全球政策的高级副总裁,直到奥巴马安排拜登去搞癌症登月计划,才重新出山。

有了医药巨头们的强力支持,拜登在2020这个疫情年,与特朗普的决战中占尽了优势。

11月9日,辉瑞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新冠疫苗大获成功,阻止了90%的感染,远高于美国药监局50%的要求。

有效率是需要逐步爬坡的,辉瑞显然是在忍着憋大招。

而宣布的这一天,距离美国大选投票刚过5天,距离摇摆州投票落地刚过1天。

特朗普被巧妙的错过了研发出疫苗带来的民心振奋。共和党的卫生部长,竟然说自己是从新闻中才得知辉瑞完成了疫苗。

其中,在辉瑞在拜登癌症计划中负责的高级副总裁,自然居功至伟。

而该癌症登月计划的主要研究方向,为癌症疫苗与免疫T细胞疗法,与新冠病毒的治疗模式几乎一致,这也使得辉瑞在这场全球疫苗军备竞赛当中力拔头。

2019年10月,伟哥专利的正式到期,辉瑞痛失全球收割20年的印钞机。

2020年1月,新冠疫情爆发,辉瑞又迎来了更强大的疫苗印钞机。

今年11月2日,辉瑞宣布,因与各国签署加强针供应协议,其新冠疫苗2021年销售预期提高至360亿美元。

这个数字有多夸张呢,去年辉瑞全年营收为420亿美元,仅新冠疫苗一项,就占据了全球医药一哥去年营收的七分之六。

而这个数字,肯定还会再一次被刷新。

就在辉瑞宣布的两天之后,11月4日,南非首都一家实验室首次发现新冠检测数据中的异常,令全球资本市场闻风色变的欧米克隆横空出世。

但是,新冠疫苗不完全是小药丸。

处于政治形象的角度,拜登政府为了赢得全球支持,必须要做足面子工作,将要求辉瑞等美国企业放弃专利权,允许其他国家仿制,甚至还要呼吁其他几个大国也开放仿制。

但是,医药公司就算公开了专利,缺少了其中确保可靠性的生产数据,就像早年国产伟哥据说效用偏低,仿制疫苗的有效率大概也就在50%左右。

此时,拥有着庞大疫苗生产能力,又拥有疫苗模仿能力,还有意愿公开生产数据的中国,也将成为拜登背后医药集团的竞争对手,以及必须争取的对象。

因此今天医药的段子很多可信度都偏低,鼓动中美医药对抗的都是共和党大佬,而民主党的金主们则普遍在压下舆论的热潮。

在天价的利润面前,斗争与合作并存,将是一种常态。

而随着中国明年即将开启新一轮的开放,中美医药领域的知识产权之争,也将拉起新的篇章。

   防失联,微信扫一扫关注“武侠评论”
(微信内直接长按二维码)

网站在不断完善,历史文章持续更新中,敬请期待

  防和谐,部分敏感内容设置了密码访问,公众号输入文章ID获取密码 ID是URL最后的数字,如https://www.wuxiapinglun.com/posts/15250,ID为15250

赞(0) 打赏
版权声明:本文采用知识共享 署名4.0国际许可协议 [BY-NC-SA] 进行授权
文章名称:《顾子明:拜登背后的医药力量》
文章链接:https://www.wuxiapinglun.com/posts/10653
本站资源仅供个人学习交流,请于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不允许用于商业用途,否则法律问题自行承担。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非常感谢你的打赏,我们将继续给力更多优质内容,让我们一起创建更加美好的网络世界!

微信扫一扫打赏